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力有不逮
    此时此刻,无论是我,还是屈胖三,都意识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们太大意了。

    也许是因为抵达天罗秘境的这一段日子以来,我们走得实在是太顺了,虽然屡次遭遇强敌,但最终都能够在死亡的边缘游走,不但战胜强敌,而且还将布鱼、善扬真人等目标都一一找寻得到,所以下意识地就开始膨胀了起来。

    此刻回想起来,就连千通王和黑手双城都会进入天罗秘境之中历练,说明这个地方的实力上限,绝对要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强太多。

    事实上,从这些天的遭遇来看,我们也能够发现,天罗秘境之中,不但汇聚了全世界的顶尖高手,而且就连六道轮回,以及三千小世界的高手,也都存在。

    就连上泉伊势守秀纲这种几百年前的传说级人物,也在这儿蹲着呢。

    说明这个地方,其实并不好混。

    而且我们执意要冲击执宰人的想法,也触犯了这儿的生态平衡,毕竟那所谓的“执宰人”,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我们要上,必然有人得下。

    至于是谁下,这个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知道,被威胁到的执宰人,他们所发出的反击,绝对是很剧烈的。

    然而我们却到底还是硬着头皮上来了,以为自己能够抗住一切。

    瞧见头顶上纵横于云雾之间的青龙,我知道了问题的严重性。

    然而此时此刻,我们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甚至死。

    所以我们没有退路了。

    唯有战。

    就在我横剑而立,防备着潜入浓雾之中的那头白虎陡然扑出来的时候,一声刺耳的鹰啼声刺破耳膜。

    噶

    我的脑子“嗡”的一下,感觉好像有大锤在脑仁儿上恶狠狠地敲了一下,天旋地转,还没有等我缓过神来,却有一大团的炙热火光,扑面而来。

    “小心!”

    屈胖三大声叫着,那青云图陡然张开,化作一张大网,将那团火光挡住,却不料对方虽然来势汹汹,却十分灵活,陡然爬升,那火焰掠过了青云图的包裹,悬停在了上方的十米之外。

    这个时候,我方才来得及仔细打量那玩意,却是火红色的大鸟,双翅一张,宽大三五丈,尾翼垂落,宛如霞云。

    这玩意浑身冒着熊熊烈焰,带着极高的温度,乍一看有点儿像是凤凰,但我却知晓,这是朱雀。

    它从殷商时代开始,就是代表炎帝与南方七宿的神兽,在先秦的墓葬文化和信仰里被认为能接引死者灵魂上升于天,而五行学说开始兴起之后,它的象征含义又多了丙丁与夏季。

    朱雀与凤凰经常被混淆,然而它终究不是凤凰,而是一种传奇性不逊于凤凰的远古神兽。

    我抬头望过去的时候,却与它的双眼对上。

    啊

    在与那朱雀对上眼的一瞬间,我顿时就感觉仿佛瞧见了小太阳一般,刺目的光芒从对方的眼珠子里面陡然冒出,让我感觉世界瞬间就是一片白光冒出,双目都失去了视觉。

    那是什么?

    我心中骇然,又感觉到了不远处有一劲风扑面而来,下意识地朝着旁边滚落而去,突然间身下一阵滑腻,强忍着巨大的痛苦,睁开了满是泪水的眼睛,瞧见我身下这儿,居然凭空多出了一条大蛇来。

    因为这玩意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我瞧见的,只有一截,其余的部分,却是掩映在石头阵之中。

    然而仅仅这一瞥,也让我心惊胆战,因为那玩意儿实在是太大了。

    巴掌大的坚硬鳞片遍布全身,那长蛇如同一列小火车般,分泌着滑腻的汁液,满场都是腥臭味儿,让人毛骨悚然。

    这是

    “腾蛇不是玄武,是腾蛇,果然,这并非完全的后天洛书八阵图,还吸取了诸葛孔明法阵的精华”

    我听到屈胖三在不远处喊着,然后将手一招,把那青云图收回到了手中来。

    到了这个时候,青龙白虎、朱雀腾蛇,四大神兽全部现身,我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猛然拍来,下意识地朝着不远处扑去,而我刚才站立的地方,则是出现了巨大的轰鸣之响,碎石飞溅而起,如同子弹一般朝着四面八方射来。

    我强忍着眼睛里的不适感,往不远处的石柱躲去,感觉到那碎石噼里啪啦地拍打在上面,还没有缓过气来,一大股的火焰从天而落,朝着我这儿喷来。

    朱雀。

    我都没有抬头,就知道是谁出的手,当下也是往前又是一个翻滚,躲开这炙热的火焰,真想要往前冲去,躲避那玩意的追逐,却听到屈胖三喊道:“别乱走,八阵图中,还有天、地、风、云四处正营,你若是走丢了,陷入阵中,就算有青云图顶着,我也保不得你。”

    听到这话儿,我不得不硬着头皮往回走,却见屈胖三这个时候也变得十分严肃起来,祭出那青云图,挡住头顶之上的青龙与朱雀,随后用那量天尺东挡西拆,显得十分费力。

    我往回冲,与屈胖三汇合,那白雾迷茫的石阵之中,头顶上的云层有青龙游绕,朱雀在四处游弋,口吐烈焰,白虎咆哮,虎视眈眈,而腾蛇则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巨大的可怕,一时之间,几乎处于绝境之中,无可抵御。

    而到了这个时候,屈胖三却突然间放声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

    他笑得眼泪都快要下来了,然后居然有空回过头来,对我说道:“陆言,你说,那帮人到底是得有多怕咱,才会弄出这样强大的阵容来拖我们后腿啊?”

    啊?

    我给屈胖三的问题给一下子问蒙了,不知道他到底想要说什么。

    不过屈胖三显然并没有打算听到我的答案,他自顾自地说道:“既然那人这么看得起咱,那这个什么狗屁执宰人的位置,大人我还真的就要定了不就是八阵图么?诸葛孔明当年能够布得出,老子就能够破得掉!”

    屈胖三将青云图往天空猛然一抛,量天尺却是回到了他的手上来。

    青云图垂落八卦金光,将阵中的气势给镇住,至少不会一边倒,而量天尺则变成了一把利器来。

    这是准备肉搏了。

    屈胖三的这一番话,将我心头的热血给一下子就激发了起来,豪情万丈,之前心里面的诸多挫折,也一下子消失了许多。

    的确,有的时候,被针对,其实也是敌人对我们实力的一种肯定。

    我们就要对得起这样的肯定,就要让他们后悔选择我们这样的敌人,让他们感受到痛苦,感觉到计划落空的难过。

    啊

    我满腹豪情抒发不得,一声轻喝,止戈剑在手,朝着不远处腾然扑来的那头白虎猛然冲去。

    铛!

    那白虎身高体壮,对于我这么一个小不点儿的对手完全不虚,抬手一拍,用那爪子跟我的止戈剑做正面对抗,而止戈剑虽然锋利,但是对方的爪子坚硬如钢,终究还是只带出一连串的火花来。

    我挑了对手,就是那头神出鬼没的白虎,而与此同时,屈胖三则在于天空中的那两头神兽对抗。

    他的后肋之上,直接伸出了一对翅膀来,猛然一扇,飞到了天空上去,手持量天尺,去与那漫天飞舞、满场子喷火的朱雀贴身肉搏。

    那朱雀速度飞快,宛如一道流光,却不曾想屈胖三的速度也不慢,居然拿着量天尺,追上去一阵猛打。

    屈胖三在这样的逆境之中,展现出了与之前截然不同的悍勇来。

    那朱雀一开始的时候,还想要与屈胖三正面交锋,却不曾想张口一喷,炙热的火焰掠过屈胖三,结果屈胖三不闪不避,直接冲上前来,然后持着量天尺一阵猛打,朱雀瞧见自己的烈焰对他万全没有效果,顿时就惊到了,挥舞着翅膀,用那尖锐的鸟喙与爪子拼搏,结果给屈胖三拍了两下,感觉疼得受不了,唧唧叫了两声,开始逃窜。

    它一逃,屈胖三立刻咬住不松,就像撵鸡崽子的农夫一般,追着就是一顿打。

    然而就在屈胖三气势如虹、眼看着就要将那纵火犯打残的时候,云层之上,突然间探出了一只爪子来。

    一直隐藏于云雾之中的青龙出手了。

    我在地上与白虎激斗,留着一份心思打量上方,瞧见这利爪,忍不住大声喊道:“小心头顶”

    没等我话语喊完,突然间前方一大股的腥气扑面而来,我下意识地低下头来,却见到一对锋利的大獠牙出现在眼前,而与此出现的,则是一道快如闪电的红色信子,朝着我腰间缠来。

    我因为分了精力关注上方,导致这腾蛇什么时候出现在跟前都不清楚,以至于此刻只能被动防守。

    止戈剑挥出,本来想要斩断那蛇信,却不曾想那玩意真的很灵活,陡然一绕,却是避开了我的剑,落到了我的脚下。

    我的左脚被猛然一拽,人直接摔倒在地,而那早有准备的白虎也适时扑将过来。

    眼看着我即将被扑中,我只有使出了大虚空术来。

    使出这一招的时候,我感觉到无尽的力量在拉扯,说明这八阵图对于我的大虚空术,还是有一定限制力的,但最终还是给我逃脱成功。

    再一次出现,我朝着旁边滚落,都顾不得打量身边的白虎和腾蛇,而是朝着天空望去。

    我朝上看的时候,却见屈胖三垂直落了下来,而浮在半空中的青云图,却是给那青龙一抓,撕扯成了两边去。

    青云图碎裂之后,青龙的气势从天而降,已然碾压了一切。

    我下意识地朝着屈胖三跌落的地方冲去,心中有些悲凉。

    败了,败了

    对方的布置实在是太恐怖了,这并不是我们所能够对付得了的。

    而就在我冲过去的时候,那白虎比我更快,纵身于半空之中,眼看着就要捞住了屈胖三,我想要遁入虚空,结果腰间突然间又多出了一道束缚来,却又是那腾蛇的蛇信,将我给紧紧缠住,让我挣脱不得。

    眼看着屈胖三就要给那头白虎扑中,我的心头浮现出了十二分的绝望来。

    真的,要输了么?

    我在心中问自己,然而就在此时,却听到有人在天空之上,疑惑地说道:“咦,这法阵,有点儿古怪啊,是根据河图洛书来演化的么?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