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四章 后天洛书八阵
    面对着缓步走来的我,屈胖三问道:“怎么这么久?”

    呃……

    我将我刚才遇到的对手跟他讲了一遍,听完之后,屈胖三笑了,说原来是个小日本。

    我认真地说道:“人是日本人,但剑道之术,的确恐怖,这一点并不会随着他的身份而变化那是一个可敬的对手,如果不是因为在这天罗秘境之中太久,神魂被消耗殆尽,没有了精气神,只怕我未必能够战而胜之,活着走出来。”

    听到我的话,屈胖三并没有反驳,而是点了点头,说对,懂得正视自己的对手,其实也是尊重自己的一种表现,你能够明白这一点,算是有了进步。

    我说善扬真人呢?

    屈胖三摇头,说没见到,也许没有能够闯过来。

    啊?

    我说这不可能吧?

    论起整体实力,这位蝉联两届天下十大的顶尖高手,道门宿老,绝对要比我强上许多,结果连我都已经闯了出来,他却迟迟没有出现,这事儿让我有点儿难以理解。

    不过屈胖三显然没有骗我,善扬真人果然没有出现。

    我说要不然咱们等一等吧,也许他遇到的对手有一些麻烦,所以才会晚一些。

    屈胖三同意,说可以,我们等等。

    等待的时间里,我问屈胖三遇到的对手,他告诉我,是一个叫做鲁托罗的阿修罗,自称是冥河老祖麾下的四大魔将之一,只可惜沉沦太久,虽然手段依旧厉害,但弱点也多,最后给我设计,用那强者之魂为诱饵,弄到了青云图中,给量天尺活活拍死了……

    阿修罗啊?

    听到屈胖三的讲述,我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

    虽然他讲的这话儿都是轻描淡写的,但是光对方的身份,都让我明白到一点,那个什么鲁托罗,绝对要比我遇见的这个五百年前的日本剑圣要强上许多。

    只不过那家伙的运气实在是不太好,好死不死,结果碰到了花样百出的屈胖三,最终落败,也只能怪自己的人品有问题。

    至于布鱼,他并没有参加挑战,而是等屈胖三出来之后,将他引过来的。

    听到这里,我不由得叹气,说早知道如此,我和善扬真人就不用去挑战,等你赢了就好。

    屈胖三说善扬真人我不知道,但你,恐怕不行。

    我说为什么?

    屈胖三指着布鱼,说他和善扬两个人,都是在天罗秘境里面做过傀儡的人,你之前就曾经能够带着布鱼进入过格斗场,说明天罗秘境对他们的身份认定还没有恢复,但你不同,你是旅者,肯定还是会卷入其中的。

    我说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屈胖三说责任和义务是恒定的,你现在的身份,或许到了后面,也能够成为执宰人,这么一想,你还会觉得亏么?

    听到他的解释,我终于猜到了一些,也就是说,如同布鱼这般一路混过来的人,就算是进了摘星宫,也未必能够成为执宰人。

    付出多少,收获便有多少,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不过布鱼显然毫不在意,他说道:“我现在的想法,就是等你们当上了那执宰人,抱好你们的大腿,等待着回去,而那个时候,我这辈子都不用来到这个鬼地方了……”

    屈胖三笑了,说对,有这样的想法,挺好的,多了不必要的情绪和仇恨,会害死自己的。

    他这话儿,却是有一点儿影射善扬真人。

    他太自信了,也太有高手包袱了,落不下面子来,这样子,很有可能会害了他。

    果然,我们等待了半个多小时,依然没有瞧见善扬真人的到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等待的信心也一点一滴的流逝。

    终于,屈胖三从地上站了起来,对我说道:“我们走吧,不等了。”

    我还是有一点儿期待,说要不然,我们再等一会儿吧?

    屈胖三摇头,说不用了,不管他是因为什么原因迟到了,都没关系他或许还在坚持战斗,或者已经被人打败,不过不管如何,只要我们能够成为执宰人,就能够再一次地将他给拯救出来,所以这样的等待是毫无意义的,接下来的时间也一样,不管是我,或者你,谁若是败了,你也别担心,继续向前,拿下那执宰人的位置,一切就都有希望,不然我们大家都一起完蛋了,知道么?

    他说这话儿的时候,显得十分严肃,没有平日里嬉笑怒骂的轻佻。

    我点头,说知道了。

    放弃了等待之后,我们继续向前走,这一次,远处的那高楼没有再随着我们的脚步继续移动,而是立在那里,随着我们的脚步加快,越来越近,没多久,已然矗立在了我们的跟前。

    好高。

    这建筑就在我们的跟前时,我方才能够瞧得见它的巍峨,相比周遭只有两三层高度的小楼和大部分平房来说,这个有着两百多米的木制高楼,简直就像是造物主的奇迹,而在跟前的一两百米处,却有一个古怪的石阵,许多三米五米高的石头杂乱而立,再加上些许浓雾,遮掩住了视线。

    屈胖三眯眼打量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后天洛书八阵图?”

    八阵图?

    我愣了一下,然后问道:“诸葛孔明的八阵图?”

    屈胖三摇头,说不,是太昊伏羲以洛书图研制出来的后天洛书八阵图,比之孔明的更加精妙,也谙合天地之理,啊,这玩意是无字天书里面的内容,我知道得也不多啊,这个可就不能硬闯了。

    我听得头疼,说也就一两百米,我们直接从上方越过去,如何?

    屈胖三冷笑,说既然是八阵图,自然有阵法牵引,不管你如何进去,都会被吸入阵中,天覆阵、地载阵、风扬阵、云垂阵、龙飞阵、虎翼阵、鸟翔阵、蛇蟠阵,八阵合一,耗也能够将你给耗死的。

    我听到他讲得头头是道,又是颇为忌惮,想了一下,忍不住又说道:“如果真如你所说,这鬼东西真的有那般厉害的话,之前的那些人,又是如何闯进去的呢?”

    啊?

    听到这话儿,屈胖三顿时就是一愣,随即笑了,说对,一定又取巧之处,不然不懂后天洛书八阵图的人,又该如何闯入呢?

    说着,他拍着手说道:“是啦,是啦,当局者迷,我实在是有一些太想当然了,陆言,我们走。”

    他带着我往前走去,而留下布鱼在外面等着。

    两人往前,缓步走进了石头阵,浓雾乍起,我下意识地抓住了屈胖三的手,他有点儿不太适应,说你干嘛,别整得跟个基佬一样好吧?

    我说你在阵中,好歹懂一些,怎么走,心里都有一个数,我却不行,要万一跟你分开了,我绝对活生生地耗死在这里。

    屈胖三笑了,说那你也用不着这样啊,手拉着手,我不好施展啊。

    我说那该怎么办?

    他拿出了一根麻绳来,捆在了我们两人的胳膊上,彼此相连,又留有半米的距离,我这才放开了他的手。

    两人继续向前,雾很浓,两三米之外就白茫茫一片,而人一进入其中,立刻能够感觉到周遭的石头在移动,不断旋转,如此走了十来米,前方突然间传来一阵兽吼,还没有等我们反应过来,却有一头身高一丈的白额吊睛大虫,从角落猛然扑来。

    这头大虫浑身雪白,宛如一匹白练,身在空中,口中的腥气逼人,屈胖三瞧见,抖落出了量天尺来,说道:“白虎?”

    量天尺祭出,瞬间涨大,化作棍子,恶狠狠地敲在对方额头上,却听到“砰”的一声闷响,那玩意落在地上,却并没有倒下,而是“嗷呜”一声,继续带着巨大的冲力惯来,我们往旁边一闪,却有一道劲风卷来,却是那虎尾甩来,将我们两人之间的麻绳斩断。

    危急当头,我从地上一滚而起,拔出了止戈剑,朝着那头白虎斩去。

    一开始的时候,我觉得不过是一头畜生,再厉害也到不了哪里去,却不曾想止戈剑斩去,与对方的虎尾撞击,却有火花四溅而起,一股力量反弹而来,让我胸口发闷,有点儿想要喷血,立刻明白,这并非是普通猛兽。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的头顶上又传来一声叫喊,却是声声龙吟。

    我抬头望去,瞧见一道青色虚影掠过。

    而只是这一眼,我居然瞧见了一条活灵活现的青色真龙,身长十几丈,在浓雾之中翻滚游弋,凶光乍现。

    听到这龙吟,原本淡定无比的屈胖三终于慌了,说糟了糟了,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这尼玛四大神兽看样子是要汇聚齐了,再加上这个无字天书上才有的后天洛书八阵图,谁他妈的能够闯得过啊,坏了坏了,我想岔了别人能够过,是因为没有这么难,而我们之所以如此,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捣鬼了。

    啊?

    听到屈胖三的话语,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间想起了那个五台山老道士的警告。

    我们如果想要继续走下去的话,“某个人”,一定会用尽手里的所有资源,来对付我们的。

    现如今,他的话,一语成谶。

    丧心病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