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遁去的一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这位剑圣先生,他的出手果然没有落下他“剑圣”的名头,长刀往前猛然一劈,我便感觉整个天空仿佛都要倾倒往下压来,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一下子就落到了我的身上来,让我连气都喘不过来。

    表面上,他仿佛只是劈了一剑。

    然而在我的炁场感应之中,他却在那一瞬间劈出了十三剑,每一剑都落到了不同的点上,计算着我所有的反应和可能。

    我退,他有变招,进,也有变招。

    他仿佛将我所有的一切行动,都给计算在了心头,就等着我的反应。

    我甚至感觉对方的双眼死死钉在了我的身上,我任何的一点儿肌肉变化,都能够带给对方充分的信息。

    这种让人一眼看穿的感觉,着实是太难受了。

    它就像一张大网,将我给牢牢网住,让我动弹不得一般。

    在对方出手的那一瞬间,我就明白了对方的级别,果然是排名在善扬真人之上的存在,果然是被日本人尊奉为“剑圣”的男人。

    我在心中告诉自己,真正考验我的时刻,已经来临了。

    在这个地方,没有任何援救,我倘若是敌不过面前这个男人,我唯一的下场,就是神魂被掠,然后在这天罗秘境之中,过着浑浑噩噩的日子,如同傀儡。

    布鱼和善扬真人还有我来搭救,而我又有谁来搭救呢?

    没人了。

    破釜沉舟,毫无退路了,怎么办?

    还是那句话,人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搏命而已,谁不会?

    止戈剑在那一刻,被我抓紧在了手中,然后当我踏步向前的时候,我的身后,隐隐有人的身影浮现出来。

    那是两代一剑神王的意志。

    一个是五百年前的日本剑圣,而另外一个,则是千年之前的苗疆大拿,到底孰强孰弱呢?

    尽管一剑神王的发挥,受困于我本身对于剑道理解的限制,有一些低配,但我却并不愿意在这个时候,落了祖宗的名头。

    特别是我跟前的这位对手,还是一个日本人。

    尽管上泉秀纲与几百年后侵略中国的侵华日军没有半毛钱关系,但作为一个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饱受祖国和党教育下的中国人,对于海峡对岸的另外一个民族,多少还是充满了一种发自天性的敌视。

    这是两个民族几百年来不断斗争的必然结果。

    铛!

    两人手中的家伙,跨越空间,猛然撞到了一起来,那剑圣先生的剑势变化多端,每一处都仿佛诡变,但我既然能够瞧得出他的高明之处,自然也能够挡得住他的这一下。

    双方都不是弱鸡。

    刀剑相撞的那一瞬间,一股恐怖的力量从碰撞的地方,瞬间蔓延到了我的手臂上来。

    那力量是如此的恐怖,以至于我握剑的右手,半边膀子都陷入了一阵酥麻之中,不过下一秒,九州鼎的力量迅速蔓延过来,让我稳住了身子,也将这一剑给挡得结结实实。

    最先变招的,是剑圣上泉伊势守秀纲,他在感觉到了我的力量之后的一瞬间,长刀猛然一绕,却是如同长蛇一般,朝着我的手腕转来。

    此刻的我全神贯注,没有给对方一点儿机会,止戈剑上下翻飞,死死咬住了对方。

    两人交手,三五个回合,丝毫不分胜负,那剑圣往后猛然一跃,然后盯着我说道:“剑不错。”

    我笑了,说人如何?

    剑圣说差点。

    对于他的评价,我不急不躁,不温不火,淡然说道:“那是你接触得不多,一会儿你就知道,这里面的味道了。”

    上泉伊势守秀纲的个子不高,大概一米六左右,还不穿鞋,赤着足,然而反手握着长刀,整个人不动如山,气势却非常的足,在我的跟前,反而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巍峨之感,听到我的话,他哂然一笑,说哦,你这剑法,倒也奇特,跟中国主流的手段很不相同。

    主流手段?

    我挽了一个真武八卦剑的剑招,说道:“这个?”

    没想到对方居然知晓,哈哈一笑,说这可是中华顶级道门茅山宗的真武八卦剑?

    我说你居然知道?

    剑圣说道:“自然知道,很久之前,我曾经碰见过一个漂洋过海来的茅山道士,他自称是茅山宗的刑堂长老,过来追查门中叛徒的,惹了我,与我交手,用的就是这手段。”

    我说后来的结果如何?

    剑圣说道:“他很强,一身道法通明,杀了我身边的许多人,不过最后给我近身,一剑斩下了头颅。”

    我眯起了眼睛来。

    刑堂长老,代表了茅山宗修行之中的顶级力量,一般来讲,除了掌教真人和传功长老之外,刑堂长老的修为是最高的,而这个老东西居然能够将当年的茅山刑堂长老干掉,很显然,不是什么善茬。

    想到这里,我笑了起来,说哦,那我们可是冤家路窄,我正好也是茅山宗的外门长老虽然刚刚当上没多久。

    剑圣说道:“好了,叙旧结束,让我了结你的性命吧。”

    说罢,他整个人往回收了两步,随后猛然向前劈出了一剑来。

    迎风一刀斩。

    唰

    一剑劈出,我感觉整个空间都炸开了,无数的劲气纵横飞舞,那剑气如同风刃一般,撕裂空间,而剑圣则如同一只猿猴般,腾空而起,神出鬼没。

    瞧见这情况,我知道对方是没有保留了,陆左去过几次日本,对于那儿的情况多少也有所了解,曾经跟我讲过,新阴流剑术奥义之中,猿飞之术,是最精华的一部分。

    四面八方扑来的剑芒让我在这偌大的空间之中,毫无立锥之地,下意识地遁入虚空,却发现整个空间一片紊乱,根本无法离开。

    而更让人头疼的,是对方如鬼神一般,神出鬼没,往往从斜刺里出来一剑,都让人胆战心惊。

    不愧是剑圣,随手的一剑,都有让我感觉性命丢失的恐惧。

    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硬着头皮与他交战。

    而在这样极度危险的状态里,我渐渐的,有了几分明悟来。

    剑乃“百兵之君”,刀之道,在于悍勇,一往无前,而剑之道,则在于心。

    心之所向,剑之所向。

    越是暴风骤雨的攻击,对于我来说,越有一种能够借鉴、参考的价值,而在这样源源不断的攻击之中,我开始反过来认识到了自己所信仰的剑道来。

    世间万物,莫过于一斩。

    它用另外的一种说法来讲,就是“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遁去的一”,转而言之,任何人都不是没有弱点的,总有一处地方,是可以致人于死地的要害,只要你把握住了,就能够顷刻击败对手,而若是想要逃,重重包围,十面埋伏,也有一丝生机可寻。

    世间没有绝对。

    随着这样的明悟在心头升起,我从最开始那几乎不能够抵挡的大劣势,状态开始慢慢回升起来,面对着四面八方的纵横剑气和凌厉杀招,我没有任何惊慌,在一剑神王意志的引导下,对于止戈剑的熟悉感,越来越强。

    我甚至能够感应得到那剑上发出的嗡嗡声,它是里面的剑灵,在与我身心合一的道路上,走得越发的近。

    两人时而聚合,时而分开,长剑叮当,光芒四射之间,掩映着两人脸上的寒光。

    不知道过了多久,上泉秀纲往后猛然一跃,脱离了我的攻击范围。

    这个时候,我方才发觉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之中,居然反守为攻,朝着对方发起了凌厉的攻击来。

    而在对方后退的那一瞬间,我也终于找到了对方遁去的一。

    那就是他,此时此刻,只不过是一个傀儡。

    倘若是完全体的上泉秀纲,那个曾经纵横东瀛的剑圣,我或许并不会是他的对手,但是我此刻面对的,只是一个被囚禁在天罗秘境,被人驭使的守关人而已。

    他的剑道、剑法和修为都在,但所有的一切,都没有最重要的东西。

    精!气!神!

    没有灵魂的剑法,就算是天下第一剑,也终究只是一道难题而已,终究还是会被破开的。

    而我,就是那个破题者。

    想明白了这一点,我深吸了一口气,感觉整个空间之中,都有一股气在凝聚,紧接着我的止戈剑抬了起来,以一种极为玄妙的姿势,朝着对方劈了过去。

    呔!

    上泉秀纲横剑来挡,而我却露出了笑容来。

    破!

    止戈剑以一种超越了我毕生所见的速度,落在了对方的太刀之上,而在那一瞬间,我连续劈出了十几刀,对方也是同样的手段,只不过在第十四刀的时候,他手中的长刀断裂,化作无数碎片,而头颅,也随着刀碎的一瞬间,给我斩落下来。

    噗通

    一代剑圣,上泉秀纲,最终跌倒在地,身首分离。

    瞧见面前的这具无头尸体,我收起了剑,然后朝着他拱手,鞠了三下躬。

    此人,可为吾师矣。

    鞠完躬,我转过身去,缓步离开了战场,没多远,我瞧见屈胖三站在了我的不远处,朝着我招手。

    在他身边,布鱼跟着,而善扬真人,再无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