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二章 日本剑圣
    什么?

    听到这话儿,我们都很诧异,而那人却很认真地说道:“你们再想一想别的条件,这个真的不行。”

    我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这个算命老头儿打扮的家伙面无表情地说道:“没有为什么,其他的条件都好商量,但唯一这个,不行,我很难办到,就算是答应了你们,也不可能办到的,所以你们换别的条件。”

    被再一次的拒绝,我有点儿恼怒,冷冷说道:“这一点,是我们合作的充分必要条件,没有商量的余地,你们若是不答应,我们就会继续前行。”

    那人盯着我,说真的没有回旋的余地?

    我说不交出陆左,什么都免谈。

    他又看向了之前说话的屈胖三,而屈胖三也是很强硬地说道:“他说的话,就是我的话。”

    那人叹了一口气,说明白了,那就这样吧,我回去禀告了。

    屈胖三淡然说道:“慢走,不送。”

    那人佝偻着身子离开,走了几步,却是又转过了身子来,对我们说道:“作为局外人,我多嘴提一句,如果你们继续走下去的话,有人会用尽手里的所有资源来对付你们的,即便是你们来到天罗秘境的这一段时间里气势如虹,但未必能够撑得过那人的狙击,所以,万事小心”

    说罢,他转身离开了。

    我看着他走向左边的巷道,消失在黑暗之中,这才说道:“怎么感觉这个人不是很坏的样子。”

    屈胖三若有所思地说道:“的确不坏,此人有莫大智慧,当年也是风云人物,后来了无踪迹,本来我以为他早就驾鹤西去,魂归地府,却不曾想居然混进了这天罗秘境里面来。”

    啊?

    我说这家伙你认识的?

    屈胖三脸上露出了几分苦笑,说算是吧,不过现在是我认识他,他未必认识我。

    善扬真人也有些吃惊,说他是谁?

    屈胖三说道:“你们应该都知道中央警卫团8341的来历,此人就是当年舞台上的那个老道,他在江湖上的名声不显,8341是他唯一流传下来的事迹,不过我曾经与他有过偶遇,知晓此人精通文武两道,与麻衣神相一脉算是死对头”

    8341啊

    听到这话儿,我们都有些骇然,“活了83岁,执政41年”,这人的命理筹算之术,当真厉害无比,没想到居然能够在这天罗秘境碰见他。

    而他在这儿,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身份呢?

    瞧他这语气,仿佛并不是那执宰人的地位,而在凡尘俗世之间留下过足印的,想必也不是守陵人。

    就在我们惊叹之余,屈胖三却说道:“现在不是感慨此人身份的时候,他刚才说的话,不一定要信,也不可不信,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第一关都有善扬真人你来镇守,只怕后面两关,就更加难了,我们得做好准备。”

    我点了点头,说对,想要抵达逐日楼,拿到那摘星宫的钥匙,获取挑战执宰人的资格,这件事情必然是千难万难的,要不然也不会这么久,方才换上一两位。

    相对于我们的谨慎,善扬真人却没有太多的紧张。

    他开口说道:“一会儿第二关,由我来闯吧之前遭到暗算,浑浑噩噩来到这地方,还没有弄清楚情况,就落成这般模样,实在丢脸,今日我便要一雪前耻,让那帮家伙瞧一瞧,我不是泥铸的”

    他说得信心满满,而我却还是有几分担忧。

    说句实话,不管善扬真人之前所说的理由到底是真是假,但他既然已经被俘获,成为了天罗秘境傀儡之中的一员,那么就代表了将他拿下的那一人,必然是胜于他的。

    而这儿并非我们的主场,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所以,我得越加小心才行。

    走了没一会儿,前方的城门楼子就在跟前,不过楼上却没有人,空门大开,空空荡荡,仿佛被人弃守了一般。

    瞧见这比空城计更空的架势,我们都停下了脚步来。

    屈胖三摸了一下鼻子,然后对我们说道:“这个,有点儿异常啊”

    善扬真人却是艺高人胆大,或许是觉得之前的事情,在我们这些小辈跟前丢了脸,急于找回场子,于是开口说道:“放心,我先去。”

    说罢,他没有任何犹豫,大步流星地走向前方。

    眼看着他就要走进那城门楼子时,屈胖三开口说道:“我们跟上去吧,别分散了,给人各个击破,那可就不对了。”

    说罢,他加快了脚步往前跑去。

    我跟布鱼不得不在后面紧紧跟随着,前后进入了那城门楼子敞开的大门,结果一入其中,发现前方大雾弥漫,将整个空间都给填得满满,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我们头顶上的光芒大放,有人高声喝道:“你们谁想要挑战?”

    这声音恢弘无比,宛如洪钟大吕,神仙之音,我心头一震,抬头望去,却见一道烈日悬于半空之中,灼热无比。

    除此之外,浓雾遮掩之下,再无别的东西。

    我还在诧异,前方的不远处传来了善扬真人的话语:“贫道挑战。”

    那洪钟大吕的声音赫然响起,说好,且来。

    当下风云一转,前方的浓雾旋绕,随后传来道法撞击的轰然之声,而这个时候,离我不远的屈胖三也喊道:“我来挑战!”

    那声音毫无感情地又说道:“好,且来。”

    话音一落,我还能够隐约感应到的屈胖三却是倏然不见了踪影,这情形看得我一脸诧异,快步上前几步,却发现屈胖三已然不在刚才的位置,也不知道给弄到了哪儿去。

    瞧见屈胖三没有了声音,我不由得暗道一声糟糕,知道我们给逐一分开,不能够并肩而战了。

    一想到这情况,我顿时就紧张了,下意识地喊道:“我来挑战。”

    那人却是当空一震,说道:“好,且来。”

    言罢,我感觉身边的景致陡然扭曲,过了两秒钟,我却是来到了一处空旷之地,四周空空如也,前方却有一个身穿青色和服、腰间悬挂日本刀的男子,男人作浪人打扮,半秃瓢,鹰钩鼻,表情阴霾,双目却是炯炯有神。

    我瞧见此人之后,下意识地朝着左右望去,却没有看见善扬真人和屈胖三。

    显然,他们虽然接受了挑战,但并没有跟我分配在同一地方。

    我愣了两秒钟之后,方才回过神来,知道这第二关虽然有守门人,但并非是一个人。

    我们想要以多打少,这算盘是落了空。

    想到这儿,我将复杂的心思给按捺下来,然后认真地打量着面前的那个日本浪人。

    之前在员峤仙岛的时候,我就曾经跟东瀛一脉的高手交过手。

    而面前的整个人,给我的感觉,远比之前的那些人,更加厉害和恐怖。

    他就那般赤足而站,认认真真地看着我,就仿佛一头猎豹,在审视自己的猎物一般,这样的模样,着实让人的心理压力变得很大。

    凝望了对方一会儿,我拔出了止戈剑,朝着他行礼,说道:“中华,敦寨苗蛊,陆言,见过。”

    那浪人居然也朝着我拱手,有礼有节地说道:“日本,新阴流,上泉伊势守秀纲。”

    上泉伊势守秀纲?

    听到这名字,我先是一愣,觉得天罗秘境的翻译是不是有问题,而下一秒,立刻反应过来,开口询问道:“上泉秀纲?”

    浪人点头,说然也。

    我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下来我刚才还一直在想,凭什么一个小日本,能够排在善扬真人的后面,撑起第二关的大旗来,现在才明白其中的道理。

    这位上泉伊势守秀纲,又名上泉秀纲的家伙,他可是日本五百年前的战国时代,与天真正传香取神道流的冢原卜传一起,被称之为剑圣的人物,在日本的历史上,那可是响当当的厉害。

    剑圣!

    听听这名头,就知道他究竟有多厉害了,而且还是几百年前的老怪物,这也难怪他能够排在善扬真人之上了。

    只不过,我遇见的是上泉秀纲,那么善扬真人和屈胖三遇到的,又是什么呢?

    如果布鱼也同样出声挑战,又将会遇到谁呢?

    通往逐日楼的第二关,到底有多少大牛在这儿把守啊?

    我脑子里一团浆糊,而那位剑圣先生则向前跨了一步,认真地说道:“年轻人,你既然想要进入逐日楼,拿到挑战执宰人资格的钥匙,就先过我这一关吧,来。”

    他的腰间配着两把刀,一把长的,叫做太刀,一把短的,叫做胁差,他将太刀缓缓拔出来。

    随着利刃与刀鞘之间摩擦时产生的清脆响声,那太刀拔出,立刻冒出一大团蒙蒙青光来,让我都有点儿看不清楚刀刃的模样,而他将长刀前指,定格之后,对我说道:“陆君,敬请指教。”

    呔!

    话音刚落,他口绽春雷,厉吼一声,身子倏然前移,猛然一刀,朝着我猛然劈砍下来。

    只一剑,整个天地都处于一片青蒙蒙的光华之中,刀山剑海,扑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