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章 隔空交手
    看着在城楼上面弹曲的善扬真人,一如三国演义里面在西城的诸葛亮一般,我有点儿懵,说你哪里看出他是个没有神志的傀儡?

    在我的想法里,只要是天罗秘境的傀儡,一般都会在瞧见人之后,没有任何犹豫地冲到跟前来,与你搏命。

    很显然,这个优哉游哉的老道士,让我怎么都感觉不出来有何不同。

    屈胖三却笑了,说能够派来镇守逐日楼的,跟寻常的货色自然是有区别的,只不过,像善扬真人这样的神州顶级高手,都给天罗秘境的这帮家伙收服,并且拿他来做守阵人,这级别有点儿高啊

    善扬真人是什么人?

    龙虎山中,虽说高手如云,但真正让江湖人如雷贯耳的,却只有三人,万年不变、雷打不动的张天师,已经故去了的望月真人,再加上一个善扬真人,而他在这里面,是修为第一之人。

    龙虎山第一,光这一个名头,就让人望而生畏,更不用谈他之前的赫赫威名,以及蝉联两届天下十大的资质。

    这样的人,在天罗秘境居然也败了,而且还给人安在了这个地方来。

    这事儿着实是有一点儿打击我的信心,倘若不是有屈胖三在身旁,我只怕就要心生退意了。

    人贵有自知之明,就是得明白自己有几斤几两,这样才不会误人误己。

    我虽然知道这些年来自己的进步堪称神速,但也不敢拿自己这点儿分量,去跟善扬真人那种修行界中的泰山北斗去相提并论。

    不过现如今,他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阻挡住了我们,我们就不可能视而不见。

    必须得解决。

    我下意识地看向了自己的手掌,而屈胖三则看向了旁边的布鱼。

    随后,我们两人对视,彼此都能够明白对方的心意。

    我救了一个布鱼,应该也能够救出第二个。

    善扬真人又如何?

    大不了我们联手一起上,反正为了救出陆左,任何挡在我们面前的人,都得被我们跨越过去的。

    我们开始往前走,来到了那城楼跟前。

    这回我听清楚了,曲子的名字,应该是很有名的十面埋伏。

    这是当年刘邦战项羽的b,一等一的战歌。

    只是不知道善扬真人有没有那种“在我的b里面,没有人能够打败我”的设定。

    与空城计一样,城楼之下的门洞,大门敞开。

    我们停下了脚步,看了旁边的十里桥土地一眼,它开口说道:“别看我,我也不知道,这些关卡的设置,都是执宰人弄的,我们可不知道”

    屈胖三将他推给布鱼,说看紧他一点儿,别让他偷溜跑了。

    我拔出了老哈桑的那把阿拉伯弯刀,说一旦有苗头,别犹豫,直接将他的脑袋给砍下来。

    布鱼接过了弯刀,笑着说道:“放心。”

    屈胖三让他止步,留在外面,然后与我携手走进了那城门楼子下面的空洞,往里面走去,而当我们越过了上面的善扬真人,准备进入其中的时候,突然间头顶上黑云压顶,有某种东西坠落而下,朝着我们砸来。

    在这个门洞之中,倘若是被砸了一个结实,只怕就成肉泥了。

    不过屈胖三却是早有准备,量天尺一竖,挡住了这一下。

    铛!

    一声悠扬的撞击声,从我的头顶传来,我抬头一看,却见那玩意化作一团青气,又消失不见了去,而屈胖三也认出了那袭击我们的东西来:“天子芴?”

    我正诧异之间,却瞧见有无数波纹如电,形若实质,化作无数刀锋剑雨,朝着我们落来。

    伴随着那十面埋伏的狰狞之声,顿时间,场间一片腥风血雨。

    然而瞧见这些,屈胖三却不急不慌,微笑着说道:“善扬这老匹夫,倒是个文人骚客,喜欢弄这等文艺之事儿”

    说罢,他抓出青云图,往前方一兜,诸般剑气,却是消于无形之中。

    凭借着屈胖三的两件法宝,我们走进了门洞之中,来到了城门楼子的里面,却瞧见一片空旷,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而那门洞也适时关上,“咚”的一声,让人心颤。

    一记黑影腾空而起,落在了我们前方的不远处。

    有人朗声说道:“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背论语?

    瞧见面前长袖飘飘、宛如仙人一般的善扬真人,我忍不住说道:“善扬真人,我是陆左,他是屈胖三,你可还认得?”

    对方却并不答我们,而是继续说道:“天尊地卑,阳奇阴耦,一六共宗,二七同道,三八为朋,四九为友,五十同途,阖辟奇耦,五兆生成,流行终始,八体洪布,子母分施”

    呃

    瞧见老头自顾自地说着话,我顿时就无语了。

    果然,屈胖三说得没错,此刻的善扬真人,还真的就是天罗秘境的傀儡,尽管是镇守关卡的傀儡,但终究也是个失去了意识和自我的可怜人儿。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们手底下不留情面了。

    上!

    屈胖三下巴一扬,我拔出了止戈剑,箭步上前,朝着善扬真人劈去,而对方却大袖一挥,开口喊道:“歌来。”

    城门楼子上,有影影绰绰的人影浮现,然后有经典的琵琶曲响起,依旧是十面埋伏。

    而这十面埋伏的调子,却比刚才的古琴更加激进昂扬,而身处其间的善扬真人身子却如同被人操纵的提线木偶一样,双肩耸起,开始了翩翩起舞的步调,而他的口中则喝曰:“干协时舞,何以怀之?

    平胁曼肤,何以肥之?

    有扈牧竖,云何而逢?

    击床先出,其命何从?

    恒秉季德,焉得夫朴牛?

    何往营班禄,不但还来”

    随着声声长喝,我的剑屡次落空,不但没有挨到半点儿对方的衣袂,就连影子都没有刺中,而与此同时,对方长袖挥舞时翻涌而起的劲风,却时不时给我来一下,差点儿将我给掀翻到底去。

    好强!

    我还想着能够如同对付布鱼一般,用内狮子印,将善扬真人的本我找回来,此刻连人都没有挨着,恐怕是行不通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袖手旁观的屈胖三却笑了,说天问?有新意,不过既然问天,心中自然迷茫,不如让我来帮你解惑?

    说罢,他也加入其中来,双手起舞,虽然看这并不像是进攻,却偏偏每一个步调,都对应了善扬真人的出手。

    他每一次,都站在了善扬真人的前面,将其逼得无法继续。

    善扬真人口中的诵唱慢慢低落下去,在某一时间点,大袖一挥,那天子芴陡然浮现,然后变得巨大,朝着我们这儿猛然砸落而来。

    轰

    面对着善扬真人的图穷匕见,屈胖三毫不示弱,一记量天尺回敬了去。

    铛!

    两物陡然相撞,挨在一起,那善扬真人身子一抖,厉声喝道:“破!”

    那劲儿恐怖,而屈胖三却毫不在意,冷笑着说道:“等的就是跟你拼底蕴,来吧”

    两人猛然伸手,往前虚拍一记,却是杠了起来。

    而一旦全力交手,两人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我却把握到了机会,用不着屈胖三提醒,直接一个大虚空术,下一秒落在了善扬真人的跟前,趁着他全身心投入到与屈胖三的交战之时,双手结印,口中喝念着金刚萨埵降魔咒,朝着对方的额头拍去。

    内狮子印。

    洽!

    印法临身,我本以为能够将善扬真人体内的戾气拍散,却不曾想却有一道金刚印浮现,紧接着一个印度白胡子老头的模样从那里腾然而起,反转双手,也是一记内狮子印,朝着我反而拍来。

    这印法的奥秘,在于“自由支配自己躯体和别人躯体的力量”。

    归根到底,便是操控。

    我给那法印打中,在那一瞬间,整个人就是一阵恍惚,感觉好像有某种意识想要主导我的思想,下意识地想要臣服。

    而就在此刻,我的脑子嗡的一响,有一张脸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那是一张平方的脸孔,并不是什么厉害之人,他最终也死在了出使汉朝的某一处城邦之中,默默无名。

    意志。

    啊

    我厉喝一声,整个人陡然清醒过来,瞧见那幻象的双手,差点儿就挨在了我的额头之上去。

    这是想要反过来操控我么?

    我冷笑一声,牙齿咬破了舌头,将那鲜血积蓄,一口血猛然喷出去。

    舌中血落在那印度佬的幻象之上,对方瞬间破碎,随后洒落在了善扬真人的脸上,而我在这一刻,也一连派出了三记手印,全部都砸在了善扬真人的身上。

    啪、啪、啪

    手印的功效,并非伤人,而是引渡,召回本我。

    三掌之后,我抽身回撤,而当我站定身子的时候,善扬真人与屈胖三的拼斗已然结束了,我听到对面传来一人的声音:“陆言小友,屈小友,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我闻声望去,却见善扬真人的双眼,已然回复了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