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再见善扬
    “守陵人?”

    这个突然而来的称谓,让我和屈胖三都有点儿懵,愣了一下,我问道:“什么叫做守陵人?”

    布鱼抓着脑袋,说守陵人是他自己的称谓,我记得自己被当做贡品引渡到这里来的时候,就给他浸入过我的意识,吸收了我的记忆之后,他才将我扔到了这一大片没有尽头的废城之中来我隐约记得他跟我说过些什么,不过现在又想不起来了。

    屈胖三说你的意思,是那所谓的贡品,其实是供奉给他们,而不是执宰人?

    布鱼说我没有见过什么执宰人,记得当时是在一个巨大的陵墓之前,而他和他的同伴,每个人都能够将意识浸入我的思想之中来,读取我的记忆。

    哦?

    屈胖三没有再问,而是对他说道:“现在你感觉怎么样?”

    布鱼捏了一下手,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来,然后说道:“感觉好了很多,虽然还有许多模糊的地方,但至少不会软弱得什么都做不了了。”

    屈胖三点头,说那就好。

    随后,他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说道:“看起来,我们抓到一条大鱼了。”

    说罢,他俯下身来,先将那个昏迷之中的大老鼠用绳索给捆个结实,随后问我要了一把匕首。

    他将锋利的刀刃按在对方的手腕上,开始缓缓地往下拉。

    这把匕首是我之前从别人尸身之上捡来的,并不是什么法器,不过却很锋利,只是轻轻一划,那人的手腕就有墨绿色的鲜血流了出来。

    而几秒钟之后,大老鼠醒了过来,开始拼命挣扎。

    不过屈胖三用的这绳索,是之前我们在天山神池宫中得来的寒蛛丝,可不是那么容易挣脱的,结果那家伙越挣扎,伤口就越发的严重,而屈胖三则是视若不见,将刀刃在对方的毛皮上擦了擦,又开始将匕首按在了另外的一只手上去。

    就在这个时候,那大老鼠却是停止了挣扎,然后对着屈胖三说道:“你到底想怎么样?杀了我,你们也活不了的。”

    屈胖三一脸意外地说道:“哎呀,我们可是在格斗场上呢,不就是要分过你死我活么,怎么到你这儿,规矩就不存在了呢?”

    大老鼠咬着牙,说我可是守陵人,跟你们可不一样。

    屈胖三说甭说那么多的废话,天罗秘境这儿,很少有人会真正怕死,因为消散的,不过是一份意识而已,而你既然说出这样的话来,想必应该是这儿的土著,不存在死而复生这样的事儿吧?

    他的话一说出口,大老鼠顿时就惊讶得双眼圆睁,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瞧见它的表情,屈胖三笑了,说没想到我能够看出来,对么?

    大老鼠眯着眼睛,阴沉地说道:“你们到底想要干嘛?”

    屈胖三笑着说道:“我这个人,对于愿意配合的合作者,向来都是很友好的,但如果你想要在我面前拿架子,偷奸耍滑,那我便让你尝一尝,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大老鼠说你想问什么,直接说就是了,用不着这么威胁。

    屈胖三说我威胁你了么?

    他说这话儿的时候,额头几乎要与对方的脑袋挨在一起,双目盯着对方,相隔不到几公分,在这样的对视下,大老鼠最终还是没有办法坚持住,败下了阵来,说你赢了,说罢,我尽可能答复你们,只要你别杀了我。

    啪、啪、啪

    屈胖三拍着手,说很好,我看到了我们有合作的可能那么首先,我们来确定一下你的名字吧,请问怎么称呼?

    大老鼠没有想到他居然会问这个问题,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我是十里桥土地。”

    屈胖三皱着眉头说道:“十里桥土地?这个名字,真的很特别啊。”

    大老鼠指着我,说我跟他说过的。

    屈胖三说如此说来,还真的把自己当做土地爷了?

    大老鼠冷哼一声,说我本来就是。

    我笑着说道:“他刚才还说自己是截教四代弟子吉立的亲传弟子呢。”

    啊?

    屈胖三愣了一下,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说那你认识余元不?

    大老鼠脸色肃然,说道:“如何不认识?余元乃七首将军余化的师父,截教三代弟子,与吾等祖师闻仲齐名,一手化血神刀精妙绝伦你提他作甚?”

    听对方说得一五一十的,屈胖三眯起了眼睛,然后说道吉立在截教之中,地位寻常,却不曾想还教了你这么一个徒弟,难道说你们这些守陵人,都是他的弟子?

    大老鼠说有的是,有的不是我们都是被封印了不知道多少年头的老东西了,谈这个做什么?

    屈胖三笑了,说我之前可遇见过余元。

    啊?

    大老鼠问道:“他在哪里?”

    屈胖三说在九州一个叫做蓬莱仙岛的地方,他在那儿守护着一处叫做陷空洞的禁地。

    大老鼠听闻,愣了好一会儿,口中喃喃自语地说道:“蓬莱岛?陷空洞?”

    屈胖三拍了怕手,说好了,咱们且不叙旧拉关系了,我大概明白了你的来历,现在就是想问一下,我想要找奥修,问一件事情,如何才能够避开这没完没了的拼斗,直接找到那家伙?

    大老鼠盯着他,说你找他做什么?

    屈胖三缓声说道:“找他,自然是有事,至于是什么事,你管不着。”

    大老鼠说想要见到执宰人,很难。

    屈胖三说肯定比杀了你要难一些,不过你愿意让我选择简单一些的办法么?

    听到这威胁,大老鼠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如果没有能够回去,会有人再一次安排我的同伴过来找你们麻烦,而如果再失手了,就会有执宰人找到你们不过我不确定那个执宰人,就是奥修,也许是其他的人。”

    屈胖三摇头,说我这个人呢,最不喜欢的就是被动,以前遇到喜欢的女孩子,我从来都是主动追的,这一次,我也不想等着别人打上门来,所以,告诉我怎么才能够找到他。

    大老鼠盯着他,好一会儿,方才说道:“平时的时候,执宰人都住在天罗秘境的中心,也就是摘星宫中。”

    屈胖三打了一个响指,说那好,带路吧。

    大老鼠说摘星宫是天罗秘境的核心之地,除了获得秘境认可的执宰人,没有人能够进得去,就算是我,也不行。

    屈胖三说那如何成为执宰人呢?

    大老鼠听到这儿,突然笑了。

    它裂开了嘴,缓缓说道:“当你们进入逐日楼中,拿到了开通摘星宫的钥匙,你们就能够去到那儿,将宫门打开,挑战并且击败一位执宰人,你们便能够取而代之,成为新的执宰人。”

    屈胖三指着远处那总是看得见、却摸不着的高塔,说那儿?

    大老鼠点头,说对,就是那儿。

    屈胖三说那行了,带路吧。

    大老鼠又说道:“就算是我带路,帮你们省去多余的路径,但最终你们还是得过三道关卡,方才能够抵达那里。

    屈胖三面无表情地说道:“让你带路,再啰嗦的话,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听到这话儿,大老鼠一点儿脾气都没有,指着自己被捆住的手脚,说我这样,怎么给你指路?

    屈胖三解开了他腿上的绳子,却并没有全部解开,然后说道:“走吧,我们边走边谈。”

    四人起身,从屈胖三破开的那个窟窿走了出去,随后那大老鼠在前面带路,我们在后面跟着走,屈胖三这时又问起了之前的问题,问它见过千通王和黑手双城没有。

    比起墨鸦,这十里桥土地知道的,肯定要多一些,它告诉我们,天罗秘境之中,的确有一些旅行者突破了空间束缚,能够自由进出,而这些人的实力一般都很强,即便是执宰人,也没有把握战胜他们,所以就跟他们达成了协议,只要遵守此间的规则,就不会限制他们的自由。

    他说我们刚才提到的那两个人,或许就是这样的情况。

    但具体的,他也不知晓。

    尽管作为与执宰人合作的守陵人,他们能够从进出天罗秘境的那些“贡品”身上,吸收足够的意志,维持自己长久的生命,但是除了必要的时候,它们一般都是出于沉睡状态。

    真正掌管天罗秘境的,是那十二位执宰人。

    而它,正如同之前它自嘲时所说的一般,它不过是执宰人跟前的一条走狗。

    有着十里桥土地的牵引,我们速度快了许多,绕过许多天罗秘境阵法的要冲之处,没有被莫名其妙卷入格斗场中,一直到很久之后,我们终于来到了一处城门之前来。

    这儿就是我们通往逐日楼的第一道关卡。

    尽管心中已经准备好会有一场大战了,然而当瞧见城门之前的那人时,我们还是给吓了一跳。

    守在这门口的,居然又是一个熟人。

    龙虎山的善扬真人,此刻正盘踞于城头之上,双膝之上有一方古琴,他缓缓地弹奏着,仿佛有天外之音悠然传来,响彻整个空间。

    瞧见善扬真人,我心中一喜,想起毕竟有打过照面,想要上前招呼。

    然而屈胖三这个时候却拦住了我。

    他脸色严肃地说道:“别急,看好了,这只是一个没有神志的傀儡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