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守陵老鼠
    老头儿是有道行的,一声“定”,我便感觉浑身僵直,完全动弹不得,而对方显然不是什么慈祥人物,也大约知晓我的厉害,没有任何犹豫,龙头杖一拧,就朝着我的脑袋砸来。

    瞧对方这架势,应该是想要将我一下子砸得脑壳开花去。

    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机,有一个身影传到了我的跟前来,猛然一脚朝着老头儿蹬去,却是一直游离于场边的布鱼。

    魂魄不完整的布鱼不但没有平日的状态,就连之前身为傀儡与我决斗的实力都没有,基本上就是一个普通人,此刻他居然能够穿过那重重黄巾力士的封锁,跑过来给我抵挡,显然也是耗尽了心力,不过他的努力只不过是徒劳,老头儿的龙头杖猛然一挑,将布鱼给直接扔到了场边去,喝骂道:“别挡路,我回头收拾你。”

    他轻松地将布鱼给拍飞去,不过布鱼还是给我争取了一点儿时间,在这个时间里,浑身发麻的我快速喝念了一段“金刚萨埵降魔咒”,陡然开口喝道:“洽!”

    一声喝令,我额头上的符箓却是燃烧起来,滚烫之中,我的力量重新恢复,止戈剑猛然向前,劈向对方。

    白胡子老头没有想到我居然这么快就挣脱了他的束缚,有些意外,下意识地往后退去。

    他一退,我便明白了对方的法术虽然厉害,但身手却差了一点儿。

    既如此,我肯定不能放过。

    老头儿往后退,我便往前进,知晓那些息壤所化的黄巾力士厉害,我便不让他有抽身的机会,止戈剑向前,紧紧贴着对方,剑势凌厉,宛如跗骨之蛆。

    果然,老头儿对于我凶狠的架势,多少也有一些吃惊,步步后退,想要回到黄巾力士身后,却给我拦住。

    然而就在我以为能够将对方给一剑捅死的时候,他却突然喝念道:“停!”

    我心中冷笑,却不曾想脚步顿时一滞,脚下用不了力,却是双脚给地下的某种力量紧紧吸住,让我无法挣脱。

    好手段。

    这会儿我差不多也想明白了,刚才他报的名号,应该是那个什么“十里桥土地”,这个名字很奇怪,但我却曾经听陆左跟我谈过,大约知晓,此人的身份,恐怕是所谓的山神土地,人间半神。

    虽然经常看西游记的朋友,对于整天被孙猴子欺负的土地公公多少有些轻视,但现实之中的这些山神土地,其实是很恐怖的。

    陶晋鸿厉不厉害,当年的他都已经化身成为了地仙,最终却只能够和天山山神打个五五开。

    最后他战而胜之,却不得不也成为了天山的山神,并且化身自然,不识杂毛小道。

    双脚被束缚,我自然再一次地施展开了九字真言,将身体的束缚解开。

    瞧见我再一次的秒解,那白胡子老头终于明白过来,闪身到了黄巾力士身后,然后说道:“你跟奥修,是什么关系?年轻人,你早点说,免得伤了自己人。”

    我眯眼,说奥修?你和他一样,也是这儿的执宰人?

    听到我的话,对方再一次确认了我知道“奥修”这么一个人,右手朝上,中指卷曲,十来个身高一丈的黄巾力士陡然停住,然后他说道:“我?我哪里可能是执宰人?我不过是他们手下的一条走狗而已,你赶紧说,否则我不会再留情面的”

    我却笑了,说你刚才手下留情了?我还真的没有看出来。

    瞧见我终究还是没有开口,白胡子老头恼了,说好个没有眼色的家伙,既然你这般不识趣,就算你跟奥修有什么关系,我将你给杀了,他也说不得什么。

    说罢,突然间有两个黄巾力士陡然崩溃,却是化作了百十来个拳头般大的肉球,朝着我飞来。

    我下意识地举剑去挡,那肉球撞在剑刃上,顿时化作粉碎,迷住了整个空间。

    而紧接着,无数劲风,朝着我立身之处落来。

    很强。

    我能够感觉得到对方的强大,下意识地想要遁入虚空,却不曾想那家伙口中陡然一喝,整个空间却给禁锢住了一般,让我脱身不得。

    在感受到了对方凛冽的杀意之后,我不得已,将那斯巴达的圆盾给拿出,左手抓着,挡住了身前,然后朝着旁边撤离。

    暴风骤雨的攻击落在了圆盾之上,发出咚咚的巨响,而在这个时候,我却深吸了一口气。

    下一秒,我手中的止戈剑变得灼热无比。

    在这样让人应接不暇的攻击之中,我感觉到自己的剑,是那般的真实,而双眼之中,却全部都是前面敌人的弱点。

    唰!

    止戈剑在半空之中发出一声陡然的炸响,然后掠过了那黄巾力士的腰间去。

    这一次,止戈剑没有再卡在上面,而是犀利无比的一掠而过,将其直接斩成了两截来,而且还有一道灵光,从那泥胚子里陡然升起。

    果然,这些黄巾力士并非是无中生有,而是被对方灌注了强者之魂,方才如此强悍。

    老头儿好手段,不过却忽视了一件事情。

    这些天来,我在天罗秘境之中,并非没有半点儿进步,事实上,在频频与高手的对决之中,让我更深刻的认识到了手中的剑,也掌握到了与自然契合的剑感,而这种剑感,则是一剑神王练了一辈子的剑,方才拥有的。

    一剑斩的意境,在于“世间万物,莫过于一斩”,而想要达到这样的境地,最重要的,并不是挥出去的那一下,而是你瞥向敌人的那一眼。

    那一眼,是在找寻敌人的弱点。

    任何人,任何事物,都会有脆弱的地方,就如同拆毁一栋楼,只需要在几个节点填充炸药一样,这黄巾力士虽然是息壤炼化,却也是有弱点的。

    重要的,是看那一下的眼光,以及剑感。

    灵光乍现之下,我一剑斩掉一名黄巾力士,剑尖一挑,将那灵光吸住,拢于其中,随后我没有停下,再一次挥剑。

    半分钟之后,地下一大片干燥的泥巴,那些黄巾力士已经不成人形,而老头儿也是一脸震惊。

    他没有想到,我居然能够在他这样的攻击之下,还反击成功。

    不过他只是惊讶,而没有恐惧。

    既然被派来处理我这样的麻烦,对方自然有着足够的手段,却见老头儿手中的龙头杖猛然一顿,却是化作了一条活灵活现的黑色游龙来,在他的周身游绕,而与此同时,他的身后却有三道光晕浮现,分别是黑、红、彼此相叠,焕发着隐隐神光来。

    在这样的力量加持之下,对方的身影一下子就挺拔了起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了:“这是什么鬼?嗨,老头儿,干嘛呢?”

    啊?

    原本一鼓作气,显得十分凌厉的白胡子老头听到这话儿,顿时就是一愣,回过头去,却见一个小胖墩子正在小广场的边缘那儿,跟自己打招呼。

    我瞧见屈胖三一脸古怪的坏笑,顿时就也笑了。

    他终于赶来了。

    白胡子老头儿盯着屈胖三身后的那窟窿发了一会儿呆,方才说道:“原来问题是出现在这里”

    他瞧见能够自由出入原本封禁格斗场的屈胖三,没有再去看我,而是身子一扭,如同猎豹一般,冲向了屈胖三。

    不过屈胖三既然露面,自然早有准备,不但没有回避,而是也径直冲向了对方。

    两人陡然发力,一秒钟之后,陡然撞到了一起。

    轰

    一声巨响,两人轰然相撞,然而我却没有瞧见之后的情况。

    这一切,都给屈胖三的青云图给遮盖住了,让我瞧得并不真切,但见里面一阵噼里啪啦的乱响,紧接着屈胖三的量天尺陡然出现,将被青云图包裹的那一团玩意儿猛然拍去。

    啪、啪、啪

    量天尺可大可小,此刻化作门板大,猛然砸去,好一会儿,那动静方才消失,而就在我想要上前去的时候,屈胖三从里面爬了出来,灰头土脸的样子,不过手中却拽着一个黑乎乎的玩意儿,扔在了地上,然后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说来都来了,还想跑?

    我朝地上望去,却见那儿居然是一只留着一圈白须的山老鼠,不过这玩意也未免有些太大了,有点儿像是一百多斤的出栏养猪体型。

    我走上前,小心翼翼地打量那玩意,说这就是刚才那老头儿?

    屈胖三说对,小老头儿还挺有劲儿的,我差一点儿就栽在了他的手里呢。

    我说死了?

    屈胖三指着旁边依旧存在的浓密黑雾,说你看呢没死,这家伙应该就是墨鸦说的那些准备来收拾残局的人,我得好好盘问他一番。

    这时布鱼也走了过来,揉着伤口,然后说道:“我认识他。”

    啊?

    我说你怎么会认识他?

    布鱼说我就是认识,但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屈胖三一听,却笑了,伸手虚抓一下,却从那大老鼠的身体里抽出了一缕灵光来,塞进了布鱼的身上去。

    布鱼浑身一震,颤抖了几秒钟,突然间睁开了双眼,开口说道:“他是守陵人。”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