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白胡子土地爷
    墨鸦之所以关注到我,其实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觉得我跟陆左长得很像

    相比磕磕绊绊的我,陆左来到天罗秘境的经历显得辉煌许多。

    他来到这儿之后,先是盘腿而走,静静待了半个月,然后起身,开始进行格斗场的挑战。

    一连十八场,无论是天罗秘境的傀儡,还是实力不俗的旅者,他都没有任何意外的战而胜之,并且还都是以压倒性的优势,这样的情况自然引起了墨鸦的关注,她甚至认为陆左能够成为天罗秘境之中第十三个执宰人,而就在这个时候,执宰人阶层出手了,陆左进入了一个由奥修坐镇的格斗场中。

    然后,就再也没有然后了,墨鸦告诉我们,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有瞧见过陆左这个人。

    听完了她的叙述,我们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陆左到底有多强,就连我们这些跟他最为亲近的人,其实都不是很清楚,因为他总是能够在最绝望的边缘,爆发出巨大的潜力来,刷新我们对他的认识。

    然而从墨鸦的口中,我们得知,他再也没有出现过。

    当然,在这偌大的天罗秘境里,错综复杂的情况,让即便是知晓一些漏洞的墨鸦,也未必能够瞧得清楚,或许在她的视线之外,陆左依旧存在于这个地方的某一处角落里。

    但我们却不能够抱着这么乐观的想法。

    天罗秘境之中,到处都是血淋淋、赤裸裸的争斗,成王败寇,容不得半分童话。

    屈胖三看着我,然后说道:“我们得找到离开天罗秘境的办法,寻得退路,再想别的办法。”

    我点头,说对,然后又问起了墨鸦另外两个人。

    两个可以自由出入这儿的人。

    然而无论是千通王,还是黑手双城,她都茫然不知,显然是没有见过这么两个人。

    这事儿让我们都有些奇怪。

    既然见过陆左,那么自称在这儿待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墨鸦,怎么可能不知道千通王和黑手双城呢?

    是墨鸦孤陋寡闻,刚好没有碰见,还是那两人根本不在天罗秘境,或者说不在我们身处的这一片区域之中呢?

    不过不管怎么说,想要从墨鸦的口中得知离开天罗秘境的办法,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她若是能够离开,就用不着来求我们了。

    我们在格斗场边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屈胖三开始分析起了我们脚下的土地。

    事实上,在来的第一天,我就已经发现了,我们脚下的土地,厚度只有两米多,再往下,则是无尽的深渊,因为炁场感应达不到,所以不知道下面到底是什么。

    屈胖三也发现了这个情况,为了对这个地方有着更深的了解,他开始挖地。

    工具自然是量天尺。

    然而当掘地工作往下进行了一米多的时候,却最终没有再能够继续。

    因为我们遇到了一样能自生长,永不减耗的土壤,不管我们怎么挖,都下不去,而瞧见这个,屈胖三也珍而重之地研究了好一会儿,告诉我们,这东西就是传说中大禹治水时用到的天材地宝息壤。

    山海经内经中记载,说“红水滔天,鲧窃帝之息壤以堙红水,不侍帝命,帝令祝融杀鲧于鱼渊。女鲧腹生禹,帝乃命禹率布土以定九州”,讲的就是这息壤。

    里面的“帝”,指的是帝尧。

    此物能够不断生长,永无断绝,所以别看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但就算是我们挖到死,也不可能挖穿下去。

    如果想要通过向下挖,恐怕我们这辈子都不可能“越狱”。

    没想到,天罗秘境之中,居然有这等神奇之物。

    难怪墨鸦会一再宣称,说这个天罗秘境,便是被舍弃的众神斗兽场。

    我听到屈胖三说得这般神奇,忍不住挖了两撮,放在乾坤囊中,惹得屈胖三一阵发笑,说难不成你还想带回去?

    我说对啊,走过路过莫错过,贼不落空嘛。

    屈胖三扶着额头,说天罗秘境是一个介于意识和现实之间的空间,这里的一切物品你都感觉无比真实,但除了我们从别的旅者手中掠夺而来的强者之魂,你什么东西都带不走。

    啊?

    我有些意外,说怎么可能,为什么我能够带走这些东西?

    我从乾坤囊中摸出了斯巴达的圆盾和长矛,这东西坚硬无比,表面还不时掠过浮光,显得十分有品质,屈胖三瞧见,笑着说道:“这些只能够存在于天罗秘境之中,如果有朝一日你回返而去,就会发现,它们都只是一场空而已。”

    听到这话儿,我不由得灰心丧气,想要将东西给扔开去。

    这些天来我还存着发洋落的心思,将这些战利品都给收集起来,想着有朝一日老子回去了,光是这些东西,都能够找慈元忙拍卖,得赚不少钱呢,却不曾想都不过是我的臆想而已。

    屈胖三拦住了我,说你别急啊,虽然回去用不着,但是在这儿,也是有用的。

    我没有再扔掉了,不过心情依旧很是低落。

    我们在这儿待了半天时间,屈胖三一直用青云图遮着我们的头顶,将我们的气息掩藏住,然后又询问墨鸦如何只有穿行于天罗秘境之中,又能够避开格斗场的办法,却被她给拒绝了。

    她告诉我们,想要成为执宰人,又或者想要离开这里,唯一的办法,就是不断的与人拼斗。

    只有不断的胜利,成为其中的强者,才能够最终抵达彼岸,而那些原地驻足之人,又或者如她一样厌倦、恐惧拼斗的家伙,永远都不能够挣脱命运的束缚。

    她不希望我们也如她一般,毕竟屈胖三答应过她,有朝一日,让她能够回到自己的家乡去。

    听到这样的解释,屈胖三不再问了,若是带着我们向前走。

    至于墨鸦,她又消失不见。

    不过她承诺,她会一直跟在我们身边,只不过走的,并不是我们的路径而已。

    我这时已经瞧不见青云图了,却能够感受得到。

    这玩意到底是屈胖三的看家法器,融于黑暗之中,却遥遥将我们的气息给遮住。

    走了没多时,我们前方又出现了一个格斗场。

    而被我之前定为目标的那一幢高楼,却依旧还在远方,永远都抵达不到。

    格斗场的出现,并不是我们的选择,而是天罗秘境的分配,当我们瞧见它的时候,身边的空间就会变化,人在不知不觉之间,就已经身处于其中了。

    而让我有些诧异的,是进入其中的,除了我和布鱼之外,屈胖三并不在。

    他被排斥出去了。

    这是什么情况?

    我迟疑了一会儿,而对面却走来了一个白胡子垂落胸前的老头儿,对方打扮得如同古代的地主老财一般,头上还戴着一方员外帽,手中拄着龙头杖,显得很复古。

    瞧见对方慈眉善目的模样,我也不确定他到底是傀儡,还是旅者。

    不过不管怎么说,我都得上前去聊一聊。

    如果能够沟通,应该就是旅者。

    斟酌了一下语气,我上前说道:“你好,在下陆言,敢问怎么称呼?”

    白胡子老头儿开口说道:“十里桥土地。”

    啊?

    我愣了一下,说道:“啊,谁的徒弟?”

    白胡子老头儿咧嘴笑了,说截教四代弟子吉立的亲传弟子。

    截教?

    我有点儿摸不着头脑,然而对面的白胡子老头则说道:“年轻人,虽然我也不想与你为敌,但有人拜托了我,让我来拿住你,他们告诉我你的存在,已经影响了天罗秘境的平衡,所以,对不起了”

    说罢,他将那龙头杖猛然往地上一顿,地上却有两股漩涡浮现,不断有泥土从地上涌现而来,最终化作了两尊高有一丈的黄巾力士。

    这两个黄巾力士一人手中捧刀,另一人带棒,朝着我猛然冲来。

    我抬头望去,感觉杀机浓烈。

    这是要杀我啊。

    尽管对方的话语客气,但出手却一点儿都不和缓,上来就要干我,经历过了这几天的争斗,我绝对没有圣母的仁慈,当下也是拔出了止戈剑,上前迎敌。

    与那泥铸的黄巾力士交手,我感觉到了对方的诡异之处它们显然就是那息壤凝聚而成,不但身体坚硬,而且生生不息,就算是我的止戈剑斩上去,出现了任何的伤口,都能够迅速复原,然后毫无障碍地与我继续纠缠。

    不管我做什么,都没有能够击倒对方。

    想到这里,我立刻将目标调整到了远处操纵这黄巾力士的白胡子老头身上来。

    然而当我注意到他的时候,却发现对方已经从地下召唤出了十来头黄巾力士,正源源不断地朝着我这边赶来。

    夭寿了

    两个黄巾力士都让我头疼无比,这十几个过来,一番车轮战,我如何能够受得住?

    而且对方已经摆明车马说了,他是受人之托,过来除掉我的。

    受谁之托?

    想一想,除了那些高高在上的执宰人之外,也没有别人了。

    面对着眼前无数的黄巾力士,我深吸一口气,遁入了虚空之中,然而在我出现在白胡子老头儿身后的那一刹那,对方却从怀里摸出一张符箓来,仿佛早有准备,不偏不倚地贴在了我的额头上,开口喝道:“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