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破壁人屈胖三
    浓雾不但隔绝了空间,而且还隔绝了声音,以至于即便是有了天罗秘境的加成,我也没有办法听懂那美女兽到底在说些什么。

    然而屈胖三却打着呵欠过来,对着她说起了话来,这让我有些诧异。

    我回过头来,瞧见他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不过那量天尺倒也跟着他来到了这儿,遮住头顶,忍不住问道:“你听得懂她在说什么吗?”

    屈胖三嘿嘿一笑,指着自己的嘴巴,说唇语嘛,略懂一二。

    我说问题她讲的也不是汉语啊,你就算是懂唇语,应该也猜不出她在讲什么吧?

    屈胖三忍不住翻了一下眼皮,然后说道:“心灵感应不行么?”

    我顿时懂了,说得,那你装逼吧。

    屈胖三不理会我的调侃,而是走到了我的跟前来,开始跟那女人交流道:“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游离在格斗场之外的么?”

    美女兽有些警惕地看着屈胖三,特别是飘在我们头顶上,足有门板大的量天尺,好一会儿,她方才张开了口,我也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只能够瞧见对方的嘴唇张合,而屈胖三却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如果我们能够出来,你将你知道的所有关于天罗秘境的东西,都跟我讲出来,而我则满足你一个愿望,如何?”

    天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听懂那美女兽话语的,没想到对方居然使劲儿地点了点头,显然是跟屈胖三达成了协议。

    事实上,不光我懵逼,旁边的布鱼也是一头雾水,弄不懂屈胖三到底在搞些什么。

    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却笑了起来。

    他指着那美女兽,说瞧你这眼神,想来是不相信大人我能够脱得这牢笼,挣脱开天罗秘境的束缚,那大人我就露一手,也让你这等话外之人瞧一瞧,咱九州爷们的手里,还是有真把式的。

    说罢,他从崆峒石中,摸出了一物来。

    那是一方图录,一经抛出,见风就涨,化作桌布一般的大小,却正是屈胖三失而复得的法器青云图。

    青云图在头顶,被那量天尺压着,然后上面有光芒浮现,却有诸多纹路亮起,十分神秘。

    没多时,青云图的光芒落在地上,却在我们脚下勾勒出了“乾、震、坎、艮、坤、巽、离、兑”八种卦象,走马灯一般的游动着,中间又有那阴阳鱼围绕。

    屈胖三立于阴阳鱼之下,嘿然笑道:“易系辞上有云,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伏羲依河图洛书演化八卦,周文王依八卦成文王八卦,又有六十四卦,自此太极、八卦、周易、六甲、九星、风水之术,左旋之理、象形之理、五行之理、阴阳之理、先天之理乃至世间万物之理,皆出其中,一法明,百理通,这天罗秘境就算是再牛逼,也逃不过这世间至理”

    他面带微笑,口中念念有词,而双眼居然开始发光,那落在地上的阴阳鱼却印入了他的眼球里去,紧接着不断旋绕,仿佛有着十分惊人的力量在其中翻涌。

    如此的状况持续了好几分钟,其间我和布鱼不得不往旁边退开,生怕影响他的发挥。

    又过了几分钟,他一步踏前,口中轻喝道:“七非通奇盖,连宛亦敷魔,六天横北道,此是鬼神家开!”

    一声喝念,那原本浓郁的雾气一下子就开始翻滚起来,几秒钟之后,居然生出了一个空洞来。

    那孔洞不大不小,就跟一个门差不多,而门的另一头,则是一脸懵逼的美女兽。

    不管她怎么想,都没有想到屈胖三居然真的弄出了一个通道来。

    这格斗场中,一共有三人,结果一人没死,那封闭内外的场域却给破开去了,这事儿着实让她惊讶,而更加让她为之愣神的,是搞完了这些,屈胖三居然还折返了回去,将自己的睡袋整理好,并且收起来之后,方才走到了这门边,瞧见一脸错愕的我和布鱼,说愣着干嘛,走啊?

    说罢,他率先走出了那门,离开了作为格斗场的小广场区域。

    我跟着屈胖三走出去,人一离开,那浓郁的雾气立刻瓦解,如同春雪一般消融,几秒钟之内,消失不见。

    这时那美女兽方才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连忙问道:“你怎么做到的?”

    得,敢情人家根本听不懂他刚才装逼时所说的话语。

    屈胖三也明白了这一点,不过他不愿意将原本说过的话,像复读机一样又念一遍,于是就看向了我。

    我知道他的意思,只有硬着头皮,就跟电视剧里面的那些狗腿子一样,将屈胖三刚才那一大串乱七八糟的话语给说了一遍,听完这些,美女兽惊为天人地说道:“这、这”

    她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而屈胖三却冲着对方挤了一下眉头,说美女怎么称呼?

    美女兽瞧了我一眼,说他是谁?

    我捏着鼻子说道:“给你隆重介绍一下面前这位,河东阵法大师,屈胖三。”

    美女兽盯着屈胖三,说你很厉害,真的很厉害。

    屈胖三说这件事情我很早就知道了,用不着你来陈述事实,咱们是头一次见面,不过我希望你能够明白我的风格,那就是不转弯抹角,先告诉我你的名字。

    美女兽说你可以叫我墨鸦。

    屈胖三点头,说我确定我们刚才应该有过约定了,那么告诉我,你为什么能够游离于天罗秘境的格斗场之外?

    墨鸦下意识地朝着天空望了一眼,然后说道:“我们得换一个地方交谈。”

    屈胖三一挥手,那青云图罩住了我们,严严实实。

    他说用不着,我们在这儿做的任何事情,说的任何话,都不会有人知道,这一点我可以跟你保证。

    墨鸦愣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好,我相信你,不过你得答应我,想办法将我送离这里,让我回到我的家乡去。”

    屈胖三说如果你给我提供足够的信息,我想应该是没问题的。

    墨鸦有点儿激动,说真的?

    屈胖三笑了,指着身后的格斗小广场,说你觉得我有闲心骗你么?

    美女兽墨鸦迟疑了一会儿,然后指着我说道:“从他出现的时候,我就觉得在他的身上,有我回家的希望,没想到果然如此我之所以能够游离于天罗秘境的运转机制之外,是因为我认识一个人,我乞求他让我活下来,我不希望继续挑战下去,也不希望成为傀儡,而他答应了我,告诉了我一些运转的规律”

    我说那人应该就是你口中所说的黑鬼,对吧?

    墨鸦点头,说对,他的名字叫做奥修,自称奥修现世佛,也是当前十二位执宰人之一。

    奥修?

    屈胖三微微一愣,眯着眼睛想了一下,然后说道:“我想我认识这个人。”

    啊?

    这回轮到我惊讶了,说你真的认识?

    屈胖三点头,说:“奥修,曾名为阿恰里亚拉杰尼希,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出生于印度中央邦古其瓦达地方的耆那教家庭,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在印度拉杰普尔梵文学院和贾巴普尔大学任讲师教授哲学,后来自称佛陀转世,开宗立派,在印度很是有名我们杀了的七魔王哈多,继承他遗产的那个儿子,就是奥修留下来的传承。”

    我说你什么时候知道的,我竟然不知道?

    屈胖三说我之前也不知道,后来知道的。

    他讲得很简单,仿佛不愿意在外人面前多谈,我立刻意识到,这极有可能是来自于虎皮猫大人的记忆。

    墨鸦说我不确定你说的那人,是不是奥修,但我只能告诉你们,他真的很强。

    屈胖三说告诉我,这个所谓的天罗秘境,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运转形式,我又该如何找到我想要找到的人,又或者如何见到这里的执宰人,甚至跻身其中,成为他们的一份子呢?

    墨鸦说这儿就是一个被遗弃的废墟,整个天罗秘境是不断变动的,永远都处于变化之中,所以不管你如何走,都走不出这里,而这里介于意识和现实之中,如果找不到其中的区别,就会永远的迷失在这里,至于如何见到这里的执宰人,我想他们应该很快就会找到你们,或者关注到你们的

    啊?

    我说为什么?

    墨鸦指着屈胖三,说因为他违背了天罗秘境的运转规律,在没有分出生死之前,就脱离了战场,对于这样的人,执宰人们应该会关注到这里的疏漏,要么安排接下来的格斗人选,要么亲自前来事实上,即便是执宰人,也跳不出天罗秘境的底层规则,他们只是善于利用而已

    屈胖三说你在这里游离多年,想必也见过许多的人,告诉我,你见过这个人没有?

    他往怀里一摸,居然拿出了一张陆左的照片来。

    我竟不知道他还准备了这个。

    而墨鸦眯眼打量了一会儿,居然点头了,说我见过他。

    真的?

    我们都很高兴,我赶忙问道:“那他现在在哪里?”

    墨鸦说我最后一次见他,是在他去见奥修的路上,后来就再也没有瞧见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