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找寻漏洞
    我这几天也陆陆续续遇见过两次旅者,不过都没有和解的办法,基本上都是击杀了对方之后,方才挣脱出小广场旁边的牢笼。

    所以在我的想法里,但凡是被天罗秘境列入“斗兽场”中的两人,基本上都是不死不休的,没有其他办法。

    然而让我蛋疼的,是尽管我特别想要再见到屈胖三或者杂毛小道,却并不想以这样的方式。

    只可惜造化弄人,最终我们还是撞上了。

    我说那天怎么回事?

    屈胖三说你最先进来,整个人就像木头人一样,一动也不动,我们猜测得不错,进入这地方的,只是意识,所以委托小杂毛的小姑将我们安置在茅山后院里一处闭关之地,保证不受人打扰,弄完这些之后,我们又经过尝试,这才进来的。

    我说那你有遇到过箫老大么?

    屈胖三说没有,遇见你,我都有点儿惊讶,没想到运气这么寸,这才多久就碰到了。

    我苦笑着说道:“你目前还是旅者?”

    屈胖三笑了,说哎呀呀,你小子居然还知道旅者?按照你的水平,即便是赢了,也不应该了解这么多的内幕啊?什么情况?

    我将那天碰到了那美女兽,并且用水从她口中套出一些消息的事情说起,屈胖三这才点了点头,然后又看向了布鱼,说这怎么回事?

    我又简单的解释了一遍,屈胖三倒也礼貌,跟布鱼点头致意之后,嘴巴一张,却是吐出一道灵光来。

    那灵光在布鱼的头顶上旋绕一圈,落到了他的身体里去。

    下一秒,原本双目浑浊的布鱼眼睛一眯,却是有精光乍现,精神了几分,随后徐徐吐出一口长气,对屈胖三说道:“多谢。”

    屈胖三摆了摆手,很是轻松地说道:“举手之劳。”

    我说你也遇到过战胜过他的旅者?

    屈胖三说是,一个有恋童癖的好色老头,对大人我百般挑逗,我差点儿干不过他,最后只有牺牲色相,用计将他给拿下了,结果发现是个大高手,光手上的强者之魂,就有二十多条

    二十多条?

    听到这话儿,我下意识地吸了一口凉气,知道布鱼输得不冤。

    我这几日轮番血战,除了遇到旅者之外,又与许多傀儡交过手,结果最终落到手中的强者之魂,却只有七条,可以想象得到,二十多条,这样的人在这天罗秘境之中,不知道横行了多久的时间,方才能够有这样的战果。

    而布鱼这个时候也没有是不是得捂头蹲下,而是点头说道:“对,我还记得那个人的名字,叫做恶魔。”

    啊?

    我说是什么大妖怪么?

    布鱼摇头,说不,是个人类,外国人,鹰钩鼻,白发,将不出来的厉害。

    我说你现在感觉还好吧,还有多少神魂在外面?

    布鱼说不知道,我感觉思路清晰了许多,但依旧软弱无力,还是只能成为你们的累赘。

    屈胖三摆手,说先不要谈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你们告诉我,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是打一架,还是怎么样呢?

    我苦笑,说算了吧,这局算你赢,我一会儿自己了断就行了,不过关键是我们如何离开这天罗秘境,以及怎么找到左哥。

    屈胖三看着我,说真的不比比?说不定你小子能够赢我呢?

    我说有什么意义么?

    屈胖三摸着脸颊,说我只是不想人让我而已。

    我苦笑,说这一次死掉,应该还不会被剥夺旅者的身份,而你能够走下去,比我的意义显然要大许多,毕竟你比我聪明,这一点我也没办法否认。

    这话儿说得屈胖三嘻嘻笑,然后说道:“其实未必要不死不休天罗秘境不可能单调到只有相互伤害的模式,一定会有别的办法的。”

    我说啊,你知道么?

    屈胖三摇头,说没有,我只是猜测而已,我之前遇见的那帮家伙,都是些亡命徒,上来就要跟人决出生死,来不及谈太多。

    我说若是有两全其美的办法,自然是好,毕竟我也不想死。

    三人找了广场的一个角落里来,紧接着屈胖三抬头往上看了一眼,随后将手往怀中一摸,把那量天尺弄了出来,往头顶上一抛,盖住了我们三个人,还有一股隐隐的炁场,将我们给封闭住。

    弄完这些,他松了一口求,说总算是没有偷窥狂了。

    我说你能够感应得到哪些执宰人?

    屈胖三说这个名词,也是你从那个美女兽的口中听来的?

    我说对,她说执宰人是天罗秘境之中最了解这地方规则的一群旅者,在天罗秘境被众神离去之后,他们掌握了这里,成为了这里的规则执宰人如果我们有谁能够成为其中的一份子,十二分之一,或许就能够将我们所遇到的一切问题给迎刃而解了。

    屈胖三如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你把碰见那美女兽的所有经过,跟我好好讲一下看。”

    我瞧见他仿佛找到了什么头绪,不敢怠慢,将我知道的一切,都跟他说了出来。

    听完我的话语,屈胖三沉思了一会儿,又问道:“对了,我想起一件事情来,你之前在白头山的时候,曾经听那千通王说过一句话,说他在天罗秘境里面,还碰见过黑手双城,彼此还交过手,只不过最后还是让他跑了之类的?”

    我不知道屈胖三为什么会突然间想到这么一件事儿,点头确认,说对,那是我第一次听到天罗秘境。

    屈胖三沉吟一番,然后说道:“千通王和黑手双城两个人交过手,不过却都能够离开天罗秘境,回到现实世界来,而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两人的神魂都没有损失,也就是说,不管千通王到底有没有在说大话,其实这样的死斗模式,都是有漏洞可以钻的。”

    我没有想到他会有这么多的联想,不过仔细一琢磨,觉得他讲的还真的是很有道理。

    我越想越觉得他的逻辑推论很正确,忍不住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两个,会不会也是那个什么执宰人呢?”

    我之所以这么说,可因为执宰人才会最了解天罗秘境的运转规则。

    他们才能够将这些束缚我们的规矩改变。

    屈胖三却摇了摇头,说你刚才讲那个美女兽的时候,曾经说过一个事情她告诉你,她也遇见过一个内狮子印结得很强的男人,她叫那人作黑鬼,那人是她遇见过的最厉害人之一,也是最后的执宰人

    我摇头,说不,她没有这么说。

    屈胖三一愣,说不是么?

    我努力回想了一遍,然后尽可能地将当时的对话还原回来,屈胖三却说道:“如果我猜得没错,那人应该就是执宰人,而且还是近年来唯一当上执宰人的家伙,而如果是这样的话,无论是千通王,还是化作蚩尤的黑手双城,都不可能是执宰人”

    我苦笑,说你是怎么推断出来的啊?

    屈胖三指了指自己的脑子,笑了,说你相信我就好。

    我说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屈胖三说这个世界上,最怕的就是没有路,既然是有漏洞可以钻,那么将这漏洞找出来的过程就简单很多,无外乎穷举法而已。

    我苦笑,说我能够做些什么呢?

    屈胖三伸了一个懒腰,说我这两天一直都在想办法找人,都没有怎么休息,不如睡上一觉,养精蓄锐再说?

    说罢,他从崆峒石中摸出了一个睡袋来,直接就在那放大量天尺的阴影之下,躺下睡了去。

    一开始我还以为他在跟我开玩笑呢,结果没一会儿,丫居然鼾声都弄出来了。

    呃

    我和布鱼两人对望一眼,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儿可是角斗场,倘若是别的人在这儿碰面,只怕是早就大打出手,分出生死来了,然而这一位倒好,一言不合,直接就补起了觉来,还真的是让人有点儿无语。

    不过我也知晓了这几天恐怕屈胖三是真的没有怎么睡好觉别看他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但心思其实很细腻的。

    在这天罗秘境之中,他恐怕也在一直试图找到我,或者杂毛小道。

    瞧见屈胖三打着轻微的呼噜入眠,我也不敢打扰他,而是小心翼翼地走开一些,然后开始试图研究起小广场周边的这些屏障来。

    这些玩意看上去如同浓雾一般,很是轻柔,触感也如此,但如果想要强行离开,却发现不管你使出多少的力量,都会有更强的力量反弹而来,让你无法离开。

    我走了大半圈,然后开始试图研究起这些玩意来。

    然而以我对于世界的理解,最终还是参悟不透,也根本没有办法离开。

    我思索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突然间前面的浓雾散开一些,露出了一个让我诧异的身影来。

    美女兽?

    瞧见这张脸,我很是惊诧,而她也是疑惑地看着我,开口说了些什么,但因为有屏障相隔的缘故,我并没有听懂,而就在我一脸懵逼的时候,我身后传来了屈胖三的声音:“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合作,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