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勾心斗角
    冤家路窄,老哈桑只怕是早就认出了我来,之所以耐着性子跟我交流,最大的可能,应该就是要放松我的警惕心,然后准备着随时出手。

    果然,我还是太年轻了。

    想来也对,两个人同时置身于天罗秘境的格斗场之中,只有一方倒下,另一方才可以离开这儿,那么双方除了不死不休,哪里还有别的办法呢?

    我居然尝试着跟对方沟通,然后携手离开,这事儿显然是有一点儿太想当然了。

    作为苗疆一脉的敦寨苗蛊传人,对于这种事情,其实应该很好理解。

    这天罗秘境的机制,在别人的眼中是罗马斗兽场,而我的眼中,则仅仅只是一个陶罐而已。

    它与我门所认识的养蛊,又有什么区别呢?

    没区别。

    天罗秘境最终的目的,想必跟养蛊是没有什么区别,也就是找出最强壮的那一位吧?

    我心中猜测着,却不得不面对着眼前这棘手的事情。

    在偷袭无果之后,老哈桑做出了迅速的判断,那就是将弯刀架在了布鱼的脖子上,借此来威胁我,让我成为这一场斗争的失败者。

    面对着这样的情形,我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保持足够的镇定,然后说道:“原来是老相识,我说怎么看你这么眼熟呢,那么,你现在想要怎么样呢?”

    老哈桑阴着脸说道:“放下你手中的剑,跪在地上,接受真主制裁。”

    我笑了,说我放下剑,跪倒在地,不抵抗,不就是死路一条?

    老哈桑推攘着如同木头桩子一般的布鱼,然后嘿然说道:“你若是不按照我说的办,那就眼睁睁地看着你的好友死掉,然后再被我残忍的弄死吧”

    他笑了起来,而我也笑了。

    面对着这家伙,我平静地说道:“如果是在外面,你这样的话,我或许还会思考一下,但这里是天罗秘境,你手中的这所谓人质,在被你杀了之后,还会依托天罗秘境的规则重新生成,即便是傀儡,也不会有任何影响,只要我能够成为执宰人,随时都可以让他复活,成为一个真正的人所以,你这样的威胁,对于我来说,简直就如同放屁一样”

    听到我的话语,原本胜券在握的老哈桑有一点儿意外。

    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说道:“啊,看起来你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愚蠢,也没有刚刚进入这个地方的那些人一般无知,你对于这儿的了解,远比我想象的要多啊”

    我微笑着点头,说多谢你的肯定。

    老哈桑倒也是十分光棍,将一脸平静的布鱼给推开,然后朝着我看了过来。

    他平静地说道:“你的话让我真的很惊讶啊,想要成为执宰人?年轻人的想象力还真的是夸张啊,你知道想要成为执宰人,需要经历怎样的事情、做出什么样的努力么?”

    尽管双方已经处于天然对立的状态,也丝毫不影响我的心态。

    我认真地问道:“愿闻其详。”

    老哈桑笑了,说你至少需要在天罗秘境之中胜过百场,战胜那些来自于大千世界、三千小世界以及六道轮回的无数敌人,这些人有的是主动进入天罗秘境,试图提高自己的强者,有的是被人作为贡品、与天罗秘境的意志进行交换的强悍生灵,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没有几人,能够通过这样的考验。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不确定自己行不行,但对付你,我觉得自己没有任何问题。”

    哈、哈、哈

    老哈桑笑得像个孩子,眼神却愈发的犀利,喃喃说道:“很多年以前,我也如你一般年少锐气,目中无人,觉得天下之大,何人能与我为敌?只可惜,那样的我,已经死去很久了,而现在的你,我想应该也活不久的”

    唰!

    他的右手在半空之中挥了挥,却是有一大团的烈焰燃起了来。

    这烈焰的颜色鲜艳,散发着闪闪金光,尽管相隔得有一段距离,但我依旧感受到了火焰之上的炙热温度。

    山中老人哈桑伊本萨巴哈,与金庸先生倚天屠龙记里面的霍山,其实是同一人,他所开创的阿萨辛派,也就是书中的波斯明教。

    波斯明教的教中圣物,叫做圣火令,故而也有人将其称之为拜火教。

    言下之意,这是一帮玩火玩得很厉害的人。

    果不其然,老哈桑一上来,立刻就弄出了这滚滚烈焰,然后朝着我冲来。

    面对着这对手,我毫不示弱,持剑前冲,朝着对方击来的火焰猛然劈去,凌厉的剑气割破了炙热的火焰,落到了老哈桑的跟前来,发现对方双手一抓,却有一个火焰圆盾,将身子给罩住,剑气根本破不开他的防备,朝着两边滑落了去。

    能够在天罗秘境熬过十四场的拼斗,并且战而胜之的人物,果然不简单。

    回想起我之前的遭遇,无论是那斯巴达,还是精灵女刺客,又或者布鱼,他们每一个人都拥有着足够的实力,而随着场次的增加,我相信这拼斗的难度应该会越来越难。

    我如此,对方也是一样,所以这个老哈桑,果真是一个强敌。

    清楚了这一点,我不敢托大,往前紧逼的途中,又小心翼翼地防备着,不想给这家伙有任何的可趁之机。

    特别是他刚才用来阴我的美杜莎头颅,如果给那玩意给定住,我恐怕就真的任人宰割了。

    两人相斗数分钟,老哈桑凭着一手攻守兼备、出神入化的火焰手段,让我没有办法逼近,然后不断打出火球来,逼得我不得不逃开去,占据了主动的地位。

    我感觉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于是深吸了一口气,尝试着另外的方法。

    大虚空术。

    正面交手,几乎没有下手的机会,所以我采用大虚空术这种神出鬼没的手段来应敌,而对于这样的情况,对方虽然有些猝不及防,但反应倒也十分迅速,很快就进入了节奏,小心翼翼的,没有给我太多的机会。

    两人如此交手,足足斗了二十多分钟,都有些疲惫,下意识地拉开了距离,分别站在了小广场的边缘处。

    我们遥遥相望,老哈桑说道:“英雄出少年,果然好身手,难怪想要觊觎那执宰人的地位,不过我们两个就这样相持下去,一直没有结果,总也不是一个事儿,不如打个商量,如何?”

    我说什么意思?

    他说在天罗秘境之中,死亡并非真正的消失,而只不过是一种错觉而已,如果并不是死在别人的手中,而是自己的刀下,并不会被剥夺神识不如这样,你我再拼斗三招,谁若胜了,输的那人便自杀,解开这战局,你看如何?

    我听完,将信将疑地说道:“真的?”

    老哈桑点头,说对。

    我看着他的眼睛,好一会儿,方才点头,说好,来吧。

    两人约定三招,我不得不集中精神,努力地注视着对方,而老哈桑却是从一大团的火焰之中,拔出了一把锐利的刺剑来,然后踏着大步子,朝着我冲来。

    铛!

    两人拼尽全力,猛然相撞,发出了巨大的轰然之声,我往后退了两步,瞧见对方双目血红,又冲上来与我交手,不得不又挥出了第二剑来。

    一剑斩。

    在那一刻,我这一剑集聚了所有的精神,再加上了一剑神王的加持,精、气、神都达到了巅峰状态,然而老哈桑却在一瞬间变成了巨大的火人,炙热的温度掩盖了一切,硬生生地又与我拼上一记。

    好强。

    在感受到对方炙热的温度之时,我也是豪情万丈,觉得自己的第三下,应该就能够破开对方的防备。

    然而这个时候,我突然间感觉到那家伙的眼神有几分不对劲儿。

    我心中一动,又斩出了第三剑去。

    相较于第二剑,我这第三剑软弱无力,给对方猛然一挑,人摔倒在了远处去,“我”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步步紧逼的老哈桑,咬着牙说道:“愿赌服输。”

    说罢,我一剑刺进了自己的心脏,紧接着双眼一翻,轰然倒下。

    瞧见如此果决的“我”,老哈桑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走到还剩一口气的我跟前,说道:“我随口说的,你还真的信啊?愚蠢,当真是愚蠢啊不过也好,且让我来收获战利品吧,美味的强者之魂,给我拿来”

    他伸出了右手,在“我”的跟前猛然一抓。

    然而下一秒,他的脸却变了颜色,一脸震惊地说道:“怎么回事,怎么会没有呢?”

    唰!

    当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老哈桑的头颅从脖子处陡然掉落了下去,而从他断开的脖子处,喷出了四道光芒,落到了我的剑上来。

    从虚空之中浮现的我,站在老哈桑的身后,一挥手,将死去的分身收回,就没有再去瞧对方一眼,而是将注意力落到了剑尖之上的四道五彩光芒来。

    每一道光芒,都蕴含着万千信息,而其中的一道,我瞧着是那般的熟悉。

    布鱼?

    我心中一动,将那光芒一挑,落到了场边那木头人的身上去,紧接着面无表情的布鱼眼珠子一动,然后抬起头,朝着我望来,嚅动了一下嘴巴,有些艰难地说道:“陆、陆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