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冤家路窄
    我走上前去,仔细打量,发现对方是一个满脸大胡子、包着格子头巾的中东人,他那突出的鹰钩鼻和异域风情的打扮,让我惊讶之余,又琢磨起了对方的来历。

    往前走了几步,我又回头去看,发现先前瞧见过的那晶壁再一次地竖立起来,表明了这一次的决斗,将要再次展开。

    对方没有一出现就上来与我做生死相搏,让我感觉得出他也许跟我一般,都还是旅者的身份。

    所谓旅者,说白了,也就是没有怎么失败,也没有被我们身处的这天罗秘境剥去神魂的人。

    所以对方保留着清醒的神志。

    我不太确定天罗秘境此刻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规则,这些都是需要慢慢摸索的,但我大概能够确定一点,那就是前三回,我碰见的都是失去了神魂的傀儡、失败者,现在却出现了一个旅者,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能够在这样的高压之下,还保持胜利的结果,对方肯定是很强的。

    我甚至有一种推测,那就是对方在遇到我之前,也曾经历过至少三场的傀儡战。

    或者更多。

    当然,在交手之前,我还是尝试着与对方沟通一下。

    稳住心神,我上前去,开口说道:“你好。”

    那人也走上前来,在我八米之外停下了脚步,打量了我一会儿,居然开口,用算不得标准的汉语问道:“中国人?”

    我心中一喜,脸上露出了笑容,说对,你会说汉语?

    那人点头,说三十年前,我曾经到过中国的西北,昆仑山脉,很不错的地方。

    我说你好,我叫陆言,来自中国的南方,刚来天罗秘境没多久,你知道这儿是怎么回事么?

    那人也自我介绍,说我的名字很长,说了你也记不住,你叫我哈桑、或者老哈桑就好,我来自于阿曼苏丹国的苏哈尔,我是阿曼阿萨辛派首席阿訇,很高兴遇见你对了,你身后的那个人,是你的同伴么?

    我回头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布鱼,然后点头说道:“对,是的。”

    老哈桑有些疑惑地说道:“据我所知,进入斗兽场里,一次只能有一个人,即便是同伴,也只能在外面旁观,你是怎么做到两个人一起进来的呢?”

    啊?

    我给对方的问题给问住了,愣了一会儿,方才解释道:“我刚来,不是很清楚这儿的规则,不过你刚才所说的,应该不冲突他虽然是我的朋友,但跟我并不是一起进来的,他是被人当做了贡品弄进来的,我找到他的时候,他的三魂七魄都已经没了,有人告诉我,只有击败了那些曾经打赢过他的人,方才能够找回他失去的神魂。”

    老哈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哦,原来是傀儡,这就难怪了。”

    我心头很多疑问,此刻忍不住问道:“那么,你能够告诉我,这儿到底是怎么回事么?为什么大家见面,总是小心翼翼的,为什么会不断地出现这个让人丧命的广场,还有如何能够成为执宰人呢?”

    老哈桑一脸不可思议地问道:“啊,你想成为执宰人?”

    我点头,说有人告诉我,比起碰运气去战胜所有赢过他的人,不如成为执宰人,获得足够的权限,更能够将他变成正常人。

    哈、哈……

    老哈桑笑了,说那你可得努力了,执宰人,这个很难的对了,你说你刚刚进来?之前的时候,遇见了多少傀儡?

    我说三个。

    老哈桑有些惊讶,说就三个?

    我说对啊,你遇到了多少个?

    老哈桑皱着眉头,说不可能啊,怎么会只有三个呢?啊,对了,你进来了多久?

    我想了一下,从我出现在天罗秘境,到现在,时间持续了差不多两三个小时了吧?不过也不一定,毕竟这儿的时间和空间都有一些混乱,我估算的,也未必准确。

    我斟酌了一会儿,说差不多小半天吧。

    我这话儿其实是有所保留的,不过我与这人第一次见面,也不愿意竹筒倒豆子,和盘托出,然而即便是虚瞒了一些,那人还是惊讶得半天都说不出话来,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我的天,小半天?你就遇见过三个傀儡,而且还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战而胜之难怪,难怪……”

    我说到底怎么回事啊,您能跟我说清楚么?

    老哈桑说一般来讲,进入天罗秘境之后,最好的处理方式,是每一次战斗之后,尽可能的多休息,等精神恢复巅峰之时,再考虑下一场的比斗,这样会让你拥有足够的时间和准备,所以很多人在这里会待上许久,而如你一般,小半天时间,就过了三关,实在罕见,也让你提前接触到了如我一般的旅者。

    我说那你遇到旅者,是多少次之后呢?

    老哈桑说我来到这天罗秘境,十次之后,才遇到第一个旅者,而你,是我遇见的第十五个人。

    我的天?

    听到对方的话语,我忍不住一惊,想着我前几次的种种磨难,越发地觉得面前这个大胡子不同凡响,也弱了与其交锋的心思,而是跟他套起近乎来。

    我们聊了一会儿,谈了一些在天罗秘境之中遇到的事情,彼此试探着,渐渐的,防范心也少了几分。

    两人走得更近了一些。

    又过了几分钟,我感觉到老哈桑在频频地朝着广场边缘处望去,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了?”

    老哈桑摇了摇头,说没什么。

    我突然想起一事儿来,说对了,你知道广场边缘的那玩意怎么破开么?咱别在这里干站着,容易被人瞧见,找个地方好好聊一下呗。

    老哈桑笑了笑,说你之前是怎么离开的呢?

    我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之前碰见了三个傀儡,前两个跟我不死不休,没办法,我只好痛下杀手,而第三个,这是我这个现实之中的朋友,我用佛教印法,将他体内的戾气拍出不过咱们两个都有意识,没必要交手……”

    老哈桑低头,从怀里摸出了一个东西来,说我倒是有一个办法,你且看看我这玩意。

    他从怀里,摸出了一个拳头大的玩意儿来。

    那玩意是一个美人儿的头颅,头顶上满是细碎蠕动的长虫,如同蛇一般挥舞着,而当我下意识地打量那美人儿的脸庞时,她的眼睛却突然间睁开了来。

    当那玩意睁开来的一瞬间,我的心头狂跳不止,下意识地低下了头去。

    而这时那个满面春风的大胡子却突然恶狠狠地念出了一道咒诀来,还没有等我明白怎么回事,我的炁场感应之中,却感觉到那满是长蛇的美人头颅,双目之中迸发出了一道绚烂的白光来。

    让我感觉到心跳不止、深深恐惧的,正是那一道白光。

    它似乎有封印住人的功效。

    美杜莎之光。

    好在我这人的反应能力还挺强的,而且对于陌生人的防范也是有意识的,所以在下一秒的时候,我直接遁入了虚空之中去。

    而就在那时,原本与我满面春风交谈的老哈桑突然将右手往腰间摸去,紧接着拔出一把阿拉伯弯刀,朝着我刚才所站着的地方,猛然一刀斩去。

    他显然是早有筹谋的,一整套的动作行云流水一般。

    那一刀的力量很强,有尖锐的破空声想起,我觉得自己倘若是被那白光定住,绝对会被这一刀给斩成两截。

    对方的果断出手,让我在一瞬间明白了自己刚才那问题的答案。

    倘若是想要离开这个小广场,唯一的办法,恐怕就是战胜对手,又或者,杀死对手。

    老狐狸。

    那家伙显然是早就明白这一点的,所以刚才的笑容才会那么诡异。

    他估计是想要获得我的信任,然后突然出手,将我拿下。

    按道理说,刚才其实并不是最佳时机,他如果跟我再多聊一会儿,我或许会放松对他的警惕,从而让他能够得手,不过我猜测对方之所以提前发动,可能是听我说起了自己抵达天罗秘境的时间只有小半天,却连破三关,估计实力应该是很强的。

    他想要趁着我极有可能没时间回复精力的这个时间节点,偷袭于我,将我给一举拿下。

    但他最终还是在大虚空术的面前落了空。

    我浮现于他的身后,抓着止戈剑,毫不犹豫地朝着他斩去,却没有想到那家伙居然不与我正面交锋,而是猛然一冲,来到了布鱼的跟前来,弯刀一伸,架在了布鱼的脖子上。

    面对着这样的挟持,布鱼一动也不动,仿佛木头人一般。

    而老哈桑却笑了,说陆言,千面人屠,没想到你居然也进了天罗秘境里来,而且还给我遇到了。

    啊?

    听到对方喊出了我的外号,我方才反应过来,问道:“你认识我?”

    老哈桑满是恨意地说道:“还差了一点儿交手,当初在天山神池宫的时候,我要不是出城去追人,咱们也许能够打上照面呢……”

    天山神池宫?

    听到这个久违的词眼,我的心头一跳,瞬间就明白了。

    攻陷天山神池宫的黑暗真理会,它的前身,可不就是中世纪山中老人哈桑伊本萨巴哈所创建的恐怖教派阿萨辛派么?

    加更送上,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