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秘境初解
    “谁?”

    这突兀的话语让我的心头一跳,下意识地朝着门口望去,却见到之前我曾经见过的那人面美女兽出现在了门外几米处,弓着身子,小心翼翼地望着我。

    怎么会是它?

    这家伙倘若是没有出现,我都差点儿忘记还有这么一个存在了,下意识地走到了布鱼的跟前,我横剑而立,将他给护住,这才回过神来刚才那美女兽说的话语并非汉语,但我却能够一下子听懂了对方的意思。

    这是什么原理?

    我有一点儿疑惑,不过也不管那么多,盯着她,说你是谁?

    美女兽的尾巴摇了摇,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然后对我说道:“你应该是第一次来天罗秘境吧?”

    我点头,说对。

    她朝着我放在床边的半瓶矿泉水抬了抬下巴,说那是什么?

    我说水。

    美女兽眼睛一亮,对我说道:“水?啊,还怀念啊,我有多久,没有感受到水从喉咙滑落的触感了?陌生人,能够将它给我么?”

    呃?

    我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对半瓶矿泉水感兴趣,不过面对着这个身份不明的家伙,我并没有表现得多慷慨,而是说道:“水可以给你,不过你得告诉我,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美女兽笑了,朝着头顶上张望了一下,然后说道:“你到现在,难道还不明白么?”

    我说明白什么?

    美女兽说我在暗中观察了你好久,你频频朝着天空上看去,难道不是发现了自己处于诸神的角斗场中?

    诸神角斗场?

    我说你的意思,是我们这儿,也就是这个天罗秘境,它是一个专门用来与人交手的一个角斗场?

    美女兽说对,你没有说错,而他之所以变成这样,是因为他败了太多次,最终被天罗秘境本身夺取了三魂七魄,让他成为了天罗秘境的一部分,成为了秘境关卡的傀儡,没有自我,没有意识,只有无尽的杀戮,以及死而复生的重复,和那无尽的深渊

    我说不,他不是傀儡,现在他没有任何的暴力倾向,你看。

    美女兽说我能够看到,事实上,我也好奇为什么你没有杀了他,便能够过了关,而他为什么会停止下之前的杀戮要知道成为秘境傀儡之后,从来都是不死不休的。

    我将止戈剑收起,然后结了一个内狮子印,说道,我用这个,将他体内的戾气给逼走了。

    美女兽眯了一下眼睛,然后说道:“内狮子印?”

    我没有想到她居然也懂,点头,说对,你知道?

    美女兽说之前瞧见一个黑鬼用过,不过他使出来的,可比你强大许多,每一个印法都能够改变空间他是我见过的人里面,最厉害的几个之一。

    黑鬼?

    我们的对话完全不在一个步调上,但我却能够听懂她话语里面的意思,这一点就很神奇,我想了一下,说那么请你告诉我,如果我想要他恢复正常的话,该怎么办?

    美女兽伸出舌头来,舔了舔红润的嘴唇,然后说道:“先把水给我。”

    我想了一下,将那半瓶矿泉水扔了过去,美女兽张嘴一咬,舌头灵活地将那瓶盖旋开,然后一仰头,将里面的水咕嘟嘟地全部喝进了喉咙里去。

    她喝得很夸张,我都能够瞧见她雪白的脖子那儿,喉咙伸缩的样子。

    一口气喝完,美女兽将瓶子抖了抖,确保最后一滴水入喉之后,方才甩开瓶子,然后长长叹了一口气,说好舒服啊,我都已经快忘记这种感觉了。

    我催促道:“现在你该说了吧?”

    她笑了,说:“办法当然有,而且还有两个第一就是战胜那些打败了他的旅者,每战胜一个旅者,你就能够帮他找回一缕魂魄,当你战胜了所有赢过他的旅者,他就能够恢复原本的意识了”

    听到他的话语,我下意识地愣了一下,说什么是旅者?

    美女兽指着我,说如你一般,主动进入天罗秘境的人,都被称作旅者,而如他一般,被动进入其中的人,则被称之为“贡品”当然,旅者和贡品之间的身份,也是可以相互调换的,这取决于你们本人的实力。

    我说我该怎么去找到那些赢过他的人呢?

    美女兽打了一个响鼻,然后说道:“这个我可就不知道了,碰运气咯?天罗秘境里,有大千世界、三千小世界,数不胜数的旅者,你若是都能够碰上,还真的需要一个很好的运气呢。”

    我说你的意思,是这儿的人很多?

    美女兽皱了一下眉头,然后说道:“我们的沟通,是经过法阵的加持和翻译,所以我并不确定它的准确性,我所说的人,指的是进入其中的生灵,而不是如你一般的女娲造人。”

    我点头,说明白,那么告诉我第二个方法吧。

    美女兽笑了,说第一个方法的确是有碰运气的成分,反而是后面这个,比较有目的性一些如果你能够成为天罗秘境的执宰人,那么就有可能调整法阵,将他被拘去的神魂找回来。

    对方一个又一个的新名词从口中冒出,让我有点儿应付不及,忍不住又问道:“什么是执宰人呢?”

    美女兽看着我,说你的问题还真的挺多的呢,让我感觉自己很亏啊。

    我知道她这是在拿捏,所以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从乾坤囊中掏出一瓶没开封过的矿泉水,说这个,够么?

    美女兽舔着舌头,说你们这些新来的旅者,还真的是阔气啊不如你将那袋子给我,我给你详细讲一下这儿的全部?

    我眯起了眼睛来,说不要太贪心了,一瓶水,一个问题。

    美女兽笑了,说好,扔过来。

    她到了这个时候,对我还是处于一种防范的状态,显然在这天罗秘境里,显得十分的紧张。

    我没有犹豫,扔了过去,这回她没有喝,而是用那如同蝎子一般的尾巴将其叼住,然后说道:“执宰人,也就是我们头顶上的那一伙人,他们曾经也是如你我一般的旅者,然而最后却占据了这诸神角斗场,在熟悉了此间的规则之后,成为了幕后的操纵者,如果你能够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让他恢复意识,是很简单的事情。”

    我说那如何成为他们呢?

    美女兽没有说话了,而我也是十分知趣地又给了一瓶水,她方才说道:“你得足够强就如同我刚才说的那个黑鬼一样,他就是足够强,所以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内,就成为了十二个执宰人之一。”

    足够强?

    我说你说得太笼统了,有没有一个比较有参考价值的办法,比如说我怎么去做

    我准备跟她套话,甚至想着多付出一些代价之类的,然而这个时候,那美女兽却突然间变得紧张起来,脸色一变,卷着我给的两瓶矿泉水,然后说道:“我得走了,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

    说罢,她的声音就化作一道黑影,消失于黑暗之中去。

    她来得突然,走得也是让人意外,我瞧见她一脸惊恐的表情,顿时也变得无比紧张,下意识地跟着出去,然后一个跃身,跳上了房顶去,左右打量一番,却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儿的东西。

    我望了好一会儿,方才回到房中,瞧见布鱼已经下了床,直愣愣地站在那里。

    我瞧见他的模样,的确如同刚才那美女兽所说的一般,三魂七魄都不在,再加上操控他的那股戾气也给我拍走,使得他如同木头人一般。

    瞧见他这样子,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回想起第一次与他见面的情形来。

    那个时候的我不过是一个中了毒的普通人,而他则是镇守滇南的大领导,但对于我和二春的造访,却十分的热情。

    后来随着我们的交往越深,对这个男人,我越发的尊重。

    只可惜

    我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尝试着说道:“你跟着我,然后我帮你把三魂六魄找回来,好么?”

    布鱼默然,我叹了一口气,走出了屋子外去。

    我本来想要去外面找一下是否有什么东西,能够拖着他的工具,车子或者别的三脚架,然而我感觉身后有人,回过头来,却见布鱼居然不动声色地跟了出来。

    我一回头,他立刻就停了下来,双目孔洞地望着我。

    啊?

    我有些诧异,往外面走了几步,结果发现他居然跟了过来,而我停下来,他居然也停住了脚步。

    这是,怎么回事?

    我有点儿懵,不过随后试验了一下,发现他居然会自己跟着我走,这让我有些欢喜,知道用不着背着他走了。

    在这儿陪着布鱼待了一会儿,我又开始出发了。

    尽管我不知道美女兽的那两个方法到底该怎么实现,但我知道,如果我停下脚步来,也是什么都解决不了。

    而且我还有另外的一个期待,那就是碰见杂毛小道和屈胖三。

    如果有他们的相伴,那么我在这龙潭虎穴之中,我也更有信心一些。

    两人搭伴,继续前行,结果又来到了一个广场前。

    前方又有一个人影,不过这一回,对方却没有径直朝着我冲杀而来,而是站在边缘,朝着我挥了挥手,算是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