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章 遗魂失魄
    瞧见这个熟悉的男人,用一种格外陌生的表情和状态,朝着我冲锋而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懵住了。

    无论是之前的斯巴达,还是后面那长着精灵耳朵的女刺客,对于他们拼死的疯狂举动,我选择的应对手段,都是在沟通无果的情况下,直接采用了最为安全的办法,也就是将对方直接干掉,免得让他们能够爬起来,再弄死我。

    但面对着这位与我关系还算不错的布鱼道人,我却犹豫了。

    此人是崂山派掌教真人无缺道长的弟子,是黑手双城手下的七剑之一,也是这世间唯二的软玉麒麟蛟、南海一脉小玉儿的男人。

    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说,我都不能置对方于死地。

    因为我不确定,在这个鬼地方死掉了,本体的意识会不会就此消亡。

    我不能确定,所以不能下死手。

    尽管我眼睁睁地瞧见那个女刺客的尸身凭空消失,从而推断出我们此刻存在的状态,很有可能是灵体,又或者神魂,但如果将对方击杀了,导致神魂崩溃,再也无法回归本体,成为真正的植物人,那我可就真的成了大罪人。

    所以我开始后退,在布鱼气势汹汹冲上跟前来的时候,我高喊两声,见他毫无反应之后,转身就跑。

    我想要跑出广场的范围之外去,避免与布鱼交战。

    然而抵达边缘的时候,我的期望落了空。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那些黑色的浓雾将边缘部分隔绝,变成了根本无法穿过的晶壁,即便是我使劲儿击打在上面,除了一阵一阵的涟漪之外,什么也没有。

    我离不开这广场。

    操蛋

    我心中大骂着,剑风也从身后陡然刺来,我往旁边猛然一滚,下意识地朝着头顶的天空望去。

    这一刻,我重新感受到了被窥探、觊觎的那种感觉。

    有人在看着我们,不在周遭,不在脚下,而是在我们头顶的天空之上。

    血色的天空之上,有生灵在俯视着我们。

    尽管那种感觉只出现了一刹那,但我却终于把握住了问题的焦点。

    我此刻身处的地方,也就是别人口中的天罗秘境,很有可能是一个古怪的“盒子”,又或者说是一个神奇之地,在“盒子”之外,却有人操纵了这一切,如同古罗马斗兽场的那些自由民一般,看着场下的奴隶生死相搏,然后发出激动的欢呼来。

    尼玛。

    一想到有这样的可能性,我的肚子里顿时就冒出一大股的火气来。

    没有人,愿意自己被人当猴耍。

    如果我的生死相搏,被人当做是娱乐活动,那么我最有可能的选择,便是挣脱出去,将这看戏的观众给干掉。

    你喜欢血腥对吧,我给你血腥。

    然而我的心中是这般想,但此刻却不得不面对布鱼疯狂的进攻,他手中的长剑是木制的,但坚硬如铁,又带着许多的道法加持,在他拼命的施展之中,自有一种让人惊讶的犀利,我不敢跟他交手,自有狼狈而逃,数次都用出了大虚空术来躲避。

    而此时此刻,使用那大虚空术,我发现自己也是被禁闭在了这广场之中,根本没办法挣脱出去。

    法阵。

    我越来越清晰此刻的空间模式,脑子里在飞速运转,然后思索起了面前的困局来。

    说句实话,布鱼道人是真的强,不愧是小玉儿看上的男人,即便是不在水中,他表现出来的强大战斗力,以及高深的剑法,都让我为之惊叹,而我一味的逃避,也将对方的邪火撩拨得越发炽热,十分钟之后,他终于不再追赶,而是将长剑往地下猛然一插,然后双手开始结印来。

    我瞧见他没有再一昧地举剑来袭,也停了下来,对他说道:“布鱼哥,我是陆言,陆言啊,你还记不记得我?”

    布鱼的双目空洞,没有半分神光,然而双手却快如流云,不断结出繁复的法印来。

    他的口中,念念有词。

    当我想要上前,与他对话的时候,却听到布鱼的双掌猛然一翻,朝着我平平推来:“太上斡墙,急急如律令,赦”

    我感觉到一阵古怪,下一秒,脚下的土地突然间猛然一晃,居然升了起来。

    我往后一跳,却见跟前居然生出了一道高达五米的土墙,身后也是,而与此同时,左右也有土墙崛起。

    这是

    我下意识地纵身一跃,想要翻越这即将把我给围困住的土墙,却不曾想头顶之上,却有犀利无比的剑光掠过,朝着我猛然刺来。

    铛!

    我猛然一挥剑,却感觉对方的力量仿佛强上了许多,已经让我有几分难以抗衡了。

    难道是居高临下的关系?

    我没有硬拼,落了下去,却不曾想在面前的这土墙之前,却又有剑透过了那墙,朝着我胸口刺来。

    我举剑去挡,刚要反击,那剑又消失了,半秒钟之后,又从后面袭来。

    被这土墙围绕,我被困在一个只有几平米的地方,腾挪不得,每一次往上攀爬而去,却又都给居高临下的凌厉剑法压制,而明明坚若实质一般的土墙,布鱼道人却可以随意穿墙而过,显然也是那崂山道术的功效。

    我被困在这儿,疲于应付,又过了半分钟,终于再一次用起了大虚空术。

    然而这一次,我虽然遁入了虚空,但发现目力所及的地方,居然也只有这几平方米的空间。

    被限制住了。

    再一次回来的我,知道自己必须要认真面对布鱼道人了。

    这个男人,很强,并不是我随意就可以糊弄过去的,我需要做的,是打倒他。

    想到这里,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全部的精神,都贯注在了手中的止戈剑上,至于头顶上的那些窥视目光,我也不再去管。

    铛、铛、铛、铛

    人在其中,剑为门户,我抵挡住从四面八方刺来的长剑攻击,十几个汇合之后,附着于我身上的一剑神王,终于找到了一缕漏洞,尽管它一闪而逝,但我却并没有将其放过,手中的止戈剑剑气暴涨,在下一秒,猛然向前一斩。

    轰

    一剑掠过,土墙被击中了最为脆弱的一点,轰然倒塌,露出了一脸惊愕的布鱼来。

    我没有给对方半分反应的时间,而是箭步向前,步步紧逼。

    是该我反击的时候了。

    止戈剑引导,长剑在前,我在后,我摒弃了繁复的剑法,而是一剑一剑地往前劈砍而去,每一下,都将精神意志锁定住对方的周身,让他避无可避,只有选择与我正面交锋。

    而每一次的劈剑,我都贯注了全部的精力,在那一刻,我身上诸多的力量涌现出来,与布鱼作生死对决。

    铛、铛、铛

    两人从最开始的奔逃、对抗,到后来的围困、破壁,一直到现在一剑一剑的死斗,都没有太多的交流。

    我知道了跟前的这个男人,他已经不是完整的布鱼,所以认不出我来。

    但我需要让他回来。

    铛、铛、铛

    如此持续了三分钟,在这个时候,止戈剑的真龙之气越发激荡,而我的对手,虽然依旧咬牙坚持,但手中的长剑却受不住了。

    那一把剑的材质虽然也一样特殊,堪比钢铁,但比之龙骨铸就的止戈剑,到底还是差了几分。

    喀

    对方的长剑碎裂的一瞬间,我的长剑猛然前伸,在布鱼的胸前添上一道伤痕。

    这一下,我倘若再前进一寸,他就会如同之前的斯巴达、女刺客一般,躺倒在地,然后等到一刻钟之后,尸首消失。

    但我却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在对方因为疼痛而短暂失神的一刹那,瞬间拉近距离,然后单手结印,口中快速喝念着金刚萨埵降魔咒,猛然印在了布鱼的额头之上去:“洽!”

    内狮子印!

    九字真言的相关法印之中,内狮子印表现了自由支配自己躯体和别人躯体的力量。

    我希望布鱼能够醒转过来。

    这一印,击打在了布鱼的额头之上,在离他额头还有几厘米的地方猛然停住,念力却全部打入对方头中。

    下一秒,一股黑气从他的后脑勺中腾然而起,化作一团凶戾的乌鸦形状,嘶叫两声,然后消失于无形。

    而布鱼偌大的身子,却是随着断剑,轰然倒了下去。

    我将他的身子扶住,不让他硬生生地摔在地上,然后将手指放在了他的鼻子前。

    还有气息,没死。

    我松了一口气,先是抬头望了一眼天空,然后将断剑收起,又把布鱼拖到了广场的边缘处。

    这个时候,这儿再无禁制,也没有迷雾晶壁。

    我将人拖到了边缘的一处房子里来,将人安置在了那木床上面,又从乾坤囊中取出了一瓶没开封的矿泉水,淋到了布鱼的脸上去。

    咳、咳

    给水一浇,布鱼从昏迷之中醒了过来,我心中狂喜,对着他喊道:“布鱼哥,你醒了?”

    醒过来的布鱼迷茫地看着我,也不说话。

    我用手在他的眼前挥了挥,发现他如同一根木头般,完全没有动弹,倘若不是双眼睁开,呼吸正常,我都以为对方是一个死人。

    怎么回事?

    我整个人都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做,而这个时候,却听到门外有人开口说道:“他的三魂七魄,都没有了。”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