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吸魂摄魄
    在别人的眼中,茅山宗高门大户,顶级道门,是高不可攀的去处,然而对于我和屈胖三来说,却如同自己家后院一样。

    我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这外门长老的身份,而屈胖三之所以如此,则是因为那茅山宗的山门,根本就是他监工而成的,出入的手段,都是他教与守门人的,自然用不着费什么心思。

    抵达了茅山宗,进了山门,自然有人前去通知掌教真人杂毛小道。

    所以我们走到清池宫山下的时候,杂毛小道已然在此等候。

    同行的,还有他的师兄符钧。

    两人分别不久,再次见面,却仿佛许久未见一般,主要的原因,则是这段时间,发生了不少的故事。

    大家都是老交情,倒也没有什么客套的,反倒是与屈胖三,少不得热切几分。

    杂毛小道已然知晓屈胖三找回前世的消息。

    屈胖三的前世,便是虎皮猫大人,而此君曾经是杂毛小道在算学和阵法之上的启蒙恩师,后来又一路相随,相当于人生导师的地位,此刻他能够找回自我,杂毛小道自然高兴无比,上前就是一阵热情寒暄,弄得屈胖三直皱眉头。

    屈胖三说你别靠得这么近,弄得跟一基佬似的,你这劲儿还是跟小毒物去腻乎,我媳妇儿呢?

    杂毛小道说在后山,跟我小姑在一起,你要去么?

    屈胖三指着我,说小言子老婆出关了,这小子憋了好久,终于开了荤,可怜我一单身狗,在旁边看得眼热,憋了一身火气不跟你们谈了,我先去见我媳妇儿

    他这边打个照面,转身就走,杂毛小道一脸无奈,不过还是再三叮嘱道:“你可得老实点儿,朵朵还小,要真干了什么事儿,别看你是虎皮猫大人,陆左发起火来,真的能够把你给剐了的”

    已然跑出十几米远的屈胖三挥了挥手,说他且回不来呢。

    屈胖三离开,杂毛小道颇为郁闷,不过也管不了他,只有朝我招手,说阿言,电话里讲不清楚,走,我们去清池宫里,慢慢聊一聊蓬莱岛的事情。

    我与符钧拱手,然后上了山。

    清池宫观星台,三人坐在蒲团之上,然后我聊起了东海蓬莱岛的诸事,讲到了蓬莱岛碧游宫的变故,三十三国王团的阴谋以及我哥的遭遇,当听到我在水牢之中,将中毒的倒吊男给击杀之事时,杂毛小道一拍大腿,说干脆,利落,过瘾得很啊阿言,你知道那倒吊男在西方世界的名声不?

    我摇头,说知道一些,但具体的也不是很清楚,怎么了?

    杂毛小道说道:“我之前听你们提起,特地找人超过,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这家伙何种出身,何种来历,这个都是一个谜团,无人得知,而当世间知晓他这个名号的时候,此人已经成名,他跟卡斯特罗喝过酒,跟切格瓦拉泡过妞,墨西哥的毒贩,有一大帮都出自于他的门下,巴西的原始丛林里面,遍布了他的势力网,说句不客气的话,这个人就是南美洲的地下皇帝”

    呃

    听到杂毛小道描述起了倒吊男的诸多事迹,我有点儿心虚,下意识地去摸了一下鼻子。

    说句实话,当初在地牢里面的时候,我之所以毫不犹豫地就将他给弄死,最主要的,是他一直都把我哥陆默当成了对立面,有一种不把他弄死就誓不罢休的状态,让我感觉到了莫大的威胁。

    所以我杀了他,也不管他身后的名声,有多么的大。

    可怜倒吊男一直以为我知道他有多牛逼,笃定我不敢杀他呢,而等到我那一刀子捅下去的时候,我估计他的心里面多少也有几分后悔。

    要是不装逼,低眉顺眼的,说不定还能活着呢。

    我笑了笑,说甭管他有多牛,人都死了,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对了,关于天罗秘境,你是怎么打算的?

    杂毛小道看了旁边的符钧一眼,然后说道:“天罗秘境这事儿,是大师兄、啊,不,是蚩尤告诉我们的,他曾经去过那儿,现如今也是完好无损,而据你所说,千通王也去过,既然如此,就不是绝路,既然虎皮猫大人断言陆言在那里,我觉得还是可以去试一下的。”

    他刚刚说完,符钧就开口了:“可以试,但不是你。你是一教之主,现如今茅山宗刚遭大劫,百废待兴,你不可再生波折,得在这儿坐镇,至于天罗秘境,我陪着陆言他们去。”

    杂毛小道看着他,说师兄,这件事情我们讨论过了,现在就不用再聊了,我意已决。

    符钧还待再说,杂毛小道却举手,拦住了他。

    杂毛小道问我道:“阿言,你怎么看?”

    我说我在不周山那边,与小妖姑娘承诺过,说我一定会帮着她找到左哥小妖姑娘对我,有再造之恩,所以这样的承诺,我必须得遵守,否则就是有愧于心。

    杂毛小道点头,说对,君子一诺值千金,自当如此。

    言罢,他又看向了符钧,说道:“师兄,此间有你坐镇茅山,我小姑也回返,刘长老修为恢复,用不着我在此当个泥菩萨若是十年前,茅山宗关闭山门,安安稳稳,也是一样过日子,但今时不同往日,我们这些江湖上的扛把子倘若是退缩了,当年的八国联军,恐怕又要打到京都去了。”

    杂毛小道这话儿说得很认真,也很严肃,听到这话儿,符钧长叹了一口气,然后点头说道:“好吧,你且去,茅山这边,我就算是拼死,也要护得周全。”

    这边商定之后,也并不急着立刻执行。

    现如今大家的身份都与往日不一样,牵一发而动全身,故而需要做一些准备。

    首先是联络同门,当日我们为了黑手双城而建立的七人联盟,现如今已经形成了守望互助的整体,所以我们接下来的行动,必将通知这里面的每一个人。

    威尔、老鬼在欧洲,不过都有联络方式,杂毛小道亲自跟他们通话,至于王明这儿,这是派了一位得力之人,前往麻栗场镇。

    万毒窟在麻栗场镇那儿建了一个据点,这是王明临走前跟我说起的。

    有任何消息,都可以通过那人来中转。

    除了通知此事,我还希望王明能够去不周山的出云峰走一趟,将这事儿通知到小妖姑娘,免得她在那冰天雪地之中苦等无果。

    当天晚上,我被邀请到后山草庐那儿用餐,陪同的人除了杂毛小道之外,还有萧家小姑、朵朵和包子。

    屈胖三在这儿跟两个小姑娘已经玩得十分开心了。

    瞧见他与朵朵在药园间跑来跑去,我其实感觉挺别扭的作为一个拥有了三世记忆的人,在我的想法里,思想怎么着都会苍老而成熟,却不曾想这家伙虽然偶尔表现得比较靠谱之外,大部分时间都是像个孩子一样。

    不过能够拥有童心,对于我来说,反而是一件很羡慕的事情。

    萧家小姑亲自下厨,都是些简单的家常菜,而且很素,不过颜色鲜艳,搭配合理,倒也让人食欲大振。

    席间萧家小姑聊起了王明弟弟王钊留在洞中的遗作,说她已经找人翻译过了一些,虽然大部分都没有办法破译,不过还是有一定的收获,最完整的,就是一套关于龙族吐息的修行方法。

    这一套功法如果能够有一条真龙在跟前,然后进行观想,印于脑海之中,对于初学的修行者来说,应该是一条康庄大道。

    当然,这只是她的一些推测,具体的她也不曾知晓。

    毕竟这些太过于晦涩深奥了,让人头疼。

    杂毛小道听完,笑着说道:“说起来麻绳儿走了也有一段时间了,等从天罗秘境回来,去洞庭湖找一下,如果有它在,观想的话,问题应该不大。”

    萧家小姑点头,说我们年岁已大,修为和思维都趋于稳固,难以舍弃,但凤凤和朵朵却不同,我这些天在教授她们那真龙吐息法,如果能够修成,或者能够鲤鱼跃龙门,成就无上真身。

    包子瘪嘴,说我才不愿呢,人家是凤凰啦,才不愿意当什么真龙呢

    大家瞧着这个嘴里塞满食物的小包子脸,哈哈大笑。

    又过了两日,将消息都通知到了之后,杂毛小道交代完了手头的诸多事务之后,带着我和屈胖三,来到了山下一条河流前。

    在几个核心人员的注视下,我们双腿盘坐,静静等待着时间。

    太阳从东边升起,一点一点地往头上移去。

    午时三刻。

    阳光正好,杂毛小道取出了那面铜镜来,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铜镜四十五度斜角向下,对着那波光粼粼的河水。

    然而凝视了一会儿,却什么都没有出现。

    他下意识地朝那镜子看了一眼,有点儿意外,说怎么回事?

    屈胖三走上前,说没有什么诀窍么?

    杂毛小道说没有啊,就说这么做,然后心里面想着那天罗秘境,就行了。

    我等了一下,忍不住了,探头朝着那镜子里望去。

    结果只看了一眼,我就好像是失了魂一般,感觉镜子里面,有一道漩涡不断旋转,下一秒,却是将我给直接吸进了里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