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婆媳之间
    老外的回复让我颇为诧异,问道:“什么叫做没事儿?”

    老外说议事会里掌权的几个大长老很挺他,认为您与他虽然是兄弟,但立场并不相同,搞牵连没意思,而且月魔说他会亲自处理你的事情,所以暂时没有动他,不过“皇帝”派我们过来,想要将你父母掌握住,能够有牵制他的手段

    听到这家伙的话语,我总算是明白了,那倒吊男为人虽然疯癫,但对于局势的判断,却相当的准确。

    他说我哥即便是没有事,也会揽下追杀我的任务来。

    现在一听,果然没错。

    只不过路过那帮家伙没有掌握到我父母,会不会又生异心呢?

    一想到这事儿,我就很是蛋疼,也越发不理解我哥为什么会愿意进那三十三国王团里面去卧底。

    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老外只撂了这些,更多的事情,他也不太清楚,毕竟这家伙的地位不高,也知晓不得太多的事情,我瞧见再也掏不出什么东西之后,将他和外面那些未死之人的命运交给了十三等人来决定,然后我找到了父母,好言宽慰他们。

    此时我已经恢复了本来模样,母亲摸着我的脸,精神总算是稳定一些,然后问我,说阿言,你哥说你现在也在做大事,有没有很危险啊?

    啊?

    听到母亲的问话,我有一点儿尴尬。

    要说不危险,这肯定是睁眼说瞎话,入了这个江湖,身不由己,哪里有什么安宁,不过如果说危险,就我母亲这脾气,肯定拉着我,想要回老家去。

    回老家?

    我父母躲得这般偏僻,那帮家伙尚且都能够找到跟前来,若是回了晋平,估计第二天,人就都给劫走了去。

    晋平回不得,但其实除了蓬莱岛,我还有一个地方可以安置他们,那就是苗疆万毒窟。

    一来那地方隐秘,很少有人知晓,二来那儿有鹿婆婆在,至少能够镇得住场子,而且离我们老家也挺近的,凭着我跟王明的关系,他肯定是没问题的,唯一的难点,就是虫虫的想法。

    我之前的时候,曾经跟她聊过,说会把我父母接过来,她心中欢喜,认为这是我接纳她的表现,现如今把他们安排在万毒窟,她心里肯定有疙瘩的。

    我思索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先安置在蓬莱岛,等过段时间再说。

    做好决定之后,我便宽慰了一会儿母亲,然后说道:“对了,一会儿我们就走,到虫虫那儿去你还记得虫虫吧,对,就是上次去过我们家的那个女孩儿,她是我给你们找的媳妇儿,等过段时间,事情都处理好了,我们就结婚。”

    听到我的话,本以为母亲会夸赞一下我,毕竟我这么老大不小了,感情还没有一个下落,她一直都挺担心的。

    结果母亲撇了一下嘴,说你总算是定下来了我们之前在美国的时候,真的是很担心你,你看看你哥,不声不响,给你找了两个嫂子,一个比一个漂亮不说,而且地还肥,个个都怀了孩子唉,好可惜,没成想出了这事儿,弄得我都没有能够瞧见两孩子生出来的情形,都不知道是男是女

    呃?

    两嫂子?

    听到我母亲这般一说,我顿时就有点儿石化了,好一会儿,方才从记忆里搜索起来,想着如果真的是两嫂子的话,说不定可能是我认识的林曦和龙玉这一对。

    当初我们逃离蓬莱岛,碰上海岛轮回,她们就随着我哥离开了。

    我早就知晓她们跟我哥之间似乎有一些情意,却不曾想我哥居然这般牛波伊,两个女人都给娶了。

    这

    我先是欢喜羡慕,随即又有一些难过起来。

    之前我还在想父母倘若是没有落在三十三国王团的手里,我哥可能会被苛责,毕竟手中没有把柄,但现在一想,那帮人除了我父母之外,估计这两个新嫂子,和她们肚子里面的孩子,应该也落在了三十三国王团的手中去。

    如果是这样,我哥应该是没事,但很有可能不得不被胁迫着做出某些事情。

    这样一想,我又变得忧心忡忡起来。

    不过我现如今的城府已深,也不想在父母面前说起太多,只是摸着头,说唉,对,我哥到底牛波伊,我不行,比他差得远。

    没想到我那闷葫芦一般的老爹这时却插上了一句话来,说如果是那次来家里的妮儿,也挺不错的,那女娃是真的漂亮,言伢的眼光不错

    母亲一听,脸黑了下来,说怎么的,你喜欢啊?

    呃

    瞧见我母亲这般强势的模样,我终于明白父亲为什么总是不爱说话了。

    母亲恢复了往日的脾气,说明她已经从惊吓之中走了出来,我又陪着说了一会儿话,这时骑鲸者走过来,跟我说事情已经处理好了,问我们是否准备离开。

    我自然没有问题,这个烧尻岛是非之地,除了刚才这帮人,说不定还有人赶过来,的确是得赶紧离开。

    随后我们护送我父母上了船,那三位百战余生的哥们儿也给一起带上了。

    他们身上有伤,现如今又没地方去,连着骑鲸者,给我一起邀请返回蓬莱岛十三这几个人倒是没什么,我哥给他们的吩咐,也是保护我父母,在哪儿都一样,但骑鲸者多少还是有一些别扭,毕竟他之前曾经是蓬莱岛的巡海人统领,算得上是中高层,后来叛出了蓬莱岛,现在回去,多少也有一些尴尬。

    我知道他的心结,笑着对他说道:“林晓礼已然被逐出蓬莱岛,仓皇逃出海外,现如今虫虫掌权,正是你锦衣还乡的时候,有什么可犹豫的?”

    听到我的话,骑鲸者最终还是点了头,说好。

    事实上,除了蓬莱岛,他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毕竟当初出海的时候,他就已经舍弃了一切。

    出海的路上颇有几分周折,不过对于这些事儿,骑鲸者都打点得不错,没有什么可以让我操心的,而这几天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在陪着父母,陪着闲聊,弥补不能承欢膝下的遗憾。

    经过这两年的海外生活,父母虽然还保持着在老家的淳朴,但眼界却高了许多,跟我讲起在夏威夷的生活,说起他们开荒种地,又聊起学英语,跟老外交流的事情,逗得我忍俊不禁,哈哈大笑。

    两天后,我们回返了蓬莱岛,虫虫得到消息,赶来迎接,虽然她轻车简行,但依旧有人不断向她行礼,阵势颇大,弄得我母亲挺紧张的。

    她拉着我的手,说你这未过门的媳妇,到底是什么身份啊?

    我瞧见她一脸忐忑的模样,不由得笑了,说她呢,现在是这儿的岛主,可以说这些人都是她的部下,不过你也别多想,在您面前,她就是你媳妇儿,别慌,她人你也见过,挺好相处的。

    母亲砸了咂嘴,说好家伙,人姑娘又漂亮,又有钱,地位还高,到底是怎么看上你的

    呃?

    我听到这话儿,差点儿摔倒您是我亲妈么,有这么说您儿子的?

    这才隔没几天,我又回来了,而且还将父母给带回来,虫虫很是开心,对我父母也是十分恭敬,母亲努力地装作见过世面的样子,婆媳俩表面上倒也其乐融融,随后回到了碧游宫中,虫虫将我父母安排在了一处修缮整齐的雅致小院里住着,询问过二老的意见之后,又特地叫人将院子里的花园弄平了,留给他们种地玩儿。

    蓬莱岛的土地肥沃,海水充满灵性,老两口想要种地,估计会颠覆他们大半辈子以来对于农作物的认识。

    随后饮宴,以及拜见宫中长老等事,且不细谈,我当天与虫虫陪着父母在新环境里聊到很晚,待二老困倦之后,方才回住处,一夜缠绵,自不必言。

    至于屈胖三,他留在了山门处,指点洛小北布置法阵的诸多事宜。

    而骑鲸者也获得了蓬莱岛的谅解,虫虫甚至想要让他出来担任巡防营要职,却给他拒绝了。

    骑鲸者说一人不事二主,婉拒了虫虫的委任,不过表示只要蓬莱岛有需要,他都会第一时间站出来的。

    如此又耽搁了一天时间,我待父母差不多适应这儿,便与屈胖三离开。

    这一次我们没有再做耽搁,直接从蓬莱岛往南,抵达了港岛这儿,随后与这儿的地头蛇雪瑞打了一声招呼,都没有怎么聊,又过关回到了国内来。

    其实没有怎么跟雪瑞聊,是怕她问起太多陆左的事情。

    知道我哥的事情之后,我其实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陆左能不能跟我哥一样,既娶了小妖,又别辜负了人雪瑞呢?

    实在不行,就入那什么阿拉伯籍,据说能娶四个呢。

    当然,我也只是这么一想,毕竟陆左到底怎么想的,我也不知道。

    或许在他的心中,小妖就是他的全世界呢?

    只是,雪瑞这么好的女孩儿,他辜负了的话,实在是太可惜了

    过关后,屈胖三去寄了一份信,据说是小龙女拜托他寄给白城子的那妹子回国,可能还得等一段时间。

    两日后,我们回到了茅山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