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变故陡生
    我和虫虫在附近的偏殿中设宴款待了屈胖三,这小子在面对着虫虫的时候,完全没有之前的粗鲁,而是表现得很乖,就像一个英国小绅士。

    这些天来,我和虫虫的饮食都十分简单,不过这一顿却不愿意委屈屈胖三,所以特地从码头区请了厨子来。

    那厨子的手艺是真不错,整出来的海鲜美味无比,让屈胖三大快朵颐,停不下嘴来。

    随后我们又聊起了之前谈过的陆左下落。

    屈胖三跟我确定,说虽然只是短短的一掠而过,但他确定那人就是陆左,之前的时候,他并没有觉得什么,但等他回到国内来,并且与杂毛小道交流过之后,方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这件事情屈胖三跟杂毛小道有过了沟通,经过谨慎的思考,杂毛小道要求他到蓬莱岛找我。

    他经历过了一次黄泉之旅,将自己屁股下面的茅山宗掌教真人的位置丢了。

    尽管他再一次回到了这个位置,但茅山宗因此损失的人员,却一直都让他感到介怀。

    这一次,他依然会选择去,但不是一个人。

    他不再年轻和冲动,得拥有足够的把握,方才能够出手。

    我问屈胖三,说你对天罗秘境的事情,知道多少?

    屈胖三摇头,说先知那老不死的,他肯定去过那儿,但这家伙回过神来的时候,却显得十分谨慎,并没有肯透露太多的细节。

    他只知晓,天罗秘境是一个能够磨砺人意志和精神之地,如果能够从里面成功回来,修为必将攀上有一个高峰。

    这事儿在国内,所知的人并不多,但在外国修行者顶尖的那一个小圈子里,却并不是什么秘密。

    只是能够活着走出来的人,少之又少。

    这事儿是确定的。

    我问屈胖三,说你什么想法?

    屈胖三将手中的龙虾壳丢在了桌上,然后懒洋洋地伸了一下懒腰,说对于我来说,探索未知,才是我努力前进的原动力,能够有这样的一个地方,我肯定是要去看一下的,而如果能够顺手找到小毒物,那就没有任何犹豫的理由了。

    我看向了旁边的虫虫,她的秀眉微微蹙起,说道:“你不打算带我一起去?”

    我说蓬莱岛大战过后,百废待兴,我知道你每天都有多忙,也知道你肩上承担的,是蓬莱岛过万人的期望和责任,三十三国王团随时有可能卷土重来,所以你不能走。

    虫虫说可是我不希望你去赴险之时,我不在你身边。

    听到这话儿,我笑了。

    我的心中既温暖,又感动,伸手抚着虫虫的脸颊,说你要放心你选择的男人,我很强的,一定会回来的。

    虫虫被我抚着脸,感受着我手掌的温度,叹了一口气。

    这时屈胖三却看不下了,拿着餐巾捂住双眼,无奈地说道:“两位,单身狗在旁边,请不要给我强行喂狗粮,好不好?”

    呃

    屈胖三的话语打破了场间的气氛,虫虫横了我一眼,然后笑着说道:“好吧,我同意。”

    一顿饭过后,我亲自给屈胖三安排住宿,跟这小家伙私底下单独聊了许久,将我们当初分开之后的事情跟他简单聊起,随后又缠着他给蓬莱岛的防务出谋划策。

    屈胖三恼怒不休,说大人刚刚在南极出完苦力,又给你抓了壮丁,就不能让我闲一些么?

    我哈哈一笑,说能者多劳么,当今天下,若论别的,强者如云,而单论法阵,能够比得上你的,却没有一个。

    听到我的如潮马屁,屈胖三的脸色方才好了许多。

    因为商定次日就要离开,所以我并没有与屈胖三“抵足而眠”,而是回到了,与虫虫一起歇息。

    次日早晨,没睡多久的我给虫虫叫醒,盯着熊猫眼,长长地打了一个呵欠,感觉精神不济,而虫虫一边帮我收拾仪容,一边问我道:“他肯帮忙么,那太好了。”

    我说屈胖三的前世是虎皮猫大人,而第一世则是民国时期的最天才、天下三绝之一的阵王屈阳,他出手肯定不凡,不过这家伙得跟我离开,也就只能出谋划策,具体的实行,你可以找洛小北来代劳,她据说是屈胖三的再传弟子,在法阵之上的造诣,还是挺突出的。

    虫虫很是高兴,亲了亲我的脸颊,说那真的是太好了,谢谢你,陆郎你的面子真大。

    我对屈胖三看得很透,这家伙虽然玩世不恭,但是君子一诺,对于承诺过的事情,还是挺在乎的,当我找到他的时候,这家伙也是打着呵欠,拿出了三十多张稿纸来,交给了我,说赶了一晚上,差不多这样子的,就没什么问题了找个懂的人来执行,别坏了大人我的名声。

    我也跟着打了一个呵欠,说好,我打算让洛小北来执行,你觉得如何?

    屈胖三看着一脸困顿的我,笑了,说没问题,她肚子里面,还是有点儿墨水的怎么了,感觉好像没睡够的样子啊?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状态,赶忙装模作样地说道:“最近修行太辛苦”

    屈胖三坏笑道:“是啊,修行辛苦,黄帝御女经嘛,改天跟你请教一下,你看朵朵也是一天天长大了”

    我“呸”了他一口,说朵朵那么可爱,而且还是一个孩子,亏你想得出来,变态!

    屈胖三也是一脸委屈,说你这虫妹子来到这世界上,可也没有几年吧?

    两人许久没有见,不过斗起嘴来,却谁也不输阵。

    中午的时候虫虫再次设宴,给我们送行,而出席宴会的,除了虫虫,还有碧游宫一众高层人物,包括一直都不太露面的凤长老和赶海大长老,洛家姐妹自然也有出席。

    凤长老和赶海大长老的出席,除了我之外,另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给屈胖三道歉。

    当初我们两个联手收拾了权倾一时的赵公明,本来是帮了她们,结果最后我们却落了一个被通缉的下场,如同老鼠一般到处逃窜,最后仓皇离开蓬莱岛,这事儿两人一直都很亏心,这回知道屈胖三赶来,自然得露面,公开道歉。

    对于屈胖三来说,别的不好,就爱一个名声,这样老资格的两位长老给他赔礼道歉,心中的虚荣心立刻得到了满足,之前发下的宏愿转眼就忘了光。

    宴席过后,屈胖三将图纸交给洛小北,又交代一番,而虫虫则给我们安排了海船,并且一路送我抵达了港口。

    我们是坐着海公主特有的八骏凤銮而去的,所过之处,不断有路人拜服,也有欢呼。

    一时之间,这气氛让人陶醉。

    而临行前,虫虫并没有跟我多说什么,只是跟我整理行装,然后与我紧紧相拥。

    一直到船驶离了港口,走了很远,我都还能够瞧见她矗立在码头的身影。

    她如同送别丈夫出海的妻子,脉脉含情地望着远方。

    这形象让我许久都不能够释怀,一直到离开了蓬莱岛,返回了无相海中时,我都有些走不出来。

    瞧见我一副儿女情长的模样,屈胖三忍不住骂道:“行了行了,瞧你那德性,跟死了爹娘一样,至于么?”

    我一脸郁闷地看着这个煞风景的家伙,说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屈胖三一副老司机的样子,说大人我以前可没有少玩过妞儿,也没有像你这样抓心挠肝的。

    我们出了无相海,没多时,前方有船靠近,护送我们的船长很是紧张,在甲板上不断呼喊,让众人做好接战的准备,结果两船一交汇,这才发现并非敌人,而是一直徘徊于外海的骑鲸者欧阳发朝。

    不过他换了一艘船,让我没有能够一下子就认出他来。

    我跟船上的负责人打了一声招呼,然后跳了甲板,去与骑鲸者见面,他告诉我,说蓬莱岛的事情,洛飞雨已经出来跟他说过了,不过他这次来,则是专门在等我。

    我说怎么了?

    骑鲸者指着不远处的船,说你让他们回去,我来送你。

    他这话儿很是突兀,不过出于信任,我却没有多说什么,点头说好,然后回到了那边船上,跟负责人说起这事儿来。

    负责人有点儿惶恐,说驸马爷,骑鲸者我们都认识,而且也都是老朋友,按道理说对他都是挺信任的,但一来海公主有交代,二来他离开蓬莱岛多时,人心总是会变的,你还是得小心一些

    我能够理解他的担心,不过却还是认真跟他解释,说骑鲸者跟我有很深的渊源,交情也不错,他是不会害我的,你们的工作结束了,回去吧。

    负责人再三劝阻,最终还是拧不过我的意愿,让我们离船。

    但他还是警告了一下骑鲸者,说如果我有什么三长两短,整个蓬莱岛都不会放过他的。

    听到这话儿,骑鲸者不由得笑了,说老熊,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

    换了船,骑鲸者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说陆言,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之所以在这里等你,是因为黑狗哥有过交代,让我带你去办一件事儿。

    我愣了一下,说我哥?他怎么了?

    骑鲸者说你且不管他,我带你去的地方,是你父母的落脚地,不过现在的问题有一点儿麻烦,那就是除了我们,还有人知道了他们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