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议定终身
    凤长老这伏身一大拜,弄得我一脸懵逼,怎么想,都觉得以她老人家的身份和地位,是绝对不可能做到这么低姿态的,就算是我救过她,也不可能啊?

    我没有等她身子挨地,就将她慌忙扶起来,说道:“凤长老,你这是干嘛呢?”

    凤长老还要往下拜去,不过身体虚弱,最终没有能够成功,只有任我扶到床上,然后对我说道:“老婆子这一拜,一是感谢你对蓬莱岛碧游宫的力挽狂澜,二来也是有件事情,想要求你”

    我说有什么事,您尽管说,用不着这般客气。

    凤长老看了旁边的虫虫一眼,刚要张口,却被虫虫拦住了,说师父,那件事情,我们以后在讨论,用不着当着他的面说。

    啊?

    虫虫这般一说,我越发地好奇了,而凤长老则是说道:“这件事情与他有关,自然得与他商量才对。”

    说罢,她看向了我,说陆言,之前的事情,是老婆子对你不起,你不但不怪罪,而且还在关键时刻,救下了蓬莱岛,按理说我不该多言的,但虫虫对现如今的蓬莱岛实在是太重要了,我希望你能够让她留下来,重建碧游宫

    啊?

    我说我也没有说什么啊,为什么要让我来答应这事儿?

    凤长老说虫虫跟我说了,她想要跟你一起,你去哪儿,她就去哪儿,不想跟你分开了

    听到凤长老的转述,我看了一眼虫虫,心头涌起了阵阵的幸福感。

    之前的时候,我还觉得有一些活在梦中,然而此时此刻,我却能够感受得到虫虫对我的真实情意,也感觉到自己这些年的等待,并没有白费。

    她已然还是当初的那个虫虫,无论我是什么样的,她对我,终究是与别人不同的。

    而说句实话,自从两人行了周公之礼后,我对虫虫也有着一种难以割舍的眷恋,觉得以前的日子真的就是白活了,一想到我们有可能就要分离,心头就如同刀割一般。

    所以虫虫的想法,其实也是我的想法。

    两个人,以后就不要分离了。

    只不过听到凤长老的请求,我也能够明白,现如今的蓬莱岛,外有强敌,三十三国王团和被驱逐的海公主林晓礼在虎视眈眈,内部又是千疮百孔,百废待兴,在这样的情况下,凤长老中毒之后,修为大损,赶海大长老也是身受重伤,能够镇得住台面的人,除了刚刚从陷空洞中走出来的虫虫,再无第二人选。

    所以对于凤长老来说,她刚才拜的,并不是我,而是蓬莱岛的前程。

    因为倘若虫虫离开了,蓬莱岛随时都有可能再一次沦陷。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看向了虫虫。

    其实这件事情,不是我来决定的,而是虫虫。

    她这个时候也看向了我来,大概是想起了先前在之上的许多事情,小脸儿不由得又红起了来,不过她还是认真地说道:“师父,这件事情,我们日后再谈。”

    凤长老摇头,说不,虫虫,你现如今可是海公主,你必须留在碧游宫中,答应我

    虫虫看着我,说可是我与陆郎分别太久,我不想跟他再分开。

    凤长老却仿佛早就想好了一般,对我说道:“陆言,我问你一句话。”

    啊?

    这位毕竟是虫虫的第二个师父,我保持着恭谨的态度,拱手说道:“请讲。”

    凤长老郑重其事地说道:“你愿意娶虫虫么?”

    听到这话儿,我先是一愣,随即有些激动地说道:“当然,这是毫无疑问的,我愿意娶虫虫,从见到她的第一眼起,就有这个想法了。”

    凤长老开心地拍手,说那就简单了,等回头诸事已定,我广发英雄帖,给你们办一个盛大的婚礼,到了那个时候,你成了蓬莱岛的女婿,就可以留在这蓬莱岛中,虫虫也不必离开了,如此多好?

    啊?

    听到凤长老的话语,我先是一喜,随即又生出了几分担忧来。

    我看向了虫虫,她没有说同意,也没有反对,不过眉目之间,却有几分羞意,很显然凤长老所说的话,也正是她心头的想法。

    能够娶虫虫,这自然是我心头最开心的事儿,但问题在于,我并不愿意长久的留在蓬莱岛。

    且不谈别的,我在国内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办,陆左失踪了,而三十四层剑主步步相逼,三十三国王团也在虎视眈眈,我哥现如今的情况也是生死未卜,现如今的天下并非风轻云淡,而是危机四伏,我与虫虫若只是小人物,自然可以过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小日子,但问题在于,我们不是。

    虫虫肩上扛着蓬莱岛重建的希望,而我作为茅山的外门长老,也肩负着许多沉重的责任。

    我不能光顾着自己爽了,就放弃太多的东西。

    想到这里,我沉默了。

    我的沉默让凤长老和虫虫都有些意外,凤长老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下来,冷冷说道:“讲到底,你跟他还不是一个样子,哼”

    他?

    他是谁?

    我听不懂凤长老话语里的意思,而虫虫却伸出手来,握住了我的右手,问道:“怎么了?”

    我瞧见虫虫疑惑的表情,知道如果不说清楚,恐怕会给我们两人之间带来一些不必要的误会,于是整理了一下思路,将我心头的担忧和诸多想法、顾虑,跟她和凤长老一一说来。

    我倘若是一个人,净身出户,当一个上门女婿,天天享受那鱼水之欢,未尝不是一件乐事。

    而且作为海公主的夫婿,在蓬莱岛这样的修行圣地,权势也是极大的。

    但我并不是,我的肩上,还有责任。

    听完了我的话语,原本对我意见颇大的凤长老脸色和缓了许多,长声一叹,说蓬莱岛闭塞太久,竟然不知道天底下居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原本风平浪静、四海升平的日子,不过是假象而已。

    我瞧见虫虫的脸上也露出了几分释然,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们能够理解,那是最好。

    我认真地说道:“与虫虫成婚,这是我此刻最想做的事情,但现如今我哥生死不明,我父母下落未知,我师父也失踪了,再加上敌人众多,三十三国王团来势汹汹,这些都得面对,所以我不可能一直留在蓬莱岛我的力量虽小,但也能够给别人勇气”

    虫虫没有说话,而凤长老却是笑了。

    我有些意外地看着她,而凤长老却说道:“很好,很好,虽说你救了蓬莱岛,但我一直担心虫虫所托非人,但现在不会了你的修为不谈,光你的这一份德行和坚持,虫虫日后都用不着担心什么。”

    敢情这是在夸我。

    我有些汗颜,说我只是

    凤长老说你不必自谦,虫虫能够找到如此优秀的丈夫,我作为她师父,是很高兴的,我也很支持你的想法,不过你似乎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虫虫的身份。

    啊?

    我说您这话儿,是什么意思?

    凤长老说虫虫现如今是蓬莱岛碧游宫的海公主,整个蓬莱岛的力量,都由她来支配,如果给她一定的时间,在不久的将来,蓬莱岛必然能够帮到你,成为反抗力量的一份子。

    听到这话儿,虫虫最先反应过来,对她说道:“师父,您的意思,是蓬莱岛不再封禁了?”

    凤长老点头,说对,蓬莱岛这一次吃了闷亏,绝对不可能就此罢休,但经此一劫,蓬莱岛伤了元气,想要单独报复,其实很难,所以我觉得我们是时候站出来了当然,现在你是海公主,所有的一切,都由你来作决定

    我们在凤长老的房间里谈了很多,一直到她生出了几分倦容来,我们方才告辞。

    离开之后,虫虫又带着我去拜访赶海大长老。

    这一次话语倒不多,赶海大长老显然是大彻大悟了,没有说太多的话,只是简单交代了一下自己的人员,希望虫虫能够给予善待。

    回到了虫虫居住的,我跟虫虫认真聊起了关于今后的打算。

    我告诉虫虫,说我希望她能够留在这里,将蓬莱岛掌控在手中,这样子,日后无论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们都能够多一份力量。

    除此之外,我还希望能够有机会将我父母接到这儿来。

    事实上,我已经倾向于在东海蓬莱岛这儿安家。

    这儿的地势得天独厚,易守难攻,绝对是一个很不错的安全岛,要不然三十三国王团也不会觊觎这儿。

    当然,我有事情的话,肯定会离开。

    但我终究还会回来。

    虫虫一开始听到我有可能离去的时候,其实挺不高兴的,但听说我准备把父母接过来的时候,明白了我的想法,顿时就高兴了起来。

    她知道,我这是开始思索跟她认真过日子的事儿了。

    一想到这儿,她就很开心,抱着我的脖子笑。

    本来鏖战一天,我都有一些疲倦了,然而两人一相抱,惊人的触感从胸口传递而来,我顿时间就脸红了,在虫虫的耳边轻声低语道:“趁着最近没事儿,我们加紧修炼吧,至少也得把黄帝御女经修炼小成,不然都对不起人家刘学道长老传我功法的情分了”

    虫虫捶了我胸口一下,娇羞地说道:“哼,关人家刘学道什么事?小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