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章 倒吊男之死
    瞧见被各种符文铁链捆住的倒吊男,我不由得一阵眼皮发跳,忍不住问道:“他怎么会在这里?”

    虫虫瞧见我的表情,笑了,说被海浪推到岸边来的听说你跟他之间有一些个人恩怨,我就留了他一条性命,特地等你醒过来的时候,让你来处理。

    啊?

    我先是一愣,随即想明白了过来,说他中了你的毒,所以才会这样的,对么?

    虫虫眨了眨眼睛,说对呀,本以为他都已经跑掉了,却不曾想这家伙居然如此托大,还跟同伴分散了,最后给人捡了便宜我听说这人很厉害,而且还是这一次进攻蓬莱岛的主谋之一?

    我点头,说对,事实上,他负责整个亚太地区的事物,是大头领来着。

    虫虫看了我一眼,说你来处理吧。

    啊?

    我说这样,好么?

    虫虫冲着我甜甜一笑,说女主内,男主外,处理这种事情,还是由你来吧。

    我瞧见她说得认真,也没有再多推脱,点头之后,走进了水牢之中去。

    我这边一进来,倒吊男立刻就感应到了,他抬起了头来,瞧见我之后,双眼之中立刻涌现出了一股怨毒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我,仿佛能够喷火一般,牙齿紧紧咬着一坨堵在嘴里的脏布团,恨不得将我给一口咬死。

    然而虫虫这儿的防备做得很到位,将他手脚和身子紧紧捆住的那铁链,上面都有流动的波纹,符文遍布,让他终究还是动弹不得。

    我走到了倒吊男的跟前,伸手过去,将他嘴里的布团扯出。

    这布团之前不知道是做什么的,带着一股的恶臭,我指间有些滑腻,赶忙将其扔在了旁边,然后看着几乎虚脱的倒吊男,笑着说道:“怎么样,有没有一种撞到铁板上的感觉?”

    倒吊男朝着我吐了一口唾沫,却给我轻松地避开了去。

    他没有再作尝试,而是恶狠狠地对我说道:“我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当场立断地将你给杀掉如果能够将你给杀了,事情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笑了,说世上没有后悔药,正因为你的自大,让你陷入了这样的田地里来。

    我本以为对方会很愤怒,然而他居然点了点头,认同了我的看法,说对,是我太自大了,在掌握了绝对的优势之时,并没有懂得把握住,反而让你这个家伙使出了惊天手段来不过说句实话,你那天的表现真的很亮眼,即便我是你的敌人,也忍不住想为你的精彩表现而喝彩

    我听得有一些不好意思,说我只是瞎猫碰到死耗子而已。

    倒吊男冷哼一声,说你们中国人讲究中庸之道,但在我的眼中,这太过于虚伪了,而且以后议事会绝对不可能再犯下同样的错误,屠格涅夫逃离了,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会遭受来自全球各地的刺杀,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不可能再有机会施展出这样的手段来了

    刺杀?

    我说刺杀这事儿,对我有用么?

    倒吊男诡异地一笑,说你很快就会明白,得罪了三十三国王团,到底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了

    我没有心情跟他扯这么多,而是直接开口说道:“告诉我,我哥的所有情况。”

    倒吊男哈哈一笑,说你还说黑狗跟你没有联系?哈哈,我就知道那家伙是一个卧底、叛徒,不过你别担心,用不了多久,黑狗就会遭受到组织内部的清洗,死无葬身之地当然,如果他足够醒目的话,也许会亲自跑到亚洲来,将你的头颅割下,去给议事会展示出他的决心。

    我说用不着你跟我说这些,告诉我,我哥现在的情况。

    呸!

    即便是身陷囹圄,但倒吊男却没有半分畏惧,而是朝着地上吐了一口浓痰,随后用那不屑的眼神,挑衅地望着我。

    我明白了,这个曾经在南美让人闻风丧胆的变态,他绝对不是什么软骨头和怕死鬼。

    作为三十三国王团里的大阿卡那牌,他拥有着足够的骄傲。

    我说那么关于三十三国王团,和你们最近关于中国频频的动作,你有什么想说的么?

    听到这话儿,倒吊男抬起了头来,对我说道:“想要从一个大阿卡那牌的口中套出消息,这种做法不但可笑,而且愚蠢,如果你有足够的自知之明,那就将我给放了,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否则你就用你那为数不多的余生,感受三十三国王团带给你的恐惧吧”

    那家伙说这话儿的时候,显得十分狂热,双目之中迸射出来的光芒,炙热无比。

    他有点儿疯狂了。

    我被他那般发疯地盯着,说句实话,有点儿发虚。

    我面前的这个人,如果没有一重又一重的符文禁锢,恐怕会变得很恐怖,而即便是周身皆被控制住,他所表现出来的气势,也让人有几分的畏惧。

    这样的人,是变态,更是枭雄。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认真地说道:“你还有什么想要交代的么?”

    听到我这话儿,倒吊男难以置信地抬起头来,看着我,说你这是准备要杀了我?

    我点头,说对,像你这样的人,肯定不会因为肉身之上的痛苦而选择屈服,甚至用别的手段,也很难奏效,而且我也知道如果让你有机会逃脱的话,你所带来的危害远比我们想象之中的大,既然如此,我就没有必要留你的性命,来给我自己找不痛快,你说对么?

    倒吊男瞧了我一会儿,突然间笑了。

    他说你不会的,杀了我,这是最无奈的选择,而你却将和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势、财富和未来前途的组织彻底决裂,这不是你想要看到的,对不对?你只不过是想要威胁我,并且试图得到点儿什么,对不对?如果你留下我的命,用来去跟议事会交易

    噗!

    我没有等倒吊男说完这些,从乾坤囊中拔出了一把匕首,直接捅进了对方的心脏里去。

    倒吊男身上的肌肉很紧,即便是被囚禁的此刻,他已然凭借着本能,紧绷着自己的肌肉,让匕首很难捅入其中。

    不过我最终还是刺了进去,将他的心脏给刺破。

    随后我将匕首拔了出来,一股鲜血飙射而出,倒吊男的身子开始颤抖,一脸的难以置信,而胸口处流淌出来的鲜血,却一下子将他整个身子都染得血红。

    他艰难地说道:“你、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杀了我?”

    说完这句话,倒吊男双目一翻,再也没有了气息。

    他死了。

    这个曾经呼风唤雨,被无数人所畏惧和敬仰的疯子,在这个潮湿的水牢里,漂亮话都没有说上几句,就直接死了,跟他预想的剧本一点儿都不像,死得实在是太憋屈了。

    倒吊男没有想到自己会死,那是因为他不知道我对他有多忌惮。

    这个家伙的存在,对于我哥陆默来说,是一个莫大的威胁,他对我哥来说,是彻头彻尾的敌视者,偏偏他在三十三国王团里面的地位还挺高的,我不可能给他任何一点儿能够逃离的可能。

    杀了他,我哥就会安全许多,正是因为这一点,我才会毫不犹豫地将其击杀。

    当倒吊男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我回过头来,对虫虫说道:“抱歉,我”

    我想要解释一下自己的举动,然而虫虫却笑着摇了摇头。

    她从怀里摸出了那蓬莱岛的镇教法器海天螺,微微一晃,却有一道白气被吸进了里面去。

    我看得分明,知道这是倒吊男的一缕神魂。

    很明显,虫虫这是在帮我扫尾。

    将倒吊男的神魂给吸收了去,虫虫这才对我说道:“我说了,他交给你来处置,是杀是剐,都由你的心意,用不着跟我解释什么,不过这家伙的神魂很是强大,如果给了他机会,无论是转世投胎,又或者夺舍,都是很麻烦的”

    我指着那海天螺,说如果进了这里面,又会怎么样?

    虫虫笑了笑,说里面有风月宝鉴,会将他的神魂熔炼,用不着我来操心

    处理完了倒吊男,我们离开了水牢。

    两人走在外面,时不时会碰到人,而那些人对于虫虫和我,都十分的尊敬,会特地停在路边,朝着我们鞠躬行礼。

    这样的待遇,让我有一些受宠若惊,反倒是虫虫比较安之若素,能够平静对待。

    两人在夜色之中走了一会儿,我问我们去哪儿?

    虫虫对我说道:“去见我师父。”

    虫虫的师父是凤长老,我点头,说好,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虫虫说还行,不过恢复不如你,现在还在卧床中。

    凤长老之前的寝宫被战火摧毁,此刻搬到了另外的一个地方,我跟着虫虫过去,外面有人照应,瞧见我们过来,行过了礼之后,便让开了,而我和虫虫则是一路走进了里面去。

    进了房间,我瞧见凤长老果然躺在床上,露出来的脸上有几分惨白,显然很是虚弱。

    虫虫进门招呼一声,而凤长老瞧见我跟着进来,却是突然间坐直了身子,然后滚下了床,朝着我拜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