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大权独掌的虫虫
    作为一个大龄男青年,久旱逢甘露,如何能够就此罢休,之前还在睡梦,朦朦胧胧,此刻却也是如在梦中,正所谓“旋暖熏炉温斗帐,玉树琼枝,迤逦相偎傍,酒力渐浓春思荡,鸳鸯绣被翻红浪”,我自然是乐不思蜀。

    黄帝御女经自从当初学得,我就很少有修行的机会,虽然烂熟于心,但实战却等乎于零,此刻有了机会,却也不敢怠慢这好春光,抓紧时间,努力修行。

    而我与虫虫两人在这修行的过程中,从短暂的陌生进入了熟悉,而且从另外的角度来了解彼此,也算是一种不错的沟通方式。

    与虫虫那圣洁而冰冷的面容不同,她的性格比起以前要火热许多,特别是在修行的时候,一旦修行到了关键时刻,却是猛得让我吃惊一开始的时候,还是我比较主动,到了后来,我就全面失守,只有被动防御,咬着牙坚持。

    闺房之乐,不多细谈。

    半日之后,我终于长舒了一口气,穿了衣服,走下床来。

    虽然感觉到身上依旧酸痛不已,但之前交战之时所受到的伤,却轻缓了许多。

    这里面固然有黄帝御女经的功劳,但与虫虫也有莫大关系。

    她毕竟是神石点化,身上蕴含着不可言妙的功效,在黄帝御女经的加持之下,对我的伤势的恢复,也有着莫大的好处。

    这正是虫虫之前的想法,不过她实在是没有想到,我居然会突然醒来。

    好在两人有着很不错的感情基础,倒也不会太尴尬。

    我们身处的,是一处陈设华美的卧室,我往窗边走去,却见这儿居然是一个,不远处是凌乱的碧游宫,到处都是废墟和断壁残桓,不过显然都有经过了一些整理。

    我深吸了一口气,方才来得及问道:“我睡了几天?”

    虫虫从我的后面走过来,抱住了我的胸口,让我感觉到一种奇妙的触感,随后她将下巴放在了我的肩上,说道:“三天,我以为你都醒不过来了呢。”

    我说我们赢了?

    虫虫点头,在我耳边柔柔地说道:“是的,我们赢了,大获全胜。”

    我说那些人呢?

    虫虫说有的跑了,有的死了,也有人被抓了起来陆郎,你太厉害了,倘若没有你的努力,只怕我们要被敌人活活淹死,正是因为你的力挽狂澜,使得敌人陷入崩溃的境地,后来借助着余元巨神的帮助,再加上各地赶来的帮手,我们终于掌控住了局面,但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一切,我师父很感激你呢

    陆郎是虫虫对我的新称呼,而这称呼的确定,则是在红被翻浪之时确定的听到这称呼从虫虫的口中喊出来,有一种让人“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满足。

    我说你师父怎么样,她身上的毒

    虫虫笑了,说有我在,如何能够让她被毒死?你放心,她没事儿了,就是之前强行催动修为,受了一些不可磨灭的伤害,对于修为有一些损伤而已。

    我转过头来,看着她的双眼,深吸了一口气,方才说道:“没想到,我们会有今天。”

    虫虫捧着我的脸,认真地说道:“我也没有想到,我选的男人,居然会这么强虽然我已经决定了不管你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我都会嫁给你,但你那天的表现实在是太惊艳了,让我重新认识到了你,也忍不住爱上了你”

    我说有什么区别么?

    虫虫微笑,说之前是责任,是惯性,是陪伴的感情,但现在是爱慕、崇拜和敬佩

    我苦笑起来,抱着她,看着她那绝美的容颜,说你说这话儿,我压力很大啊论地位,你现如今是修行三圣地东海蓬莱岛的海公主,论修为,能够从陷空洞中获得认可,并且走出来,你绝对比我更强,此刻却说“崇拜”我这话儿,让我如何能够心安?

    虫虫却挨着我的胸口,然后说道:“天底下能够有几人,能够做到如你一般的程度?你拥有着改变战局、一锤定音的能力,只不过却一直妄自菲薄,找不到自己的定位而已。”

    说罢,她抬头看着我,说你会不会认为我是一个势力的女人?

    我笑了,说望夫成龙,这是人之常情,没有人愿意自己的男人是个窝囊废,对于你的期望和激励,我除了有一点儿压力之外,更多的,是欢喜倘若你对我没有要求,那才是真正可怕的事情呢。

    虫虫的双手环上了我的脖子,亲了一下我的脸颊,然后用鼻音哼道:“陆郎,我又想要了,你的那个什么经,真的好厉害啊”

    呃

    一直到了傍晚时分,我方才与虫虫梳洗整齐,走出了房间,来到了之下。

    结果我一下来,就瞧见洛飞雨、洛小北两人在房间里坐着。

    我愣了一下,下意识地问道:“你们”

    洛小北气呼呼地说道:“听说你上午的时候就醒了过来,结果愣是弄到这傍晚才下楼,够能折腾的啊,知道我们在这儿等了多久么?”

    她口无遮拦,弄得虫虫红霞满面,反倒是洛飞雨比较懂事,拉住了自家妹妹,然后朝着虫虫拱手说道:“海公主,不好意思,小妹口无遮拦,得罪了。我们过来,想看一眼陆言的情况,毕竟他跟我们是一起来的,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得知晓,也能够给别人一个交代。”

    虫虫走上前来,拉着洛飞雨的手,说师姐你这话儿说得太客气了,该道歉的应该是小妹,你来了,让人通知一声就是了,不用在这儿等着的。

    洛小北说道:“反正我们也没有地方去,在这儿待着,好歹有个落脚的地方。”

    她这话儿一说出来,虫虫却想起来了,一拍额头,说哦,对了,师姐,你家的事情我听说了,也跟师父商量过了,西门王家这事儿,是林师姐和赶海大长老有错在先,回头的时候,我让人将王家的产业交出来,还给你们。

    洛飞雨平静地说道:“用不着了,我母亲既然已经落脚琉球,就不打算回来了。”

    虫虫瞧见她这副模样,笑吟吟地说道:“师姐你这是说的气话,你且等等,跟陆郎说会儿话,我现在就去找人弄这事儿”

    她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帮我招呼两位姐姐,那天如果没有她们及时赶到,事情不会这般顺利的。

    虫虫离开,去处理洛家姐妹母亲的产业之事,洛飞雨也不拦着,而是起身施了一个礼。

    虫虫一走,洛小北便肆无忌惮,口无遮拦地冲我挤眉弄眼,说可以啊,你这重伤初愈,也不好好休养一下,烽火连天的,受不受得了啊?不过你也是艳福不浅,那虫虫长得水嫩滴滑的,我若是男人,肯定会跟你抢

    我挠了挠头,苦笑着说道:“我跟虫虫是正常的男女朋友,见过长辈的,而且都是成年人,用不着这么讥讽吧?”

    洛飞雨拦住了自家妹妹,然后对我深深一躬,说道:“我都听小北说了,这一次倘若没有你拼死相护,她早就死在了那帮家伙的手中,这次过来,是特地跟你道谢的别看小北口无遮拦,她背地里可是夸了你好多回呢”

    我苦笑,说你妹子别再坑我就最好了,用不着如此。

    洛小北翻了一下白眼,不过还是说道:“我承认我有点儿冲动,不过说句实话,你还真的让我有些刮目相看啊,之前茅山的事情我听人说起,只以为有夸大的成分,没想到这一次却是亲眼瞧见,你的这手段是真的强啊,这一次死在你手里的,怎么也得有两三百人呢,强无敌啊!”

    我说你可别夸我了,我后来都没有坚持住,直接晕倒过去了,若不是虫虫,只怕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现在外面情况怎么样了?

    洛飞雨忍不住问道:“你醒来了一段时间,难道没有问虫妹子?”

    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这个,呵呵

    洛飞雨抚着额头,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那帮人带着残党逃出了蓬莱岛,林晓礼也跑了,留下了一堆烂摊子,师父她老人家在修养,赶海大长老交出了权柄,现在蓬莱岛是你们家虫妹子一手掌控,不过大劫过后,万物凋零,蓬莱岛没有个十年八年,未必能够缓过气来。”

    听到洛飞雨的话语,我叹了一口气,有点儿担心虫虫是否能够撑得住这样的责任。

    我与洛家姐妹聊了一会儿,虫虫带着人过来了,让处理这事儿,洛飞雨这个时候方才露出几分笑容,接受了她的安排。

    洛家姐妹告辞之后,虫虫询问起了我与她们之间的关系来,给我的感觉仿佛有一些吃醋的样子。

    我挺喜欢虫虫这番小女人的状态,不过还是给她解释了一番。

    虫虫听完,笑了,冲我眨了眨眼睛,说我都知道,只是想看你老不老实而已。

    随后她对我说道:“带你去看一个人。”

    我问是谁,她不肯说。

    虫虫带着我走了一段路程,来到了一处地宫之中,在阴森森的水牢之中,我见到了一个让我有一些意外的人。

    倒吊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