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雷漫蓬莱岛,花重锦官城
    在狭窄的地方,几百人,和过万人,其实相差并不是很大,一样都是黑压压的一群人。

    放眼望去,到处都是人头。

    这些人的成分很复杂,有的是投靠了海公主林晓礼的巡防营成员、以及蓬莱岛的高手,有的是白头翁所领导的圣光日炎会,有的则是倒吊男和塔魔屠格涅夫从三十三国王团带来的顶尖高手,有的则是他们从日本、港澳台、东南亚甚至北美招揽来的江湖好手

    这些人很是凶猛,有的人嫌道路太窄,山路复杂,甚至跃上了周遭的殿宇,腾身朝着这边飞了过来。

    尽管我并没有瞧见中毒的倒吊男以及先行撤离的塔魔,但并不代表他们不在。

    而除了这两人,白头翁和海公主都是了不得的人物,更不用谈还有许多我所不认识的高手,在这样的敌群冲击下,别说留下来,跑都难跑。

    接过了凤长老递过来的海天螺,虫虫有一点儿愣神。

    过了几秒钟,她将其郑重其事地收入囊中,然后对凤长老和赶海大长老说道:“既然你们将海公主之位,以及蓬莱岛传于我,那一切都由我来决定。”

    凤长老一听,忍不住说道:“你快走,我们来挡住”

    她的话都还没有说完,虫虫便扬起了手来。

    她认真地说道:“据我所知,蓬莱岛还没有舍弃脚下的土地,孤身逃离的海公主。”

    赶海大长老焦急了,说你逞什么能啊?你以为你从陷空洞里领悟到了些什么,就能够以一敌百?幼稚,我们是跑不了了,但你们却还可以,你们还年轻,有着无限的可能,不用如我们一般,给蓬莱岛殉葬

    这个老妇人之前的种种表现都十分讨人厌,但现在换了立场之后,所作所为,还是挺让人感动的。

    虫虫转过头来,看着我,突然笑了。

    她的笑容如同冬天冰雪融化时的暖阳,如同春天鲜花盛开的灿烂。

    虫虫问我,说你怕么?

    听到虫虫的问话,我突然间精神一振,虽然即将面临着无数人的围攻,心中却没有半分畏惧,而是认真地对她说道:“虫虫,在与你分开的这段日子里,我遇见了很多的人物,也经历了许多的事情,虽然刚才我的表现很丢脸,但我可以跟你保证,我绝对不再是以前的那个陆左了。”

    说罢,我没有再继续解释,而是回过了身来,面对着已经超过五百、并且还在继续增多的敌人,拔出了手中的止戈剑。

    在那一刻,有风吹了起来,撩起了我额前的长发。

    虽千万人吾往矣!

    我突然笑了,看着头顶微微露出来的朝阳,然后轻轻叹道:“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

    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

    剑起,步踏斗罡,指着头顶之上,随后一股气旋至涌泉穴出现,朝着我的四肢蔓延。

    紧接着,面对着茫茫多的人群,我按动了手中长剑,低声吟唱道:“三清祖师在上,三茅师祖返世,神符命汝,常川听从。敢有违者,雷斧不容。急急如律令,赦!”

    赦!

    话音刚落,已然乌云弥漫的天空顿时就风云变幻,原本朝阳初升的大地变得黑蒙蒙的,而下一秒,一道颤抖中夹杂着尖锐的炸响雷鸣,从天空中传递下来。

    黑云之中,被某种力量强行撕扯除了一条裂缝来,那裂缝一瞬间扩大。

    随着我的咒文祈愿结束,从里面迸发出了一道金黄色的叉形闪电。

    闪电在一瞬间扩散,练成一大片,整个天空都是电闪雷鸣,紧接着气息直冲九天云上,整个天空都变成了纯白的颜色。

    下一秒,暮色顿扫,大放光明。

    这种光明在雷电的映照之下,显得十分的狰狞,大地之下的人们都忍不住仰头望去,映照着他们或者惊讶、或者诧异、或者呆愣、或者恐惧的表情,而这些表情在瞬间定格成了一幕画面,因为在下一刹那,弥漫天空的电网化作数百道的雷电,垂落而下。

    它们有的扩散,有的集聚,无数螺旋形的粗长电光,顺着我的心意,落到了前方汹涌的人潮之中去。

    大雨过后,神剑引雷术施展开来,有一种事半功倍的效果。

    轰隆隆

    在那一瞬间,整个蓬莱岛的人都为之颤抖,而原本扑向我的人潮,在那一瞬间就溃散了,有人前冲,有人后退,有人朝着四面八方散去,然而他们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徒劳。

    因为没有几个人,能够快得过闪电的速度。

    轰、轰、轰

    掩映天地的雷光瞬间改变了战场,增强版的神剑引雷术之下,无数人哀嚎着,有人被活生生地劈成了焦炭,也有人并没有死,却再也站不起来,只有凄惨的哭嚎着。

    不过也有人依旧站立着,这些人或许是幸运地没有被雷电劈中,或许是躲避开了去,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

    总之神剑引雷术肆虐的那十几秒钟之后,还有一两百人没有倒下。

    而这些人,应该是敌人之中最精锐的一群人。

    刚刚施展完了神剑引雷术的我浑身汗出如浆,然而面对着身后几人难以置信的目光,我却对虫虫眨了眨眼睛,然后说道:“表演还没有完呢,你且慢慢看”

    说罢,我深吸了一口气,消失在了原地。

    大虚空术。

    下一秒,我出现在了刚刚被雷芒掠过的人群之中,因为之前凤长老碧海潮生灭的缘故,地上潮湿无比,到处都是水坑,使得电芒依旧还在地上蔓延,不过我却浑然不顾,开始掐动手诀,使出了第二记的杀手锏来。

    在这样混乱的局面之下,有人惊慌失措,魂儿都丢了,但也有人专注力极为强大,一下子就瞧见了挤入人群之中的我。

    “千面人屠,是他,是千面人屠!”

    有人喊出了我的外号来,那声音撕心裂肺,显露出了十二分的惊悸,而立刻就有人抄着武器,朝着我这儿飞奔而来。

    面对着无数想要置我于死地的敌人,我完全不去理会,而是将整个心神都沉浸在了与脚底下地煞的沟通之中。

    这是一个困难的过程,但我必须要完成。

    就算是死,我也要做。

    因为我不想被虫虫看低,不想让她认为自己的“男人”是个废物,是一个被人打成猪头、只能靠吃女人软饭的软脚虾。

    快,快,快,求你了,给我一个机会。

    我整个人的意志都沉浸了下去,感觉在那一瞬间,这个世界的时间都变得缓慢了几分。

    终于,在一把锋利的长刀即将斩落在了我的头颅上之前,我引发了第二招。

    地煞陷阵。

    轰

    一声来自于大自然的怒吼,再一次传递到了正在瑟瑟发抖、或者心存愤怒的人们心头,不过这一次的震动,不再是来自于我们头顶的天空,而是脚下的土地。

    狭窄而曲折的山道,在那一瞬间就崩溃了,被蓬莱岛碧游宫无数前辈稳固下来的大山,在陷入了内乱之后,法阵被暂停或者摧毁,使得我的地煞陷阵没有了任何的阻拦,人们脚下的土地开始起伏,有的道路直接崩塌,有的地方却又莫名出现了拱起

    剧烈的震动之中,没有人能够挨得过这样的天地之威,无数人脚底发软,直接摔倒在了地上去,随后被翻滚的落石给淹没。

    “地震!”

    无数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绝望的惨叫声和愤怒、不甘的怒吼不绝于耳,而作为始作俑者的我,却在那刀锋临头的一刹那,遁入了虚空之中。

    啊

    那人眼看着就要将我这个罪魁祸首给直接斩杀,脑海里甚至都已经脑补了我头颅破开,脑浆四射的情形,但是在最后一刻,都已经感觉到刀锋之上传递而来的触感时,却失去了目标,那样的感受,简直就是一阵绝望。

    人生之大起大落,简直就让人崩溃,使得他的吼声,也从极度的兴奋,变成了愤怒而无奈的嘶吼。

    我并没有在虚空之中停留太久,而是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呼、呼

    连续两场的惊天法术,让我耗损了太多的精力,倘若是没有九州鼎那部分的气息撑住我,恐怕我早就倒下去了。

    而事实上,连续的大战,加上我之前身上所受到的伤势,让我都已经有些难以为继了,然而瞧见虫虫眼中那激动无比的眼神,我却莫名又多出了几分精神来,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如何?”

    虫虫的眼睛红了,有泪水流了出来,想说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口。

    她已经冲上了去,手中的玉如意,挡住了一头如同愤怒雄狮般的黑影,而那黑影,却正是狂化之后、宛如狼人的白头翁。

    那家伙并没有死,而且还冲到了这边来。

    跟在白头翁之后的,还有几十个避开了地煞陷阵的高手,而从混乱的地形之中,还有人不断越出来。

    瞧见这些人,我却并不惊慌,而是暗掐手诀,再一次念道:“请吾上天界,神威赦众神;请吾入地府,直至幽境宫;请吾入水府,四海波浪翻;请吾佐阳界,立便救众生;请吾救大旱,滂沛雨霖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