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第二张大阿卡那牌
    巨浪滔天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状况,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是很难理解,甚至去想象的。

    看惯了海边那只有几米的浪花,就难以感受那高大十几丈的巨浪扑面,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情形,但是如果看过美国大片星际穿越的朋友,也许对米勒星球那铺天盖地的飓浪有些印象,事实上这“碧海潮生灭“引发的飓浪,虽然没有那种星球级的规模,但十几丈陡然涌现而出的时候,的确也是让人感觉到了无尽的恐怖和绝望。

    我终于明白了那边的人为何要尖叫,像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这是天地之威,人力难以阻挡。

    大浪砸落下来的一瞬间,我甩脱了身后紧紧纠缠的白头翁,在天昏地暗,飓浪崩塌而下的那一瞬间,使用了大虚空术。

    因为脱离了那浓雾的范围,再也没有什么能够限制得住我的大虚空术,所以这一次,我终于遁入了虚空。

    而在虚空之中,我对于这突然涌现出来的巨浪,有着更多角度的打量。

    山峦崩塌。

    我脑海里唯一掠过的形容词,只有这一个,我没办法形容巨浪拍下来的威力,却瞧见原本凶狠莫名的白头翁被巨大的冲力猛然一撞,根本就站不住脚跟,直接朝着山下的方向猛然冲去,如同坐过山车一般,没几秒钟,就离开了我的视线距离。

    白头翁尚且如此,其余的人更是狼狈不堪,我瞧见一个又一个的人被冲出了凤长老的寝宫之外,没有半分停留,顺着山势往下飞奔,有的重重砸到了建筑之上,连带着建筑一起崩溃了去。

    事实上,在这样的飓浪席卷之下,大部分的建筑都抵受不住这样的威力,许多只有装饰性而没有稳固性的建筑顿时就给冲得乱七八糟。

    连之前那边准备袖手旁观的赶海大长老一群人,他们虽然离得远,有些时间准备,但终究还是给冲到。

    飓浪面前,没有敌我之分,谁也不能幸免于难。

    即便是有的人事先有所准备,去抱住了附近的山石、树木或者建筑,然而大部分都并不牢固,硬生生地受到了这样的冲击之后,顺着潮水,也跟着飞下来山下去。

    大浪袭来,几乎没有几人能够幸免,整个碧游宫陷入一片混乱之中,到处都是狼藉。

    而这里面的所有人里,只有一个人比较淡定。

    那人便是倒吊男。

    在半空之上,我瞧见了这个家伙,他手中的钢索朝着天空蔓延,而他的人也快速攀爬,立在了半空之中去。

    那钢索明明没有任何支撑点,却竖直朝下,仿佛云层之上垂落下来的一般。

    印度通天绳。

    我知晓倒吊男的这手段,它的名字又叫做神仙索,明代渊鉴类涵引佚书艳异编里面也有对其提及过,不过把它称之为“嘉兴绳技”,总之它是一种十分神秘而高明的手段,据说这一节绳索直通天上,人往上爬,就能够出现在天宫。

    正是凭借着这样的手段,让他避开了凤长老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究极大招碧海潮生灭。

    飓浪持续了三十多秒钟,当潮水落下的时候,整个碧游宫一片混乱,到处都是水洼,放眼望去,遍地都是断壁残桓,原本辉煌瑰丽的宫殿和亭台楼阁,早已不见模样。

    而洪水过后,还留在这碧游宫的人,十不存一。

    我从虚空之中浮现,落在了轰塌了大半的宫殿顶儿上,瞧见半空之中的倒吊男一脸便秘的表情,而在另外一边,我瞧见了那飓浪的始作俑者。

    凤长老。

    刚才的那一幕,简直就不是人力所能够主导的,她刚才使出来的时候,我真的是震惊到了,觉得这位上代海公主真的宛如神人一般,此刻瞧见她瘫软在地,手中抱着一个纹路奇怪的彩色海螺,知道刚才那样的手段,她也是竭尽了全力。

    她未必能够再使出第二次来。

    啪、啪、啪……

    通过通天绳,倒吊男落到了地面上来,双脚踩在湿漉漉的青砖地板上,他一边鼓着掌,一边缓步朝着前方的凤长老走了过去。

    他微笑着说道:“蓬莱岛碧游宫的至宝海天螺果然名不虚传,不过你以为冲走了那些垃圾,就能够逃脱此劫,会不会有一点儿太过于幼稚了?”

    凤长老这时还有余力勉强站起来,双手紧紧捧着那彩色海螺,然后缓缓说道:“东海蓬莱岛一向闭关自守,与你们井水不犯河水,你又何必觊觎我蓬莱岛呢?不如归去,不如归去……”

    她身体虚弱,眼神却很有精神,亮得很,在黑暗中发着光。

    倒吊男哈哈一笑,然后说道:“你们中国人有一句古话,叫做燕雀焉知鸿鹄之志哉,所以我也没有必要跟你讲我们的志向,在我们的计划之中,蓬莱岛必不可缺,你若不合作,自然会有人与我们合作,而你,老东西,怪只怪你挡了我们的路……”

    凤长老脸上掠过了一抹红晕,冷声笑道:“就凭方云月那小贱人,就能够颠覆我蓬莱岛?你真的是太高看她了。”

    倒吊男微笑着说道:“她的确是贱人,而且也是野心勃勃,不过她有一个你们都没有的优点,那就是听话。”

    凤长老哼了一声,说你们总有一天,会后悔接纳她的。

    倒吊男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说你放心,我们不会给她机会的,对于三十三国王团来说,没有人能够在我们面前玩花样譬如说你的哥哥,陆言阁下。

    他话语说到一半,却突然间转过头来,看向了我。

    我腾空一跃,下一秒,落到了那个老人的跟前来,横剑而立。

    我说你什么意思?

    倒吊男冷笑着说道:“你以为没有人看出黑狗是潜伏进我们三十三国王团的卧底?你想多了,事实上,国王团有一半的人都决定要处置他,而再过几天,我会把你的事情传回去,想要保住他的那几个老家伙恐怕也会妥协,到了那个时候,嘿嘿……”

    这个曾经在南美放下了无数杀孽的男人咧嘴一笑,露出了无限的杀机来。

    而当他说出这一番话来的时候,我也下定了决心。

    我的目标改了。

    之前我一心想要去见虫虫,把她带走,但现在我满门的心思,只有一件事情。

    杀了面前这个家伙。

    杀了他!

    只有杀了他,我哥才能够安全。

    我握紧了手中的止戈剑,而倒吊男显然是看穿了我的想法,不由得笑了,说哈哈,果然是一根筋啊,被我稍微一诈,就全部露陷了,果然,黑狗那家伙果真就是卧底……

    倒吊男狂笑着,而我身后的那位老妇人则开了口:“年轻人,你走吧,你不是他的对手。”

    我回头瞧了她一眼,平静地摇了摇头。

    我说不,你走吧,这是我跟他的恩怨。

    啊?

    这回轮到凤长老惊讶了,她说为什么?

    我本来想告诉她,说“我是你新收徒弟虫虫的男朋友,自然有帮你的义务啊”,然而话到了嘴边,却最终还是没有能够说出来。

    我不是那种喜欢携恩求报的性格。

    虫虫也不需要我来做人情。

    我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转过头来,看向了倒吊男,平静地说道:“你不用从我这儿套什么话,我的兄长,已经失踪了十几年,他什么样,我不知道,但我记得一件事情,那就是之前在南极的时候,你曾经要杀我,这仇,我得报。”

    倒吊男冷笑,说事情败露了就败露了,何必东扯西扯,一点儿也不爽利。

    我没有再与他多讲,长剑前递,用剑来说话。

    铛!

    止戈剑送出,穿越空间,落到了倒吊男的跟前来,然而倒吊男在这个时候,一改之前所有的疲怠,两根钢索宛如灵蛇一般,以一种极为奇怪的方式扭动,然后我的眼前一花,止戈剑却是给对方猛然缠住,进退不得。

    而这个时候,倒吊男也是冷笑,说你想要杀我?还差些火候不过我不会给你修为大成的那一刻,死吧,黑狗他弟。

    倒吊男松开了钢索,任由它缠住止戈剑,然后双手结印,却有一股类似于六芒星一般的图案陡然浮现,朝着我猛然落下,我往旁边一闪,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却见身边出现了一个五米宽的巨大深坑。

    而下一秒,倒吊男整个人都开始发光,发出了灼热异常的温度,仿佛火人一般。

    这是……

    还没有等我明白过来,他就朝着我发动了暴风骤雨的攻击。

    我止戈剑扯不出来,不得不用御剑术将其控住,然后抽身与倒吊男相斗,那家伙越打越快,我被步步紧逼,感觉到无比难受,好在有大虚空术撑着,倒也不至于受伤,然而过了几分钟之后,突然间我发现自己再也遁不进虚空之中去。

    而这个时候,我发现场边又多了一人,封禁虚空的力量,却是来自于那里。

    倒吊男也瞧见了,忍不住埋怨道:“屠格涅夫,我亲爱的塔,你就不能不插手么?我想要亲手了解这个烦人的小子……”

    啊?

    塔,thetoer?

    <b>说:<b>

    关于屠格涅夫thetoer的出场,具体的可以看拙作捉蛊记第十三卷的第八十一章来自三十三国王团的邀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