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绝境抗争
    完全忽略掉我大易容术惟妙惟肖的效果,而直接将我认了出来,倒吊男这一出来,立刻就镇住了场面。

    他落在了我面前七八米远的地方,似笑非笑地望着我,将我刚才陡然冒出,一口气连着诛杀两人的气势给镇住了,也让旁人都回过神来,朝着我这儿呈扇形一般围了过来。

    洛小北这小娘们儿则是激动地挥手,说陆言,好样的,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我眯眼打量前方的倒吊男,没有去看游离于边缘位置的洛小北,然后平静地说道:“阿瑟黑斯廷斯阁下,没有想到你的手居然会伸到东方来。”

    倒吊男哈哈一笑,却是朝着旁边的人介绍道:“诸位绅士可能对我们面前的这位先生有一些陌生,不过我还是想要给你们隆重介绍一下,他的名字,叫做陆言,在大陆江湖有一个很不错的外号,叫做千面人屠,而值得一提的,是他有一个哥哥,曾经是你们的上司,月魔黑狗。”

    月魔?

    听到这外号,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笑。

    不管别的,这外号至少比“theoon”的中文翻译“月亮”要好听许多。

    听到倒吊男的话,白发老外回过头来,走上前两步,然后阴沉着脸说道:“这就是踩着我手下尸体上位的那个小子?”

    倒吊男指着白发老外说道:“陆言阁下,忘记跟你介绍了,这一位,是圣光日炎会的总会长,白头翁艾伦斯图尔特康帝斯堡阁下,你当初可是杀了他不少的手下,没想到现在居然又碰到一块儿来了,是不是很有缘分呢?”

    圣光日炎会的总会长?

    听到倒吊男的介绍,又瞧见白头翁那一双满是怨毒的泛红双目,我知道事情恐怕是有一些麻烦了。

    不过回过头来,仔细想一想,前有猛虎,后有追兵,我们此刻本来就处于绝境之地,而且双方本来就已经是不死不休的情况,我反而就释然了。

    今日一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没有回旋的余地。

    既然如此,又何必介怀呢?

    我平静地看着不远处的白头翁,点了点头,说阁下对茅山宗犯下的杀孽,罄竹难书,作为茅山宗的外门长老,我会亲自找你讨要回来的。

    白头翁哈哈一笑,用带着怪异口音的中文说道:“你们中国人有一句老话,叫做择日不如撞日,那就先战吧。”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白头翁满心的怒火,哪里忍得住?

    当下他的话音一落,人便冲到了我的跟前来。

    唰!

    那人别看头发一片白,但人却并不算老,顶多也就四五十,正是精力最为旺盛的时候,身体的爆发宛如金刚狼一般,猛然一跃,居然跨空而来,紧接着我瞧见他的手上,真的有一对精钢爪套,钢爪锋利无比,径直扑到了我的跟前。

    我挥剑去挡,却听到白头翁怒声一喝,整个空间都嗡嗡作响,紧接着他的速度又快了几分,竟然敢在止戈剑挥下之前,抓向我的胸口。

    我身陷敌营,四面都是强敌,自然不敢掉以轻心,剑势未老,人便后撤,堪堪避过了对方的那一爪。

    不过白头翁很是凶猛,一抓不成,又来一下,暴风骤雨,连绵不绝。

    我不住往后退,瞧见不远处的倒吊男似笑非笑地看着我,顿时就觉得不对劲儿,往旁边猛然一滚,果然身后传来一道劲风,却是两把飞刀扎在了我的身后。

    余光处,我瞧见追兵已然赶到,甩出那飞刀的,正是之前我们遇见过的红音女。

    这飞刀角度刁钻,我倘若是没有反应及时,只怕已然被锋芒捅穿。

    我长吸一口气,却感觉白头翁继续杀来,而另外几人也扑杀而至,避无可避的情况下,我无奈动用了大虚空术,直接遁入了虚空之中去。

    白头翁一爪过来,目标消失,顿时就是一愣,那倒吊男却说道:“这人通晓负面空间,不要大意。”

    负面空间?

    我不太确定倒吊男的讲法,不过瞧见在一瞬间,许多人都下意识地防备住周遭,显然很有应对心得,我打量了一会儿,却是转移战场,朝着增援来的那一伙人之中撞了进去。

    我刚才被那白头翁压着打,心头一股怒火,此刻全部都倾泻到了这帮人的身上,几个起落之下,又有三人倒地了去。

    然而我这种剑走偏锋的手段却引发了倒吊男的愤恨。

    他看着战团之中的我,恨声说道:“陆言阁下,你这样的做法实在是太龌龊了,有违绅士的风范,真的是给你哥丢脸……”

    我听着这奚落,丝毫不受影响,手持止戈剑,在人群之中冲杀,宛如脱笼猛虎,势不可挡。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间听到一声凄厉的叫声,扭头一看,却见刚才与我在一起的骊风娘娘、洛小北等人被愤怒的敌人逮到,一阵猛攻,骊风娘娘身边剩余的那人立刻就被乱刀斩杀,而骊风娘娘一身鲜血,显然也是受创不轻。

    至于洛小北,她却是试图往外面逃去,却不曾想倒吊男居然亲自出手,前去追杀她。

    倒吊男什么水平,洛小北什么水平,这些我虽然不是特别清楚,但多少还是有一些强弱概念的,心头一跳,顿时就被分了心,感觉到后背一阵火辣辣的痛,却是给人用刀在上面划拉出了一道口子来。

    我反应迅疾,在刀身临体的一瞬间就拉开了距离,并且绷住了背上的肌肉,但刺痛依旧传遍了我的全身。

    在那一瞬间,我深吸了一口气,再一次遁入了虚空之中。

    我没有上头,更多的原因,是想要去救洛小北。

    铛!

    倒吊男的武器是两根金属绳索,宛如灵蛇一般,洛小北被他逼得破绽四处,狼狈逃窜,好在我及时出现,帮她挡了一下,而瞧见我的突然出现,倒吊男不惊反喜,指着旁边的人喊道:“抓住那小妞!”

    倒吊男一声吩咐,周围立刻群起呼应,而白头翁却显然盯上了我,一下子就又跟上了前来。

    我与倒吊男拼斗两下,无心交战,还待离开,却给白头翁缠住,随后瞧见洛小北被一众高手围捕,岌岌可危,顿时就有点儿恼怒。

    我恼的是洛小北自作主张,将我陷入了这绝境之地,怒的是倒吊男看出了我在乎洛小北安危的这一弱点,试图通过抓住洛小北来控制我,而我却又被这两大高手给缠住,根本脱身不得。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知道只能拼命了。

    而这时,我的脑海里,又开始出现了千年之前的一段场景来,在那个时候,有一个男人,一个人,一把剑,面对着整个中原方士,却没有丝毫畏惧。

    那一战,山河变色,无数人躺倒在了血泊之中。

    而这一次,我也将如同那个男人一般,血战不退,直至死去。

    抱着必死的心,我终于再无估计,手中的止戈剑猛然一转,却也不打算逃了,而是看向了倒吊男,冷笑着说道:“来吧,让我瞧一瞧,三十三国王团的大阿卡那牌,究竟有多厉害。”

    啊……

    止戈剑猛然挥出,在那一刻,隐隐之间有龙形浮现,落在了倒吊男的钢索之上,火花四溅的瞬间,白头翁的钢爪扑来,我回手一剑,毫不犹豫地斩杀了过去。

    铛!

    又是一声沉闷的响声,而这一回,往后退开的人并不是我,而是那个气势汹汹的白头翁。

    对方满心怒火,本以为自己在力量上面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却不曾想给我一剑震退,顿时就怒吼一声,紧接着整个人开始冒出滚滚黑气,下一秒,他身上的衣服一下子碎裂,有一头满是黑毛的恶狼从他的身体里钻了出来。

    仅仅是一秒之间,白头翁就从一个白发老外,变成了一头凶悍无比的直立饿狼,两米多高的个子,再加上如同狗熊一般的身板,钢爪也瞬间增长了一倍以上,宛如弯刀。

    狼人?

    我瞧见白头翁再一次朝着我扑来,挥剑斩去,双方交手,发出了一声“咚”的巨响,炁场爆炸,漩涡浮现,两人都往着后方退了几步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腰间一紧,却是给倒吊男不动声色地缠住了身子。

    倒吊男一击得手,毫不犹豫,钢索猛然一收,想要将我给勒死,我下意识地遁入虚空,却发现那钢索之上突然一阵冰寒,有一股阴寒的力量传递而来,将我死死拽住。

    走不了?

    我冷笑一声,猛然一剑斩落回来,切在了倒吊男的钢索之上。

    倒吊男的嘴角浮现冷笑,以为我不过徒劳,却瞧见那钢索应声而断,竟然敌不过止戈剑的犀利锋芒。

    我一剑断开身上的钢索,猛然又一剑,将冒着滚滚黑气的白头翁给逼退好几步,正要持剑冲将上前,却不曾想远处有人厉声喝道:“洛小北在我手上,你敢再动一下,我弄死她!”

    我猛然回头,却瞧见洛小北给五六人死死压在地上,而那个叫做红音女的女人,掏出一把匕首,紧紧抵在了洛小北洁白的脖子上。

    <b>说:<b>

    作死的洛小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