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暗室迷香
    什么情况?

    瞧见池子里差不多有十四五个男子,给脱得光光,堆叠在一块儿,没有半分生息的场景,我顿时就感觉到情况有一些不太对劲儿了。

    我看向了洛飞雨,瞧见她的表情很是严肃,便问道:“认识?”

    洛飞雨说道:“都是补给船的船员。”

    我说那刚才我们路上碰见的那些人是什么,海盗?

    洛飞雨说只怕未必是海盗这么简单。

    我还想再问,却听到不远处突然间传来动静,洛飞雨耳朵一动,人往上面一跃,整个人儿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而洛小北也是十分的机警,转到了一堆货物的夹缝之中去,我没有地方和时间躲闪,只有硬着头皮,滚入了尸堆之中。

    我这边刚刚躺下,却听到脚步声从我们刚才的船舱外由远而近,径直走到了我们这边来。

    来人差不多有六七个,似乎抬着重物,待来到水池跟前这儿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屏住了呼吸,又让遁世环遮住了我的气息,不过还是有点儿紧张,生怕有人跳上来打量。

    不过我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那帮人在水池前停下,紧接着又有两具尸体给抛了上来。

    其中有一具重重地砸在了我的身上,腥臭的鲜血洒了我一脸。

    我皱着眉头,想着早知道我直接一个大虚空术遁走就好了,何必受着委屈呢?

    不过话说回来,这补给船中有法器干扰大虚空术,我就算是使出来,只怕又会生什么漏子。

    我只有闭着眼睛,接受此刻的悲惨命运,而那帮人扔完了尸之后,并没有全部走,而是留了几个人,有人点了烟,围在水池旁边聊了起来。

    一个粗嗓门的家伙说道:“怎么样,全部搞定了吧?”

    另外一个嗓子尖一些说道:“差不多了,反正不肯合作的,都扔这儿来,至于剩下的这些,其实也有反水的可能,上头让咱们看紧一点,不要出了岔子。”

    粗嗓门说干嘛不全部杀了呢?

    尖嗓子说一会儿我们还要过那蓬莱岛的禁制,有人专门上船检查的,虽然明家投靠了我们,但总得留一些熟面孔来照应,免得对方生疑我们这一次来的目的,你们也知道,不要耽误了上头的好事,否则你我都兜不了吃着走。

    烟雾缭绕之中,两个家伙说了两句,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一个老外的声音,用英语喝止了他们,那两人赶忙把烟给掐了,点头哈腰的。

    等远处那老外走了,粗嗓门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说洋鬼子真几把烦。

    尖嗓子说得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刚才的那一伙人你也是瞧见了,咱们一个都惹不起赶紧的吧,一会儿你记得找块板子,将这水池给封起来,然后处理一下,你问问这味儿,嗯……熏死了,想办法弄好吧,虽说当值的巡海人站在了我们这一边,但若是出了纰漏,谁都担不了这责任。

    他拍了拍手,离开了,而那粗嗓门则老大的不乐意,急匆匆地跟了出去。

    这帮人一走,洛飞雨又出现在了水池边缘,居高临下地瞧着躺在尸堆里面的我,说道:“还有躺死人堆里的这爱好?”

    我老脸一红,从里面爬了起来,说这不是怕被人瞧见么?

    洛小北这时也爬了出来,说道:“我们得赶紧找地方躲起来,不然给人发现了。”

    洛飞雨说道:“我找到一个地方,你们跟我来吧。”

    她跳下了水池,脚步轻盈地跃到了另外一边去,我则是将身上的外衣给脱了下来,先是擦了一把脸上的血水,然后跟着过去,拐过一道弯儿,瞧见里面有一个小门,洛飞雨轻门熟路地推开了门,随后走进了里面去。

    我跟着进去,瞧见这边是一个潮湿狭小的维修间,大概是不常用的缘故,里面一片凌乱,东西乱七八糟的摆放着。

    洛飞雨待我们都进了来,小心翼翼地将门给反锁住,然后打开靠另外一边墙的工具柜,指着里面的空隙,说我们三个人藏在这里。

    我瞧了一下,那工具柜并不算大,三个人塞进去,肯定会很挤。

    不过事急从权,现在的情况十分古怪,我们得首先保证不被这帮杀人的家伙发现,然后才去考虑如何通过蓬莱岛巡海人的检查。

    瞧见洛飞雨和洛小北毫不介意地挤了进去,我也不多矫情,也跟着往里钻。

    三个人都藏进了工具柜里,把外面的门关上,黑暗的封闭空间里果然是拥挤不堪,而且里面除了工具的锈迹和机油味儿之外,还有两姐妹身上淡淡的香气,尽管为了秘密潜入的缘故,她们都用了手段来去味儿,但我们挨得实在是太近了,几乎是身子挨着身子,我都能够闻到她们皮肤里散发出来啊的微微香气。

    而且洛飞雨、洛小北呼吸出来的气息,也不住地往我鼻子里面钻。

    柜子里虽然黑暗,但我却能够想象得出两具娇艳火热的躯体和面容,贴着的肌肤处也传来了隐约的热力。

    当时的情况,着实是香艳无比。

    我也是很辛苦地强忍着,才不至于心猿意马,不过我这儿极力忍耐,两姐妹却完全忽略了我,洛小北低声问道:“姐,他们刚才说了,当值的巡海人被收买了。”

    洛飞雨显然是给我挤得很不舒服,冷哼了一声,说我没有聋,听得到。

    洛小北又说道:“姐,你说这些都是什么人啊?”

    洛飞雨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们刚才进来的时候,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走前舱么?”

    洛小北说知道啊,货舱好藏人嘛。

    洛飞雨摇头,说不,是因为前舱里面,有一些人,我们惹不起。

    啊?

    洛小北忍不住嗤鼻一笑,说姐,你说的是什么话儿?你以前可是邪灵教的右使大人呢,怎么想着变得这般胆小了?再说了,陆言现在的两把子手段也是拿得出手来的,怕什么?

    洛飞雨说如果我说前舱的那帮人,拥有毁灭蓬莱岛的能力,你还会说这话么?

    洛小北这下子懵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洛飞雨却没有再多解释了,而是说道:“一会儿进了蓬莱岛,我去找阿莲她们,你跟陆言去陷空洞,我们得赶时间,要在这帮人发动之前,撤离蓬莱岛,不然咱们可就都得给蓬莱岛殉葬了唉,真不该带你过来的……”

    洛小北这回明白过来了,说姐,你的意思,是那帮人来了?

    洛飞雨说他们早就该来了上一次的变故,都少不得这帮人的推波助澜,现在他们也到了收网的时候了。

    我这个时候终于忍不住了,说飞雨姐,你们说的那帮人,到底是谁啊?

    洛飞雨挪动了一下身子,将胸口往旁边移去,然后说道:“说出来你应该也很熟悉,就是三十三国王团的那帮人。”

    啊?

    我说他们已经把爪子伸到这里来了?

    洛飞雨冷哼一声,说上一次我们离开的时候,他们就已经伸过来了,只不过现在是彻底占领的时候,只可惜有的人并不知道,还以为能够左右逢源,然后好逐步地掌握住自己的权力呢。

    我说你说的是谁?

    洛飞雨显然很不高兴,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说道:“你记住一句,上了岛,谁都不要信任,你赶紧去找你的小女朋友,最好把她带出来蓬莱岛现如今待不了了。”

    我知道洛飞雨为什么会这么烦躁,事实上她的胸总是硌到我的胳膊,而她转过身,臀部又挨着我。

    我知道别看这美女娇艳迷人,不过应该很少有跟男性这么亲密过,肯定是很不适应的。

    而对于我来说,这本来是一桩左拥右抱的美事,但问题在于洛飞雨跟杂毛小道之间是有暧昧的,至于洛小北,她又跟我堂哥兼师父陆左有一些男女之间的瓜葛,两个女人鲜嫩可口,但都不是我能够碰的。

    所以我大部分的精力都在控制自己血气方刚的年轻身体上面,脑海里也都放弃了思考,而是不断地念着一句佛经。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如此香艳又难熬的情况足足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在此期间,维修室被人尝试打开过,不过最终还是没有人进来,随后应该是有蓬莱岛的巡海人出现,不过很显然就是被收买的那一位,简单的巡视一番,走了走过场之后,就离开了。

    船只最终停了下来,我们知道,已经抵达了东海蓬莱岛。

    不过船虽然停岸,我们却并不敢乱动,既然知道这船里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其他心怀叵测的人,我们就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

    如此又等了半个多小时,洛飞雨终于耐不住了,率先推开了柜门。

    我从里面爬出来的时候,浑身都是汗。

    倒不是说有多热,而是自个儿紧张的。

    洛飞雨将耳朵放在门口听了一会儿,随后推开门走出去,然而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剧烈的打斗声。

    <b>说:<b>

    碰也碰不得,好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