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满是尸体的补给船
    这世间最难对付的,不是恐怖的敌人,而是让人绝望的天灾。

    因为这个在某种范畴上面来说,属于“不可抗力”。

    然而面对着这朝着我们席卷而来的龙卷风,骑鲸者大声叫道:“抓好你们身边的任何固定物,不要放手。”

    他虽然提醒我们可能要弃船,但危机来临之时,却还是忍不住拨一下,猛然转舵,那船直接九十度转弯,然后加足马力朝着左边的方向奋力而冲,我紧紧抓着船只里面的一根柱子,感受着一重又一重拍打而来的巨浪,瞧见那龙卷风的规模巨大,这个时候转向,恐怕未必能够避开。

    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个时候我们倘若弃船,其实更加没有机会。

    远处的那龙卷风渐渐近了,下方细长,上方则是一大片的乌云,巨大的吸力将海水吸到了半空之上,形成水柱,同云相接,而除了水,还有许多海底的生物,各种海洋鱼类、海草、珊瑚以及各种古怪的海洋生物,以及……人。

    对,我没有看错,在那巨大的龙卷风之中,我隐约能够瞧见好几个人,也给吸到了半空之上去。

    这玩意儿,被人称之为“龙吸水”。

    我感觉自己的浑身绷得紧紧,不过要说绝望,倒也不至于,毕竟艺高人胆大,那龙卷风虽然恐怖,但对我的威胁其实并不算大。

    只不过没了船,漂在海面上,只怕会让我们无法继续接下来的想法。

    我这边的情绪还算稳定,洛飞雨眯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唯有洛小北,她不知道是不是晕船的缘故,整个人的脸色都已经变得苍白,宛如白纸一般,嘴唇也有一些发抖,我忍不住安慰她,说没事儿的,别怕。

    洛小北一脸苦涩,说怎么会这么倒霉啊?无相海,怎么会出现龙卷风?

    啊?

    我说你的意思,以前这儿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情况?

    洛小北说海上自然会有大浪,但像今天这般诡异的龙卷风,却绝对不会有,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轰……

    她说着话,突然间船体猛然一跳,差点儿就翻了去,前面的骑鲸者大声喊道:“小心了。”

    我随着船体一阵晃荡,等我稳下来,朝着外面打量的时候,却发现我们的船只在最后时刻,却是差不多与那龙卷风形成了一个切线,擦肩而过。

    尽管我不知道骑鲸者用了什么办法抵御住了那巨大的吸力,但随着船只开动,我们渐渐离那龙卷风远了一些,心也落了下来,而就在这个时候,骑鲸者却说道:“我艹,果然是有问题的。”

    嗯?

    我说怎么了?

    骑鲸者指着不远处的龙卷风黑云之上,说你们看那黑影。

    我眯眼望去,不由得心头一阵剧跳。

    真龙?

    不,不对,真龙是没有翅膀的,那黑影的轮廓反而有点儿像是西方传说中的dragon,拥有着巨大的翅膀,还有笨重的躯体,双翅一张开,不知道有几百米的模样,不过因为我们此刻的视线有限,那周围又是浓浓的黑云,所以瞧得并不真切,大部分地方都需要脑补。

    一直都比较沉静的洛飞雨这个时候却一下子站了起来,眯眼打量着头顶上的那黑影,许久之后,方才说道:“没想到,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

    我说什么意思?

    洛飞雨笑了笑,说有的人目光短浅,终究要吞下苦果,我原本还不知道如何处理我们之间的关系,现在反而释然了能够亲眼瞧见那些窝里横的人最终灭亡,对于我来说,也算是有了一个交代。

    她的脸上虽然在笑,但双目之中的眼神,却透着一股子冰冷。

    很显然,这位曾经做过邪灵教右使的大小姐,心头有着自己的骄傲,以及放不下的仇恨没有解决。

    我刚想问一下她这话语里到底是什么意思,却瞧见洛飞雨转过了头去,感觉她并没有什么谈性,也就不去烦她了。

    等回头的时候,我找个时间,悄悄地问一下洛小北就行。

    随着船只的马力全开,我们离那龙卷风地带渐渐远去,那头疑似西方巨龙的云上生物带给我们的心理阴影,也渐渐消散,周遭的风浪依旧很大,不过却没有了之前那种几乎想要将整艘船拍倒、直至倾覆的劲儿,让我们终于忍不住松了一口气来。

    而这个时候,海面上的白雾却越发的浓郁了。

    天色在龙卷风出现的时候,就是一片昏暗,而这个时候,更是如此,头顶上已经出现了点点星空,而当我们即将驶出迷雾海面的时候,骑鲸者突然说道:“你们准备一下,补给船出现了。”

    听到这话儿,我们都站了起来,举目望去,却见在视线尽头处,的确有一艘大船,在大海上孤独的航行者。

    那便是洛飞雨之前跟我们提过的补给船。

    说是补给船,其实也可以说是贸易船,因为东海蓬莱岛属于洞天福地的关系,灵气充裕,故而里面的一应海产都远比别的地方要鲜美许多,另外还有其他的特长,这些东西并没有被浪费,而是给充分的利用起来,由人代理,运出东海蓬莱岛,分销到世界各地区,从而换回了东海蓬莱岛所需要的许多物质。

    作为曾经的修行三圣地,东海蓬莱岛远比其它两位要更开放,也更具有包容性一些,它的名头在大陆不显,但是在港澳台、东南亚、日韩乃至北美一带,其实也是有美名的。

    只是这名头对蓬莱岛来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这个还是有待商榷的。

    骑鲸者不敢太过于靠近,在确认了补给船之后,对我们说道:“我只能送你们到这儿来,至于如何进入,就得你们自己想办法了,至于你们的回程,也别担心,我暂时不会离开太远,这里有一道符箓,你们出来之后,捏破这个,我就会赶来接你们的不过时间最好不要太久,五天之内。”

    他从怀里摸出了一道符箓来,这玩意并非黄符纸,而是一块竹筹,制作也是十分精美。

    洛飞雨看了我一眼,我没有接,她便伸手接了过来。

    简单叙话之后,我们来到了船甲板上,打量了一下远处的大船,又简单地沟通了一番,随后便跃下了水去。

    作为修行者,对于潜水这事儿有着极高的便利,一是体力,而是闭气,所以尽管风浪很大,我们都没有太过于在意,朝着远处的补给船奋力游着。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想着去照顾洛家姐妹,却不曾想人家的游泳技术远比我高强许多,没多一会儿,居然把我给甩到了后面去。

    瞧见这两姐妹如同两条美人鱼一般,在水里快速游弋,我不想被抛下,不得不作弊。

    大虚空术。

    海面上无法使用地遁术,但大虚空术却并无妨碍,只是用它来赶路,太过于奢侈,我使用得并不频繁,只是用来弥补我们之间的差距而已。

    如此游了一刻钟左右的时间,我们终于靠近了那艘补给船。

    望着这艘船朝着远处缓缓行去,我们不敢露头,潜在水下,用手势交流了一会儿,我自告奋勇,决定用大虚空术潜入其中,先找寻一个可以藏身的地方,随后再接应她们上船,对于我的提议,两人都赞同了,然而当我施展大虚空术的时候,却尴尬的发现,那补给船的内部一片迷雾,什么也瞧不清楚。

    里面供奉了让大虚空术失效的法器。

    我有点儿无语,不过最终还是找到了一点儿空隙,落在了补给船甲板的一处角落上。

    双脚一落地,我立刻找地方躲起来,然后小心翼翼地打量周遭。

    结果我半天都没有瞧见有什么人,又将耳朵附在甲板上听了一会儿,我方才确定这块区域没有人,便来到了船舷旁边,给洛家姐妹发信号。

    没多时,两人趁着黑暗爬上了船来,随后我们躬身,小心翼翼地朝着船舱摸了过去。

    我们走的是后面的船舱,船头的方位有灯光,也有人声,我们不敢打扰。

    下了船舱之后,洛飞雨轻车熟路,带着我们朝着货舱方向摸去。

    路上碰到了几个人,不过都给我们避开了。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瞧见洛飞雨的眉头紧蹙,显得有一些不安。

    我本想问她,但她脚步很快,一直在前面带路,却没有机会。

    抵达了货舱之后,按照计划,我们本应该找一个角落,或者箱子里面躲着,等船抵达蓬莱岛,过检之后再想办法出来,但洛飞雨却并没有这般,而是在货舱周遭巡视起来。

    洛小北有些意外,拉住了她姐,低声问道:“姐,你要干嘛?”

    洛飞雨左右打量着,然后说道:“你不觉得奇怪么,这船的人,怎么会这么少呢?而且刚才碰到的那几个,有人明显不像是这补给船的船员啊?”

    洛小北说也许是明东来刚刚招的人呗?

    洛飞雨摇头,说不对,有血腥味。

    说完这话儿,她突然间加紧了脚步,走到了一处装海产品的水池边,越上一米七的围栏去,低头一看,脸色顿时就严肃起来。

    我瞧见,也攀爬了上去,却瞧见池子里横七竖八,尽是被剥光了衣服的尸体。

    <b>说:<b>

    大难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