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海上危机
    洛小北的突然闯入让我颇为尴尬,赶忙将贴身之物按在水池里,然后回过头来,问她道:“你怎么跑过来了?”

    那短发妹子一脸古怪的笑意,说嘿嘿嘿,你刚才在干嘛?

    我黑着脸,将她推出去,说个人隐私,非礼勿视。

    我拧干了洗好的胖次,直接扔进了乾坤囊中,又洗漱过后,方才出来,瞧见直接坐在了我床上的洛小北,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说哎,我们有这么熟么,你可别乱来啊?

    洛小北眯眼瞧我,说你不会还生气上次的事情吧?

    我说什么上次啊,我都忘记了你姐姐不是说你在琉球么,怎么又跑到这儿来了?

    洛小北从床上跳起来,走到了我的面前,然后对我说道:“我听我姐姐说,你们准备去东海蓬莱岛?对不对?”

    我说是又怎么样?

    洛小北嘻嘻一笑,说我要跟你们一起去。

    啊?

    我看了一眼笑颜如花的洛小北,说这件事情,你跟你姐姐说了么?

    洛小北摇头,说暂时没有,这不是先找你来了么?

    我说你找我有什么用?

    洛小北说找你肯定有用啦你知道你现在有多火么?他们说你现在是江湖上新一代高手之中的佼佼者,江湖上提到你“千面人屠”的外号,都能够吓得刚刚出道的萌新瑟瑟发抖呢,我姐姐对你也很重视啊,肯定会尊重你意见的。

    我苦笑,说你别坑我,我们这一次去东海蓬莱岛,绝对是九死一生,这里面的危险我就不跟你多说了,我估计你姐姐也不会让你去的。

    洛小北眯着眼睛盯着我,说陆言,好歹我们也是共过患难的,你怎么能够这么不仗义呢?

    我说这不是仗不仗义的事情,我是不敢给你做主。

    洛小北突然间眨了眨眼睛,说我知道你去蓬莱岛要干嘛不就是去见你的那个女朋友虫虫么,那么我问你,你自信你能够进入蓬莱岛的禁地陷空洞里去?

    她的话一下子就踩到了我的痛点所在。

    的确,虽然我跟洛飞雨说我之前就进去过,不过之所以能够自由出入,最主要的还是屈胖三的功劳,跟我却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而经历过上一次的事情之后,这回我想要闯入陷空洞,其实可能性很低。

    这几乎就是奢望。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你想说什么?”

    洛小北说我知道怎么进入其中。

    我心头一跳,说你说的是真的?

    洛小北嘿然一笑,说你大概忘记我是靠什么吃饭的了,对于法阵的了解,这个世界上能够比得过我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我认真地看着她,说你可别忽悠我。

    洛小北冲着我眨眼,说只要你肯帮忙说好话,我到时候绝对让你能够抱得美人归,即便不能,至少也能够让你跟你家那虫虫见上一面。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好。

    洛小北瞧见说服了我,顿时就乐坏了,嘿嘿地笑,而且还对着我的脸啵了一个。

    呃,这野丫头。

    洛小北离开之后,我简单收拾了一下,出了门,在大厅这儿,正好碰见了洛飞雨,瞧见洛小北果然在缠着她姐姐,非要跟着去,洛飞雨自然是不愿意自己的亲妹子赴汤险的,一直摇头,而洛小北瞧见我过来,一把拽着我的胳膊,对她姐说道:“刚才陆言都说了,他会保证我的安全他的身手你也是知道的,不会有差错的……”

    啊?

    洛飞雨看向了我,说真的?

    我刚刚跟洛小北达成了协议,还指望着她帮我破解陷空洞外围的禁制呢,此刻也只有硬着头皮点头,说是。

    洛飞雨犹豫了一会儿,我本以为她还会继续反对,却没有想到她最后说道:“那行吧,不过你自己小心点,一旦有什么不对劲儿,立刻撤走。”

    洛小北得到了自家姐姐的同意,高兴坏了,挽着洛飞雨的手,说你放心,我知道轻重的蓬莱岛好歹也是咱们自己的主场,虽说现如今给人占了,不过我对那儿的熟悉,不会比你差的。

    洛飞雨的态度让我有些捉摸不透,硬要说她是因为我的承诺,我自己都觉得这也太假了。

    至于到底是什么情况呢?

    我想不通,也不愿意再去想的。

    昨天的时候,我们已经商量好了随后的行动方案,骑鲸者会跟我们一起去,不过只是送到蓬莱岛外围,进去的只有我和洛飞雨,现如今又多了一个洛小北。

    虽说东海蓬莱岛的补给船只是三天后抵达,但我们现在就得出发,前往无相海,所以也没有太多等待,便乘坐昨天的汽车出发。

    我们跟骑鲸者约定是在附近的一处海港,临行前,我特别用了大易容术,弄了一个比较平凡、不扎眼的模样。

    洛小北瞧见我这模样,笑了我一路。

    我们没有打扰被人,三人开车抵达了港口,船是骑鲸者这边找的,洛飞雨瞧见了港口停着的船,不过在约定的时间里,骑鲸者却并没有到。

    时间一过,洛飞雨就紧张了起来,左右打量,并且带着我藏在角落里去。

    我想起上一次在宝岛这儿的遭遇,也下意识地谨慎起来。

    好在半个多小时之后,骑鲸者终于赶到了。

    双方碰面之后,骑鲸者跟我们道歉,说他本来是提前赶到的,结果倒吊男那边的助手突然间打来电话,让他注意宝岛这边的动静,有任何事情,立刻跟他汇报他为了应付那家伙,不得不拖延了一些时间。

    对于迟到这事儿,骑鲸者很是抱歉,跟我们连声说着“对不起”。

    洛飞雨有些意外,说那边经常跟你联系么?

    骑鲸者苦笑,说我都说是被发配了,怎么可能经常联系啊,这是头一回,也不知道那帮家伙到底要办什么大事儿,不过别管它,应付一下就好了,不用放在心上。

    简单聊过之后,船就出港了。

    我们乘坐出海的船是一艘二手游艇改装的,更换了马达之后,性能很强劲,只不过环境不算太好,骑鲸者作为老牌的巡海者,操纵这种现代船只也不是什么费力事儿,为了保密起见,所以也没有带其他的船员。

    在下午两点多的时候,我们驶出了港口,朝着东海方向驶去。

    行船的事情,由骑鲸者在把握,倒用不着我们操心什么,船舱里面比较狭窄,我便在甲板上盘腿而坐,进行调息,没多一会儿,洛小北和洛飞雨这一对姐妹花也跟着出来了,洛飞雨还好,洛小北一副自来熟的模样,开始询问起了我的事情来。

    她说的很多,从第二届天下十大的选拔,到后来茅山遭劫时我的挺身而出,以及后来我在京都那边做的事情,这些都是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的。

    既然是传言,自然有夸大之处,也有许多的揣测想法,现在逮到了当事人,洛小北自然不会放过我。

    如果只是洛小北,我倒也可以三言两语含糊过去,不过洛飞雨在旁边听着,我就不敢敷衍太多。

    毕竟我这一次去东海蓬莱岛,求到人家门上,结果她不但帮忙联络,而且还亲自陪同,这人情可大着呢,尽管我知道这并不是冲着我的,我也没有这么大的面子,但不管怎么说,对洛飞雨,我还是得保持必要的尊重。

    所以我也是从比较客观的角度,将洛小北提的这些事儿,一一讲述起来。

    俗话说得好,“孩子没娘,说来话长”。

    时间就在彼此的交流之中,静静的流淌了过去。

    白天与黑夜更替,第三天,我们抵达了无相海,周遭升起了白色的迷雾,遮掩住了周遭的视线,海浪也越发地大了起来。

    简单地吃了一些食物之后,我给骑鲸者送去食物,他坐在驾驶舱前,接过我手里的食物,三两口吃下,然后又喝了一口水,这才说道:“无相海不太平啊……”

    啊?

    我说怎么了?

    骑鲸者叹了一口气,指着远处的一点儿轮廓,说你看那是什么?

    我眯眼打量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是我们要搭乘的补给船?”

    骑鲸者摇头,说补给船不是这么小的,那是海盗船啊。

    啊?

    我说海上丝绸之路那帮家伙?

    无相海这地界儿很古怪的,一般的船只都会绕开走,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骑鲸者说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你去跟洛家姐妹俩说一声,回船舱来,我们得加速绕开那几艘船,免得撞上了,麻烦。

    我上去通知,洛家姐妹听到我的话语,都回到了船舱来,询问骑鲸者,得到答复之后,表情都变得认真起来。

    我们开始待在船舱之中,没多久,骑鲸者开始转变航向,绕开了远处的船只,我默默打量着前方,却不曾想屋漏偏逢连夜雨,天色说变就变,一下子就黑了,随后哗啦啦的大雨如同瓢泼一般落下,浪也变得巨大起来。

    骑鲸者是老船长了,即便是面对着这样的情况,却也并不惊慌,然而一刻钟之后,他突然开口说道:“你们得准备一下,我们估计得弃船了。”

    啊?

    洛飞雨说为什么啊?

    骑鲸者指着前方,说你们看。

    我们顺着他的手指望过去,却见前方的海面上,却出现了一道巨大的龙卷风,正朝着我们这边卷来。

    <b>说:<b>

    海上巨浪&hellip;&hellip;

    一锅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