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明月如你
    骑鲸者欧阳发朝。

    瞧见面前这老熟人,我惊讶万分,不过好在我还算是见识过大世面,虽然惊讶,但并不慌,朝他问好道:“好久没见了,欧阳,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骑鲸者朝着我点了点头,说洛小姐告诉我你来了,我特地赶过来的。

    我眯眼打量着他,有心问一下我老哥的情形,不过因为洛飞雨在旁边,最终还是没有开口问起。

    洛飞雨对我们说道:“外面不好谈话,进屋吧。”

    屋子里是类似于日本榻榻米一般的布置,我们进了屋子,刚刚在案台前盘腿坐下,便有人送了香茶过来,待人退下之后,骑鲸者看着我,说我听说你准备前往东海蓬莱岛?

    我点头,说对。

    骑鲸者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事情恐怕有点儿不太好办啊。”

    我说欧阳你曾经是东海蓬莱岛的巡海人,有什么可以教我的?

    骑鲸者说闯入蓬莱岛的办法,我自然可以悉数跟你说,不够如果里面的人将法阵更改了,即便是知道方位,也未必能够进入其中,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想法子混入其中这一两年来,东海蓬莱岛越发开放,出入境内外的物资船只也多了,如果能够在无相海上面找到相关的船只,混入其中,并且避开了检查,理论上还是能够进入的。

    我听得一头雾水,说我们自己进,已经不行了?

    骑鲸者说倒也不是不行,你身边不是有一个很精通法阵的小孩儿吗,带上他,我就没问题。

    我苦笑,说屈胖三去了南极,一时半会儿,未必能够回得来。

    骑鲸者双手一摊,说那就没办法了。

    两人谈到这里,就有点儿僵,洛飞雨插话,将一张资料放在了茶几上,指着纸张上面一个三十多岁、油光水亮的男子,说现在帮东海蓬莱岛进行进出口贸易的,是东大街的明家,他们家的大少爷明东来我们还有联系,所以补给船的时间表我应该能够搞得到。

    骑鲸者扬眉,说那能不能请他帮忙,把陆言混进去呢?

    洛飞雨摇头,说那家伙虽然精虫上脑,但绝对不傻,知道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再弄人进去,无异于自寻死路,我西门王家这么大的产业说没就没,他如何肯干?

    骑鲸者说那也就是说只能借力,却没有内应咯?

    我说这就够了,问题不大。

    瞧见我自信满满的模样,洛飞雨便是点了点头,说好,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想办法去套他的话。

    说罢,她起身,对我们说道:“你们先聊,我去去就回。”

    洛飞雨何等人物,察言观色的本事比谁都强,知道我与骑鲸者有话要讲,便立刻借故离开。

    我待洛飞雨走了没一会儿,然后支起身子来,对骑鲸者问道:“欧阳,有一句话,不知道当不当问。”

    骑鲸者对我点头,说请讲。

    我说我哥现在……

    骑鲸者没有等我说完,直接开口说道:“你哥去了北美,据说是正常轮换,现在被派遣过来执掌亚洲事务的人,是从南美洲派过来的负责人。”

    我先是一愣,随即问道:“倒吊男?”

    骑鲸者看着我,说你认识他?

    我说不但认识,而且还有过一段不太愉快的经历。

    骑鲸者并不意外,点头说道:“那个人脾气很怪,有点儿精神病的趋向,能够受得了他的人不多,你跟他有过节,这个我可以理解。不过那人心眼小,睚眦必报,如果有可能的话,你最好还是不要跟他打照面。”

    我说那人现在在哪儿?

    骑鲸者说常驻在日本关岛,不过最近这段时间,经常跑东京以及宇宙国的首尔,听人说他跟sasung太子交往过密,而且与青瓦台以及一位姓崔的女士关系特别好,有发展成会员的意思正是因为这样的成就,使得你哥重回亚洲的可能性变得很低。

    我说也就是说,你知道了他们这个组织的性质了?

    骑鲸者苦笑,说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只以为找到了金主,到后来才发现并不是这样的,也明白我们其实并不是一路人,很多人质疑狗哥为什么会选择与他们合作。

    我说你也这么想的,对么?

    骑鲸者摇头,说不,狗哥肯定有他自己的考量,我既然离开了蓬莱岛,并且选择跟随他,那就不会再三心二意,不过其他人却并不这么想,这两年,陆陆续续有人离开了,而且我总有一种感觉,狗哥似乎放任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说他没有把你们带去北美总部?

    骑鲸者摇头,说他单枪匹马过去的,没有带一个人。

    我很担忧我哥上一次在南极私放我的情形被那帮老狐狸看穿,不过听骑鲸者的意思,知道他也是一知半解,忍住不问,然后说道:“那你们留在这边的旧部怎么办?”

    骑鲸者笑了,说有人走,就有人留,我们这些旧部,有的走了,有的却受到了黑斯廷斯的重用,当然也有人如我一般,被发配到了并不重要的地方虚度人生,不过这并不重要,因为对于那帮家伙的野望,我也并不是很在意。

    我忍不住问道:“倒吊男手下,到底有多少势力?”

    听到我突然这么问,骑鲸者有些惊讶,看着我,然后说道:“你想知道什么?”

    我说你应该知道他最近的动向,所以……

    骑鲸者摇头,打断我道:“我只是一个边缘人物,什么都不知道,如果有机会,你最好还是跟狗哥交流一下吧。”

    现如今的骑鲸者,与我记忆中的一般无二,都是个耿直的人,我明白他现如今的许多考虑,想了想,也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很显然,我哥陆默留下来的这帮老臣子虽然也算是一股力量,但对于三十三国王团亚洲事务来说,都是边缘人,之前他们之所以邀请我哥加入其中,最主要是看中了他的能力,然而当我哥表现出了一些不符合他们心理期望的事情之后,他们便委派了执行能力更强的倒吊男过来。

    事实上,三十三国王团在亚洲这儿,应该有着很深厚的底蕴,至于我哥的这些旧部,恐怕是不得信任的。

    我停下了追问,而是询问起了我父母的情形来。

    骑鲸者告诉我,说我哥在很久以前就做过了安排,这世界上知道他们下落的人少之又少,但让我放心,无论是谁,都不会打扰到他们正常的生活。

    听到这话儿,我方才宽心一些。

    二十分钟之后,洛飞雨重新回到了房间里来,拿着一份刚刚打印出来的补给行程表,放在了我们面前。

    最近的一次,在三天后,而如果我们想要搭上这一班船,明天就要出发了。

    洛飞雨询问骑鲸者的时间是否有空闲,那男人便笑了,说我现在别的没有,就是时间多,闲得蛋疼。

    他没事,一切就都好说,而且他既然表达了愿意送我们去蓬莱岛的想法,我们也没有太多怀疑,将人送走之后,洛飞雨单独找到了我,对我说道:“你应该知道他现在的身份,对吧?”

    我说我知道。

    洛飞雨说欧阳这人的确是值得信任,不过他背后的组织,跟许鸣现在的教团交往甚密,在宝岛的实力也是十分的大,所以这两天你就待在这里,哪儿也别去,可以么?

    我说好的,我明白。

    洛飞雨又说道:“另外一点,欧阳送我们到了蓬莱岛之后,他就会离开,而我也有事情要做,所以怎么混进陷空洞,得你自己想办法。”

    我说你们能够帮我登岛,这已经很感激了,其余的我自己可以处理的。

    听到我这般说,洛飞雨有些意外,不过还是认真地点了点头,对我说道:“我听过你最近的事情,知道你现如今是江湖上新一代的顶尖人物,风头很盛,但请你记住,东海蓬莱岛是一个有着几千年历史的顶尖修行圣地,藏着许多你不了解的手段和高手,所以保持必要的谨慎之心,这是很重要的,不然你很有可能会把命丢在那里,明白我的意思么?”

    我说我懂,谢谢你的提醒。

    洛飞雨跟我讲解完了这些之后,没有再继续,朝着我点点头,然后送我去准备的客房休息。

    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月亮,我陷入了沉思之中。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此去东海蓬莱岛,艰险无比,必然又是一场大战,能否回返也未必知晓,但我却一点儿都不害怕,反而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徘徊于胸口。

    虫虫,我来了。

    如果有可能,我想要带你离开。

    一夜无话,似乎有梦,梦中一轮圆月挂半空,我与虫虫相依相伴,结果早上起来的时候,我默默去了洗手间,换了一条贴身之物。

    正在我洗着东西的时候,突然间洗手间的房门给人推开,随后一个脑袋挤了进来,冲着我炸了眨眼,嘻嘻一笑,刚要打招呼,突然赶紧捂住鼻子,对我说道:“哎呀,这什么味道啊?”

    <b>说:<b>

    形势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