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各自分离
    抵达了三目巫族的聚集地,王明跟着哮天叶去王宫与绿叶族长“复命”,而我这边则并没有跟着一起去,而是在临时安排的房间,与劫作深入的交谈。

    之前因为形势紧迫,并且劫这人又不太善于言辞的缘故,所以我们的交流并不算多。

    一直到现在,我们方才都有机会坐下来聊天。

    对于劫的突然出现,我反正是挺意外的,如果是荒域的话,这还可以理解,但这儿是虫原,跟随着悠悠这么一群人千里迢迢地跑到这儿来,而且还没有被发现,说句实话,这其实挺可疑的。

    如果不是劫后来的种种表现,以及他对悠悠一伙人的毫不留情,我甚至认为我面前的这个少年,说不定是个内奸。

    不过这些事情我都藏在了心头,没有说出来。

    我问劫接下来的打算。

    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其实我并不是荒域的人。”

    啊?

    我先是一愣,随即想起之前的种种情形,便问道:“那么,你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对么?”

    劫点头,说对,事实上,我的上一世,出身茅山。

    对于劫的经历,我知晓一些,却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提及这个,愣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上一世?”

    劫没有待我回过神来,开始简单地讲解了他的身世。

    陈留劫的上一世,叫做杨劫,他的师父叫做杨影,又名英华真人,是茅山宗十大长老之一,而他自幼生长于茅山,与英华真人名为师徒,感情却如同母子,后来英华真人在华东神学院的任职过程中离奇死亡,他受尽打击,后来通过茅山后院的虚空去了异界,历经劫难,最终被时空乱流绞死。

    人虽然死了,但灵魂却没有断绝,飘飘忽忽,却是落到了荒域,随着胎儿出生,变成了现如今的陈留劫。

    而除了前世的身份,他还有另外的一个身份。

    那便是战神蚩尤的八十一魔将之一。

    当然,这一切都已经随着过往云烟而去,现如今的他,虽然有着前世的记忆,以及某种远古的身份,但他便是他,了无牵挂的陈留劫。

    听完面前的这个少年郎用简明扼要的言语讲完这一切,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前半部分我知晓,但后面的内容却让我很是诧异。

    我说你讲的魔将,我之前不知道,但现在却晓得了现今的蚩尤转世,我也认识。

    劫说便是茅山大师兄陈志程,对吧?

    我说你知道?

    劫说我当然知道,八十一魔将的转世,都是为了他再聚势力,只不过天机被扰,最终没有如愿以偿,不但凌乱,而且错落,上一世的我其实已经隐约觉醒了意志,而这一世我清楚得更快。

    我说你既然什么都想起来了,那为什么不去投奔他?

    劫摇头,笑着说道:“两世为人,让我想明白了许多的事情,该做的我都做过了,我已经不再欠他什么,而他也不需要我的帮助,这世界上唯一让我感觉到愧疚的,除了上一世的师父英华真人之外,再无他人。”

    听到这话儿,我心里明白,这所谓的“他人”,其实也包括了我。

    虽然他叫我“师父”,但一来我与他并无正式的师徒关系,二来刚刚认识不久就分离了,要说感情,其实并不算多。

    他连自己“魔将”的身份都抛弃了,又如何会在意我的看法呢?

    明白了这一点,我反而豁达了许多,把他当做同辈人来看待,问他道:“那以后你有什么打算呢?”

    杨劫看着我,说你希望我跟在你身边么?

    听到他突然说起这么一句话来,我先是一愣,随即苦笑道:“如果你还是以前的陈留劫,我或许会留你在身边,将我所学传授于你,一来是你人不错,是个不错的弟子,二来也是给我敦寨苗蛊多一份传承,不过想必这世间除了英华真人之外,恐怕没有第二人能够当你师父了。”

    劫听到我的话语,有些惊讶地看了我好一会儿,然后突然跪下。

    我给他的动作吓了一跳,赶忙去扶他,没想到他已然磕了三个头,这才给我扶起来。

    我说你这又是何必?

    劫说倘若没有你,我或许到现在都只是荒域之中懵懵懂懂的一个小孩儿,什么也不知晓,不明白自己的前世,也不明白所有的过往,正是因为你的出现,让我解开了人生的迷雾,这三个头,是我欠你的。

    我说没必要,没有我,也会有其他的人。

    劫说我准备离开,至于去哪里,我也不知道当初在九丈崖与你们分离之后,我去过很多地方,包括茅山宗,我都有偷偷去过,后来才发现,物是人非事事休,世间早已不是我所熟悉的地方了,而如何找回自我,这才是我最该做到的。

    我听出了他话语里的意思,不由得笑了,说其实我挺羡慕你的,江湖之大,何处不是家,无牵无挂,浪荡四海,这样挺好的。

    劫感觉到了我的善意,也抬起头来,看着我,说也许有一天,我会回来找你的,而那个时候,我一定会跟现在有所不同。

    我伸手,与他相握,说临别了,没有别的可说,只能祝你心想事成。

    我的豁达让劫很是感动,他紧紧地握了握我的手,却没有说话。

    聊过之后,劫便与我告辞了。

    临别前,两人都没有再多说什么,我送他离开,他走了很远,快到街巷拐角处时,却回过了头来,朝着我挥手,说师父,再见。

    师父?

    劫临走前的称呼让我愣了许久,不知道为什么,一股暖流从心头洋溢了开来。

    这个少年有着很丰富的过往和经历,连我都为之赞叹和敬畏,然而他并没有变,最终还是我当初在丛林中瞧见的那个少年。

    不忘初心,这话儿说得容易,但经历了沧桑之后,又有多少人能够做到?

    劫的离去,我的心中并无悲伤,反而多出了许多的感悟。

    许久之后,王明回返而来,询问起劫的下落,我跟他聊起了劫临走时跟我说过的话,王明也不由得感慨,说魔将之事,我们都已知晓,却不曾想他居然能够抛弃掉这样的宿命,找寻自己的真我,仅凭这一点,他未来的成就,就远不是那些留在黑手双城身边的人能够比得上的。

    我说我在想如果我把这件事情告诉给箫老大,不知道他会怎么想。

    王明笑了,说你想看到他吃惊的表情?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估计你会失望的劫上一世可是他的师弟,他到底会做什么样的选择,我想箫老大远比你更加明白。

    说罢,他又叹道:“说到这件事情,还真的让人感慨陆言,说句实话,你是怎么看待黑手双城,也就是转世蚩尤的?”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在过往的历史之中,蚩尤一直都是备受诟病的野蛮人、喜好杀戮的暴徒,但我们知晓,历史都是胜利者所书写的,他到底是什么模样,谁也不清楚,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大敌当前,的确是可以合作。”

    王明对我说道:“陆言,你得记住一点,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三十四层剑主的确是我们的敌人,域外天魔也是,但任何想要改变现状,而摧毁我们所珍惜的和平,以及一切敌人,也都是我们的敌人,必要的时候,我们就得站出来,如同当年的陆左和箫老大一样,知道么?”

    我明白他的意思,点头说道:“我知道。”

    两人那夜聊了许多,而通过与王明的对话,我越发深刻地感受到了他身上所承担的责任。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句话换一句话来说,那便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这是我们的责任。

    次日,我们与三目巫族的绿叶族长告辞,然后穿越虫原,用了一天多的时间,回到了苗疆万毒窟。

    返回了苗疆万毒窟之后,我找到了鹿婆婆,与聚血蛊小红碰了面,有些日子没见,我感觉小红似乎有了许多的变化,这并非是体型或者其他方面的变化,而是……

    怎么说呢,现如今的小红,更具有人性了。

    这是我说惊讶的地方。

    越是如此,我越不能将小红给带走,纠结再三,最终还是放心地将它留在了鹿婆婆的身边,让她好好教导。

    小红留在这里,但我不能留。

    我得将陆左的消息传给杂毛小道那儿去,让他知道我们现在的情况。

    所以我没有待两天,就准备离开苗疆万毒窟。

    但是王明却并不跟我一起离开。

    他从小米儿那里得到了消息,说小观音很有可能会在近期赶回来,所以他希望在苗疆万毒窟这儿等待一下。

    我不能耽搁人家两口子鹊桥相见,最后只有孤身一人离开。

    出了苗疆万毒窟,又离开了麻栗山,抵达山外的麻栗场镇上,我联系了茅山的联络人员,随后又跟杂毛小道进行了直接的沟通,谈及了万毒窟的一应事情,得知了陆左的失踪和小妖姑娘的回返之后,他沉默了许久,说知道了。

    他问我有什么打算。

    我想了许久,说如果没有事的话,我想去一趟东海。

    <b>说:<b>

    东海,东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