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狭路再相逢
    听到小妖的话语,我愣了半天都没有说话。

    尽管知道这游先生的来历并非寻常,但我却也不知晓她居然还有这么多的曲折,没想到最后居然是杂毛小道的干女儿。

    三十四层剑主是闻铭的“儿子”,游先生是杂毛小道的干女儿,这事儿还真的是荒唐。

    我的确是有听过一些关于那个什么悠悠的事情,不过一来人已经死了,而来就算是没死,也不会突然间长得这般大,不过小妖既然这般说了,我自然也是信的,知道骤然间长成年,对于小佛爷来说,并非难事。

    难怪当初陆左询问起这游先生的容貌时,会若有所思。

    现在的问题,在于那家伙到底是悠悠本人,还是小佛爷附身其上,这才是关键。

    小妖跟我解释完这些之后,没有再多谈,而是给荆十一娘治起了伤来。

    让我在窗户边放风,而这边则开始施法。

    我一边望着远处的那殿宇处,一边用余光打量着这边,却见小妖伸手,在荆十一娘面前轻轻一抚,那荆十一娘却是化作了野雉,身型瘦长,头顶呈青铜褐色,两侧有白色眉纹,眼周和颊部的皮肤裸出,呈绯红色,通体蔚蓝,羽毛华贵,闪耀着微光,又有星星点点的斑块,如同眼镜一般深邃,十分漂亮。

    瞧见荆十一娘此刻的本体,我终于知晓了小妖为什么能够和她走到一块儿来。

    之前的小妖虽然并非鸿鹄,也没有能够幻化人形,但口中能言,荆十一娘把她看作了同类,彼此结下了交情,故而才会一路相伴,千里迢迢地送她至此。

    小妖还在轻拂,荆十一娘化身的野雉浑身颤抖,翅膀舒张开来,而这个时候,小妖的头突然间一变,突然间化作了高贵的凤头来,双目璀璨,火红色的鸟喙张开,口中居然有金色的口涎低落,一滴一滴,全部都落在了荆十一娘的伤口上面。

    这些金色口涎每一滴都晶莹剔透,落在荆十一娘身上,却有芬芳传出,馥香满室,虽然清新典雅,却又有让人回味的韵味。

    瞧见这个,我知晓了小妖治人的思路,却是用凤凰本身的神奇,来让荆十一娘受益。

    瞧见这金色的口涎,我下意识地咽了一下口水。

    哎呀啊,陆左以后可真的是有口福了……

    这般想着,我下意识地脸红了一下,随后转过头来去,非礼勿视,不去打量。

    没多一会儿,我听到身后有所动静,转头过来,却见原本重伤、奄奄一息的荆十一娘此刻已然从石榻之上爬了起来,精神奕奕,挥动着手脚,身上的所有伤势居然消失一空。

    她惊叹于小妖的神奇,而小妖却并不在意,与她简单聊了几句,然后走到了我这边来,继续询问相关的事宜。

    我把我来到这个地方所经历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听完之后,小妖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若是没有王明大哥,我们直接离开便是了,不过他现如今为了救我而身陷此处,我们逃离,的确是不妥。”

    她沉吟了一会儿,然后对我说道:“你觉得那个悠悠,被小佛爷附了身?”

    我跟她解释了几点我怀疑的地方,小妖听完,也很认同,然后问我,说你觉得那小佛爷的实力有多强?

    我估量了一会儿,说:“若只是他一人,我咬着牙,或许能够五五开,但如果他身边爪牙太多,我只怕是应付不及。”

    小妖对我说道:“我现如今刚刚化作鸿鹄,许多法门皆有出入,并未至巅峰,能够帮到忙的其实并不多,否则倒是可以与你一同杀个回马枪,过去找人。”

    听到她这话儿,我方才明白了她刚才为什么要载着我们离开。

    不过的确也是,小妖初逢大变,而且还是这般天翻地覆的变化,适应都没有来得及,谈什么战斗力,对她也未免太过于苛刻。

    想到这里,我说道:“这样吧,我去找人,你们在外围策应。”

    小妖摇头,说这怎么行呢,太危险了,还是我跟你一起去吧?

    我摆手,说道:“我也不去。”

    啊?

    小妖和荆十一娘一阵惊讶,不知道我为何会说出这般自相矛盾的话语,不过我却并不解释,而是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开始作法。

    半分钟后,当瞧见另外一个与我一般模样的人站在面前,两个女人都惊呆了。

    什么情况?

    我笑着说道:“你可还记得当初救我时,我肚子里面种下的那聚血蛊?这便是它给我的本事……”

    简单解释了一下,小妖很是高兴,说这样挺好,就算是碰到强敌,也不会损失太大。

    道陵分身法,经过这么多次的尝试之后,这一位分身的实力,远比之前的要强上一些,这得益于我对于道陵分身法的理解,也得益于精雕细琢的缘故,当下分身也是拱手,朝着我们这边道别,随后返身,朝着那边的犁熔洞走去。

    这一次过来,再无阻碍,显然游先生、或者说悠悠以及她的手下已经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到了下面的犁熔洞去,无暇再顾及上面的动静。

    我顺着原路,再一次回到了那八门之前,凭借着脑海里的记忆,走向了生门。

    这生门,却正是青丘雁躲入的洞穴。

    我并不清楚王明的下落,因为他是最后骑着火焰狻猊赶来的,而在此之前,我们就已经闪到了八门之中,现如今既然王明没有出现在我们这一门中,最有可能的,就是跟青丘雁在一起。

    我坚持自己的猜测,进了生门,却见一入其中,几秒钟过后,景致立转,后路断绝,我已然适应,不多计较,向前进发,结果没走两步,就踢到了一具尸体。

    我蹲下身子来,仔细打量了一会儿,瞧见这是之前瞧见的一山民,虽然印象不深,但记得颇有一些勇力。

    怎么就死在这儿了?

    我心头有些骇然,想着这儿可是“生门”在奇门遁甲之中,生门属土,居东北方艮宫,正当立春之后,万物复苏,阳气回转之时,土生万物,所以古人命名为生门,此乃大吉大利之门。

    按道理说,这儿才是正确的出口所在,却不曾想一进来就碰到了死人。

    不过法阵一道,在于诡变,我们在惊门之中,虽有意外,却最终在那盘丝洞中找到了众人虎视眈眈的五彩神石,那么生门这儿杀机四伏,也不算是什么稀罕事儿了。

    我简单打量了一会儿,也不再多看,继续向前。

    这儿的道路与惊门那儿相比,平直许多,我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着,也有岔路,不过我一律向左转去,没多时,就瞧见一头身型巨大的怪兽尸首,这玩意有点儿像是蜥蜴,通体都是漆黑颜色,背上有狰狞的棱角,格外恐怖,仔细打量,仿佛能够感觉得出它生前的威风。

    不过此时此刻,这不过是烂肉一堆,我打量过去,发现它似乎给人掏弄过一番,将身体里的某些东西给弄了出来。

    又往前走,陆陆续续瞧见各种凶物的尸体,许久后,我又瞧见一个山民的尸体。

    在这山民的尸体旁边,我瞧见了之前在熔浆池子那儿出现过的场景数不胜数的宝石原矿,红的、绿的、蓝的,璀璨无比,这些东西倘若是能够弄出去,每一个人都能够富可敌国。

    我瞧见好几个地方有被挖掘过的模样,知道来过这儿的人也没有闲着,肯定是忍不住动了手。

    我此刻心急找到王明一行人,对于这些珍奇异宝并不心动,只是简单地打量了一番,然后准备离开,而没想到我刚刚转过一道拐角处,前头却突然间出现了一大群的人来。

    为首的那人,却正是刚才与我交过手的游先生。

    悠悠。

    这个剃着短寸头、脸上有刺青浮现、作中性打扮的家伙身材出众,足有一米七八的高度,胸口平平,仿佛胸肌一般,除了脸的轮廓还算柔顺之外,根本瞧不出几分女性的特征。

    而她的脸上,更是有着几分古怪的狰狞和恐怖,让人心头发堵。

    而她的身后,金猪王一行人如众星捧月一般,将她围住。

    瞧见我,悠悠并不奇怪,冷笑着说道:“你既然跑了,又何必回来送死呢?”

    我左右打量一番,找寻退路,而自己则并不发虚,淡定地说道:“既然五彩补天石已经没有了,我们就不能和平共处么?”

    听到我的话,悠悠先是一愣,随即笑了,说语气这么虚,难道又是一个分身?

    她缓步朝着我走来,而我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毫不犹豫地掉头就跑。

    我一跑,对方立刻就明白过来,大声呼喊着,朝着我围来。

    我想起上一具分身落在了对方手里的下场,有点儿想要收回分身,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从斜刺里突然间又杀出了一队人马来,我转头一看,却发现来者并非别人,而就是我一直在找寻的王明、青丘雁一行人。

    不只是两人,除了王明和青丘雁之外,还有五六人,之前与我在惊门那儿同行的瘦竹竿、马脸都在其间。

    双方碰面,干戈顿生。

    <b>说:<b>

    且看王明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