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小妖身死,亡命一波
    关键时刻,游先生分心别处,自然不敌我全力一击,黑色长剑回收,整个人退到了十几米远之外去,靠墙而站。

    我瞧见那白光,双目赤红,提剑又冲,却给对方将那物一举,厉声喝道:“你敢再上前一步,我就把这孽畜生生掐死,一拍两散!”

    听到这话儿,我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

    如果是荆十一娘,我装漠不关心也就算了,但凡游先生认为我有半分薄情寡义的性子,都会愿意选择相信,但此时此刻,被他抓在手里的,并非别人,而是小妖。

    化成了白色大鹦鹉、体肥如母鸡一般的小妖,在那五彩补天石跌落出来的一瞬间,陡然飞出。

    别看她此刻的躯体肥硕,仿佛行动不便,但刚才出现的那一下,还真的是让人意外。

    而就这在一瞬间,那她已经叼到了那五彩补天石,然后一口吞了下去。

    那石头有婴儿拳头一般大小,对于此刻的小妖来说,其实很难入口,然而她却显然是准备已久,一口吞下,没有给任何人反应的机会,我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而游先生则是心疼无比,在喝令住了我之后,怒声去扣小妖的鸟喙,喊道:“你这孽畜,真想死么?”

    小妖不管不顾,将偌大的石头给直接吞入了腹中去。

    啊……

    瞧见小妖不肯屈服,居然将石头吞入腹中,游先生都已经顾不得威胁我的意图,却是直接抓起了手中的那把黑色长剑,朝着小妖刺去。

    在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对方不过是在威胁我,然而当瞧见那长剑真的刺进了小妖身体里的时候,我浑身就是一僵。

    他、还真敢干。

    我眼睁睁地瞧见游先生将黑色长剑刺进了小妖的身体里去,然后将白色的羽毛扒开,露出了里面鲜红的脏器来。

    到了这个地步,小妖肯定是活不了了。

    我原本以为对方是有点儿顾忌的,当瞧见小妖在我面前给直接剖开肚子时,我方才知道,那家伙心头的恼怒,以及对我的蔑视。

    啊!

    我怒吼一声,双目一下子变得赤红,情绪在瞬间就爆炸了,顾不得什么,朝着对方瞬间冲了过去。

    游先生对我的暴怒毫不在意,随手结了一个法印,朝着我拍来,随后伸手进入了小妖的鸟肚之中,想要将被她刚刚吞咽入腹的补天神石给掏出来。

    在他的眼中,只有补天神石,至于小妖,不过是一个装着石头的容器而已。

    在我这儿,小妖姑娘是我的救命恩人,以及陆左的红颜知己,珍贵无比,独一无二,然而在游先生的心中,却只是威胁我们的工具,一旦触碰到了他的底线,就会毫不犹豫地下死手。

    我虽然盛怒,但此刻诸多意识叠加,也不会犯离谱的错,足尖一点,绕过了那一片炁墙,然后挥剑上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游先生也变得愤怒无比。

    因为他将小妖的身体给剖开之后,发现里面并没有任何五彩补天石的影子。

    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的情形,无论是我,还是他,都有亲眼瞧见,小妖的确是将五彩补天石吞入腹中的,而这距离他毫无预兆地剖开小妖身体,从一片脏器之中找寻的时候,过去也只是十几秒钟。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那补天神石在十几秒钟的时间内,就消失不见了。

    偷天换日,瞒天过海的魔术?

    还是说……

    “孽畜!”

    在翻寻无果之后,游先生恼怒地将小妖那血肉模糊的尸体恶狠狠地砸在了地上去,然后抓剑于手,朝着我猛然挥来,表现出了十二分的暴怒。

    补天神石就在他的手上,结果却不翼而飞了,他如何能够不恼怒?

    然而恼怒的人,并不仅仅只有他一个。

    在瞧见小妖被那畜生当着我的面给剖尸解体,成了一直毫无生机的死鸟儿,我整个人的脑子仿佛就要炸开了一般,一股混杂着自责和仇恨的情绪掌控住了我,当下也是长剑而挥,奋不顾身地与游先生拼斗了起来。

    铛、铛、铛……

    在那一刻,我已经顾不得太多,用一剑斩的手段,与游先生硬生生地拼斗起来。

    游先生之前与我交过手,知晓我这个时候的悍勇之处,不过他心情很坏,也没有耐心与我游走,当下也是手持长剑,挽出一串眼花缭乱的剑花来,处处剑锋如险境,抵住了我暴风骤雨的攻势。

    双方在那一刻,都舍生忘死,只有一个想法。

    那就是致对方于死地。

    然而就在我与游先生拼死相斗三十多个回合之后,周遭突然间就变得黑影重重来。

    随后有人大声喝道:“属下前来相帮。”

    一声厉喝,却有八人加入了战团,将我给团团围住,刀枪剑戟、斧钺钩叉,一时间全部都朝着我的身上招呼而来。

    游先生的援兵赶到了。

    按道理说,两个顶尖高手的战团,是很难有人胆敢闯入的,除非是他的手段高强太多,要不然很容易会被殃及池鱼,被两人一同集火。

    然而这八人显然是很有默契,而且实力也格外出色,尽管不及我和游先生,但个个均衡,彼此互补,又练有联击之法,故而能够加入其中,配合着游先生将我给团团围住。

    这些人里,我瞧见了金猪王。

    而从当下的情况来看,金猪王仅仅只是其中一员,而并非最出色之人。

    一瞬间,攻击从四面八方扑面而来,似乎想要将我给一举扑杀。

    此刻的我在目睹了小妖死于我的手中,已经状若疯狂,而且身上诸多伤痕刺激得我的神经意志,口中疯狂大呼,然后止戈剑挥舞,势若奔马。

    但这些人显然都是有练习过的,而且十分沉稳,最擅长的,是以柔克刚。

    他们并不焦躁,而是在外围慢慢磨砺着我,只要我露出了想要斩杀一人的意识,他们就会合力而来,通过合阵之手段,抵御住我疯狂的攻击。

    时间在慢慢推移,我身上的伤势发作,渐渐陷入了颓势。

    并非我太差劲儿,最主要的原因,除了敌人太过于强大和狡猾之外,还有一点,那就是我的大虚空术被这神域限制,没有办法达到神出鬼没的效果,再加上聚血蛊此刻并不在我的身边,以至于我欠缺了一锤定音的能力。

    事情已经朝着我之前预想的那情况发展而去。

    当初我在独自追寻敌踪之时,在分身被擒之后,我选择不跟敌人硬拼,而是回去找人,这做法无疑是正确的。

    我并不能够以一当百,特别是在面对游先生这样的高手面前。

    呼、呼……

    我的胸膛不断起伏,就好像拉风箱一般,而游先生似乎也瞧见了我的状态,在旁边冷声说道:“要活的,拿住了这小子,我们就有足够的资本运作后面的计划,也不算是白来这儿一趟。”

    众人轰然应诺,随后加紧了攻击的节奏。

    我陷入绝境之时,并未有气馁,而是开始思索起了自己本身的意义和价值来,平日里被我抛之脑后的许多手段,也在这一刻陆续浮现于脑海之中。

    不动明王印、大金刚轮印、外狮子印、内狮子印、外缚印……

    这些出自于镇压山峦十二法门之中的法印,是吸收了密教九会坛城的精华,融于自身的一种手段,平日里我并不在意,然而在绝境之中,每一次使出来,都能够感觉到虚空之中,有某些力量灌注在了我的体内来。

    凭借着这些法印,我苦苦支撑着,尽管知道自己的结局,最终不过是一死,但我却并没有束手就擒的打算。

    人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

    老子就算是死,也要让你们这帮狗日的付出惨重的代价,也要扯些人来给我和小妖姑娘陪葬。

    在这样的精神引导下,我整个人迸发出了绝境之中的惊人力量来,对方八人合阵,再加上一个游先生,居然都拿不下我,这让为首的游先生脸色十分难看,他往后一跃,口中念念有词,而过了十几秒钟,突然间整个空间都是一阵抖动,随后有无数的游离火焰从地下浮现而起,集中在了他的身上来。

    在这些火焰的烘托之下,游先生宛如一头末日归来的恶魔,即便是他的手下,也下意识地往旁边避开去,生怕沾染到半分火焰。

    而就是这一下,原本密不透风的法阵,露出了一条缝隙来。

    这条缝隙的出口,正好就是游先生。

    我瞧见了浑身冒着火焰的对头,也知道现在已经到了决战的时刻。

    我深吸了一口气,紧紧握住了手中的剑。

    此时此刻的我,身上不知道出现了多少的伤,尽管在大易容术的控制下,我还保持大概的完整,但只要一松懈下来,定然会被碎尸万段。

    最后一击了。

    我告诉自己,然后提剑而上。

    就算是死,我也得骄傲地向前,不给我、陆左和敦寨苗蛊丢脸。

    杀!

    然而就在我和游先生在做最后的生死对决之时,在他的身后,突然间有一大团的明亮白光浮现,并且在一瞬间,将偌大的蜘蛛洞给照得透亮,纤毫毕现。

    我的目光越过游先生,落到了他的身后。

    在小妖的尸体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燃起了一大团乳白色、宛如圣光的烈焰。

    唧、唧……

    <b>说:<b>

    燕雀焉知鸿鹄之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