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白雀在后 位@我来了275 加更
    游先生的话语很是刺耳,不过我却知晓他的意图,肯定是想要激怒我,让我失去理智的,所以深吸了一口气,没有立刻冲上前去,而是眯着眼睛左右打量起来。

    偌大的空间之中,除了游先生和荆十一娘之外,别无他人。

    角落处,我瞧见了那头贼眉鼠眼的龙象黄金鼠。

    果然,这家伙真不是什么善茬,刚刚给撵走,就把主人给喊过来报仇了。

    刚才倘若是将这小畜生给弄死,事情说不定就不是现在这般模样。

    不过事已至此,后悔也没有用。

    荆十一娘跪倒在地,浑身颤抖着,我瞧见有暗红色的鲜血从她的额头上留下来,滴滴答答地落在了地上,当我瞧过去的时候,她下意识地扭过头,不敢与我正面对视。

    我缓步走上前,止戈剑在手,指着游先生说道:“东西交出来。”

    游先生毫不畏惧,慢条斯理地说道:“我以为你会让我放了她呢,没想到一门心思都在这东西上面?”

    他这话儿一说完,我顿时就瞧见荆十一娘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鄙夷的神色。

    很显然,她认同了游先生的话语。

    然而事实上,比起五彩补天石,我更在意的是小妖姑娘的下落,而现在知道小妖在哪儿的人,只有荆十一娘。

    如果有的选择,我宁愿选荆十一娘。

    但我却不能够将自己的这份心思给表露出来,因为我不想让游先生看透我的内心,从而用荆十一娘的生命安危来威胁我。

    事实上,之前陆左就是被他看出了心灵的破绽,所以才会被他使了计策,用雪崩埋在出云峰下。

    我不能够再重蹈覆辙。

    所以我对荆十一娘尽量表现得不在乎,即便是被误会了,也没有半分解释的想法,缓步走上前去,作势要跟游先生抢夺五彩补天石。

    瞧见我步步紧逼上来,抵近十米之内的时候,游先生手一收,那焕发着光芒的石头给他收入袖子里面。

    随后他一伸手,一把抓起了荆十一娘的脖子来,翻过来,挟持住,面对着我,然后笑着说道:“不要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你们来到这个不毛之地,不就是想要找到陆左那怂蛋的红颜知己么,现在知道那肥鸟儿下落的人,只有她一个,我若是把她杀了,你觉得你们还能找到陆小夭么?”

    我平静地说道:“你不是说,小妖姑娘在你的手上么,人呢?”

    游先生毫不在乎地耸了耸肩膀,说之前的话,自然是骗你们的,不过这一次,你觉得是真是假呢?

    我说那么你想要干嘛呢?

    游先生掐着荆十一娘的脖子,说你如果想要她活下来的话,那就将手中的剑扔下。

    我眯眼打量对方,好一会儿之后,平静地说道:“你杀了她吧。”

    游先生猛然一捏,荆十一娘的脸色顿时就变成了紫黑色,呼吸急促,双眼都凸了出来,而他则微笑着说道:“你真的希望线索到这儿就断了?”

    我提着剑,坚定不移地往前走,说你能骗我们一次,就能够骗我两次,如果我照着你的话做了,唯有死路一条,而现在,我唯一想要做的,其实就是杀了你。

    “好、好、好……”

    游先生连续道了三声“好”,居然随手将荆十一娘扔到了一旁去,然后拍了拍手,说道:“很不错,我一开始的时候,还以为陆左教出来的弟子,会跟他一样,是个愚蠢的假正经、榆木疙瘩,却不曾想你果然与传说中的一样,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冷面刺客,很不错,我喜欢。”

    他搓了搓手,然后做了一个拥抱的姿势,对我说道:“来吧,让我看看陆左的弟子,到底有多厉害。”

    “去死吧!”

    对于面前这个表情轻松的家伙,我的心头已经积满了足够的怒气,再加上后面的追兵不知道何时而至,更增添了我心中的紧迫感。

    所以在他放开荆十一娘的那一瞬间,我双脚一蹬,就直接冲上了前去。

    我要给这家伙来点儿教训。

    啊……

    我怒吼着,然而刚刚冲到了对方跟前五米不到的地方,突然间他双手结了一个手印,紧接着我面前却是出现了一道急速转动的符号,化作一道“巽”卦,如同无形的炁墙,挡住了我前进的道路。

    这玩意坚实无比,而我的冲势凶猛,猝不及防之下,恶狠狠地撞到了那上面,就如同撞到了一堵墙上似的,直接反弹了回去。

    我冲得有多快,受到的力量反馈就有多强。

    只一下,就让我胸口憋闷,仿佛有血痰要冲出似的,不过我强行忍住了,深吸了一口气,谨慎地打量起周遭情形来。

    反观游先生,他却是得意洋洋地说道:“果然是莽夫一个,给我夸了一下,尾巴直接翘到了天上去?”

    他以逸待劳、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举动让我变得愤怒起来,没有跟他废话,直接将止戈剑脱手,射向了对方去。

    游先生瞧见,却并不惊慌,戏谑一般地说道:“哟呵,飞剑?”

    江湖中一亮相就会吸引目光无数的飞剑,在此时此刻,在那游先生的眼中,就如同小孩子的玩具一般可笑,这让我顿时就有点儿恼火了,手成剑指,御剑而往,朝着对方要害刺去,却没想到那家伙依旧是简简单单结了一个法印,却又有一道护盾凭空出现,挡住了这凌厉一剑。

    两次交锋,让我意识到面前的这位游先生手段很高明,如同乌龟壳一般的防御,让我甚至都没有办法接近他。

    怎么办?

    我犹豫了几秒钟,却听到游先生笑着说道:“没本事了?那换我来咯?”

    说罢,他足尖一转,人却是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身后,仅凭着肉掌,猛然朝着我的后背拍来。

    我只觉得眼前一花,感觉到劲风扑来,下意识地往前方快走两步,想要避开这一击,却不曾想前方居然又出现了一堵炁墙,尽管我吃一堑长一智,留了余力,但还是封住了走位,不得不回剑护住自己的时候,那人却又从我的身后消失,出现在了我的左边,又是一掌劈来。

    游先生的身法诡变无比,时不时出现的炁墙又让我心惊胆战,所以一番交锋下来,我虽然护得住自己的周全,却给对方牵着鼻子走,整个人都处于拆东墙补西墙的状态,节奏全无。

    不但如此,他还时不时用言语刺激我,让我顿时就心浮气躁起来。

    又过了十几秒钟,游先生一声冷笑,说我以为有多厉害,终究不过如此,行了,不陪你玩了,去死吧……

    话音未落,我感觉到一阵劲风扑面,以为对方用了大招,下意识往后退,却感觉到头顶处传来一阵让人心悸的压力,上下左右都是死气沉沉,唯有前方是一线生机。

    不过前方,是游先生的攻击。

    怎么办?

    在那一瞬间,我终于做了决定,硬着头皮向前,止戈剑猛然往前挥去,却发现拦在跟前的游先生不过是虚张声势,被我一剑挥去,立刻后撤。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身后传来一声巨响,碎石飞溅而起,灰尘扑面。

    余光处,我瞧见一块巨大的钟乳石砸落在了我身后的不远处倘若是我惧怕游先生的攻势,心生恐惧,往后退去的话,估计就给这玩意给砸成了肉泥。

    好深沉的心机。

    我立刻意识到刚才对方不过是虚张声势,想要诱使我进入陷阱。

    在那一刻,我不但没有愤怒,反而生出了几分欣喜来。

    因为我感受到了敌人张牙舞爪、狰狞面目下的虚弱只有在绝对力量上无法碾压我,他才会在这些地方弄小心思,打算用阴谋诡计的办法来战胜我。

    想到这里,我整个人都变得精神了几分,深吸了一口气,紧紧地握住了手中的剑。

    我什么时候最强?

    扪心自问一下,我便知道,只有在曾经梦中的所有意识叠加于身之时,我才能够发挥出全部的战斗力。

    这些意识一直存在于我的意识之海,存于我的脑海之中,而不会因为聚血蛊的离开而消失。

    归来,归来……

    仅仅一瞬间,我感受到了诸多的意识附加于身体里,无数的经历和知识叠加,让我感受到了充足的信心和勇气,而在下一秒,我再一次挥剑上前。

    这一次的交手,游先生不再轻松,在经过几个回合的交手之后,他的脸变得严肃起来,并且拔出了一把黑黝黝的剑来。

    那把剑比寻常的长剑要短上三分之一。

    一寸短,一寸险。

    游先生这是要剑走偏锋,而我却夷然不惧,稳扎稳打地上前,两人交手几十个回合之后,我将茅山诸般剑法融汇于行,然后开始渐渐占得了上风来。

    越到后面,游先生的话越少,他一边与我交手,一边说道:“这就是聚血蛊的实力?”

    话音刚落,突然间我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余光处,我瞧见一身肮脏的金猪王带人赶来,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被我压制住的游先生陡然厉喝,剑势居然强盛了十倍、百倍。

    我不由得大吃一惊,方才知道他刚才不过是在试探我的上限。

    铛!

    两人的长剑最终撞到了一起,我感觉到一股巨力如同山峦倒塌一般,朝着我恶狠狠地撞了过来,下意识地咬紧了牙关,在感觉到浑身都要崩溃的时候,那九州鼎的力量灌注在了全身,稳住了身形。

    我这边一稳住,游先生便感受到了巨大的力量反馈,也下意识地稳住了身子。

    而就在此时,有一物从他的身上滑落了下来。

    是五彩补天石。

    那玩意落在半空之中的时候,却有一道白光掠过,衔走了去。

    而在这个时候,与我拼死角力的游先生勃然大怒,他松开了一只手,将那白光一捞,抓在了手中,怒吼道:“孽畜,想要贪我的宝贝?”

    <b>说:<b>

    大章献上,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