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狭路相逢
    荆十一娘?

    那帮人对这小妇人毫不留情,表现得十分敌视,并且都已经动了手,我就知道双方并非一路,但我实在没有想到过,面前这妩媚婀娜的小妇人,居然就是一直陪在小妖姑娘身边的荆十一娘。

    在听到她话语的那一刻,我的止戈剑陡然出手了,“嗡”的一声响,凭空而飞,挡在了那金猪王的跟前。

    荆十一娘得以退后,松了一口气,不过还是不解地看着我,说为什么要帮我?

    我从容地往前走,伸出手去,一把抓住了悬在半空中的止戈剑,然后说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在下陆言。”

    啊?

    这回轮到荆十一娘惊讶了,她眯眼打量了一下我,然后说道:“我听说过你。”

    我双目紧紧盯着前方的一行人,头也不回,却开口说道:“是小妖姑娘么?她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救命恩人。”

    荆十一娘说不对啊,她说你不过是一弱鸡,怎么会这般强大?

    呃……

    弱鸡是什么鬼?

    尽管对于小妖在人后这般说我这事儿我有点儿介意,不过还是稳定住了情绪,讪笑着说道:“人总是会变的嘛……”

    铛!

    两人说话的时候,金猪王的开山刀已然再一次砸落下来,又一次地被我用止戈剑挡住。

    对方气势汹汹,嘿然笑道:“叙旧的话,有的是机会,等我将你们两人都给擒住的时候,随便你们怎么聊,聊到床上去我都没有意见的!”

    刀者,百兵之胆也,其精为麒麟。

    一刀在手,金猪王气势很盛,每一次的挥刀都有爆炸的劲风扑面而来,将通道这儿的炁场搅得一片混乱。

    不过金猪王虽然凶悍,但我却也并不示弱,正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如果我表现出分毫的怯弱,定然会被气势如虹的对方给压垮,从而在接下来的战斗之中,尝到失败的苦果。

    尽管刚刚经历过了一场剧斗,但我却毫不在意,止戈剑在手,愤然向前。

    一剑斩。

    长刀所向,一往无前,这是刀的霸道,然而对于我来说,再如何霸道的刀术,在一剑斩面前,都弱上几分。

    因为一剑斩的意义,就在于“世间万物,莫过于一斩”。

    铛、铛、铛、铛……

    两人奋力拼斗,狭长的通道仿佛变成了打铁铺子,火花四溅之下,我和金猪王各不相让,奋力前冲。

    如此过了三五招,到底是那金猪王有些吃力,扛不住我疯子一般的打法,往后退了几步,而这个时候,旁边有人上前来补位,想要趁着我力弱之时,占点儿便宜。

    那人使得是长枪,通体精钢,看着似乎十分沉重,角度又刁钻无比,如同毒蛇出洞。

    那人显然是使枪的高手,又自信能偷袭成功,所以才会上来。

    而且他捅出来的这一枪,是从一个我瞧不见的角度出来的,捅得十分精妙,他的脸上也露出了几分笑容来,觉得这一枪仿佛用尽了自己的毕生绝学,整个空间的气势都为之一变。

    但就在这个时候,我吐了一口气。

    破!

    一剑斩,专寻天下武功之破绽,一招击破。

    止戈剑顺着那刁钻的长枪,避开锋芒,然后落在了那人的双手之上,剑锋一转,那人的双臂都给我斩落下来,随后又添了一剑,人头顿时飞起,鲜血洒落一片。

    啊……

    那人头颅腾于空中,方才喊出了一声惨叫。

    刚才与金猪王的交手,双方有来有往,并不显出我的威风,然而当对手稍微差上一个等级,便立刻一招毙命,那荆十一娘兴奋地大声叫道:“厉害,厉害!”

    我有心打发这一帮人,然后找到荆十一娘询问起小妖姑娘的下落,当下也是如同吃了春药一般,奋力前冲,连着又斩杀了两人。

    止戈剑势大力沉,所过之处,并无伤员。

    因为我这人十分谨慎,绝对不给敌人倒下之后又站起来的机会,所以出手的时候,能下死手就下死手,不能下死手的时候,补刀的功夫也是行云流水美如画,不给半分机会。

    然而就在我斩杀到了第三人的时候,却感觉通道之中一股白雾迷茫,温热之中,又带着几分腥臭之气。

    什么情况?

    我心头一跳,感觉到有几分不太正常,下意识地往后推开,却感觉到一阵劲风扑面而来,下意识地长剑前劈,这才瞧见扑来的却是一块半人高的巨石,势大力沉,我这一剑劈下去,固然是将这攻势消解,然而那巨石破碎之时,碎石四溅不说,而且还震得我握剑的右手一阵酸麻。

    而就在我给那碎石拍打得疼痛无比的时候,又一道劲风扑面而来。

    这一次我没有像之前那般硬拼,而是错身躲开了去,瞧见那巨石如同出膛炮弹一般,砸落在了我的身后,而下一秒,无数的暗器凌厉,朝着我这边陡然迸发而来。

    我没有大虚空术,对于这些玩意的防御太低,于是没有再硬拼,止戈剑一扔,转身就走。

    这儿离通道的出口并不算远,我很快就跑出了去,来到了外面的巨大洞穴边儿上,此时已经瞧不见荆十一娘的身影,而不远处的山壁上,瞧见堆叠了好几块破碎的大石,以及冒着滚滚黑烟的暗器。

    这些暗器有飞镖、有钉子、有细针,都有黑烟冒出,想必都是有着剧毒。

    不过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在逃走的时候,止戈剑飞出,却是阻拦了对方突进的想法,在感觉到止戈剑没有什么收获的情况下,我害怕对方将其控住,赶忙收回,随后腾身一起,跃到了洞口旁边,双掌猛然一拍,落在了那洞口的上方处。

    砰!

    我这一掌集齐了全部的修为,包括九州鼎的力量,也给我重重砸在了上面。

    现在的情况,并不是与金猪王以及他身边这些人决一死战的时候倘若说真的打,我并不会对这些家伙太过于畏惧,也有信心能够战而胜之,但现在我失去了荆十一娘的身影,很有可能就要与小妖姑娘错肩而过,这是我不能够忍受的。

    事情得有轻重主次之分,我对于自己想要什么很是了解,所以唯一正确的选择,就是阻碍住对方,然后找到荆十一娘。

    在我倾尽全力的拍击之下,那通道口子处发出了一阵牙酸的响声,然后落石纷纷砸落,将洞口封住。

    我瞧了一下,感觉能够挡住对方一会儿,于是毫不犹豫地转身而走。

    我得找到荆十一娘。

    我开始四处找寻起来,本以为凭着小妖姑娘的关系,她会对我比较信任,也不会跑远,却不曾想当我处理好了洞口这儿的事情,回过头去找她的时候,却又失去了对方的身影。

    我在周遭找了半分钟,并无收获,而这个时候坍塌的洞口却传来了巨大的动静,金猪王一行人准备就要出来了。

    在这个时候,我深吸了一口气,有一种巨大的失望感涌上心头。

    我大概能够理解到荆十一娘的想法,“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她大概是对于自己腰间锦囊里的五彩补天石太过于在意,觉得即便是我,也会忍不住心中的贪欲,所以在瞧见我凶狠的剑法之后,她不但没有开心,反而产生了恐惧。

    刚出狼窝,又入虎口,她大概是害怕这样的结果,所以才会转身就逃。

    不过虽然能够理解她的做法,但是她逃离的行为,的确还是有点儿伤害到了我,好在我并不是什么玻璃心的小姑娘,也仅仅只是伤感了一会儿,然后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炁场!

    很多时候,气味、痕迹、甚至我们的眼睛,都能够欺骗我们自己,但炁场却不会,而作为修行者,对于这种东西的把握,是很有必要的能力。

    几秒钟之后,我睁开了眼睛来,凭借着细微的感知,朝着我认为的方向跑去。

    很快,我越过了那空旷的洞穴,来到了之前那个龙象黄金鼠挖掘出来的狭小通道口处。

    我趴在那儿,吸了一口气,能够闻到隐约的脂粉香味。

    很显然,荆十一娘顺着原来的道路,往回跑了。

    因为趴在地下,所以我正好听到远处有脚步声传来,却是金猪王一行人摆脱了障碍,朝着这边匆匆赶来。

    我没有犹豫,再一次是用大易容术,钻过了这狭窄的通道,来到了另外一边的通道。

    随后我赶到了刚才大战巨型蜘蛛的那个地方,而就在这个时候,我透过重重蛛网,瞧见了荆十一娘。

    只不过此刻的她,是跪倒在了地上的。

    在荆十一娘跟前,站着一个人,而那人的手中正好握着那一块焕发出五彩光芒的补天神石。

    我这边一冲出来,对方有所感应,转头朝着我这边望了过来。

    我与对方遥遥相望,脸色一下子就变黑了。

    游先生。

    那人却正是之前分身遇到的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也就是我们怀疑是小佛爷的人,而他她瞧见我的一瞬间,并不惊讶,而是微笑着说道:“庸才就是庸才,吃屎都赶不上热的……”

    <b>说:<b>

    不被信任的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