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老鼠与石头
    繁华转眼,皆是杀机。

    如果说面前那焦炭一般的人儿就如同一盆凉水浇到了我们头上来的话,篱笆松的呼救声,就让所有沉浸在收获之中的人感觉到了危机在一瞬间降临。

    我转过一道拐角,瞧见了身高一丈的篱笆松,这个高个儿男人此刻正在狼奔豕突,而在他的身后,则有几处红点,正在身后追逐。

    那些红点如同萤火虫一般,散发着微微光芒,感觉仿佛无害,但从篱笆松的呼救声中,就能够知晓它的恐怖。

    马脸男子箭步上前,大声问道:“怎么回事?”

    篱笆松往前猛然一跃,却有一点红芒落在地上,“轰”的一下,一大股的火焰从地上陡然而起,即便是相隔甚远,也都能够感觉到逼人的热浪袭来,瘦竹竿一下子就明白了,大声嚷嚷道:“这玩意就是将马丁烧成炭的罪魁祸首。”

    篱笆松还在逃命,又有一点红芒游弋,从半空中陡然落下,篱笆松从腰间摸出一把短剑来,头也不回地射去。

    这家伙能够成为一方山民的首领,自然有着不错的本事,此刻瞧都不瞧,却准确地捕捉到了那红芒射来的轨迹,短剑与之碰撞,却不曾想那红芒将短剑一下子就给点燃,原本百炼精钢的短剑,在这一刻却变得通红,随后如同铁汁一般,滴落在了地上。

    这一下让我看清楚了那玩意的威力,眼看着篱笆松朝着我们这边跑来,马脸男子和瘦竹竿十分没有义气的转身就跑,只有我咬着牙冲上了前来。

    跑是没办法跑的,如果不面对的话,又能够逃到哪儿去呢?

    抱着这样的心思,我冲到跟前来,与篱笆松错肩而过,随后止戈剑陡然挥出,落在了一点倏然飞来的红芒之上。

    铛!

    尽管那玩意如同萤火虫一般大小,但撞到我剑尖之上来的时候,却给我一种很沉重的力量撞击,不过我还是挡住了,感觉到热力在那一瞬间迸发,仿佛要将止戈剑给点燃。

    然而止戈剑除了微微一亮之外,却并没有如同刚才那短剑一般,融成汁水去。

    那玩意的热力能够融铁消金,但对于真龙骸骨为主体的止戈剑,却并无办法。

    我将其击溃,眯眼打量着剑尖之上那转为暗红的玩意,却是某种煤精一般的小颗粒,看不出太多特征来,但我还是能够感觉到里面曾经存在有生命的气息。

    铛、铛、铛……

    一点挡落,又飞起数点来,皆被我击飞了去,眼看着再无红芒,我回过头来,追上了篱笆松,说怎么回事?

    篱笆松死里逃生,一身大汗,胸膛起伏不定,口不能言,而这时瘦竹竿却从旁边冒出了头来,对我说道:“那叫做天火鸦,乃存于地火最深处的精灵,据说有堪比太阳的热力,是金乌的变种,可以融金消石,你这剑是什么做的,怎么会不燃呢?”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道:“那该怎么办?”

    瘦竹竿说道:“除了你,我们是没有办法此物不能力敌,得赶紧走,不然我们也要给烧成灰烬的……”

    他话音未落,突然间我们所在的空间陡然变亮起来,宛如白昼。

    我瞧见篱笆松、瘦竹竿和马脸的脸上都露出了惊悚可怖的表情来,下意识地回过头去,却瞧见中心处的那熔浆坑里,却是浮现出了千百道红芒来,在半空中稍微一停顿,然后朝着我们这儿倏然飞来。

    “跑!”

    瘦竹竿怪叫一声,然后喊道:“我知道出口在哪里,跟我走。”

    如果是单单只是几个、或者十来个那什么天火鸦,我倒也没有什么,一一击溃就是了,但如果成百上千,我的剑技就算是再密不透风,也总会有所疏漏,而且这玩意是一点儿容错率都没有的,只要是挨到,直接变成一团烈焰,瞬间又成为焦炭,所以我当下也是没有敢硬撑,转身而逃。

    跟着瘦竹竿狂冲而走,很快就来到了一处角落,那儿果然有一道狭窄的过道,瘦竹竿和马脸毫不犹豫地冲了进去,而篱笆松却是一阵犹豫。

    这儿太窄了,他原本身高腿长的优点,在这儿就变成了要命的地方。

    怎么办?

    我在断后,用止戈剑挑飞那倏然冲来的天火鸦,篱笆松回头瞧了我一眼,脸上露出了几分绝望的表情来,而在下一秒,就在我以为他无计可施的时候,那家伙却是厉吼一声,身体猛然一震,居然从那巨人的躯壳之中,走出了一个不到一米五、浑身是血的矮个儿来,冲进了狭缝之中去。

    这是什么情况?

    我匆匆赶到,忍不住回头一瞧,却见原本的篱笆松一边血肉模糊,肚子处开了一个大口子来,肠子和脏器流了一地。

    我顾不得瞧太多,往前疾奔而走,却不曾想脚下一空,居然直接跌落下去。

    我反应很是机敏,当下也是陡然出剑,想要用止戈剑卡住岩壁,免得跌落,不曾想止戈剑往前刺去的时候,却是落了空,当我回头过来想要抓住什么的时候,人已经落下去。

    呼……

    急速的坠落让我整个人变得异常清醒起来,当下也是启用了火眼,瞧见在黑暗之中,我往下快速落去,周遭皆没有借力的地方,更是连那山壁都没有。

    四周空空如也。

    我调整着呼吸,试图使用大虚空术,结果被死死限制住,随着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我的心也是渐渐往下沉去。

    照这样的速度,我落地的时候,肯定就给摔成一堆肉泥了。

    唉……

    在所有的方法都试过之后,我感觉自己必死无疑了,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脑海里却强烈地思念起了一个人来。

    虫虫,下辈子再见吧!

    噗……

    还没有等我做好死亡的准备,我的身子突然间撞到了某种东西,这玩意很是柔软,第一层并没有承受得住我的重量,结果连着落了好几层,我的冲势终于给阻挡住了。

    当身子停下了的那一瞬间,我睁开眼睛来的时候,瞧见入目处皆是白色丝网,在我的正上方,则是好些个人形大窟窿。

    我的身子在半空中晃荡着,而我也明白了自己却是被那层层的蛛网拦住,免去了摔成肉泥的命运。

    我长吸了一口气,用眼角的余光往下望去,却见几层之下,居然又是看不见底的深渊。

    如果这蛛网挡不住的话,我估计还会落下。

    这儿,是什么情况?

    我试图站起来,却发现身上的蛛网异常粘稠,将我的衣服粘得紧紧,让我动弹不得,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古怪的声音也传进了我的耳朵里来。

    这是……

    还没有等我打量清楚,就有一阵腥风扑面而来,我此刻异常紧张,几乎是没有半分犹豫,直接脱去了身上的衣服和裤子,纵身一蹿,落到了另外一边,瞧见刚才扑来的,果然是一头小车一般巨大的蜘蛛。

    我这边刚刚一站定,那玩意刀锋一般的节肢就甩了过来,我知道在这个时候绝对不能示弱,止戈剑陡然斩去,火花四溅,对方的爪子给我应声斩落。

    那巨型蜘蛛刺痛,吱吱叫了一声,然后纵身朝着我这儿扑来。

    我发现自己的鞋子也给黏住了,知道这样下去肯定不行,瞧见那扑来的蜘蛛,深吸了一口气,脑海里盘算着各种可能,然后脱掉鞋子,猛然一跳。

    下一秒,蜘蛛落在了网上,而我则落在了它的身上。

    那玩意狡诈,感觉到身上有异物之后,当下就是一滚,却给我一剑刺进了甲壳之中去,受疼不过,吱吱叫了一声,猛然一纵,却是朝着远处的山壁处射去。

    这玩意的突然发力,让我猝不及防之下,只有抱住它的身体,而下一秒,我给它扯进了某一处洞子里去。

    当瞧见离开了那深渊上空,我的心刚刚一落下,却瞧见自己给带进了一蜘蛛窝里来,周遭上下,却有差不多二十来头小汽车一般巨大的八爪蜘蛛,有的黑色,有的青色,目露凶光,正张牙舞爪地朝着我冲来。

    狭路相逢勇者胜,在这个时候,我已经顾不得许多了,将止戈剑刺进了身下这蜘蛛的脑袋里去,奋力一搅,随后腾空跃起。

    我落在了空地上,身下的那蜘蛛轰然倒下。

    不过它的倒下不但没有威慑到它的同伴,反而激起了这些畜生同仇敌忾的愤怒来,全部都口吐蛛丝,朝着我这儿奋力围来。

    我深吸了一口气,将心头的恐惧压下,然后挥动起了手中的剑来。

    止戈剑,一剑斩。

    十分钟之后,我的身上多出了好几处的伤痕来,而洞中也多出了二十多具破碎的尸体。

    大战过后,我浑身汗出如浆,胸口鼓风机一般起伏,赤着双脚,躺在地上,整个人都疲倦不已,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间瞧见远处的角落那儿有一些动静。

    还有蜘蛛么?

    我艰难地爬起来,然后调整气息,提着满是浆液的止戈剑走上前去,却瞧见角落处有一头很是古怪、宛如狸猫一般的肥硕老鼠。

    那玩意从一大团的蜘蛛网里面,刨出了一颗带着五彩光华的石头来。

    <b>说:<b>

    叮,你发现一块五彩光芒的石头&hellip;&hellip;

    猜猜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