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惊门
    奇门遁甲,八卦。

    我虽然对于法阵和文夫子的活计了解不多,但地遁术正好需要用到奇门遁甲之术,故而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我们现在到底处于怎样的一个环境,也了解了为什么突然间就空间转移,明明眼前刚才还是一个突出悬崖的石台,现在却变成了死胡同。

    奇门遁甲,本身就是对于空间结构的一种再构造,这种组合在玄学上来说,是一种规律的利用和重组,所以之前的一切疑惑,也变得不在奇怪。

    简单地来说,我们其实已经陷入阵中了。

    现在唯一让我有些疑惑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到底是游先生弄出来的,还是本来就有的。

    我闭上了眼睛,仔细回忆了一会儿,终于还是确定了一点。

    这么大的工程量,绝对不是一个游先生,用这几天时间就能够弄出来的。

    这样的地方,肯定是早已有之。

    这时间或许是在几百年之前,或者是在众神并未陨落的那个年代,或者是其他的某一段时间,总之不可能是仓促为之。

    当然,这也只是我的一个猜测,至于真正的答案是什么,我觉得可能青丘雁能够给我释疑。

    她们青丘峰的老祖毕竟曾经跟小观音来过这儿,定然知晓。

    只可惜因为走进了不同卦门的关系,我们现在已经是分离开来,并不能够再互通消息。

    我深吸了一口气,感知到不但地遁术无法施展,大虚空术也一样不行。

    在这个曾经“神”的领域,空间是被禁锢住的。

    我睁开了眼睛来,当下之时,唯一的办法,就是往前走,试图找到出口,又或者,碰到些什么人。

    如果一直在这儿等着的话,就算是老死于此,也未必能够出去。

    相比于我的低落心情,其余人却反而高兴一些。

    对于他们来说,虽然与同伴的分开让彼此都有一些敏感,少了许多的安全感,但值得庆幸的,是身边还有人,并不孤独,而且如果继续往前走,说不定能够碰到那个什么补天神石。

    希望在眼前,让他们都收起了紧张。

    到底是朝生暮死的山民,这帮人的天性都是十分乐观的,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是看着眼前。

    我感觉这帮山民,有点儿像是吃不饱、穿不暖却还整天乐呵呵、音乐舞蹈技能点得满满的非洲大兄弟。

    而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篱笆松走到了我的跟前来。

    通道还算宽阔,不过因为篱笆松本身的身高,所以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弯腰躬身的,此刻也一样。

    他走上前来,对我说道:“兄弟,既已如此,不如我们相互照应,往前走去?”

    这一路过来,他知晓我的本事,也明白我和王明并非是青丘峰的食客,而是有着大本事的人物,故而对我十分恭敬,我不想在此待着,听到他的话语,点了点头,来说好。

    有了我的肯定,篱笆松很是高兴,回过头来对瘦竹竿儿说道:“瘦猴儿,你懂这些,带路吧。”

    瘦猴不干了,说凭什么啊,一会儿如果分好处的时候,你可不会让我。

    这家伙在拿捏,其余人脸色都是一变。

    这时马脸开口说道:“我们现在身陷险境,如果不能相互扶持,只有陆续死掉的结果,既然如此,那便先约定分配,消了私心,你们看如何?”

    听几人话语,我首先开口道:“我此番前来,只为救人,如果真的有什么收获,你们几人分吧,如何?”

    篱笆松比较豁达,说既然如此,有什么收获,便分作三份,我们三人各拿一份,如何?

    马脸不愿意,说凭什么啊,除了这位先生,我们还有四人,如何拿三份?

    瘦竹竿儿冷笑,说你那小弟出力出不了,脑子跟不上,也想分脏?

    篱笆松也不同意,三人短暂争执之后,最终决定“三分天下”。

    我一言不发,耐心等他们做好了决定之后,伸出手来,与他们盟誓,随后出发。

    往前方走,那墙壁上不时有光亮出现,却是某些矿石自带光芒,一开始的时候几人惊喜连连,原本在不周山腹中算是稀有的火珠子在这儿如同大白菜一般,这玩意在不周山上可是用来当做货币通用的,兴奋得他们拿出铁锹,恨不得扣下来,不过见多了之后,反倒是淡定许多。

    既然火珠子都如大白菜一般寻常可见,下方自然还有更多的宝贝,倘若有一块五彩补天石,那可就赚大发了。

    就在四人兴奋莫名的时候,我却一直左右打量,小心着周遭的危险。

    我一直谨记着一家事情,那就是游先生的人一直在旁觊觎着,就如同毒蛇一般,一旦找到机会,就会毫不犹豫地出手,将我们给弄死。

    真的死了,别说这些火珠子和珍稀矿场,就算是补天神石,也没什么鸟用了。

    而且我又不是没有见过补天神石,陆左能够恢复全盛状态,可不是全靠我从黄泉里拿出来的那补天神石?

    然而我小心了一路,却一直没有任何动静出现,反而是前方出现了一个路口。

    路口很是宽阔,差不多又有一百来个平方,而在这儿,又出现了八道门,我举目往上方张望过去,却瞧见分别写着八个字“休、生、伤、杜、景、死、惊、开”。

    一模一样的场景,根据瘦竹竿儿的说法,跟之前我们进来的那个地方,是一个模样,字迹都是相同的。

    走那个门?

    我们都看向了瘦竹竿儿,而他却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从怀里摸出了两片龟甲来。

    他口中念念有词,过了十几秒钟,将那两片龟甲往地上一抛,听到“啪”的一声脆响之后,他整个人伏在地上,双目直勾勾地盯着那龟甲的落点和方向,凝视超过五分钟后,终于指着左三的一道门说道:“这里。”

    我抬头望去,瞧见又是一道惊门。

    瘦竹竿儿从地上一跃而起,准备往前走去,我却拦住了他,认真地说道:“惊门属金,居西方兑位,正当秋分、寒露、霜降之时,金秋寒气肃杀,居兑宫伏吟,居震宫反吟,居艮宫入墓,居离宫受制,居巽宫为迫,居坎宫泄气,居坤宫受生,居乾宫比和,凶门,主惊恐、创伤、官非之事,你确定走这里?”

    那瘦竹竿儿听我这般说起,不由得一惊,说你也懂?

    我平静地说道:“自然懂一些。”

    瘦竹竿儿对我说道:“惊门虽凶,但无碍性命,而且布阵者心思诡变,正反相合,前端为正,此处必是反语,我用着龟甲卦术而断,大约不会错的。”

    我瞧见他这般自信满满,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点头,说好,你小心慢行。

    瘦竹竿瞧见我说出这一番话,对我也颇多尊敬,拱手作礼,说多谢先生关心,一会儿还得请你多参考意见。

    他率先往惊门走去,我们鱼贯而入。

    等进入其中,我回头一望,却发现后路又是死胡同,我们却是走到了另外的一段路来。

    我们知晓其中玄妙,并不惊讶,继续往前,如此行了十分钟左右的路程,前方突然一阵豁达,往前走去,却来到了一处巨大的洞穴之中,中间处一片红光涌动,走近一些,却是熔浆无数。

    那熔浆活跃,涌动不停,喷起来的时候,足有一丈多高,而在洞穴的墙壁边缘,却能够瞧见诸多珍稀植物,金银铜铁这些金属,成块嵌于山石之中,又有美玉、宝石、钻石等物特别是钻石,这玩意都不能用克拉来算,拳头大的,一坨又一坨。

    我知晓钻石这东西本来不过是寻常宝石,不过因为一句“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的营销广告而变得昂贵,但此刻瞧见这一片接着一片,着实有些诧异。

    众人瞧见这些,也是一阵欢呼,贴在那墙壁之上,并不着急挖掘,而是左右打量,想要找出最想要的那东西,也就是五彩补天石来。

    我一开始被那珠光宝气的财物弄得眼花缭乱,然而很快就稳过心神来,开始打量周遭。

    这山洞并不能一眼望穿,有许多的山石格挡,分割成了无数的小区域来,我尽量站在高一些的地方,朝着四周打量,除了我们,却并没有瞧见什么人影的踪迹。

    没有小妖,也没有游先生的人。

    我毫不动心地四处打量着,而就在这时,却听到有人发出了凄厉的尖叫声,心中一跳,赶紧循声赶去,到了地方的时候,瞧见瘦竹竿和马脸已经站在那里,正围着一个人形焦炭打量,一脸骇然的模样。

    我走到跟前,瞧见这焦炭不是旁人,正是马脸的那个小弟。

    这男人变成了焦炭,怀里还抱着一块火红色的矿石,那玩意如同水晶一般,表面上跳跃着火一样的红芒。

    唉……

    我们不敢靠近,往后走一些,这时又听到篱笆松粗豪的叫嚷声:“救命,救命啊……”

    <b>说:<b>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