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九章 机关一重又一重 为@熊丶小呆 加更
    就在我们讨论留守此间的金猪王到底有多厉害的时候,东边的方向,就已经有惨叫声传来。

    一路同行,篱笆松以及身边的这些人虽然很多都叫不出名字,但声音动静,我都了然于心,此刻听到惨叫声,就知道他们定然是出了事儿。

    篱笆松一群人出事,这是我们意料之中的事情,这些人在不周山的山民聚集地虽然堪称豪雄,但来到这儿,却并不算什么顶尖人物,面对着极有可能是小佛爷的游先生,以及这一帮虎狼之群,基本上就已然没有什么招架之力,更何况还是傻乎乎一头撞进别人的陷阱里面去呢。

    不过到底还是同行良久,彼此之间多少也有了一些情分,所以听到这叫声,我们都忍不住纵身上塔,一层一层地往上,抵达高处之后,从窗户这儿朝着外面探头望去。

    在相隔数百米的一片小广场前,有几道疯狂奔走的火焰。

    仔细瞧,却是人被点燃之后的模样。

    而听这叫声,那些被点燃的人,却正是篱笆松的手下,而顺着这些跳跃的火焰,我能够瞧清楚在不远处的矮墙边,蹲着一排人,却是篱笆松和其余几个伙伴。

    他们并没有站出来帮助那些火人灭火,而是缩在墙后,瑟瑟发抖。

    天知道那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能够让豪气无边、悍不畏死的篱笆松等人变成缩头乌龟,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糟糕。

    劫皱着眉头,说道:“他们踩到了火砖那帮人在砖石之下设置了活板机关,只要一不小心,踏到了机关,就会被火油浇覆全身,这种火油十分奇特,不知道是什么提炼物,与人体一经沾染,立刻点燃,不但如此,而且还会将人体之内的磷抽出,焚烧深入骨髓之中去,根本没办法救下。”

    啊?

    我说你知道这些?

    劫说就在半天之前,已经有人中过陷阱,喏,你们看,那边的灰烬,便是死伤者的遗体。

    我眯眼望去,却见他指的地方哪里是什么遗体,分明就是一团黑漆漆的痕迹。

    身子骨儿都已经烧成了灰。

    青丘雁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说好狠毒的手段啊。

    劫忍不住苦笑起来,说狠毒的还在后面呢,通过那片空地,前方就是几进院落,再往前,就是我刚才提到藏有犁熔洞的殿宇,那儿更是机关重重,每一步都是危机,即便是提防了那火油机关,后面也是千难万难……

    他说得严肃,而王明这个时候却笑了起来,摸着下巴说道:“有趣,有趣。”

    广场上的烈焰跳跃,有的生机不再,蜷缩成一团,即便还活着的,也是声嘶力竭,哭声惨烈,然而这些落在王明眼中,却都不算什么,反而给出了这样的评语来。

    劫有一些诧异,看着王明,疑惑地打量了一会儿,却不开口。

    他是一个谨行慎言的人,并不会将自己内心里面真实的想法展露出来,更多的都是藏在心头。

    而就在这个时候,篱笆松等人居然怒吼一声,从那矮墙边站了出来,继续往前走。

    他们显然是吸取了之前的教训,五十多迷的距离,再也没有人踩到机关,随后开始翻墙而入,结果有人刚刚翻到了墙头,身子却是猛然一震,随后腾空而起,重重落到地面上时,却再也没有动弹一分。

    死了。

    因为隔得远,所以我并没有瞧清楚那人是怎么死的,不过却瞧得见,死的那人,正是之前跟我们低言细语的矮个儿。

    我脑海里还留着他恭恭敬敬与我对话的模样,却不曾想一转眼,就死在了高墙之下。

    咔嚓……

    我下意识地捏起了拳头来,虽然知道自己与这些人并无太多关系,彼此之间也没有什么感情纠葛,但瞧见这么一条鲜活的生命消失眼前,多少还是有一些难过。

    就在这个时候,王明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别看了,我们也去。

    说罢,他足尖一顿,却是从那十数丈的高塔之上腾空而起,然后如同一只大鸟儿一般,落到了东边那儿的小广场去。

    王明一走,青丘雁却也没有半分停留,随着他的身影一起滑落。

    两人说走就走,没有半分犹豫,对于刚才的惨状,也是丝毫不放在心上,展现出了巨大的胆量和勇气来,也说明了两人有着足够的信心。

    我腾空而起,双脚踩在了窗沿之上。

    劫拦住了我,对我说道:“师父,你可想好了,这一去,可是万丈深渊。”

    我笑了,说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而一旦坚定了自己的目标,就不要放弃,即便是死,也要慷慨面对。

    说罢,我也腾空而起,跳出了那高塔,然后足尖在瓦间轻点,人也朝着小广场那边落了过去。

    我的轻身手段并不算强,在没有了大虚空术的加持之下,远逊于王明,所以倒是做不到他那般轻盈如鸟,不过好在速度迅捷,勉强能够跟得上。

    而当我落在广场边缘的时候,劫却先我一步抵达这里。

    此时王明已经骑着那头火焰狻猊一马当先,青丘雁也站在上面,两人宛如神仙眷侣,倏然而过。

    至于篱笆松一行人,已然不见踪影。

    我这边落了地,眯眼打量着那会让人瞬间变成火球的广场地砖,这时劫开口了:“师父,你跟着我走就是了,不会有事的。”

    说罢,他直接跳进了场中去。

    我跟在劫的身后,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听他刚才的话语,觉得他有些惧怕,未必会跟来,却不曾想他不但来了,而且还主动带起了路来。

    劫回头一笑,说我若是害怕,如何敢跟随他们那般久?

    得,听他这意思,只是担心我而已。

    他对自己,并不惜身。

    跟随着劫的脚步,我们很快就来到了高墙边缘,而这个时候,我也能够觉察得出来,在不远处的几个角落里,有目光汇集在我们身上来。

    那些目光有些躲闪,心惊胆战,显然并不是游先生的人,反而像是劫口中逃散的那些山民。

    他们或许是因为贪欲,或者是心有不甘,也有可能是想要报仇,所以迟迟不肯离去,就在附近的废墟之中蹲守,此刻瞧见前有篱笆松等人,后有我们几个前来破阵,自然聚精会神,认真打量。

    我没有去理会这些人,抬头一看,却已经没有瞧见王明和青丘雁的身影,知道他们走得太快,并没有停下了等我。

    之前我在高塔之上打量,瞧见篱笆松的人是跃上了高墙之后骤然而死,所以有些担忧,却不曾想劫的足尖在墙面上轻点数下,随后跃上了墙头,回头过来叫我。

    这一切是如此的行云流水,让我知晓他对于最外围的这些机关,应该是心里有数的。

    我不再怀疑,攀附在那高墙之外,几下便跳上了墙头。

    这个时候,我瞧见前方浓烟滚滚,烈火映天,随后又有兵器碰撞之声,知道王明已经跟敌人交起了火来,赶忙催促道:“我们快走。”

    然而劫却拦住了我,指着火光传来的方向说道:“小心,那里是幻境。”

    啊?

    我有些诧异,不知道劫是什么意思,却瞧见他右手一张,却有一道银光浮现,倏然而非,最后落到了对面的建筑屋檐上,劫轻轻一拉,却有某种丝状物瞬间绷直,他回过头来,对我说道:“你先走。”

    我瞧了他一眼,没有多问,伸手过去,果然握到一细微之物,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我顺着那丝线往下一滑,整个人却越过了下方的一片狼藉,落到了对面的建筑屋顶去。

    我这边刚刚落地,就瞧见在屋子下方的不远处,有光芒浮现,无数的符文在墙壁和地面上游走,而王明则已经收起了火焰狻猊,正在疯狂地与青丘雁交锋。

    两人对拼,王明手持三尖两刃刀,而青丘雁一手长剑,一手白绫,拼斗是异常火爆,叮叮当当,就好像进了打铁铺子。

    两个原本亲密无间的战友,此刻都红着眼,如同仇人一般争锋,杀气腾腾。

    怎么回事?

    就在我一脑门雾水的时候,劫却是也滑了过来,对我低声说道:“那边的宫灯处,附着一头癞蛤蟆,那玩意能够喷射出某种迷惑人心志的毒气,让人产生错觉,过躁易怒,十分管用,就算是修为再高,只要吸入一点点,大脑就会被欺骗,陷入别人引导的幻觉之中去。”

    我眯眼打量,发现在两人的不远处,果然有一根白玉雕琢的灯亭,而里面的确有某种古怪的气息传递而出。

    怎么办?

    我看向了杨劫,而他则是咬了一下牙齿,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说道:“我去处理。”

    说罢,他的手掌又是一翻,却如同蜘蛛侠帕克一般,倏然滑落过去,而这个时候,王明依旧还在与青丘雁缠斗,眼看着劫就要抵达那玉质宫灯之前时,突然间从斜侧里杀出一人来,手中金环大刀无比绚烂,化作一道光芒,落在了劫即将滑落而来的身上。

    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劫的身子一动,却是化作了四道黑影,然后全部都落在了那刀手身上去。

    影分身。

    <b>说:<b>

    加更奉上,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