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六章 土地庙前
    我们小心翼翼地越过了牌坊之下,感觉这儿的罡风似乎轻缓了一些,没有之前的那么强劲,彼此间的说话声也都能够勉强听清楚。

    已经过去了么?

    我下意识地往回瞧,看到一行人都冻成了冰坨子,脸色铁青,还在继续前行着,忍不住问道:“不是最快也要四个小时么,怎么回事?这是已经过了么?”

    王明也不清楚,回头望向青丘雁,而她也是一脸茫然,说不会啊,老祖是这么说的,肯定不会骗我们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几人一脸茫然,而篱笆松也赶了过来,瞧见前方突然变宽的平台敞口,皱着眉头,随手招来一人,问道:“行记里面是怎么说的,这个南天门是怎么回事?”

    那人是个矮个儿、眯眯眼,摸着颔下的几缕微须,说书中并未提及,难道是我们走错路了?

    篱笆松说这怎么可能,我们沿着这一条路过来的,如何能够走错?

    就在我们聚拢着商量事情的时候,远处传来了人的声音:“老大,快过来看一下,这是什么?”

    我们都闻声望去,却见在几十米开外的地方,有一堆的碎石,累积颇高,似乎还有一些形状,王明瞧见,眉头皱起,快步走上前去,我也跟着,近了一些,瞧见这一堆碎石大多冻结成冰,不过却能够瞧见残骸之中,有栩栩如生的白色石雕。

    这些石雕被砸成了碎块,但依旧能够依稀瞧见一些原本的模样,认真打量,就会发现是一尊巨人的雕像,角落里有一个不怒而威的头颅,足有半米多高。

    这……

    王明瞧见这些,脸色一变,我想要上前,却给他拉住了。

    我说怎么了?

    王明说这些东西,我曾经见过。

    啊?

    我有些诧异,还没有等我细问,这时篱笆松的一名手下已经抵达近前,从怀里摸出了一根铁钎子,戳了戳那石堆,想要试探一下,却不曾想那石堆突然之间就抖动了起来,随后我们脚下的冰面上迅速地发光,有一大圈的符文以石堆为中心,朝着外面扩散浮现。

    瞧见这情形,我们都下意识地往后退开一些,然后将后背靠在了靠山壁一面的冰壁之上,免得出现什么异动,又给那罡风吹飞。

    此刻这儿的罡风虽然比起之前要轻缓一些,但也只是相对的。

    真的一不小心,还是会直接上天的。

    而就在我们各自找位置的时候,原本的一大堆碎石突然间仿佛活过来一般,开始不断地堆积,紧紧几秒钟的时间内,居然堆砌成了一个三丈多高的石头巨人,蓝色的光芒浮动,游绕全身,随后这石头人的双眼陡然一亮,居然迸发出了金色的光芒来,并且恶狠狠地猛捶一下胸口,纵横扑来。

    越过那题着“南天门”的巨大牌坊,这边的空间远比小道宽阔,不过也不过是十几米宽,那玩意身高腿长,无比巨大,纵身一扑,声势着实惊人。

    怎么回事?

    众人纷纷惊诧,离得比较近一些的两个山民仓惶逃开,结果给一人一拳,一个直接砸成了肉泥,而另外一个则被打得腾空而起,被那罡风一卷,人便直接跌落了万丈深渊去。

    啊……

    凄厉的叫声提醒着我们面前的危机,而且还在继续,有一个人瞧见这玩意的威势,下意识地起身,想要往后面逃避,结果刚刚冲出了牌坊之下,就给罡风一卷,脚下又打滑,一跤摔下,紧接着被裹挟着跌落了山崖去。

    一瞬间就损失了三个人,而我们这边都还没有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办?

    估计所有人的心头都在浮现出这么一个问题,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人却挺身站了出来。

    王明。

    这个男人没有半分犹豫,箭步冲出,紧接着从额头之上,抽出了一把长型兵器来。

    三尖两刃刀。

    一刀在手,王明的气势变得强盛无比,在下一秒钟,他手中的三尖两刃刀倏然变长,却也有三丈,恶狠狠地砸在了那蓝色石头人的身上。

    咚!

    长刀砸落,那石头人双臂相交,挡住了这一下,却不曾想王明的气力恐怖无比,猛然下压,那蓝色石头人顶不住,支撑了两秒钟之后,单膝跪在了地上。

    它的膝盖重重砸落在不知道封冻了千百年的冰面之上,立刻有巨大的裂痕从中浮现,朝着两边扩散。

    而我们所处的这地方,也是颤抖了好几下,有的人甚至都站立不住,直接趴倒下去。

    王明一击得手,好不停留,纵身而上,三尖两刃刀急速变小,而在冲到对方面前的时候,又陡然变大,再一次的重重砸落。

    在这一刻,这个叫做“隔壁老王”的男人,毫不保留地展露出了自己的霸气来。

    我能够瞧得见,在王明的身后,隐隐浮现出了一尊青铜巨鼎来。

    九州鼎。

    很显然,他之所以能够拥有压倒那石头人的力量,却是从那九州鼎上抽取的力量。

    战斗在一招又一招毫无花哨的对抗中结束,在王明砸出了第三下,随后冲到了那石头人的跟前,双手猛然一拍,击在对方胸口处时,偌大的石头人瞬间崩溃,化作了无数落石砸下。

    而石头人崩溃的一瞬间,有一缕金光浮现于半空,王明伸手去抓,却给那玩意一扭,逃开了去,随后消弭于无形之中。

    呼、呼……

    王明这三下看似轻巧,却耗费了巨大的力量,也不再去追,而是停下来,不停地喘着气。

    我和青丘雁箭步走上前去,青丘雁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王明调息了一会儿,缓过神来,对她说道:“诸神黄昏时留下的玩意儿,被人利用上了,在这儿设了一个陷阱,不过很显然对方并不大方,不然真正留了部分神格于此,只怕我们所有人都不可能活着离开?”

    神格?

    青丘雁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说你的意思,是刚才跟你交手的那玩意儿,是神?

    王明笑了,摇了摇头,说很久之前,或许是,现在嘛,傀儡而已。

    我一下子就想明白了,说游先生已经上去了?

    王明点头,说对,我猜也可能是他布置的,这玩意儿很是麻烦,我倘若懵懂无知,找寻不到发力点的话,只怕让它发挥了自己身高腿长的优势,只怕大家撑不了太久。

    青丘雁吸了一口凉气,说好深沉的心机啊。

    王明指着前方,说这只是开始,后面还有更多的危机等着我们呢。

    他讲明利害,然后劝青丘雁离开,但青丘雁却并不愿走,执意跟随,这个时候篱笆松也带人走了过来,听到我们的对话,脸色有些冷。

    在刚才的时候,他又损失了三名手下,而如果不是王明挺身而出,说不定会死更多人。

    然而这帮人当真是亡命之徒,在听完了王明的解释之后,却没有一个人心生退意。

    行百里者半九十,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们不愿离开。

    我们与这些人不过是临时搭伴同行,并无太多的交情,对于他们的选择,王明也只是尽了提点的义务,便也没有多作言语。

    收拾好残局,我们继续进发。

    接下来的行程十分艰难,有的地形宽阔,有的狭窄,罡风忽大忽小,而温度则是越来越低,我都感觉到了一些吃力,呼出来的气息仿佛都能够凝结成冰,倘若不是足够的修为支持,早就冻成了冰块。

    路上我们又碰到了几处类似这样子的情形,有的是法阵,有的是石头傀儡,有的则是陷阱,都十分刁钻狠毒。

    不过因为我们经历了之前的事情之后,显得格外谨慎,所以倒也是有惊无险。

    不过篱笆松的人又折损了几人。

    一直到后来,天色渐暗,满天星斗出现于夜幕之上,狂风骤停之时,我们离开了罡风地带,包括篱笆松在内,他们只剩下了八个人。

    走到突如其来的一片平缓坡地前,众人感觉到了那罡风不再,温度不但没有继续降低,反而回温一些的时候,都忍不住欢呼起来,有人在地上打着滚儿,有的则痛哭流涕,庆祝自己终于度过了最危险的时候。

    青丘雁在这里也跟我们确认,说我们已经爬升到了无风带。

    罡风不再,不过我很明显地感觉到这儿的空气也变得异常稀薄,每一次的呼吸都感觉十分费力。

    不过终于还是过来了。

    之前的那一段路程无比艰险,有一种不堪回首的感觉,而这边的众人在欢欣一阵后,又开始赶路了。

    我们的目的地是相同的,前方坡地平缓,虽然依旧是皑皑白雪,温度却没有那般严寒,有的地方反而能够瞧见一些裸露出来的石头。

    有人冲上前去,用锤子将那石头敲下来,才发现这些居然是上好的玉石。

    就在篱笆松一群人欢喜的时候,转过一道山梁,前方突然间出现了一大片的宫殿楼宇,而这些楼宇的建筑材料,居然大部分都是玉石堆砌而成。

    找到地方了。

    兴奋的情绪在所有人的心头蔓延,而就在这个时候,青丘雁却皱着眉头说道:“哪里来的血腥味?”

    啊?

    听到这话儿,我们四处张望,很快在不远处的一堵女墙之下,发现了横七错八的十来具尸体。

    <b>说:<b>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