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四章 三人同行
    王明与青丘峰渊源颇深,手中持着一令牌,而且与面前的这些小姐姐十分熟络,所以很轻松地就上了山。

    有吊篮滑下,随后摇摇晃晃上了青丘峰上,峰下寒冷,风吹在脸上如刀剐,然而接着绳索上了半山腰,却感觉到莫名就是一阵温暖,周遭的景色也多是碧绿,间杂桃花无数,姹紫嫣红,在目力所及之处,却好像还有温泉,一窝一窝的,从上往下流,偶尔能够瞧见有人在里面泡着,多是男子。

    瞧见我四处张望,王明跟我解释,说青丘峰分为上院和下院,上院住着青丘一族的大部分女性,而其余的女子、男子以及族中附庸,则住在下院。

    下院比较随意,而上院则有些难进,属于禁地,寻常之人并不能随意出入。

    我这才明白青丘一族却是以女子为尊。

    抵达了青丘峰的下院,一眼望去,却瞧见古意盎然的小镇,曲桥流水,仿佛回到了江南一般,而在头顶之上,白云缠绕,不时有巍峨高大的殿宇印入眼帘,想必就是青丘峰的上院。

    接引我们的女子邀王明直接去上院,王明却拒绝了,说就在下院等待,请求拜见青丘族长。

    那些女子妩媚而多情,眼波流转,让人心神摇曳,对待王明也是十分热情,说王哥儿你持有青丘令,可直接抵达上院,何必用我们来通传。

    王明还是推辞,说有朋友在此,不敢造次。

    对方劝不动王明,便也不再多说,将我们安置在一处凸出山崖的观景亭中,然后去通知青丘高层。

    有人走,也有人留,在亭中给我们奉茶,香炉烛火,熏香冉冉,素手调茶,却如仙境一般。

    茶也很香,是花香,透着一股脂粉气息。

    女子乖巧,奉茶过后,在亭外等待,王明跟我解释起了他与青丘一族的渊源,原来他的女友小观音曾经是青丘一族的恩人,与青丘老母是老相识,故而得以爱屋及乌,回这青丘,宛如回到自己的家一般。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及王明女友小观音的身份,我小心问道:“有传闻,说小观音是九天玄女转世?”

    王明笑了笑,说有这么一个说法。

    我瞧见他不太乐意谈,也便不再多问,随即又聊起了那位疑似小佛爷的游先生,他是如何翻越不周山而来的。

    这事儿颇多疑点,我们猜了好几个可能性,结果最终还是不得其解。

    看起来真的想要知晓,只有与他正面对质了。

    等待没多久,便有两位大美人儿施施然而来,我们远远瞧见,都站了起来,王明面带笑容,不动声色地对我说道:“左边穿金色宫装的女子,是青丘一族的族长,名曰青丘鸿,而右边那位青衣,则是她的衣钵弟子,下一任族长继承人青丘雁,目前青丘一族,以这二人为尊。”

    我仔细打量,发现那青丘鸿年纪大一些,二十七八,正是女子最有风韵之时,一颦一笑,都勾人心魄,而旁边的那位青丘雁也是明丽貌美,有种说不出来的气质。

    都是美人儿,但从容貌而定,并不逊色于我心中最美的虫虫。

    毕竟是九尾妖狐,洪荒异种,貌美这事儿,纯属天赋。

    两人自远而近,来到跟前,与我们见面,王明上前,帮着双方介绍,这两位青丘一族的高层性子颇为高傲,不过看在王明的面子上,对我倒也亲切和蔼,并没有过分冷落。

    王明心中焦急,并没有太多叙旧,而是直接谈起了正事。

    此前在我们前往龙虎山解围之时,王明就已经托人帮忙,将口信传到了青丘一族这儿,让她们帮忙找寻小妖姑娘的踪迹,此刻又亲赴而至,对方十分重视。

    她们不但询问了族人,而且还派人去往不周山那些山民的聚集地探询,此刻听我们谈及,那青丘雁说道:“那只白色鹦鹉,的确有在不周山上露过面,我族有一人曾经在东藩山矿坑那边的聚集地听说一个消息,说就在前不久,就曾经见过一个女子带着这么一只鸟儿路过。”

    王明问道:“东藩山在哪里?”

    青丘雁指了一个方向,我们顺着那方向望去,却见离出云峰很近。

    王明皱眉,沉吟道:“出云峰?”

    这时青丘鸿问道:“对了,一天前,出云峰那儿出现很大的动静,弄得整个不周山都受到波及,你们可曾知晓?”

    王明苦笑,说自然知晓,我们其实就是从那儿赶来的。

    当下他也是不做隐瞒,将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一一说出,然后说道:“我们事后前往崩塌之处,曾经瞧见一光影回溯,海市蜃楼,得知一些信息你们可知道螭龙洞在哪儿?”

    螭龙洞?

    青丘雁秀眉微皱,显然并不知晓,但那青丘一族的族长青丘鸿却说道:“你们说的,可是犁熔洞?犁田耕种的犁,熔浆铁汁的熔?”

    啊?

    王明眯眼,说哦,真有这样的地方?

    青丘雁弘有,我也是听老祖谈及的,她老人家去年的时候,曾经随神女出过一趟门,越过出云峰,往上走,过了一片罡风区,抵达了一片高台处,那儿往里走,却有一片宫殿遗址,据说曾经是不周山土地居所,后来废弃,老祖曾言某一处宫殿之下,有深坑,纵深不知几千米,宛如深渊,而底处熔浆涌现,热力蒸腾,便是那犁熔洞。

    王明惊讶,说哦,居然还有这样的地方?

    青丘鸿点头,说当时老祖也很惊讶,觉得不周山高,即便那洞子深不见底,却也不可能有熔浆涌现,觉得奇怪,而神女却说这地方很有可能是当年女娲补天之时采掘五彩补天石之处,因为失去了这些神石的遮挡,熔浆自然管涌而出,阻拦不得。

    哦?

    王明说你的意思,是那犁熔洞中,可还有五彩补天石?

    青丘鸿哈哈一笑,说小观音也只是那么一说,倘若真的有,她们如何会空手而归呢?

    王明沉思了一会儿,问道:“老祖可在?我想拜见她老人家。”

    青丘雁在旁边说道:“老祖入关了,没办法出来。”

    王明有些失望,不过还是说道:“如此,还请族长您画一份路线图给我,大约标明方向。”

    青丘鸿看着他,说你准备去?

    王明说对。

    青丘鸿劝阻道:“且不说那五彩补天石不过是传言,寻到的机会少之又少,就算是有,抵达那儿的路途十分艰险,别的不说,就那罡风地带,都是危险无比,稍不注意,就给吹落万丈深渊,有死无生,老祖谈及此处,每每回忆,都忍不住地后怕,你劝你们还是别去了。”

    王明脸色肃然,认真地说道:“我去犁熔洞,并非为了那补天神石,而是为了我友陆左,他与我是生死兄弟,肝胆相照,现如今他妻子有难,我如何能够置之不管呢?”

    青丘雁笑了,说也没有见你对小观音那般关心。

    一句话让王明有些结巴,他挠了挠头,说这不一样,小观音本事比天大,用不着我担心什么。

    青丘雁与青丘鸿两人相互看了一下,随后青丘鸿说道:“不周山上坑道错综复杂,就算是给你路线,你也未必能够走得通,既然你这般执意,我也得成全你的义气,便让雁儿陪你走一遭。”

    王明慌忙摆手,说这可使不得,此行危险,不敢劳烦雁子妹妹。

    青丘雁不服气地瞪着王明,说你这可是瞧不起我?

    王明说哪里敢,只是……

    青丘雁说道:“不周山这四处之地,我不知道走了多少,最是熟悉,而上一次虽然是老祖与小观音去的,但她后来跟我谈过好多次,论起情形,我最熟悉,你不要再多推辞了,你毕竟是神女认定的夫君,你若出事,我们如何安宁?”

    王明没办法推脱,只有拱手,认认真真地躬身行礼,说:“固所愿也,不敢请尔。”

    确定了行程之后,我们便也不再多留,青丘雁回去收拾,没多久便折返回来,少不得跟师父叙一会儿话,聆听一番,然后青丘鸿带人送我们下山,依依惜别。

    离开了青丘峰,我们又折返而归,沿着原路行走。

    一路上我都在观察青丘雁,发现这女子外表看起来娇弱温柔,然而一身修为深不可测,行走如飞,却并不比我们差上多少。

    瞧见我时不时打量青丘雁,王明笑了,找了个没人的机会,对我笑道:“怎么,看上人家了?要不要我帮忙?”

    我苦笑,说你别开玩笑了。

    正说着,青丘雁出现,对我说道:“你放心,关键时刻,拖后腿的人绝对不是我。”

    我瞧见她的表情,似乎对我也颇有疑虑,显然也不怎么看得起我。

    我心宽,也不多做解释,笑了笑,说多多关照。

    我们用了一天时间赶回出云峰,又在青丘雁的带领下继续往上,攀登百丈垂直冰崖,然后来到一处小道,再往前走,便是她们口中最为危险的罡风地带。

    而这个时候,王明突然拦住了我们,指着前面的一点黑影道:“有人!”

    <b>说:<b>

    美女同行,如沐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