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三章 线索
    瞧见陆左的一瞬间,我的心情激荡不已,就想要冲下去了,却给王明一把拉住。

    他转过头来,瞧见王明一脸无奈地说道:“都跟你说了,海市蜃楼,不过是光影而已,假的,你别乱动,仔细看。”

    我这才停住身子,俯身下望,却见在陆左的不远处,居然站着另外一个人。

    是我。

    “我”站在陆左不远处,与他说了些什么,陆左一脸惊诧,而几句之后,他的脸上浮现出了愤怒的表情来,两人上前,结果“我”一把抱住了陆左,而与此同时,头顶上的天空突然间一黑,无数的巨石裹挟着冰雪砸落,将这边掩盖了去。

    整个过程足足持续了五分多钟,雪崩将陆左所处的地方掩盖,我并没有瞧见陆左腾空而起,御风飞行,而是被无数崩落的大雪掩埋,不见踪迹。

    分身。

    我耐心地看完这些,瞧见画面一转,陆左又出现在了那雪谷凹坑的边缘,心中苦涩,对王明说道:“那家伙居然能够操控住我的分身……”

    王明说这世间会道陵分身法的,除了你,最有可能的,就是当年的武陵王,现如今的小佛爷,对吧?

    我点头,说对。

    王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现在的事情变得很清楚了,敌人应该就是小佛爷虽然并不清楚他到底用了什么手段弄出这么大规模的雪崩,但能够想到这么断子绝孙的手段,除了他,想一想也是没有谁了。”

    我咬着牙齿,说我要杀了那狗日的!

    王明伸手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也别急,陆左福大命大,不一定会死。

    啊?

    我说你怎么会这么想?

    王明说你却是忘记了,陆左还有一门手段,名曰天龙真火。

    啊?

    听到王明的话语,我原本死寂的心一下子就活泛了起来。

    的确,我真的忘记了陆左的天龙真火。

    那玩意可比我的地遁术、大虚空术要强大许多,能够撕裂空间,穿越时空乱流,去往别处,当初我们在茶荏巴错的世界尽头,就是凭借着陆左的手段,方才得以逃离的,而面对着如此的危机,陆左绝对会施展而出。

    至于我的分身,即便是被游先生加强过,也不过是中人之姿,如果不是长得跟我一般模样,只怕陆左一个拳头就能够揍趴下了。

    它绝对没有办法阻拦到陆左。

    想通此节,我那如丧考妣的心情顿时就好了许多,深吸了一口气,说既然如此,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王明瞧见我恢复精神,笑了,然后说道:“陆左未必死,我们也未必轻松小妖姑娘现在到底在哪里,我们还是得想办法找到,这才是我们来到这儿的真正目的。”

    我说对,找到小妖,这是我们最初的目的。

    王明说在你睡着的时候,我已经反复看了十多遍那海市蜃楼,虽然不清楚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原理,但却大约揣摩出了游先生假借你的分身,与陆左当时的对话。

    啊?

    我先是一愣,随即想起来,说唇语?

    王明说对,唇语,当然,我肯定不是专业的,所以不可能保证百分之百的准。

    我焦急地问道:“那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

    王明说首先可以肯定的,是小妖姑娘并没有在游先生的手上,那家伙之所以让你来传话,就是想着搂草打兔子,不来则罢了,来了就用雪崩弄死陆左,反正都不用付出太多的代价。

    靠!

    听到这话儿,我忍不住想骂脏话。

    游先生对于人心的把握,实在是太恐怖了他这事儿摆明了就是阳谋,我们也知道是陷阱,却因为担忧小妖的下落,不得不硬着头皮过来。

    正因为他了解陆左的性格,知道他不敢放弃任何的机会,所以才会中招。

    事实上,陆左也的确中了他的算计。

    而如果我们并没有听对方的话,真的几个人都去了,说不定被掩埋在下面的,可能就是我们所有人了。

    游先生明明不怕我们一起过去,却偏偏让陆左一人前往,对于人心的揣摩,堪称精妙。

    王明继续说道:“两人的对话虽然短暂,但是我却知道了小妖姑娘为什么要来虫原的目的。”

    啊?

    我说是什么?

    王明说我之前可能有跟你聊过关于三十四层剑主的事情,他的出生,是蛇仙儿受不了诱惑,吞服了一颗五彩补天石,而那家伙的印记正好藏在那五彩补天石之中,所以才会有后来的一些列事情……

    我说对,我听过。

    王明说小妖姑娘曾经跟我一起来过虫原,也知道这件事情,不过她关注的重点,显然并不在三十四层剑主身上,而是在于五彩补天石。

    啊?

    我愣了一下,方才琢磨过来,说你的意思,小妖姑娘之所以来虫原,却是为了五彩补天石?

    王明点头,说对,我也听过一些虫原和不周山的传说,神话故事里,共工怒触不周山,天之柱倾倒,天空出现了大窟窿,风霜雨雪,气候异常,随后才有了女蜗娘娘采五彩石补天的故事,而这儿的传闻,那五彩补天石正是出自于不周山。

    我说小妖她要五彩补天石做什么呢?

    王明摇头,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有可能是想要给陆左恢复修为,还有一个可能,就是想要给自己恢复人身。

    小妖失踪的时候,陆左身上还蒙着冤,而且一身修为都没有恢复,处于人身的最低谷。

    而她自己,也是一头白乎乎的大胖鹦鹉。

    别人都说人妖殊途,而他们这儿则是“人鸟殊途”,更是不可能结合的。

    所以小妖过来找寻五彩补天石、恢复人身,也是有可能的。

    至于为什么不告而别,这些就不得而知了。

    王明继续又说道:“其实游先生出现在这里,他的目的也是找寻五彩补天石而从他们的对话之中,好像小妖跟她的那个朋友荆十一娘,似乎已经找寻到了很重要的线索。”

    我心中一动,忍不住说道:“然后呢?”

    王明说他只是说陆左会碍事,所以就先下手为强了,不过他好像还提到了一个名字,叫做“螭龙洞”,或者发音相似的地点。

    我眉头一跳,说道:“我明白了,他估计也盯上了那五彩补天石,而且一直盯着小妖姑娘她们,准备等她们找寻到五彩补天石,就半路杀出来截胡,而当发现我们也在找寻小妖姑娘时,害怕我们会打乱他的计划,所以就先下手为强,对我们动了手。”

    王明点头,说这个推测虽然有一些出入,但大体是没错的。

    我说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王明说道:“你我皆非这儿的土著,那个螭龙洞在哪里,我们都不知道,你现在情况怎么样,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就回去,跟哮天叶他们汇合,顺便问一下螭龙洞的情况。”

    我深吸一口气,点头说道:“我可以的,没问题。”

    王明点头,说好,打起精神来,现在还不是伤春悲秋的时候,我们走。

    我与王明离开了雪崩之后的出云峰,往着回路走。

    如此行了两个多钟头,我们回到了原来的山洞出口处,却并没有瞧见哮天叶和兔六两人。

    跑了,还是干嘛去了?

    我们四处找寻了一番,结果在不远处的一道岔路口,瞧见了一滩血迹,还有一些毛发。

    王明蹲地,仔细检查了一会儿,然后抬头说道:“哮天叶的。”

    啊?

    我心头一跳,哮天叶的实力其实挺不错的,而那个兔六被我们擒住之后,早就没有了反抗的余地,按理说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但现在的情况,只能说明了一件事情。

    在我们过来之前,游先生的人已经来了,所以哮天叶才会受伤。

    哮天叶和兔六的失踪,让我们原本的计划落了空。

    本来打算从他们这儿得知那个什么螭龙洞的信息,此刻却没有了办法,我看向了王明,而他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对我说道:“没事,跟我走。”

    他转身而走,我在后面跟着,问道:“我们去哪儿?”

    王明说其实找到哮天叶和兔六,他们也未必知道螭龙洞在哪里,所以我们直接一步到位,去找这不周山真正的土著。

    我明白了,说我们去青丘峰?

    王明说对,去青丘峰。

    从我们所在的地方前往青丘峰,又有很长的一段距离,而且路途曲折复杂,十分难行,不过王明的方向感还算不错,而且为了赶路,直接祭出了火焰狻猊来,所以在一天之后,我们抵达了青丘峰下。

    来到这儿,我才发现周遭一片皑皑白雪,满目白地,而面前的这座山峰,却是苍翠欲滴,鸟语花香,充满了勃勃生机。

    我们来到了山脚下,面对着近乎垂直的山壁,我一脸茫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王明却摸出了一个黑色的金属物来,放在嘴边,一吹,呜呜作响。

    没多一会儿,有缆绳从上面垂落而下,紧接着三个娇滴滴的美娇娘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

    她们瞧见王明,盈盈一欠身,笑嘻嘻地说道:“今早喜鹊喳喳叫,都知道有好事儿,却不曾想是王哥儿到了……”

    <b>说:<b>

    自家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