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二章 生死之谜 为@盛夏的果果 加更
    出云峰起于半山之中,连接云层之上,不知道有多高,此刻陡然垮塌下来,却如同天塌了一般,一开始的时候,轰隆隆的声音如同打雷,后来却是天地摇晃,整个世界都仿佛崩塌。

    我们隔得有一个时辰的距离,但即便如此,也感觉到那铺天盖地的石头和积雪狂涌而至,仿佛就要倾泻跟前一般。

    瞧见这情形,我顾不得危险,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我艹。

    我整个人都懵住了,脑海里不断模拟着,想着在这样的大自然之威下,即便是陆左能够御风飞行,也未必能够逃得过那山峰倒塌的速度,如果陆左真的赶到了出云峰脚下,此刻除了被活埋在那里,我想不出第二种可能性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涌出了眼眶来。

    唉!

    我就知道是陷阱,是陷阱啊……

    为什么已经知道是陷阱了,还要被敌人牵着鼻子走呢?现在好了,大好活人,给硬生生地埋在了千万吨的冰雪山石之下,如何还能够活着出来?

    我手足冰凉,反倒是坐在雪地里的屁股一阵发烫,双目模糊一片,好一会儿,却听到王明在旁边喊道:“陆言,陆言!”

    啊?

    我茫然地抬起头来,瞧见王明横眉竖眼,大声说道:“你干嘛呢?现在就失去斗志了?”

    我一咬牙,忍不住地悲从中来,说我们应该拦住他的……

    一句话没有说出来,我的眼泪又流出来了,而王明却是伸手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认真地说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现在什么情况都没有弄清楚呢,你在这儿嚎什么丧呢?”

    我苦笑,说王哥,我知道你这是在安慰我,但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就得抛弃异想天开的想法,这样规模的雪崩,左哥估计是活不成了。

    王明说你怎么知道他没本事逃脱?

    我说死要见尸,这样的情况下,你告诉我,怎么找到他的尸体?

    王明瞧见我心死如灰,伸手过来,拉住了我,说既然如此,那就先撤一下吧,我们去高处,免得被奔涌下来的雪崩掩盖了去。

    我整个人身体僵直,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给王明拉着去了附近的一处山梁上,刚刚站定下来,出云峰那边落下的雪崩已经涌到了我们刚才立足之处,那翻涌的积雪如同滚滚洪流一般,从我们刚才站着的地方席卷而过,没有半分生机存留。

    瞧见原本柔软的雪在这一刻,变成了催人性命的洪流,我心中莫名涌出了几分对于大自然的敬畏之心,随后忍不住问道:“那家伙是怎么办到的?”

    王明看着我,说怎么,想报仇?

    我双拳捏紧,脸色惨然地说道:“如何不想?”

    王明说敌人狡猾,想要报仇,就得沉下心来等一会儿雪崩停下来了,我们两个先去出云峰那边探查一下情况,确定到底怎么回事,还有陆左的生死,再作决断。

    面对着这样巨大的变故,王明远比我沉稳许多,瞧见他坚毅的表情,我的心头莫名涌出了几分不该有的期盼来。

    也许陆左吉人自有天相,未必被这样一场毁天灭地的雪崩给杀死呢?

    虽然我一直都劝自己面对现实,然而这希望一生出来,立刻就按不下去了,越想越觉得有道理陆左何等豪雄,那么多的大风大浪都挺过来了,这一次他都已经知晓其中有诈,早有防备,如何能够翻船呢?

    这样一想,我心中平静一些,随后又想起敌人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为了对付陆左,居然将那出云峰都给弄塌了,顿时又纠结起来。

    如此几次自我否定之后,我深吸了一口气,知道关心则乱,自己现在的状态实在是太差了。

    如果我继续这样心神摇曳下去,不但不能够让事情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而且说不定自己也都得死在这儿。

    反观王明,他与陆左的感情,未必比我浅,但他却在一瞬间的失神之后,回复了清醒。

    事已至此,再多的矫情和伤悲都是无济于事的。

    我们得面对现实。

    在等待雪崩结束的过程中,我盘腿而坐,直接按照镇压山峦十二法门的手段修行起来,观想着自己仿佛群山一般,心境渐渐地就变得平静下来。

    当雪崩停住的那一刻,我站起了身来,对王明说道:“我带你走。”

    王明知道我有地遁术,行动如风,也不拒绝,伸出了手来,与我相握,随后我深吸一口气,朝着出云峰的方向疾奔而去。

    在地遁术的牵引下,本来需要一个时辰走完的路程,我用了一刻钟左右的时间,就抵达了。

    之前相隔甚远,所以虽然感受得到那峰峦倒塌的威力,却并不深刻,除了轰然倒塌的那一下以为天都要塌下来之外,后面的时候倒也觉得还好,然而此刻走到跟前来,瞧见那原本挨着云层的峰顶突兀去了一大块,下方巨石积雪无数,经过这么长的时间停歇之后,整个山峰已经变了巨大模样,我方才能够感受得到当时峰下的情形来。

    这样大的面积,想要腾然飞起,然后离开,简直就是做梦。

    而如果被压在下面,哪里还能得活?

    两人站在积雪碾压过的石堆附近,瞧见四周一片白茫茫的景色,王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我说道:“你精通地遁术,感应一下,看看陆左是否还活着。”

    其实都用不着王明吩咐,我就已经做好了地遁术的准备。

    地遁术分为两种,一种是长度,一种是深度所谓长度,就是通过寻找大地板块挤压时形成的缺口和褶皱,进而赶路,至于深度,其实便是深入到地下去。

    我之前的时候,地遁术通常都是用来赶路,唯一一次往地下探索,却是在员峤仙岛对战域外天魔无名本体的那一次。

    陆左是否被埋,此刻是否还活着,对我来说至关重要,所以我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直接往下遁去。

    用地遁术赶路容易,只要找寻到两点的空间缺口,便可跨越空间上的距离,一跃而过。

    而往下走,则显得很难。

    越往下走,承受的压力就会越大,这压力不但来自于地壳板块,而且还来自于天道。

    而即便如此,我还是围着偌大的一片区域,四处地往下探寻,试图找寻到陆左的踪迹来,而且随着时间的积蓄,我感觉只要陆左还活着,我应该都是能够感应得到的。

    然而一直到我累趴在了雪地上,都没有任何的发现。

    这儿一片死寂。

    有好几次,我从地下找到了某些新死之物,却都不是陆左,它们或者是山民,或者是禽兽,却并没有陆左的身影。

    每一次的发现,都是伴随着希望、失望的过程。

    当我竭尽全力,累得近乎虚脱却又想要再爬起来的时候,王明伸手过来,拦住了我。

    他对我说道:“可以了,别找了。”

    我一把甩开了他的手,说不行,我相信他一定还活着,也许现在正在等待着我们的救援呢。

    我还待施展出地遁术,王明却伸手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然后一字一句地对我说道:“够了,陆言,冷静一些,你这两天赶路,精神太紧绷了,听我的话,现在闭上眼睛,睡一会儿,什么都会好起来啊的……”

    他的话语里似乎有着某些魔力,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语气缓慢的话语,我的眼皮顿时就打起了架来,一切都变得模糊了。

    而没多久,我便感觉浑身一阵脱力,整个人都开始飘了起来。

    紧接着,世界都变得晦暗。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睁开了眼睛来,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那冰天雪地之中,而是身处于某一个洞穴之中,与之前赶路时在山腹之中的那种洞穴通道不一样,这儿的洞穴,居然是在冰石之中直接开凿出来的。

    啊……

    我呻吟了一下,试图站起身来,却感觉双臂无力,根本没办法支撑起自己。

    我四处打量,这才发现王明就在不远处的洞口,而周遭的墙壁都是透明的坚冰,有光芒从不知道哪儿射来,透过坚冰折射,使得我躺着的这儿,变得光怪陆离,色彩斑斓。

    我揉了揉脑子,将睡觉之前的事情都响了起来,赶忙爬起来,朝着洞口的王明问道:“我们在哪里?”

    王明似乎知道我醒了,头也没有回,直接说道:“出云峰。”

    啊?

    我说怎么回事?

    王明说你太疲惫了,我就近找了一个地方先待着,等你醒了之后再想办法离开。

    我扶着冰冷的冰墙,走到了洞口来,发现自己居然在出云峰的某一处悬崖间,此刻居然有太阳光从头顶上洒落下来,映照在那白雪皑皑的山坡,变化天翻地覆,哪里能够看得出它之前的模样。

    我问王明,说你在看什么?

    王明指着下方不远处的一个凹坑雪谷,缓声说道:“在看海市蜃楼。”

    啊?

    我顺着王明的手指看下去,却瞧见凹坑处,居然站着一个人。

    那人是有某种光影投射而成,不过我却是一眼就认出了对方来陆左。

    海市蜃楼里面的陆左。

    <b>说:<b>

    加更送上,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