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一章 崩塌出云峰
    虽然兔六害得我们无比狼狈,但是陆左却并没有想要将他弄死的想法。

    一来死者猪弄奇与我们并无瓜葛,谈不上什么报仇雪恨,二来这家伙现如今也只是一个弃子,既然那个疑似小佛爷的游先生都有将他放了的气度,我们也没有必要跟一个小角色为难。

    即便这家伙并不是什么好人。

    越是持重器,越是得心思谨慎,因为对于修行者来说,沾染了太多的因果,一是会身陷仇恨漩涡之中,难以自拔,二来也是对自己的境界有所阻碍,难以攀登巅峰。

    这边是所谓的“心有猛虎,轻嗅蔷薇”。

    在确定了兔六知晓前往出云峰的路途之后,我们就没有再去那边的山民聚居地叨扰,毕竟那儿人多眼杂,倘若是有什么风声传了出去,对我们也并不是什么好事。

    虽说这不周山占地颇广,山民零落分布,但小佛爷心思深沉,未必没有耳目设置于此。

    我们押着兔六,翻过了这边的一道山梁,又走了两个时辰的路,终于在一处巨大的洞口之前停下了脚步。

    再往里走,便是那不周山山腹之中错综复杂的道路。

    这儿原来应该是一个矿坑来着,洞口和坡脚下堆砌了大量的废石,而除了凌乱的废弃矿石之外,却还有不少的杂物,甚至都能够瞧见一些森森白骨,掩映其间。

    很明显,这个地方可没有现实世界那般安全的矿井装备,在这儿挖矿之人,一旦遇到坍塌,很难有活路可逃。

    当然,听哮天叶介绍,说这矿洞的开采已经有几百年、上千年的历史,此刻这儿已经成为了一个废矿,再无产出,而只是一个深入山腹的通道而已。

    倘若想要采矿,就需要深入山腹之内去。

    而且即便是几百年过去了,这儿的采矿方法依旧原始不已,基本上都是靠人力为之,既辛苦,又危险。

    不过即便如此,不周山中矿产丰富,除了寻常的金银铜铁等金属和煤矿之外,还有许多的珍稀之物,倘若是足够幸运,一块原石就能够彻底改变命运,所以吸引了许多在虫原之中混不下去的部落和亡命徒流连于此。

    而这些人,正是山民最主要的构成部分。

    这里面有着很复杂的社会体系,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楚,所以王明只是简单地跟我和陆左讲解了一番之后,便不再多言。

    更多的时间,我们基本上都是在赶路。

    黑黝黝的矿洞之中,哮天叶掏出了一种晶晶亮的矿石来,这玩意儿叫做“火晶”,是某种能源蕴含丰富的矿石晶体,不但能够照亮矿洞的情形,而且还发出足够的光亮,尽管不能够直接吞服,但里面蕴含的巨大能量,却是炼丹方士的最爱,所以成为了不周山这儿最主要的流通货币之一。

    在这玩意的照亮下,我们马不停蹄,大部分时间都在赶路的过程之中,其间停歇了两次,基本上都是兔六和哮天叶实在是太过疲惫,扛不住了才驻足。

    在这儿,王明并没有将那头火焰狻猊唤出来。

    这玩意的精力也是有限的,不可能一直支使,免得等到遇到危险的时候,唤不出来。

    而随着我们的深入,我发现王明对这儿其实也是十分的熟悉,后来听他跟陆左聊天,我方才知晓,他第一次遇到的域外天魔,便是在这不周山中。

    就是在那个时候,他第一次遇见了从蛇仙儿肚子里跑出来的三十四层剑主。

    那个时候的三十四层剑主,他还叫做三十四,只是个小屁孩儿。

    那小屁孩儿本来准备谋夺那域外天魔的身体和本源,结果最终却扑了一个空,而那域外天魔将全身精华遁于王明体内,准备夺舍,却给王明咬着牙顶住压力,最终将其意志压下。

    这些事情,我是第一次听王明提及。

    我这个时候方才知晓,原来并不仅仅只有南海剑鬼一人默默无名地压制着那为祸天下的烛九阴,王明这边也在辛苦地以身为囚笼。

    不愧是南海一脉。

    我心中肃然起敬,忍不住多瞧了王明几眼,发现他显得十分淡然,并没有太多的异样。

    很明显,这几年他已经适应了体内存有远古神魔的日子。

    我们在黑暗的洞穴之中潜行了两天一夜,最终在第二日的傍晚时分,离开了连绵不休的山腹之中,当走出那满是风雪的洞口,感受清冷的狂风从远处无序吹拂在脸上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间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明悟。

    我曾经去过黄泉路,也去过茶荏巴错,长期经历过暗无天日的时光,但在山腹之中曲折穿行,这并不是一种很好的体验。

    因为通道太过狭窄的缘故,使得心中实在是太过于压抑,远非其他地方所能够比拟的。

    所以瞧见那满目白雪,巍峨群山,我的心情异常舒畅,恨不得长啸一声。

    不过我还是忍住了。

    因为兔六指着很远的一处山峰,对我们说道:“那里,便是出云峰。”

    我顺着他的手指望去,却见那出云峰依附在巍峨连绵的不周山上,与周遭的山体不同,它显得格外突兀,山峰之上,满是皑皑白雪,不知道冻结了千百万年的坚冰累积,在山腰之处,的确能够瞧见游荡不定的白云,宛如天上。

    就在我们都打量出云峰的时候,王明望向了另外的一个地方。

    我起初没有注意,过了一会儿,转过头来,顺着王明目光的方向望去,却见此刻居然能够俯瞰偌大的林海雪原,在视线尽头处,是一望无边的虫原。

    视线如此开阔。

    瞧见我们瞧过来,王明指着另外一个方向的山峰,说道:“那儿便是青丘。”

    青丘之上,有青丘狐一族,这个族群大部分都为女子,而且修为超卓者尤甚,天资远超世人,代代英才辈出,峰顶之上坐镇的青丘老母却是一位活了千百年的老祖宗,而且与王明颇有渊源,算是同盟。

    我望向那边,虽然相隔较远,却能够瞧见那山峰周遭一片白雪,冰雪封山,然而那青丘之上却自有一番风景,绿意盎然,十分独特,简直是天赐之地。

    欣赏了一下山上的风景,陆左转过身来,对我们说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前方不远处便是出云峰,我若是带诸位前往,只怕会祸及小妖,所以我们再次离别,你们用不着跟随。”

    听他这么说,我下意识地说道:“不可。”

    王明也说:“陆言说得对,那儿摆明了是一处陷阱,你若是出了什么事儿,我和陆言可怎么办?小妖可怎么办?”

    陆左认真地说道:“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也知道这一次过来,大抵就是一处陷阱,然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若是畏首畏尾,小妖又该如何自处?”

    我还待劝阻,陆左却挥了挥手。

    他看着我和王明,说道:“非我托大,即便对方是小佛爷,凭着我现如今的本事,也是不怕的我会见机行事,不让敌人有可趁之机。”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我们再加劝阻,就有些瞧不起陆左了。

    我想起陆左的本事,别的不说,光那一个御风而行,就能够化解无数危险,所以最终叹了一口气,说好吧,不过我希望你记住,你活着,小妖姑娘才会活着,你若死了,凭我和王明,也没办法救她出来所以,你不要做傻事。

    我害怕的不是陆左抵不过对方,而是害怕那位游先生如果真的掌握到了小妖姑娘的性命,用来威胁陆左。

    如果陆左一心软,只怕不但救不回人,而且还送了自己的性命。

    陆左何等聪明之人,哪里会不知道我心里面的想法,他笑了笑,伸手过来,拍着我的肩膀,说道:“阿言,你名义上虽然是我的徒弟,但我教你的并不多,更多的如同兄弟一般,你的话,我肯定是听的倘若对方用小妖的性命来做威胁,我绝对不会妇人之仁,就算是以命偿命,也不会给他们肆意猖狂的。”

    唉……

    听到陆左的话语,我的心情变得无比低沉起来。

    他这话语,听起来决绝果断,然而却隐约透露出了几分死志来。

    但,我无法破解。

    陆左与我交流之后,又跟王明说了几句话,随后出了洞口,朝着远处的出云峰行去。

    那山峰看得虽近,但如果真的要行走,只怕还要几个时辰方才抵达。

    陆左走后,我和王明的心情都有一些低沉,哮天叶也紧闭嘴唇,不多说话,如此过了一个多时辰,我终于耐不住了,对王明说道:“就算路上有人监视,也未必能够发现我我去看一看吧。”

    王明早有此意,吩咐旁边的哮天叶道:“你帮忙看好兔六,我与陆言去瞧一瞧,小心自己。”

    两人也离开了山洞这边,朝着远处的出云峰行去,如此走了一段路程,风雪很大,已经瞧不见陆左的踪迹,我们心中焦急,越走越快,突然间,我感觉心中一阵悸动,下意识地捂住了胸口。

    还没有等我明白怎么回事,却听到“轰”的一声巨响,远处的出云峰却是陡然一震,随后无数积雪冰块,轰然砸落下来。

    天塌了。

    <b>说:<b>

    天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