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章 兔六的招供
    兔六,兔六,就是那只引开陆左他们的猥琐兔子。

    这顶着一个兔脑袋的猥琐男,他里应外合,与那不男不女的阴阳人一起将猪弄奇给杀了,害得我们虽然弄来了钱,却扑了一个空,失去了小妖姑娘的线索,后来又让陆左他们失去了方向,最终导致我们不得不硬着头皮赶往出云峰。

    原本我们都已经放弃找他麻烦了,却不曾想在这儿居然又遇到了他。

    这边叫做“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人一露面,我们几个人的眼睛都眯了起来,而旁边一直跟随的哮天叶也激动地说道:“是兔六,那家伙的骚味,隔得几十米,我都能够闻得到。”

    这家伙一出现,众人跃跃欲试,不过之前答应过哮天叶,这儿情况不同,不周山的山民、游民,很多人都是虫原之上犯了案子、混不下去的亡命徒,如果我们肆意妄为,只怕是找不到向导,承诺一切由他应付,所以便都看向他,想听他意见。

    陆左比较焦急,问道:“现在该如何?”

    哮天叶犹豫了一下,然后拱手说道:“几位谁有本事,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其掠来,还请出手。”

    准动手,这就简单,用不着王明和陆左两位老大开口,我便笑道:“我来吧。”

    那兔六我之前碰过一次面,到底有多厉害,我心里有数,而他们也是知晓,瞧见我主动请缨,陆左点头,吩咐道:“小心点,别闹出动静来。”

    我深吸一口气,打量着几十米的距离,直接遁入了虚空之中。

    在那一刻,我瞧见了哮天叶惊诧的表情。

    下一秒,我瞧见那猥琐的兔子找到了一个背风口,开始哆哆嗦嗦地放起了水来。

    这山上冰寒,大风呼呼,冻得人直哆嗦,那兔六也是冷得不行,不停地抖着,差点儿尿一裤裆去,而就在他准备完事儿的时候,被我从虚空之中浮现,一把捂住了嘴,随后将他扣住,转身就拖向了我们刚才存身之处。

    那家伙被陡然袭击,一开始肯定是懵了,随后拼命挣扎,想要逃脱我的掌控。

    不过我哪里能够让这家伙得逞,当下也是双手用劲,让他挣脱不得。

    十几秒钟之后,我轻松地将人拎到了这边,陆左朝着我打了一个手势,让我来到一处背风的山石后面来,停下脚步,眯眼打量了一会儿那还在兀自挣扎的家伙,好一会儿,方才说道:“我数三声,你若是再挣扎,我们便把你弄死,扔下山崖三、二……”

    陆左念得很快,几乎是念到“二”的时候,兔六浑身一僵,一动也不敢动了。

    这家伙到底还是个怕死的性子。

    陆左笑了,又对他说道:“一会儿我让人放开你的嘴,我问什么,你答什么,你好生回答,倘若是回答错了一个字,我立刻将你的脑袋敲碎,然后我们吃兔脑袋,你可知晓?”

    那人不断点头,脸上露出了浓浓的敬畏,显得很是合作。

    陆左朝着我挥手,示意我放开他的嘴。

    我照着做,那兔六果然没有大声叫嚷,显然是知道能够悄无声息将他绑到这儿来的人很不好惹,不过他还是怯怯地说道:“我们虽然长了一兔子脑袋,但也是人,只不过进化不完全而已,脑壳真的不好吃……”

    额?

    他的话语让我们都有些好笑,知道他是真的怕了,而陆左则没有,认真地盯着他,良久之后,说道:“知道我们是谁么?”

    我只捂住了兔六的嘴巴,他眼睛却是一直睁着的,瞧得见我们,自然知晓,点头回答道:“知道,我们之前见过一面,如何能够忘记?”

    陆左说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我们找你干嘛,对吧?

    兔六下意识地低下了头去,而我在他后面抓着他,将他脑袋给拍了一下,他这才说道:“知道。”

    陆左说需要我问么,还是你自己说?

    兔六一下子就哭了起来,说大哥,我真的不知道什么,你放过我吧。

    嗯?

    陆左眯着眼睛,说看来你是不想活了,对吧?

    兔六赶忙闭嘴,噙着泪,说你问吧,我只要是知道,都尽量说给你们知晓。

    陆左不再拿捏,而是直接问道:“跟着你一起的那几人,现在也在那里面么?”

    兔六摇头,说不,只有我一个人,他们中途的时候走了,本来打算杀我的,不过留了情,便放我离开了出了这事儿,我知道我在虫原混不下去了,想了想,一咬牙,就上了不周山来,准备跟着这些山民混一混,多少也是一条活路。

    陆左冷笑,说他们为何抛弃你?

    兔六说本来就不是一路的人,他们之前带着我,估计就是想要用我来引开你们的注意,现在我没有用了,哪里会带上我呢。

    陆左没有相信他的话语,直接换了另外一个话题:“关于那只白色鹦鹉,你知道些什么?”

    兔六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它是半年前出现在虫原的,口能人言,很是奇怪,跟它一起的是一个叫做荆十一的家伙,那家伙跟我们不一样,跟你们也不一样,应该是个妖怪,但是什么,谁也不知道,这两位一直都在黑风谷到祁连坡一带徘徊,似乎在找什么,后来发生了变故,荆十一被人伏击,身受重伤,它也就没有再露面,最近一次的消息,是进了不周山,不过也做不得准……”

    陆左认真地听完,问道:“那个荆十一,是男是女?”

    兔六说是个女的,有人也叫她荆十一娘。

    听到这话儿,我总感觉陆左似乎松了一口气,又仿佛是错觉,随后陆左又问道:“画卷是怎么回事?”

    兔六说猪老板与游先生交谈的时候,提及过这事儿,那游先生专门问了一次,找到当时与荆十一娘打过交道的人过来亲自询问,最后画出了这么一张画卷来,让我们这边随时留意画卷是游先生画的,后来得知荆十一娘带着那个白鸟儿进了不周山,还带人进了山。

    “游先生?”

    兔六赶忙解释道:“就是杀了猪弄奇的那人,我们都不知道他的真名,只听他手下叫过他游先生。”

    陆左有点儿紧张起来,说他们找到人了没有?

    兔六摇头,说小人不知。

    陆左瞪起了眼睛来,说难道你一点儿都不知道?

    兔六苦笑,说我只是猪老板身边的一随从,哪里知道这些机密之事?不过隐约听见一些消息,仿佛是抓到了……

    嗯?

    陆左走前一步,死死盯着他,说你确定了再说话。

    兔六的双腿一软,想要跪下,却给我揪住了,随即我闻到一股尿骚传来,却是这不争气的家伙吓尿了裤子。

    额……

    陆左知道他这模样不像是在说谎,便问起另外的事情来:“那个游先生是哪里人,你可知道?”

    兔六给陆左刚才的气势逼得六神无主,整个人的身子都软了,听到这个问题,就好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赶忙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他是两个月前出现的,之前从来没有露过面,跟猪老板打过几次交道,手脚大方,还给了许多的好东西,猪老板很喜欢他……对了,我又一次听猪老板谈起,说他们是从不周山下来的……”

    不周山上下来的?

    陆左又问道:“什么好东西?”

    兔六毫不犹豫地说道:“比如一划就能够着火的打火机,比如许多用处的军刀,还有好吃的,火腿肠、方便面,以及压缩饼干之类的……”

    他举了一堆现代杂货的例子,都是些小巧、易携带的小玩意儿,听到这些,我们几个忍不住相互望了一下。

    怪不得猪弄奇对我的那包方便面不屑一顾,原来是从游先生那儿知道的真实价值。

    不过问题就来了,对方有这些东西,又是从不周山上来的。

    他会不会是翻过不周山而来的小佛爷呢?

    虽说不周山是直通天庭的柱子,不可翻越,但既然小观音能够从虫原翻越而过,为什么别人就不能从那边翻越过来呢?

    陆左沉默了一会儿,又问了几个关于游先生的问题,比如他身边有多少高手,这些人是一起来的,还是在虫原招揽的,游先生在虫原的这段时间里,都做了些什么事情之类的,兔六都尽可能的作答。

    他知道的并不算多,看得出来,他真的只是一个弃子,一个被抛弃了,想要在不周山混下去的家伙而已。

    审问完了之后,我们开始用眼神交流,想着怎么处理这个家伙。

    那兔六是个聪明伶俐之人,当周遭变得沉默,陷入古怪的气氛之中时,顿时就明白了我们的想法,哭着求我们道:“诸位大哥,别杀我,别杀我,我不想死,你们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只求你们别杀我……”

    陆左低下头来,看着对方,认真地问道:“那么,你知道出云峰在哪里么?”

    兔六浑身一震,随后如同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的溺水者,慌忙说道:“我知道,我知道,而且我之前去过几次,我记得路。”

    陆左点头,说好,先饶你一命,带路吧。

    <b>说:<b>

    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