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章 失之交臂
    思绪一旦被打开,无数的想法就在我的脑海里翻涌了起来。

    转轮王当初为了逃脱被斩杀的命运,曾经与耶朗联盟的一位权贵达成了交易,将道陵分身法传给了那家伙,换得了脱身的结果。

    而那名野狼联盟的权贵,他的封号叫做武陵王。

    这点儿事情,是许多年前一个偏远小国陈谷子烂麻子的事情,对于别人来说,都不算是什么新鲜事儿,但因为我师从于敦寨苗蛊,是陆左的堂弟和徒弟,所以知道得更多一些当年的耶朗王在面临着耶朗联盟的灭族危机之时,使用了大智慧,让自己转世重生,历经十八世。

    他最终到了第十九世,变成了陆左。

    虽然后来那位耶朗王在天山之战中离开,传闻中叛变的武陵王也跟随着一起同归于尽,但从后面的种种迹象来看,小佛爷却留了下来。

    而小佛爷,则是武陵王的不知道多少世。

    如同陆左一般,小佛爷虽然是武陵王的转世重生,但并非武陵王本人,他也有着自己本我的意志,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

    而从普遍意义上来说,武陵王知道的,小佛爷应该也能够知道,特别是道陵分身法这种古怪的修炼法门。

    如果是这样,那么对方一眼就看穿了我的道陵分身法,就不难解释了。

    很有可能,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根本就是小佛爷这一世的寄托,又或者是他的分身。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讲句实话,随着眼界的宽阔,在见到了李皇帝、先知、千通王、三十四层剑主以及最近的平育贾奕天剑主之后,我内心之中对于小佛爷的忌惮,多少也减轻了许多,觉得那人除了心机阴沉之外,本事倒也只能与这些人一般,算不得最需要认真面对的强敌。

    然而到了现在,我却改变了这样的看法,因为那些人虽然也很强,但他们却并没有多了解我,也不会太了解陆左以及我身边的这些志同道合者。

    但小佛爷不会。

    这个家伙从武陵王开始,就一直与我们这一脉是对头,恩怨情仇纠葛不清,交手无数,所以倘若说这世界上除了自己之外,还有谁最了解我们的话,恐怕就只有他了。

    我们的一切事情,包括许多不为外人知晓的底牌,他都心知肚明,了然于心。

    这样的对手,才是真正可怕的,因为他知道我们珍惜什么,害怕什么,对于我们内心的恐惧掌握透彻,完全就是一眼看透了我们。

    更可恶的,是邪灵教衰落之后,他由明转暗,化整为零,不但转战前往荒域那种无人关注的地方默默培植势力,而且还渗透到了这儿来,我们对于他的情况,几乎一无所知。

    我深呼吸,让自己的心绪平稳一些,这时陆左和王明带着那个慌乱无比的狗头来到了我跟前。

    我爬起来,焦急地问那狗头,说人走了没有?

    狗头目光飘忽,下意识地避开我的注视,这情形让我心头一跳,随后还没有等我再问,陆左便开口说道:“这家伙根本就没有在这儿守着,他等了一刻钟不到,瞧见你没有回来,他就溜到那边的山脚下躲着了,我刚才差一点儿把他当敌人给宰了。”

    啊?

    我顺着陆左的手指瞧去,瞧见狗头躲着的地方,根本就瞧不清楚山洞这边的情形。

    也就是说,那不男不女的家伙到底走了没有,狗头根本不知道。

    艹!

    我顿时就是一阵恼怒,伸手过去,一把揪住了那家伙的衣领,恶狠狠地说道:“你他妈的到底有多胆小?我只是让你在这里蹲着,帮我看一下人员出入,并且瞧清楚他们跑了哪儿去就行了,你跑那么远干嘛?”

    狗头唯唯诺诺地说道:“这个,你去了那么久,我怕他们……”

    他自知理亏,辩驳了一句,不敢多说。

    我一股火气升到胸口,恨不得给这胆小怕事的哈士奇扇上几大耳光,然而想起对方并非我们的人,与我更是没有什么瓜葛,终究还是强忍住了,深吸几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我对陆左和王明提及了我的猜测。

    听我说完,陆左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问我道:“你确定?”

    我摇头,说不能百分之百的确定,不过道陵分身法,这世间几乎是绝迹了的,龙虎山的传承不管是不是同样的法门,但也是三代而消亡,所以即便张天师也不能确定这事儿,但除了这边,苗疆耶朗其实也是有传承的,而那传承,则正是武陵王本人除了他,我实在是想不出这世间还有谁能够一眼就能够叫出这门手段的名字来。

    陆左沉吟一番,也点头肯定,说对,如果是这样的话,说不定那个家伙真的就是久未露面的小佛爷了。

    王明在旁边听着,突然开口说道:“你说那家伙现在的模样,不男不女?”

    我点头,说对,那家伙对道陵分身法十分清楚,自然也知道分身与本体共享视野的情况,不过他并没有避讳太多,不但露面,而且还让我传话,并且最后的时候,切断了我和分身之间的联系……

    王明说那人到底长着什么模样?

    我闭上眼睛,那家伙的面容一下子就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我尽量用比较详细的语言来描述,细节方面也努力还原,听完了我的话语,王明倒是没有什么,但陆左却皱起了眉头来。

    王明瞧见他的表情,问道:“怎么了?”

    陆左揉了揉脸,说我大概猜到了一些,不过在没有见过人之前,不敢妄自揣度先不管了,不管那些人有没有在山洞里,我们进去瞧一眼,看看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吧。

    王明点头,说好。

    我们来到了山洞这边的敞口处,王明一搓双手,却有一头冒着滚滚浓烟的火焰狻猊从手上陡然蹿出,将黑黢黢的洞子弄得一片明亮。

    在火焰狻猊的开道下,我们望着洞子深处走去,没多时,便来到了分身与敌人相遇的那里。

    这儿的敌人已经撤得干净,甚至都没有留下什么踪迹,倘若不是那一堆碎石和山壁上的大窟窿,我都以为之前发生的一切,都不过是梦境一场。

    陆左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看向了旁边的狗头,说大概有多少人,往哪儿走了?

    狗头指着洞子的深处,说差不多有十五个人,大部分进了里面,一部分人离开了这里,出去了。

    王明这个时候也开口说道:“是一伙强敌,即便是刻意收敛,残存下来的气息,也有让人悸动之处,阿言,你的判断是正确的说实话,当时你如果脑子一热,直接冲进来的话,说不定就给人擒住了,到时候我们会更加被动……”

    听到这话儿,我叹了一口气,还是不能释怀地说道:“唉,我当时如果让这家伙去通知你们,说不定就能够知道离开的人,到底是谁。”

    陆左伸手过来,搭在了我的肩膀上,说道:“你别自责,如果说有错,最开始我们的判断错误,才是根源,至于离开的人是谁嘿,兄弟,你能够闻得出来么?”

    狗头摇了摇头,说不能,太模糊了,我没有闻过这里面人的气息,也没有什么东西留下来。

    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不谈也罢,根据现在的情况,我们几个开始商量起接下来的计划现在大概率确定了那人极有可能就是小佛爷,那么我们就得小心一些,这个家伙有着无限的可能性,稍微一不注意,我们就很有可能遭了道。

    陆左的想法,是让狗头带着我们,深入进去,不管怎么样,最好能够抓到一个舌头,逼问一下。

    但王明却不这么想。

    他觉得这山洞里太狭窄,容易被人算计,一旦出现了什么事情,很难应付的,特别是在对手还是小佛爷的情况下,更是得小心翼翼,不要轻举妄动。

    然而讨论只是相对的,当陆左表现得很坚决的时候,王明还是妥协了。

    他能够理解陆左此刻的心情,特别是这件事情涉及到小妖姑娘的时候,所以他想了想,开始与我沟通。

    我这会儿已经缓过来一些,决定担当先锋的位置。

    毕竟不管碰到什么危险,大虚空术都是化解一切的最好办法,无论是侦查,还是破解危机,都是足够了的。

    停留不过短暂的五分钟时间,紧接着我们又朝着里面出发了,那狗头其实挺不乐意跟我们一起进洞冒险的,不过我们都离开了,他一个人也不敢待在这黑黝黝的山洞里。

    如此走了十分钟,开始出现了岔口,随后在狗头的指引下,我们继续向前,却不曾想越走岔路越多,到了最后,我们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山洞之中,这儿的范围足足有一两个足球场那般大,尽管有许多的阻隔,但目力所及的地方,都出现了数十个大大小小的通道,通向四面八方去。

    瞧见这四通八达的空间,我们心里一沉,知道想要找寻那帮家伙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了。

    <b>说:<b>

    两天后的出云峰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