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章 一路疾奔
    道陵分身法。

    只是一下子,就被对方叫出我手段的名字,这让我诧异万分,心底里也是一下子就乱了起来这家伙是龙虎山的人,还是怎么样的?

    我的分身给人死死压住,对方似乎并不在意我的看法,将帽子掀开了的时候,我瞧见对方男生女相,粗嗓门锐利眼,却长得跟一个娘们儿一样,唇红齿白,挺胸丰臀的模样,又剃了一个短寸头,总感觉无比的怪异,哪儿都不和谐。

    这人到底是谁呢?

    我还想要仔细打量呢,却给对方伸出脚来,一下子踩在了我的脸上,将我死死踩在地下,然后说道:“既然来了,那就正好帮我带个话。”

    我说什么话?

    这个不男不女的家伙用粗嗓门儿缓缓说道:“你们想要找的陆小夭,正好在我的手上,如果陆左那个恋童癖想要找到这小妞儿,让他两天之后,一个人在出云峰下等我,若是到时候他没有来,又或者带了一大堆的帮手,那么抱歉,我会送他一堆鸟毛,再加上一只香喷喷的叫花鸡给他,让他永远都记住这一次的教训,哈哈……”

    我听到他的话语,顿时就心头冒火,不过却不敢发作,只有硬着头皮说道:“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那家伙一听,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随后他居然用娘们儿的细嗓子说道:“我是谁很重要么?小子,你这分身不错啊,给我玩一玩吧……”

    说完话,我突然间感觉到脑袋就好像是给重锤狠狠地砸了一下,整个眼前就是一阵黑乎乎的,而过了几秒钟,我从地上爬起来,才发现自己已经跟分身失去了联系。

    那家伙居然切断了我与分身之间的联系,至于后面发生的事情,我也不再知晓。

    分身是死了么,又或者是别的什么?

    我从藏身之地爬了起来,瞧着外面黑乎乎的天空,汗水不知不觉间,从我的额头上面滑落而下。

    这个娘娘腔,实在是太可怕了。

    我再一次有了毛骨悚然的感觉,总觉得那人对我实在是太了解了,让我感觉他,或者她,几乎是一眼就将我看得透彻。

    这样的感觉让我冷汗直流,下意识地望着那黑黝黝的洞口,琢磨着自己要不要再上前去。

    如果幸运的话,这个山洞只有一个出口,我堵在这里,或许……

    这般想着,我很快又否决了自己的想法。

    这儿既然能够被那家伙当做是老巢,那么必然就会是狡兔三窟,我若是堵住了这里,只怕也是没有什么效果的。

    最让我恐惧的,是我对于那人的实力,实在是没办法把握。

    如果我有着足够的信心,我自然是在这儿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然而如果我去与对方交手,却给反手擒住,那问题可能就更加严重了。

    我不是怕死,而是害怕陆左和王明那边什么都不知晓,对于这个潜在的可怕对手一点儿提防都没有。

    那才是最大的麻烦。

    怎么办?

    在这个时候,我处于两难的抉择之中,每一个决定都极有可能让事情变得更加恶劣。

    在犹豫了十几秒钟之后,我突然间想起了不远处望风的那头哈士奇来。

    让他去通知敌人的话,可能脚程不够,但如果让他盯着这边,我用地遁术去追回陆左他们来,在陆左、王明两人的坐镇之下,再加上三目巫族的那帮追兵,或许能够应对这帮人。

    想到这里,我足尖一点,丝毫不作停留,朝着远处奔去。

    很快,我就抵达了那狗头藏身的巨石后面,找到了人,然后把我的计划跟他说起。

    那人到底还是个软蛋儿,听到我让他一个人在这儿待着,盯住洞口,连忙摆手,说不、不、不,这太危险了,那帮人都不是什么简单角色,我一个人身单影只,要出了危险怎么办?

    我哭笑不得,说你不要上前去,怎么会有危险?

    他还是直摇头。

    我最后都怒了,伸手过去,掐住了他的脖子,说你想怎么样?

    瞧见我杀气腾腾,这狗头最后还是软了,说道:“你别这样吗,我留在这里看着还不成么?别动手,自己人!”

    我说你在这儿稍等,我去去就来我们刚才过来的速度有多快,你也是知道的,放心,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狗头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那一会儿他们若是发现了我,那该怎么办?”

    我说你难道不会跑么?

    狗头这才不再说话,对我说好,那你快去快回。

    我对这哈士奇的可靠性多少有一些担忧,不过时间紧急,我顾不得太多,只有咬着牙,使出了地遁术来,朝着回路跑去。

    我现在只希望陆左他们没有走多远,能够赶回来,和我一起把这帮人给合围了去。

    尽管对方宣称小妖姑娘现在在他的手里,但我是不太相信的。

    而即便是在,也未必就在这山洞里面。

    所以只要是抓到了这里面的主要人物,特别是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我们就有很大的希望找到小妖,而即便是找不到,也会有一些线索。

    我马不停蹄,健步如飞,尽可能地使用地遁术,而即便是条件不允许,也不会停留下来。

    然而当我一直赶到了我们分手的地方,我方才想起来一件事情。

    我可没有哮天一族那灵敏的嗅觉,现如今陆左他们到底在了哪里,一时半会儿之间,我还真的是没有办法找到。

    不过即便如此,我也只是停留了一小会儿,然后按照着大概的印象,朝着山上奔去。

    我上了山,又下了山,翻过这道坡,又冲上那道梁。

    这一路上,我也顾不得会不会招惹到什么麻烦玩意儿,一边走,一边大声呼喊着王明和陆左的名字。

    终于,在一阵跌跌撞撞之后,我终于听到远处的山梁那边,传来了陆左的喊声。

    而这个时候,已经过了大半个小时的时间。

    听到陆左的回应,我赶忙使用地遁术,冲到了那边,瞧见对方一行人的时候,我几乎是趴了下来,感觉浑身大汗淋漓,腾腾热气从我的头上冒出,就好像是从水池子里捞出来的一样。

    累惨了。

    陆左瞧见我这副模样,赶忙跑上前来,将我给扶起来,关心地问道:“你怎么了?”

    我一连吸了好几口的冷空气,方才让急剧跳动的心脏平复一些,然后对他讲起了我刚才碰到的事情。

    什么?

    听到我的话语,陆左一脸惊讶地说道:“你的意思,是那个黑衣人并没有跟随兔六一起,而是跑到那边的山洞里待着了?”

    我说对,不但如此,那家伙对我们还特别熟悉,而且还一下子就点出了我所使用的道陵分身法。

    这太古怪了。

    陆左脸色肃然,而这个时候王明也赶了过来,问我怎么回事。

    陆左瞧见我疲惫不堪,便跟他简单解释了一下,然后说道:“让他们先别再追了,搞错方向了。”

    王明听完,一脸严肃,对我说道:“现在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我说我让陪同我的那位哮天一族在洞口附近守着,然后过来唤你们,如果赶得及时的话,说不定能够堵住那帮人。

    王明说那人真的很强?

    我点头,说对,虽然是分身,但对于强者的感应,还是很准的,而且不只是他一个人,我觉得他身边的那些人,都不是简单角色。

    陆左深吸了一口气,说他让你带话,说小妖在他手上,让我两天之后去那个什么出云峰,不然就撕票?

    我说对,不过我觉得这其中有诈……

    陆左皱着眉头,对王明说道:“事不宜迟,我们得赶紧回去,如果能够将人截住,那事情就好办一些,不然我们就会变得很被动的。”

    王明担忧地看着我,说阿言你还行么?

    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说没事,我刚才是找不到你们的方向,跑了好多的冤枉路,现在回去的话,应该会快一些。

    我这边给出了肯定答案,陆左立刻就对三目巫族这边的领队简单讲解了一下此刻的情况,又给出了一个大概的地址,让他们随后赶来,而我们这边就提前走一步,到时候再汇合。

    那头领有些纳闷,看了一眼旁边的哮天叶,说上面的那一拨不追了?

    陆左摇头,说那是小鱼,以后有空了在处理。

    他没有再说多,走过来,握住了我的手,说走吧。

    我伸手过去,牵着王明伸来的手,抓着这两人,然后开始往回赶去。

    一路匆匆,我依旧不作停留,尽管此刻已经是精疲力竭,但也是咬着牙齿顶住。

    回程比之前要顺利许多,毕竟没有太多的弯路要走,大概二十多分钟之后,我带着王明、陆左回到了先前的那个山洞之前来,而几人一落地,我直接爬到了地上去。

    陆左让我先歇一会儿,然后他和王明去找那个放风的狗头了解情况。

    我坐在地上,背靠着一块山石,胸膛像拉风机一般起伏,一滴汗水流下来鼻翼之间,我突然间想到了一件事情。

    道陵分身法并非龙虎山知晓,在梦里面,转轮王可是把这法门传给了一个人。

    <b>说:<b>

    待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