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章 不男不女的强敌
    我的手段施展出来,那狗脑袋顿时就大呼小叫,惊讶万分。

    大概是不太适应地遁之术,他开始胡乱地挥着臂膀,让我不得不在行进了两次之后,停下了脚步来。

    看着这个长着一颗哈士奇滑稽脑袋的男人,我忍住心头的笑意,对他说道:“保持镇定,你不会有事的,也不会半路摔倒,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充分利用你的种族天赋,将那帮逃跑的土拨鼠给找出来,其余的事情,用不着你来担心。”

    也许是因为我地遁术的神奇,让这个狗头生出了几许信心来,他汪汪地回了我两声,说好。

    我说继续?

    狗头一脸晕车的表情,不过还是咬牙,坚定地点了点头。

    我们继续行走,因为想要赶上大部队,所以我尽可能的快,不过为了搜寻敌人的气味,不得不走一段时间,就停下来闻一下味儿。

    我不太确定这哮天一族的天赋是否顶用,毕竟气味这事儿,在这么宽阔的山区里,显得实在是太轻微了,就如同大海里面的一滴水,可比炁场感应更加的不靠谱,不过瞧见狗头一脸认真地吸着鼻子,我也只有将所有的疑问都藏在了肚子里,没有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质疑。

    不过事实证明我的作法是正确的,在来到了一处山洞不远处的地方时,狗头很确定地指着远处的洞子,然后说道:“在那里,两个都在。”

    啊?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眯眼望去,却见那山洞宽阔,敞口处足有百来个平方,越往里走越狭窄,前面的平台处似乎有一些火堆的痕迹,不过显然已经有了一些日子。

    这里,除了那两个,还有别的人么?

    我心里评估着这里是敌人老巢的可能性,因为如果洞子里的并不仅仅只有两个人,而是一堆,那么我未必能够照顾好身边的这狗头。

    然而我不带着他进去的话,如果那山洞曲折,宛如迷宫一般的话,我未必能够找寻得到人。

    几秒钟之后,我回头问那狗头,说你怕死么?

    骤然听我这般一问,狗头的表情顿时就不自然起来,犹豫了一下,然后问道:“怎么讲?”

    我说一会儿进去,很可能会有危险,我未必能够顾及得了你。

    狗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坚定地点着头,说道:“怕!”

    额……

    狗头的回答让我郁闷不已,不过我也知道,人家过来只是帮忙搜索敌人的,属于技术工种,如果遇到危险的话,他是没有可能把命搭上的。

    哮天一族并不是三目巫族的附庸,而是有着独立地位的部落。

    我没有办法强迫对方跟着我进洞,想了想,说你确定人都在里面?

    狗头吸了吸冰冷的空气,然后说道:“气味现在淡了一些,不过应该在里面没错。”

    我点头,让他躲在不远处的石头背面,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尝试靠近那边的山洞,一步一步,我显得很是小心翼翼,跟之前的大步流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感受到了法阵的力量存在。

    这儿有人用某种法器,或者法阵布置了一些警戒的手段,我不敢胡乱运用地遁术,免得被人发现。

    藏在黑暗中,似乎更适合我。

    半分钟之后,我从侧面抵达了洞口这儿来,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到没有任何妨碍大虚空术的东西之后,直接遁入了虚空之中去。

    虚空之中,无数的信息冲击在了我的脑海里来,然而那个山洞往深处五十米之后,却是一片混沌。

    有混沌,自然证明了有蹊跷。

    在我的印象之中,能够限制大虚空术的,除了天山神池宫出产的空间界碑石之外,还有一些力量很强的法器,比如我们在京都遇到的金身佛像,又或者是某些大拿,但凭着本身的力量,就能够限制住我的遁入。

    譬如三十四层剑主。

    我不敢轻易冒险,思索了一会儿,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始念诵起了一段咒诀来。

    短暂的十几秒钟之后,我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与我一般模样的男子。

    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

    道陵分身法。

    在我的神识之中,有两个视角,不同的视角带来了不同的感受,而本体与分身的强弱关系,让我没有被自己给蒙骗,并且这样古怪的感觉也开始变得渐渐平淡,让我能够缓慢地适应一些。

    几分钟之后,我适应了“一心二用”之后,本体找了一个地方藏着,而分身则开始出发了。

    尽管没有本体这般强悍的修为,但分身比起上一次完全是用来挡刀的时候,已经好了许多,能跑能跳,并不逊色于一般的江湖角色。

    而且因为肆无忌惮,所以行动力会更加强上一些。

    分身小心翼翼地越过了那一堆灰烬,进了山洞,往里走,漆黑一片,视线被遮掩,不过好在分身虽然没有能够继承我大部分的力量,却把我的火眼给完全复制了去,虽然效果并不是很好,但是在黑暗之中开展,勉强还是能够行进。

    如此走了几分钟,道路越发曲折起来,不过却并没有我担心的分叉路口,所以能够一直往前行进。

    作为分身,修为不高,所以我就变得格外的谨慎。

    每走一段路程,我都会停下来,将耳朵贴在了山洞的墙壁上,听前方的动静。

    如此过了差不多一刻钟左右的时间,前方突然间出现了昏暗的光亮,这玩意在一片黑寂的山洞里面,实在是太显眼了,我有些激动,缓慢靠近之后,朝着前方探头望了过去。

    我瞧见了两个身影,它们在烛火的辉映下,落到了墙壁之上去。

    有一个全身蒙在袍子里面的家伙,看不出什么模样来,而另外一个,则是如同一条长蛇一般,三角形的脑袋,还有细长的信子吐出来,在光影的掩映之下,显得格外刺眼。

    找到了。

    我的心中激动,正犹豫着该怎么办呢,结果却听到里面有人突然喊了一声:“谁?”

    糟糕。

    我这才想起了,分身虽然与我一般模样,但并没有遁世环这种隐藏气息的法器,所以很容易就被人感应出存在来。

    不过,离得这么远,就能够感应得到分身的存在,对方显然也是高手。

    想到这里,我几乎没有半分犹豫,直接掉头就走。

    我尝试着往洞子外面跑,然而没有跑出百米,前方的墙壁上突然间一阵炸裂,却是冲出了一个身材无比魁梧,足有一丈高度的大家伙来。

    这家伙给人的感觉有点儿像是三目巫族,但额头上并没有第三只眼睛,而像是东洋的相扑男,一身肥肉,脑袋光溜,唯有中间盘着一根竖直朝上的小辫子。

    他横向的腰围硕大,宛如一座铁塔,堵在了归途之上。

    我在对方出现的一瞬间,毫不犹豫地向前冲,试图冲开对方的封锁,却给来人一巴掌,给直接扇得飞起。

    呼……

    我滚落在地,扶墙而起,深深吸了一口凉气,心中暗道糟糕。

    那胖子刚才猛然的一巴掌,居然带起了炸裂一般的破空之上,显示出了对方有着极为强悍的力量和速度。

    这不是一般人,至少有能够威胁到我的实力。

    我滚落在地,扶墙而起的时候,那边也跑来一群人。

    是的,来的并不仅仅只有两个人,而是十来个,而为首的,的确是我之前在墙壁上瞧见的两个投影,一个蛇头人身、身高两米多的壮汉,而另外一个,则是全身藏在黑衣麻布的斗篷之中,瞧不清楚模样的男子。

    这家伙并不高,也就一米七、八左右,很是正常,而看他裸露在外的四肢,我觉得他极有可能是我的同类。

    这是一个人。

    这一群人一下子就将我给围住,这个时候我瞧见那黑袍人给其余的家伙众星拱月一般地围着,知道他应该是这帮人的头儿。

    我不由得抽了一口凉气,知道自己很可能是戳到了马蜂窝了。

    我们原来的分析,觉得走小道这儿的,极有可能是知晓我们有哮天一族的帮助,所以故意抛弃出来的棋子,却不曾想真正被抛弃的,是留下了最浓烈气味的兔六几人,而这儿,方才是他们真正的老巢。

    如果是这样,那么……

    这个领头的家伙,极有可能是我们最主要的目标,也就是杀害了猪弄奇的那个黑衣人。

    我脸色十分难看,而黑衣人则打量了一会儿,突然笑了:“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你。”

    我眯眼,故作冷静地说道:“我们认识?”

    黑衣人却不答话了,而是猛然一挥手,周遭之人听令,一下子就涌上前,来捉拿我。

    分身乏力,并不算什么高手,所以三两下,就给揍成了猪头,被死死按倒在地了去,随后有人一把将我的头发给拽起,抬起来,而那人则将遮住了脑袋的帽檐给缓缓取下,露出了一张中性的脸庞来。

    在跳跃的火把光芒照耀下,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缓缓说道:“道陵分身法啊,没想到你居然学了这门手段,真的是让人惊奇啊……”

    <b>说:<b>

    人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