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章 全城搜捕 为@忘穿秋水 加更
    屋子里死的人并不仅仅只有猪弄奇一人,在附近的柜子旁,我们还瞧见了那个体型魁梧的虎头大汉,至于那个猥琐的兔头,则是不见踪影。

    艹!

    瞧见这样的情形,我们几乎每个人都忍不住骂出了脏话来,而最气愤的,莫过于陆左本人。

    我们都不是初出江湖的小角色,处理事情也都比较谨慎,正是害怕这个猪弄奇搞出什么麻烦来,所以才会守在门口这儿,免得到时候找不到人。

    事实上,我们一直在这儿堵着,也的确没有瞧见他们有人离开。

    但我们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个滚刀肉、地头蛇居然在自己的地盘里,给人悄无声息地干掉了。

    这还不算什么,关键是这家伙在刚才的时候,给出了小妖姑娘现如今模样的画卷,让我们知道,他知道小妖的信息,而且也证实了黑手双城的话,使得我们生出了许多的希望来,以为马上就能够找到小妖。

    正是如此,方才让人气恼。

    不过正是因为经历了太多的东西,所以即便是碰到这样倒霉的事情,我们也并不惊慌,先是找到了那个虎头壮汉的尸体,随后又开始快速地搜寻起了周遭的情况来。

    我检查了一下,发现这儿并没有别的出口。

    陆左已经在检查那猪弄奇的伤口,然后对我说道:“阿言,你去外面看看有什么动静,不然拉两个人过来问一下也可以。”

    我点头,说好。

    那个跟着王明一起来的熊头壮汉闷声闷气地说道:“我跟你去,这儿我熟。”

    他应该是这一块区域的负责人,所以才会被族长派过来协助王明处理事务,谁知道一过来这儿,就出了人命案,自然是着急上火。

    我跟熊头走了出来,他径直走到了酒馆柜台前,一把掐住了一个壮汉的脑袋,按在了柜台上,然后怒声喝道:“阿布西,你小子是在给老子找麻烦,对吧?真以为老子现在脾气好了?信不信我弄死你去?”

    额……

    熊头壮汉在王明面前毕恭毕敬,却不想转过头来,就显露出了这般爆烈的脾气,当真是人不可貌相。

    那个被熊头壮汉按在柜台上的男人哭喊着说道:“熊老大,熊老大,怎么个情况啊,您老人家给提点一句,不然我都不知道什么状况啊这是?”

    熊头壮汉按住他,冷冷说道:“猪弄奇给谁杀了,说!”

    啊?

    那人也是一脸茫然,随后震惊地说道:“怎么可能,老板给人杀了?”

    熊头壮汉说你不知道?

    那阿布西说我哪里会知道?我一直都在这里卖酒,也没有看到有人进出啊对了,这个人,这个家伙进去见过老板,是不是他?

    他指着我,而熊头壮汉则一巴掌拍了过去,说这是族长请来的贵宾,就是他们要找猪弄奇,而且他们刚才一直站在外面等着呢,你告诉我,除了他们这一波,还有谁进去过?

    阿布西犹豫了几秒钟,方才说道:“这个……没有人进去,只不过刚才兔六和一个黑衣人从里面离开了。”

    兔六?

    我心头一跳,说是那个猥琐的兔子脑袋?

    阿布西说对,是他。

    熊头壮汉问道:“那个黑衣人呢,是谁?”

    阿布西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啊,就知道是老板的朋友,合作伙伴,不过脑袋上蒙着帽子,一直都不露面,这几天都在跟老板聊着,谁也不知道他的真面目啊哦,对了,兔六那鬼机灵知道……

    黑衣人啊。

    我眯着眼睛,回想起刚才我们守在巷子里面的情形,却还是没有想起有这么一个人出入。

    我们刚才守在那儿,注意的主要是猪弄奇这个体型庞大的家伙,至于其余的人,说实话,还真的是没有太在意。

    问清楚了这儿,熊头壮汉继续审问,而我则又转会了那边的房间。

    我进来的时候,陆左已经检查过了两具尸体,正在跟王明交流着,瞧见我进来,问道:“外面有情况么?”

    我把熊头壮汉审问的结果说出,陆左点了点头,说两具尸体皆是一剑穿心,刁钻狠辣,而且都是从后背动手,显然那个猪头对凶手很信任,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个黑衣人嫌疑最大只不过既然是合作的双方,为什么会选择杀他呢,而且还是这个节骨眼上?对了,刚才在这儿的时候,你们有感觉到其他人在旁边么?

    王明摇头,说没有。

    我说那个兔子跟着他一起走的,说不定这里面有什么猫腻。

    陆左说猫腻肯定是有的,不过杀人动机真的是古怪,难道说那个黑衣人认识我们?

    我想起一事儿来,说关于小妖姑娘的那幅画卷呢,在哪里?

    陆左摇头,指着散落一地的杂物,说已经搜过了,什么都没有找到,估计是给那两人带走了。

    王明皱着眉头说道:“在虫原这里,认识我的人很多,但认识你们两个的基本没有,而且据我所知,从现实世界,也就是他们口中的九州抵达这儿的通道,除了苗疆万毒窟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地方,所以在这样的一个时间节点发生这事儿,还真的是让人有些想不通。”

    陆左和王明都有些疑惑,最主要的原因,是猪弄奇为什么会死。

    这家伙既然能够在这儿落脚,并且成为地下江湖的消息掮客,自然是有着大本事的,而且十分精明,这一点从我们找到他,他就能够拿出小妖姑娘的画像,并且开口就要一百骨牌的点点滴滴,就能够看得出来。

    那他为什么会死呢?难道是因为我们?

    这样的疑惑让大家都有些头疼,而我的心头一动,忍不住说道:“你们可还记得我刚才拿方便面出来跟他兑换的事情。”

    啊?

    听到我突然提及这样的细节,陆左和王明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陆左点头,说对,如果这儿真的如同老王所言,只有一条通道的话,那这个家伙是怎么知道我们是九州的人?就算老王你之前来过这儿,名声传开了去,但他又是如何能够一下子就知道了那方便面的价值呢?

    猪弄奇知晓方便面的价值,这才是最让人想不通的事情。

    不过……

    王明这时也点头,说如果说有人打通了另外一条通道,能够抵达虫原这边来,一切的疑惑就说得通了。

    只不过,这事儿可能么?

    千头万绪,让人头疼不已,不过现在并不是追究这事儿的时候,陆左抬头,对我们说道:“小妖的线索在猪弄奇这儿断掉了,不过如果能够找到那个叫做兔六的家伙,说不定能够顺藤摸瓜,找到杀了猪弄奇的黑衣人,然后所有的真相也就解开来了。”

    王明说好,我们出去。

    出了密室,外面喝酒寻欢的酒客已经撤得空空荡荡,而酒馆里有一队巡逻的人员,虽然不是三目巫族的族人,不过一样有威慑力。

    酒馆的成员全部都给押在了沿墙根的角落,一共有十来人。

    这十来人里面,除了几个酒保、女人和账房之外,其余的都是膀大腰圆的打手,不过即便如此,此刻也都抱着头,乖乖地蹲在那里。

    我们一出来,熊头男子走上前来,给王明问好。

    王明问道:“能问出那个兔六的来历么?”

    熊头男子十分精干,当下也是说道:“兔六是绿森边缘野兔部落的人,他父亲是野兔部落的长老,后来他父亲被人罢免之后,就离开了部落,一直跟着猪弄奇混,算得上是猪弄奇的智囊,我刚才已经叫人去封锁外围了,只要碰见这家伙,立刻就将其抓住,逮送过来。”

    王明点头,说谢谢。

    熊头男子说至于在聚集地这儿大肆搜捕的话,这个可能需要找族长协调,我这边只能够加强戒备和巡逻队的人数,不能够擅自做主。

    王明说我理解,你将这伙人带回去审问,我现在就去找绿叶族长协调抓捕事宜。

    熊头男子连忙点头,说您能理解就好,谢谢。

    与这边做好了沟通,王明便带着我和陆左前去拜见三目巫族的族长。

    如果真的想要赶紧找出那个兔六和幕后的黑衣人,就必须得这儿的老大帮忙,毕竟这地方人多地杂,想要搜寻出两个人来,还真的是挺麻烦的。

    从外围的聚居地前往三目巫族的所谓“王宫”,一路疾奔,差不多一刻钟左右的时间。

    来不及打量这儿的建筑和周遭情况,我们给引到了一处恢弘的宫殿前。

    三目巫族族长在偏殿接见了我们。

    与我想象中的不同,这位绿叶族长相当的年轻,长得也相当漂亮,有点儿像是欧美的那种大长腿模特,相当迷人。

    当然,腿长超过两米,怎么看都有一些不太适应。

    王明给我们双方彼此都做了简单介绍,对于我们的到来,绿叶族长表达了热烈的欢迎,随后在听取了王明的简单介绍之后,只有几秒钟的犹豫,然后就毫不犹豫地发布了全城搜捕的命令。

    如此的果决,让我和陆左都有一些傻眼。

    看得出来,这位大美妞儿对王明的态度,还真的是超出寻常友谊的暧昧。

    <b>说:<b>

    两米三的大长腿&hellip;&hellip;

    明天路考,这几天一直在练车,怠慢了大家,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