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章 希望转瞬即逝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我有一些激动,凑上去一瞧,却见那桌子上面的画卷,居然正是那全身白色羽毛的小妖,如同一头母鸡般肥硕的鹦鹉落在画卷之上,就仿佛拓印上去的一般,不像是画,而如同照片似的,每一处细节都表现得惟妙惟肖,活灵活现。

    陆左没有见过小妖姑娘变成鸟儿的模样,看向了我。

    我点头,说对,就是她。

    陆左走上前去,对那肥猪说道:“她在哪里?把她的消息告诉我。”

    肥猪收起了画卷,然后慢条斯理地说道:“你不懂规矩?想要从我们这里得到消息,就得付出足够的代价。”

    嗯?

    听到这话儿,陆左的眼神变得严肃了起来。

    倘若是别的事儿,陆左定然能够收敛性子,安安稳稳地按照对方的要求去做,但这事儿关系到小妖姑娘,对于自己的这位红颜知己,与他失联许久,此刻终于近在咫尺,却被对方要挟,这事儿着实是有一些恼火。

    不过当陆左一露出这样的表情来时,对面的那肥猪也是心思细如发,冷哼一声,说道:“你们三个一进门,我就知道,你们都是有大本事的人,不过如果一点儿代价都不想付出,就从我们的手里拿走信息,那么我想你们是搞错了我猪弄奇虽然蠢肥,但有骨气,有本事你们杀了我,到时候这消息谁也不知道,哼……”

    对方先发制人,让陆左倒是发作不得。

    他冷着脸不说话,而旁边的王明则上前打圆场,笑着说道:“怎么会,不过我们初来乍到,并不晓得你们这儿的规矩要怎么才能够告知我们全部的信息,还请你开个价。”

    肥猪笑了,说那要看你们手上是否有我想要的东西,又或者说你们能够出到一百个骨牌。

    骨牌?

    我们看向了王明,王明也摇头,表示不明白。

    肥猪瞧见我们一脸茫然的模样,不由得冷笑起来,说你们这帮乡巴佬,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居然连骨牌都不知道?

    王明拱手,说不好意思,这骨牌到底是什么?

    肥猪说骨牌是三目巫族聚集地通用货币最有价值的一种,是三目巫族最精巧的工匠,收集剑颚虎牙之后,辛苦磨制而成,十分珍贵;你们若是能够拿出一百个骨牌来,我便将我知道的多有事情,都跟你们说起,若是不然,还请离开。

    我们看向了王明,而他则是苦笑,说我虽然来过几次,但还真没有用到过钱,哪里知道这个对了,猪弄奇大兄弟对吧,你说你感兴趣的东西,是什么?

    肥猪笑了,说那就要看你们咯。

    我们三人面面相觑,我心中一动,从乾坤囊中摸出了一包老坛酸菜牛肉方便面来,递给了对方,说你看这个怎么样?

    肥猪伸手接了过来,打量一下,眉头皱起,说难怪不知道骨牌,原来是九州来客。

    啊?

    这家伙居然能够从一包方便面瞧出我们的来历,看起来还真的不是蒙昧之人。

    就在我惊讶的时候,肥猪将方便面往地上一扔,气呼呼地说道:“拿特么的狗食忽悠我,做梦了?滚滚滚,小朋友们,赶紧去凑骨牌了,一百张,不打折,什么时候凑够了,什么时候再过来找我。”

    他这边发了话,那猥琐的兔子脑袋便过来赶人。

    陆左和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看向了王明,而王明则是思索了一下,示意我们先离开。

    三人离开了酒馆,来到巷子前那污水横流的臭水沟前,陆左问道:“这儿什么情况,要不然直接动手?看那肥猪头也不是什么硬骨头的人。”

    王明说别看他长一猪头,不过精明得跟一老狐狸似的,知道什么时候硬,什么时候软;而且这里是三目巫族的地盘,我们贸然在这里动干戈,对主人家总有一些不敬既然知道方向了,他们又跑不了,我们也别着急,想办法弄点那个什么钱。

    陆左说怎么弄,那个什么骨牌到底什么价值,你知道么?

    王明笑了,走到旁边,拎起一个倒伏在地的醉鬼,掐住了他的脖子,然后问道:“喂,告诉我,一张骨牌,能买什么?”

    “哈、哈、哈……”

    醉鬼打着酒嗝,一嘴的酒气,然后说道:“一张骨牌,只要你有一张骨牌,就能够买下这个酒馆所有的酒,请所有人的人喝上一夜的酒,临了还能够找到两个膀大腰圆的小妞儿玩上一整晚……”

    啊?

    尽管对方的表述有一些不太清晰,不过我们还是能够感觉得出那骨牌的价值。

    如果是这样的话,一百张骨牌,还真的难凑齐呢。

    不过……

    我们看向了王明,而王明也明白我们的意思,点头说道:“我现在就去拜访三目巫族的族长绿叶小姐跟我有一些交情,如果我开口的话,一百张骨牌,想来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绿叶小姐?

    陆左说三目巫族的族长,是个女的?

    王明说对。

    陆左开玩笑,挤着眼睛说道:“哎呀,看起来你的红颜知己还真不少,小观音知道不?”

    王明扶额而叹,说你想什么呢,绿叶之前的时候还好一些,后来病治好了,整个人就开始快速成长了,现在都三米多高,跟咱也不匹配啊……

    额?

    别看这两人平日里正正经经,但老司机一发车,还真的是让人有一些触不及防呢。

    王明去找三目巫族的族长要钱,问我们要不要去,陆左比较着急,害怕这里出什么变故,说不去了,你去找人借钱,我们就在这里等着,等到事情办完了,咱再去给她道谢。

    对于陆左的心情,王明还是比较能够理解的,也没有再多说,交代两句,然后离开了。

    王明走后,陆左开始有些焦躁起来,在巷子里来回踱步,然后对我说道:“阿言,你觉得小妖她会不会有危险?”

    我尽可能地安慰他,说没事儿的,小妖姑娘那么聪明,怎么会呢?

    陆左又问我,说你说她没事儿跑这里来干嘛呢?

    我挠了挠头,说这个啊,我也不知道。

    我的确不知道,也搞不明白小妖姑娘为什么不好好地待在藏边等着我们,反而是千里迢迢地跑到了这么一个地方来。

    要说危险,自然是这个妖魔鬼怪横行的虫原最危险,她只是一个胖乎乎的肥鹦鹉,修为也几乎没有,撑着那么肥硕的身躯,飞也飞不高,跑也跑不快,若是一个不小心,给这儿什么飞禽走兽逮到了,可不会跟你商量什么,直接一口吃掉,而且还不顶饿。

    然而这些事情我也只是在心里转悠一圈,却不敢说出来。

    陆左现在本来就烦躁无比了,我若是这个时候跑出来火上加油,他估计就恨不得再回去,就算是把那肥猪给弄死,也要掏出小妖的消息来。

    我好言安慰着,陆左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摸了摸鼻子,不由得笑了,说唉,都这么大人来,还没有定住气,让你笑话了。

    我说怎么会?

    陆左的感情史很丰富,我知道的,就有那什么警花黄菲,日本也有一位相好,不过能够一直陪在他身边的,却只有小妖姑娘一个。

    而我也能够感觉得到,陆左对小妖姑娘的感情是真挚的。

    越是关心,越是容易乱。

    两人在巷子里这儿驻足,酒馆不断有人出出进进,都会打量到我们。

    大概是衣着太过于不同,所以我们总会吸引到不少的目光,不过别人一脸稀奇地看着我们,我们也是同样如此。

    虫原这儿的种族繁多,相当古怪,一开始还真的有一些适应不了,到了后来才会好一些。

    如此登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王明方才匆匆而至。

    陪同他的,还有一个三米多高的熊头男子。

    王明给我们介绍,说这是三目巫族的归附武士,族长担心我们这边会有什么差错,所以特地派他陪伴过来,如果这边的猪弄奇要是耍什么花样的话,都可以交由他来处理。

    这位归附武士与管辖这一片区域的人十分熟悉,任何变故,都可以找人支援。

    陆左有些关心交易的钱,问借到了没有。

    王明从熊头那里接过了一个袋子来,打开口子,摸出了一个象牙白的牌子,说就是这玩意。

    瞧见这一袋子的骨牌,陆左终于松了一口气。

    看得出来,王明在这一带还是挺吃得开的,这一袋子的骨牌价值很大,但别人眼睛都不眨的给了他,算得上是足够信任了。

    拿了钱,我们心中就有了底气,再次回到了酒馆。

    这一次我们轻车熟路,径直往里面走,来到了长廊尽头,然而却并没有发现之前的那个虎头壮汉。

    我们心中有一些奇怪,推门而入,也没有人拦着。

    随后我们又往里走,来到了之前的那个小房间外,结果门还没有推开,就感觉不太对劲儿。

    深吸一口气,就能够闻到一股凛冽的血腥味。

    不好,出事了。

    我们对视一眼,心中猛跳,陆左一马当先,踹开了那门,结果冲进去的时候,发现那桌子上面,伏着一具尸体。

    这尸体,却正是要与我们交易的猪弄奇。

    <b>说:<b>

    中午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