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章 小妖踪迹
    王明的提问让陆左肃然起敬,认真地回答道:“据我所知,南海剑魔自从教了闻铭之后,就再也没有露过面,剑妖是你师父,当初你击杀了黄门郎,夺回魂魄之后,自有下落,南海剑怪若是真的附身于王员外之中,那么剩下的南海剑鬼,莫非就在此处?”

    王明有些惊讶地看着陆左,说陆兄当真大才,居然一下子就猜出了我问题里的用意?

    陆左说客气,我只是瞎猜。

    王明说看来小妖没有跟你提过虫原之事,事实上,我们面前的这条河叫做沧浪水,而我的这位剑鬼师叔,便是在此做了河神。

    啊?

    陆左一愣,随即说道:“与老萧的师父陶真人一般?”

    王明点头,说当年他在天山之地,曾经遇到过一头上古凶兽,名为烛九阴,那物凶悍,倘若现世,必将荼毒生灵,剑鬼师叔当时没了办法,只有用自己的身体将其封印,而正因为如此,整个人的神志崩溃,被人唤做疯道人,一直到后来随我们一起来到了虫原,终于觉醒,化身成为了沧浪水河伯,引沧浪水之力,炼化身体之中的烛九阴凶兽……

    听到王明娓娓述来,我忍不住赞叹道:“好汉子。”

    陆左也说道:“若不是听你这当事人提及,我真不知道居然有这么多的曲折,可见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南海一脉当真是让人感慨。”

    王明苦笑,说南海一脉出了剑鬼师叔这种为了天下生灵而牺牲自己的大无畏者,却也有剑怪师叔那般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而陷天下于不义之人,让我们这些后辈都感到羞愧。

    陆左说你与南海剑怪交过手?

    王明点头,跟我们说起了当日龙脉之事来,包括被镇压在龙脉核心之中的南海剑怪、挟持人质的王千林,以及后续发生的种种事情。

    听完这些,我们都沉默了。

    那个叫做舜的男人,似乎也有着许多的前尘往事,以及心中的仇恨,不过这些都并不重要了,因为他已经站在了我们的对立面。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是敌人。

    望着眼前波光粼粼的沧浪水,还有东流而去的大河,陆左说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王明说你可听说过烛九阴?

    陆左点头,说山海经之中有过记载,说“西北海之外,赤水之北,有章尾山。有神,人面蛇身而赤,直目正乘,其瞑乃晦,其视乃明。不食不寝不息,风雨是谒。是烛九阴,是谓烛龙”此物很凶,是上古最恐怖的几种凶兽之一,堪称神也。

    王明说对,这玩意太恐怖了,真不知道当初如果是放出来,会造成多大的祸患,而即便是有沧浪水的洗涤,剑鬼师叔也未能够短时间将其炼化,之前我还曾经与他见过,后来就再也没有联系了。

    他长长一声叹,颇多感慨。

    渡江之后,我们一路往北边行走当然,这所谓的“北”,也只是相对的,据王明介绍,虫原这儿是化外之地,也就是当初大禹定九州之时排斥出去的地方,这种地方属于边边角角,或者险恶之地,却不曾想九州之内数千年的动荡,灵气消弭,反而不如这儿浓郁。

    既然到了虫原,免不了说起王明的女朋友小观音。

    我之前在荒域与小观音见面的事情已经跟他聊起过,王明也知道翻过了不周山,便是荒域,但他也不知道小观音现在的去处,我问王明,你就不担心她么?

    王明大笑,说她的本事比我大,该担心的人是她而不是我。

    我与小观音有并肩作战过,知道她的本事,忍不住也笑了。

    一路并不停留,到了入夜时分,我们来到了一处高山脚下。

    那山巍峨,一望无际,顶端之上是云层,相交之处,皑皑白雪覆盖,完全不知道它到底有多高。

    山脚下有一大片的聚集地,入夜时分,灯火燃起,一片辉煌,却如同一座小城一般,并不像是这蛮荒之地的模样。

    毕竟我们一路走来,也瞧过不少的部落,奇形怪状,大部分都处于混沌未开化的状态。

    就算是比起荒域来说,这儿也差上许多。

    相隔甚远的时候,看到的景色都有一些不同,然后走到跟前一看,却发现这里的建筑比例都相当的大,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够居住的当然这并不是聚居地的全部,而是核心部分,在外围的地区,有着许多各种各样的窝棚,帐篷,以及许多简陋而没有规划的建筑。

    有的甚至连成了几条街道。

    相比于主要部分的城区,外围这些规划简陋的区域却觉得十分的热闹,还没有走近就能感觉到热闹逼人,各种各样的喧闹声传在空中,汇成了无数的声线。

    王明给我介绍说这是三目巫族的营地三目巫族是虫原之中最大的势力,没有之一,他们据说是拥有远古巫族血脉的种族后裔,拥有着巨大的身躯和让人惊异的力量,并且还拥着惊人的战斗技巧,种族的天赋使他们成为了中原最大的秩序缔造者,而虫原的其他种族、部落也都喜欢在这里聚居,因为会得到相对公正的对待以及珍贵的安全。

    三目巫族是虫原之中,唯一的可以说得上是城市的地方。

    我们三人从远处过来,抵达外围的时候碰到了一队哨兵,领头的三个人果然是王明口中所说的巨人,他们有着五米到八米不等的身高,并且额头上还有一颗硕大的眼睛。

    这一队哨兵朝着我们走过来,在瞧见了王明之后,纷纷躬身行礼,称呼他为“安度”,然后问我们是否需要通知族长,并且想要护送我们去王宫。

    王明拒绝了他们的提议,说明天早上会去王宫拜会族长,但今天他会在集市里面落脚,带领身边的这两位朋友,逛一逛,领略这儿的风情。

    虽然被拒绝了,但这些巨人们对王明还是表现出了十分崇高的敬意,向着王明行礼之后离开。

    这些人走了之后,陆左忍不住地调侃王明道:“看到你在这里,混的还可以啊?”

    王明很是谦虚,说我以前在这地方危急的时候,干过一些活,所以混了一个脸熟。

    送走了哨兵,我们来到了三目巫族聚居区的外围。

    一入其中,无数妖魔鬼怪都涌入眼中来,与荒域大部分的生灵都是人不同,虫原这儿则多以异人为主所谓异人,就是虽然大体的模样像是人,但或多或少还保留着动物的特性,奇形怪样,或者猪头,或者鼠头,仿佛进了动物园。

    这些并不是妖,而是天生的种族,很久以前,它们跟人族是生活在一起的,然而洪荒之后,妖族的东皇太一陨落,这些种族就没落了。

    一直到了最后,人族一家独大,其余的皆消失不见,也就这儿才能够瞧见一些。

    行走其间,不知不觉来到了一处繁华的街道。

    街道这儿的建筑比外围的要正常许多,两侧纷繁,即便是入了夜,也是热闹不已,各种各样的生灵穿行其间,各种各样的商铺、市场、摊贩也在这儿汇聚,街边的小摊子传来食物的香气,远处还有浓烈的酒香。

    不时有人过来跟王明打招呼,一副很熟悉的样子,而且特别的尊敬,而王明则显得很平静,只是微笑着点头。

    待人少了,王明解释道:“我前些日子过来,找了三家,一是这三目巫族的族长,她在这儿的影响力很大,再有一个是不周山上的青丘一族,她们代表着虫原的高端力量,再有一个则是另一端的地头蛇无花道人这三个几乎囊括了虫原的大部分地方,不过虫原这么大,总会有疏漏,所以一会儿我们去见另外一个人。”

    陆左说谁?

    王明耸了耸肩膀,说我也不知道是谁,别人介绍的如果说三目巫族的族长这儿算是官方的话,他们应该算是虫原的江湖。

    三人穿街过巷,绕了好大一个圈子,最终来到了一个藏在角落的酒馆跟前。

    走进酒馆,除了浓烈的酒气之外,还有古怪的脂粉香,里面龙蛇混杂,各种牛神蛇鬼,难以描绘,我们越过低矮的长廊,来到了尽头处,那儿有一个虎头男子在守着。

    这家伙真的就是一老虎头,额头的黑色王字斑纹霸气得很,凶相毕露。

    瞧见我们径直走过来,虎头壮汉拦住了我们,闷声闷气地说道:“你们走错地方了。”

    王明上前,说无花道人介绍我们过来的。

    虎头壮汉将信将疑地看着我们,好一会儿,方才摇了摇铃铛,没一会儿,探出了一个猥琐兔子来,说干嘛?

    虎头壮汉闷声说道:“无花道人介绍来的。”

    猥琐兔子瞄了我们一眼,然后说道:“进来。”

    我们往里走,来到了一个黑乎乎的屋子里,里面有一个蠢肥如猪的男人,哼哼唧唧地问我们来意,王明简明扼要地跟他谈及小妖的外貌,听完这些,他哈哈一笑,从桌子底下摸出了一副画卷来,摊在桌子上,问道:“你们自己看,是不是这么一只肥鸟儿?”

    <b>说:<b>

    这么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