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一章 重返虫原
    再一次见陆左的时候,他一直冲我笑,笑得我有一些发虚。

    我有点儿郁闷,问他道:“这件事情,你其实早就知道,对不对?”

    陆左摆手,说可别闹,我也是刚才我们跟小蛇姑娘一起参观的时候,在这儿住户家中瞧见他们供奉的神龛,这才猜测出那鹿婆婆的身份,我以为你应该也能够想得到,却不知道你居然一直到别人点破了,才想起来。

    啊?

    我一愣,说那神龛有什么不对劲儿么?

    陆左笑了,说敢情你都没有注意神龛上面供奉的神像啊?

    我点头,说对,之前一直迷迷糊糊的,心不在焉到底是什么?

    陆左说那上面供奉的,是聚血蛊。

    啊?

    我愣了许久,这才回过神来,不可置信地说道:“你的意思,是他们将聚血蛊当做神位来祭拜?这怎么可能?”

    陆左说要不然一千多年的东西,如何能够存在于现在?

    这话儿听得我毛骨悚然,仔细想想,还真的是这么一回事儿,之前我所有的疑惑也就都得到了解答那位鹿婆婆之所以能够存在于时间长河这么久,并非别的原因,而是她拥有了神格。

    也只有这样,她才能够跨越时间长河的冲刷和流逝,一直留到了现在来。

    这般一想,我心头的诸多不舍和难过,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固然,小红跟在我身边,会对我有着许多的帮助,对我的实力也是强大的补充,但这对于它本身来说,却没有什么发展意义。

    但跟着鹿婆婆就不同了,那可是一位有着神格的存在。

    却不管鹿婆婆的神格有多强,但她能够教与小红的东西,就远不是其他人所能够比拟的。

    相信三个月之后,我再一次见到小红的时候,它必然已经得到了一个脱胎换骨的变化,这件事情从长远的角度来说,无论是对我,还是对小红,都是一件极为划算的买卖。

    难怪鹿婆婆说话那般有底气,甚至都懒得跟我解释太多。

    而我也相信,如果我当时但凡小气一些,瞻前顾后,拘谨不已,甚至各种的怀疑,绝对会被对方看轻,甚至还会否定我这宿主的身份。

    一想到这个,我忍不住有一些后怕,心中又有一些激动。

    傻人有傻福?

    我与陆左对话的时候,小蛇姑娘站得远远,十分的懂事。

    聊完了小红的事情,陆左的下巴不经意地抬了一下,指向了小蛇姑娘,说那妹子真不错,沉稳大气,端庄舒雅,是当老婆的最佳人选,怎么样,考虑一下不?

    我余光扫量了一下,之前所有的异常状态都消失了,所以也是十分淡定,说我就算了,名草有主,要不然,你来?

    陆左哈哈一笑,说算了,这回就是来找小妖的,要是找不到另说,如果找到了,她知道了我的这档子事情,以她的那脾气,那小拳拳捶我胸口捶吐血都是轻的,严重一些,我说不定都出不了苗疆万毒窟了。

    两人开着玩笑,不过却都觉得这位小蛇姑娘有一些古怪,明明长得很漂亮,但莫名之间,却有一股子的沉沉暮气。

    很奇怪。

    当天我们给领着参观了一下苗疆万毒窟,知晓这儿曾经破落数百年,一直都是一脉相承,不过现如今小米儿入主,又有了一些复兴的迹象,万毒窟的人员也多了起来,林林总总,却有数百人,都是从外界迁入这儿来的,而且居然还有人认识陆左。

    在得到了小蛇姑娘的允许,我们与这些人接触了一下,大概知道他们也是刚刚迁进来不久。

    多的两三年,短的也才一年不到的时间。

    不过虽说时间不长,但这些人都很是虔诚,提及苗疆万毒窟的主人,双眼都放光,总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劲儿。

    当然,我们对他们感兴趣,他们对我们也是好奇不已。

    他们问陆左,说难道蛊王你也是万毒窟的人么?

    面对着这满是期冀的目光,陆左摇了摇头,不过又说道:“我虽然不是,但却与万毒窟主人小米儿的生父王明是生死弟兄,说起来,渊源还是颇深的。”

    陆左这样的回答,让这些人忍不住一阵欢呼,激动不已。

    看得出来,这里的一些人对于苗疆万毒窟的归属之心并不是很强烈,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地适应了这样的生活来。

    而且我能够感受得到这些人的修为也普遍比较高,有的是基础扎实,有的则是在这洞天福地之中突飞猛进的。

    不管怎么说,苗疆万毒窟的复兴,是我们能够瞧得见的。

    第二天清晨,我们给请到了主殿附近用餐,陪同的有小米儿和小蛇姑娘,至于鹿婆婆,却是一直没有露面,我也不敢多问。

    饭吃到了一半,有一位侍女匆匆过来,说老爷回来了。

    老爷?

    我先是一愣,却见小米儿脸上露出了纯净的笑容,然后对那侍女说道:“去叫他过来,说他的朋友陆左、陆言已经到了。”

    侍女退下,我这才知道说的是王明。

    果然,没一会儿,王明带着一身晨露来到了饭厅,瞧见我和陆左,顿时就笑着招呼道:“不好意思,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到,让两位久等了。”

    陆左起身,与他紧紧握了一下手,然后说道:“客气,都是自家兄弟。”

    王明又与我握过手,然后招呼我坐下吃早餐,别管他,说罢,他毫不客气地拉了一个椅子来,跟小米儿和小蛇姑娘打了一个招呼,便抓了两个小馒头丢进嘴里去,又呼啦啦喝了一大碗的苞米粥,这才长长地喘了一口气,说饿死了。

    陆左性子沉稳,忍得住好奇,耐心地看着他狼吞虎咽,而王明吃了一些,然后抬起头来,对我们说道:“龙虎山怎么样了?”

    陆左将龙虎山发生的事情挑一些重要的,简明扼要地说了出来。

    不过说句实话,龙虎山这边的事儿着实是有一些惊心动魄,所以王明听了,也是有一些震撼,扔开手中的筷子和粥碗,不敢相信地说道:“那个平育贾奕天剑主,真的那么强?不可能吧,一个流水线上的产品,如果都有这么强,那咱们可怎么混啊?”

    陆左跟他解释了一下我们对平育贾奕天剑主的猜测,然后说道:“当时的情况真的很危急,说句实话,倘若不是阿言舍身创造出了机会,并且将那厮伤到,只怕结局不是这般。”

    王明长呼了一口气,说道:“想不到世间居然还有这么多的豪杰,恨不能相逢,一较高下啊。”

    我瞧见陆左沉得住气,不过心底里估计也是热锅上的蚂蚁,便直接开口问道:“王哥,你这边的情况……”

    王明笑了,说哦,我倒是忘记跟你们说了,我在虫原这边,拜访了三位当地最有影响力的地头蛇,将小妖姑娘的情况跟他们说明了,都答应帮忙找寻,不过虫原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暂时并没有什么结果,得等一下。

    啊?

    陆左说那有没有什么线索呢?我们自己去找寻也是可以的。

    王明说真的这么急?

    陆左干笑两声,说人都来了,总得动起来不是?

    王明说那好,我去准备一下,咱们中午吃过饭之后,就再回虫原去,我带你们去一个聚集地坐镇,有任何消息,都可以第一时间赶过去核实,你们看如何?

    陆左拱手,说那就真的是麻烦你了。

    王明笑了,说这么客气,就真的是不把我当兄弟了。

    知道王明还有一些话儿要跟自家女儿和小蛇姑娘她们聊,所以我和陆左自觉地离开,把空间留个了他们自己人。

    中午的时候,吃过了午饭,然后我们准备出发。

    临行前,我给叫到了一个房间,再一次见到了鹿婆婆,也见到了小红。

    鹿婆婆说小红要跟我告别。

    额……

    小东西还挺讲究的,生怕我多疑、不适应,特地给我安慰一些呢。

    如此又耽搁了一些时间,随后我们来到了废城的一处城门前来,在小蛇姑娘的操纵下,我们走出了城门,经过一系列的手段,空间走移,却是一下子就出现在了密林之中。

    双足落地的一瞬间,我下意识地深深吸了一口空气,肺部顿时就舒张了起来。

    比起万毒窟,这儿的灵气似乎要充沛许多。

    人在这里面修行,当真是一件让人乐不思蜀的事儿。

    王明笑着对我们说道:“这儿,就是虫原了。”

    他并没有给我们多做介绍,而是带着我们一直走,一路上变故颇多,不断地遇到许多光怪陆离的植物和兽类,头顶上还有翼展三两丈的巨鸟,仿佛来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

    比起我知道的荒域来说,这儿更加的潮湿温热,有点儿热带雨林的意思。

    林子里的虫子也越发多,不愧“虫原”之名。

    如此走了小半天,我们来到了一条宽阔无比的大河之前来,一直带着我们赶路的王明在这儿,却停下了脚步来。

    他回头看向了我们,说道:“我听到一个说法,说千通王,其实是南海剑怪的附身,那么你们知道,南海一脉的妖、魔、鬼、怪其他人的下落么?”

    <b>说:<b>

    我有故事,你有酒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