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十六章 龙虎令
    终于来了。

    道陵分身法与龙虎山失传已久的绝技重名不说,而且功能也都是一般模样的,作为龙虎山的主人,张天师如何能够看不出来?

    只不过当时的那个情形,我实在是藏不了拙。

    因为我若是藏拙了,断成两截的就很有可能不是分身,而是我自己。

    面对着张天师的质询,我看着他,平静地说道:“这个叫做苗疆影分身,天师知道?”

    苗疆影分身?

    从我的口中听到这么一个名词,张天师重复了一遍,然后有些意外地说道:“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法门,你是哪里学来的陆左教你的?”

    我看了一眼旁边的陆左,而陆左则说道:“这是陆言的绝学,我可不会。”

    张天师说哦,难道是传说中的聚血蛊作用?

    听到张天师突然提及聚血蛊,我的眉头一跳,不过也知道聚血蛊这事儿知道的人并不算少,传到龙虎山张天师这儿也不算稀奇,毕竟龙虎山和茅山宗即便是和解了,也是最大的对手,对于我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外门长老,他们怎么可能一点儿工作都不去做呢?

    既然瞒不住,我也不可以隐瞒,说道:“对。”

    张天师说上一位聚血蛊的主人,便是开创了修行三圣地苗疆万毒窟的奇人,却不曾想那么多年过去了,居然又出现了你,难怪你刚才能够力敌贾奕,难怪陆左会说这天下间顶级高手的行列之中,有你一席之地,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

    我说您夸奖了。

    陆左说陆言福缘天成,自有造化,天师,对于那件事情,你想好了没有?

    张天师想了想,说现在的情况太混乱了,龙虎山暂时也离不开我,所以一时半会儿,我恐怕是回不去的。

    陆左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间说道:“如果你是担忧善扬真人的话,或许能够在天罗秘境之中,找寻到意想不到的答案。”

    啊?

    张天师说这是为何?

    陆左当下也是将我们之前的发现说给张天师听,随后他蹲下身来,在地上划出了那个古怪的符号来。

    瞧见地上的这符号,张天师深吸了一口气,说果然如此。

    陆左说事实上,我们也有几位朋友身陷其中,说不定哪天我们也进去了,不过您是老前辈,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可以提醒我们这些晚辈的?

    张天师说非是我不愿,而是我不能。

    陆左皱眉,说这话儿怎么讲?

    张天师说进入天罗秘境,就会签署一项契约,而一旦签订之后,里面的一切情形,都不能够对外面的人谈及,这是一种契约限制,就算是我想跟你说,又或者用文字的手段写出来,都是无济于事的,因为我灵魂中的契约本能会下意识地抵抗这样说,你能够明白么?

    他讲得有一些含糊,表达得也不是很清楚,但陆左却点了点头,说懂了。

    他说这样的情况,与当初的天山神池宫一般,我知道了。

    张天师说我其实无时不刻地想要回去,但每个人前往那儿的途径都不一样,我也是如此,而且我放不下现如今的一切,龙虎山大乱未定,我若走了,只怕会中了圈套……

    陆左微笑,说我懂,不过也许有一日,我们会在那里相见呢,哈哈。

    张天师与我们交谈一番之后,告罪一声,准备去应付其他人,而这偏厅密室里面,则只有我和陆左两人。

    门关上之后,我看了陆左一样,张了张嘴,却并不说话。

    陆左笑了,说没事儿,这里面没有什么手脚,你放心说话便是了,用不着那么小心。

    我松了一口气,说我刚才的解释有些苍白,他好像起了疑心。

    陆左说张天师是我见过的人里面,即便不是最深长不露的人,也是其中之一,他的心思和城府远比你我看到的要深得多,所以你这点儿小伎俩,如何能够瞒得过他?

    我说那怎么办?

    陆左说你用不着紧张,事实上,该紧张的人,其实是他,而不是你。

    我说这是怎么个意思?

    陆左说道陵分身法于龙虎山,已经失传上千年,即便是他觉得你用的是这门手段,那又如何?如果是在之前,又或者你只是一个江湖小角色,以龙虎山的势力,逼你交出这法门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当我们联手将贾奕击败、并且驱赶走的时候,就算是龙虎山再渴望,也只有闭着眼睛,装作不知道。

    听到陆左的解释,我不由得眼睛一亮,盯着他,说你的意思,是我用不着担心这个了?

    陆左说如果是茅山,什么都好说,但现在是龙虎山,一来他跟咱们并不算熟悉,没有让我们交出功法的底气,二来他对我们是有求于人,我们对它算是有恩,最后一点,那就是以你现在的修为和层次,已经不是随便看人脸色的时候了。

    我听得心中很热,笑了起来,说听你这么一说,顿时就底气十足了。

    陆左笑了,说你现如今也是这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大人物了,得用合乎自己身份的视角看待问题,而不是再畏畏缩缩,用小人物的视角看待这个世界。

    两人聊着,我说这件事情算是结束了么,接下来我们该干嘛去?

    陆左说经过贾奕袭山一事之后,事情基本上是告一段落了敌人遭受重创,现在估计也只有缩在角落里舔舐伤口,等待卷土重来之日,而龙虎山则是谨守门户,处理各种各样的破事儿,至于我们,基本上是没事儿了,等过一会儿,张天师处理完了外面的事情,我就去跟他请辞。

    我伸了一个懒腰,说能早点离开,那就早点离开吧,在这儿待着挺别扭的,哪儿都难受。

    陆左笑了,说你是不习惯龙虎山的环境呢,还是别人的目光啊?

    我说后者。

    陆左说你以后要慢慢地习惯,因为虽然你我都在潜意识里想要藏得更深一些,但实际上我们已经是一杆大旗了,我们也必将影响着许许多多的人,该站出来的时候,我们就必须站出来,这就是我们的责任。

    我伸出手,与陆左紧紧握在一起,笑着说道:“好,我明白。”

    两人闲聊,到了下午时分,等到张天师把手里的事情忙得差不多了,陆左带着我过去辞行。

    听说我们准备离开,张天师十分惊诧,问怎么这么快就走,他还打算今天晚上设宴款待我们,表达今日的援手之情呢。

    陆左笑了,摆手说道:“用不着弄这些形式上的东西,天师,还是那句话,咱们算是朋友,所以今后有什么事儿的话呢,尽管吩咐就是了,只要是我和陆言能够办到的,都竭尽全力。”

    张天师说了几句,瞧见我们去意已决,也不再挽留,而是拍了拍手。

    掌声一落,皮长老从门外走了进来,手中还捧着两个木盒子。

    张天师接过了盒子,打开了一个来,我瞧见却是两道铜质令牌,上面的雕纹和图案十分奇特,熠熠生光,有一种很古怪的力量蕴含期间。

    他指着里面的铜质令牌,对我们说道:“两位在龙虎山危难之际,奋不顾身地出手相救,力挽狂澜,而我龙虎山天师道与两位之前的交情并不算深,甚至还有一些隔阂,越是这般,越能够感觉到两位的深明大义,这是已故望月真人制作的龙虎令,凭借着这令牌,不管在任何地方,只要有龙虎山的弟子,你们都能够获得帮助。”

    陆左拱手,说天师你这是太客气了。

    张天师说你可千万不要推脱,今日之事,两位的恩情如同泰山,如果这点儿小心意都不肯领受的话,就实在是有一些瞧不起我龙虎山了。

    陆左说岂敢、岂敢。

    推辞一番,他终于没有再拒绝,而是恭敬地将盒子接了过来,说长者赐不敢辞,那我们就却之不恭了。

    收了龙虎令,张天师又率龙虎山众位长老,一路送我们下了龙虎山主峰,依依惜别之后,又由皮长老将我们给送出了龙虎山秘境之外去。

    如此一路送别,抵达了原来出发的岸边时,龙虎山的人方才离去。

    望着远处的龙虎山道士,我从盒子里翻出了那龙虎令来,仔细打量一番,然后不解地问道:“左哥,它这什么龙虎令,材质不过是紫铜而已,你干嘛那么珍而重之的样子啊?”

    陆左将盒子拿开,将龙虎令揣在了兜里,然后笑着说道:“你觉得不如送点儿黄金白银的,来得实在,对不?

    我笑了,说金的不错啊,穷得叮当响、吃不上饭的时候,还能放当铺里面去。

    陆左将这龙虎令拿到了我的眼前来,晃了晃,然后说道:“这望月真人的龙虎令并非凡物,且不说它本身就是一份法器,单说它代表的实际意义任何持有龙虎令的人,都可以在龙虎山这里得到帮助,它有着非常重大的权限,甚至比长老的权威还大,据我所知,江湖上拥有龙虎令的人,屈指可数,不超过五人。”

    我笑了,说得,长期饭票啊。

    <b>说:<b>

    下面还有加更,不过可能会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