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十四章 一鼓作气
    道陵分身法!

    敌人太强大了,强大到一剑就让马烈日踉跄后退,强大到陆左都不得不飞天避开,而如此强大的对手,即便是我状态全开,也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我若是能够战胜他,这满山的龙虎山道士又该如何自处?

    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面前的这个家伙,为了将我给斩杀了去,居然在那一瞬之间,涌现出了比刚才对抗陆左还要强大十倍的力量来。

    这样的手段,绝对是要将我给一下子拍死的节奏。

    如果只是大虚空术,我觉得我就算是避得过一时,也避不过接下来的猛烈攻击毕竟是三十四层剑主门下出来的人,应对虚空肯定是有经验的。

    所以在危机来临的那一瞬间,我突然间想起了转轮王的手段。

    道陵分身法,这一门十分有争议的手段,原本是我压箱底、绝对不可以外露的法门,最终还是给我亮了出来。

    所谓“压箱底”,就是在这个时候亮出来的。

    因为如果命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意义。

    虚空之中的视角是无比丰富的,多层重叠在一起,无数人的表情都尽收于我的眼中,无论是悲是喜,我都不在乎,因为我全神贯注观察的人,是面前的对手。

    青衫剑客贾奕。

    他有些疑惑,也有一些迷茫,不知道为什么如此强大的对手,在这一剑的表现下会有一些与他的期待所不相符合。

    尽管他这一剑有信心干掉一切的敌人,但我此刻的表现,着实是有一些拙劣。

    这与我之前表现出来的状态相差太多。

    不过或许是自信,让他只是稍微地皱了一下眉头,然后抬头看向了头顶之上的陆左,冷笑一声,说:“以为上了天,我就杀不了你了……”

    贾奕抬起头来的那一瞬间,虚空之中的我笑容收敛。

    这是他防备最松懈的时候。

    就是现在。

    杀!

    当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地上的那两截尸体之上时,我带着一往无前的意志,从虚空之中浮现,然后使用了一剑斩,止戈剑从虚空之中陡现,斩落向了对方的后背处。

    这一剑斩出去的瞬间,我终于感觉到了一剑神王当初力敌一众方士之时的那种气概。

    一往无前。

    这是我有史以来斩出的最完美一剑,剑尖破开空间,朝着对方看似混元无漏的炁场落去,硬生生地砍出了一丝缝隙来。

    这一丝缝隙,叫做轻敌,也叫做意料之外。

    唰!

    终于,这一次的长剑,没有再被对方那红光四射的长剑给挡住,不过对方的反应到底还是顶尖级别的,在剑尖临体的那一瞬间,微微一晃,避开了我最致命的落点,止戈剑只能够从对方的肩胛骨上面斩落,随后被对方用一种极为奇妙的身法给卸去了大部分的力道。

    不过即便如此,这一剑还是让盛气凌人、仿佛无人能敌的贾奕受了伤。

    啊……

    疼痛刺激到了贾奕的神经,他的双目在一瞬间就变得通红,里面的血丝仿佛就要流出来一般。

    他一边发出孤狼一般的怒吼,一边抓着手中的剑,再一次地朝着我猛然斩落而来。

    而这一下,我终于感觉到了对方的剑气之中,居然罕有封锁空间的功能。

    糟糕,他知道我刚才藏在虚空之中了。

    我知道这一下自己避无可避,而如果硬拼的话,我根本不是这家伙对手。

    怎么办?

    生死时刻,我的思维变得无比的敏捷,在感受着对方那磅礴无比的气息之时,突然间心中一动,举剑上扬,然后将一股力量陡然引导了出来。

    九州鼎!

    止戈剑上,凌厉森寒的剑气收敛许多,而一方古拙简朴的铜鼎浮现,硬生生地挡住了对方的这一剑。

    我身上也有几分九州鼎的气息,虽然只是几十分之一,但也足够我保住自己。

    咚……

    一声洪钟大吕般的声响浮现,我挡住了对方这盛怒一击,而对方的剑气虽然没有破开我的防备,但还是越过了我,在我的身后留下了一道长达三十多米的剑痕。

    这剑痕最开始的那一端,有差不多半米的宽度,越往后走,方才变得越细。

    可以想象得到,如果没有九州鼎之气的支撑,我硬生生地去扛,会有多么的恐怖。

    不过我最终还是顶住了压力。

    而这一剑之后的贾奕有些喘息,不知道是消耗过度,还是背后的伤势,他往后越开,离我十几米,然后望着不远处倒落的两截尸体,一脸惊疑地说道:“这、这是什么手段?还是说,你们是双胞胎?”

    就在他说起双胞胎的时候,那两截尸体却是肉眼可见地缓缓消失了去。

    我对于道陵分身法的掌握程度,到底还是不如当年的转轮王,所以分身并没有能够在人世之间存活太久的时间,一旦被斩去生机,立刻就土崩瓦解。

    我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但现实却给了贾奕答案。

    他望着那两截消失的尸体,虽然依旧在笑,说有趣,有趣,但他脸上的表情,却开始变得认真起来。

    这位青衫剑客眯着眼,死死盯着我,好一会儿,方才说道:“我已经很久没有过受伤的感觉了,上一次的时候,还是被天尊收服,按在地上狂草,我本以为这世间不会在有第二人能够对我这般,没想到你居然又站了出来……”

    他说这话儿的时候,语速十分缓慢,然而我却感觉到对方心头的杀意,正在成指数的扩张。

    突然间,整个天空都变得昏昏沉沉。

    而这个时候,我也瞧见了贾奕流出来的血,居然是金色的。

    这金色耀眼,连我止戈剑上,也沾染了一些。

    我调整着呼吸,等待着对方的下一次进攻,而过了十几秒钟,他方才抬起头来,额头出一阵蠕动,居然又挤出了一只眼睛来。

    三只眼。

    生出第三只眼的贾奕用一种冰冷到了极点的语气,开口说道:“我生气了,全部死了吧。”

    唰!

    青衫剑客宛如一道闪电,落到了我的跟前,这一次我感觉得到对方没有再一意孤行地凭借着实力碾压,反而是在剑法之上用了心。

    他手中的长剑,在高速行驶的过程中,剑尖不断颤动,宛如一条活灵活现的火龙。

    所以他冲上来之时,我感觉仿佛一头猛兽出笼,火山陡然爆发。

    残缺的九州鼎,也未必挡得住。

    我心头有些发虚,而就在这个时候,我面前的不远处,突然间隆起了一堵土墙来,挡住了我的视线。

    而下一秒,我听到轰隆隆的猛烈撞击声。

    是青衫剑客撞到了那墙上,不过这样的土墙并不能够挡住他半分,所以对方的气息几乎没有半分衰减,继续朝前冲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土墙却是一层层地升起,挡在了我的面前。

    这是……

    我抬起头来,瞧见御风而行的陆左已然落到了地上,站在了我的不远处,鬼剑落在了左手之上,而他的右手则在不断结印,朝着我这边拍来。

    这些土墙,是陆左竖起来的。

    很好。

    有人帮手,我直面贾奕的压力顿时减轻了许多,深吸一口冷空气,然后大步向前冲去。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不断被土墙挡住了去路的贾奕与我相遇的时候,气势减轻了许多,我的止戈剑猛然向前,与其对撞,虽然感觉依旧吃力,却已经不再是泰山压顶一般的无助和绝望。

    而这个时候,陆左也跳进了战圈之中来,与我一起合围贾奕。

    三人交手十几个回合,战团又进来一人,却是白马寺的元晦大师,老禅师虽然在进攻的手段上有一些欠缺,不过那几十颗菩提子却帮我们挡下了不少的攻击。

    不但如此,他口中的梵音,还让我们的精力变得无比集中,而对手却是时不时有一些恍惚。

    贾奕开始变得急躁起来,一开始那种“天下谁能匹敌”的霸气也在慢慢消减。

    如此斗了几十个回合,又有一人加入了战团。

    来人却是龙虎山的主人张天师。

    因为有我们这些援兵的加入,使得龙虎山这边终于缓过来一口气,而瞧见我们在这儿浴血厮杀,张天师并没有坐山观虎斗的意思,而是手握顶级桃木剑,冲入场中来,长剑一指,青衫剑客的气势却是又弱了几分。

    张天师的加入十分重要,他的桃木剑上面,不断有符箓被挑飞,然后燃烧,化作灰烬,融于战圈之中。

    而正是他的努力,使得青衫剑客身上那股凛冽不化的气息,变得凝固,扩散不开去。

    随着时间的持续,贾奕的身法开始变得缓慢起来。

    地上满是他洒落的金色鲜血,这些鲜血落在泥土上,居然生出异香来,我问了一下,感觉并非毒素,而是有一种类似于兴奋剂的作用。

    四人联手,交战了上百回合,这个时候,远处的龙虎山众位长老突然间大声齐吼起来。

    他们扯着嗓子,在持着什么咒诀。

    我能够感觉到一股高过一股的气势浮现,龙虎山显然也是有了时间来憋大招,就在张天师整个人变得无比亢奋的时候,那被我们一直围攻的青衫剑客突然间大叫道:“非是我无能,只是以寡敌众,实在勉力……”

    话音一落,光华浮现,那人居然消失无踪。

    跑了?

    <b>说:<b>

    强者总有弱点,弱者总有长处。